应对难处之人
2004.11.20

你该如何应对难以相处、缺乏理性,或有虐待性格的人,尤其是那些身处一些权力位置,对你生活有某种程度控制力的人们?


我从没见过一个完全理性的人类。我们自身存储和处理信息的能力在此方面远非完美。但我们的情感反应是条捷径。在Daniel Goleman所著《情商》一书中,他对被诊断为“述情障碍”(alexathemia)的人们进行过描述,处于这一状况的人既无法感受他人情感,也完全体会不到自身情感。你可能以为这样的人会超级理性,但他们并非如此。他们甚至不能正常适应社会。这些人缺乏良好情感判断,难以决定什么才真正重要,因此对其而言赚一角钱跟赚一百万同等重要。他们会在被他人视为琐碎的任务上耗费数小时时间,例如去决定安排什么时间与牙医会面。人类情感是逻辑上的决策捷径 — 我们能“感觉”出和自己相关与无关事物间的差异。


回到该如何应对难以相处或缺乏理性之人的问题上…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只在上大学时经历过6个月的完全“雇员”生活,但也肯定没能幸免于这类人的影响。他们到处都是!我仍在商业交易,租房经历中应对过不理性/有虐待性格的人们。但这类人很少烦扰到我,因为我会在两种层面应对他们:


1)有个关于佛祖的故事,说的是一个出言不逊的人找来见佛祖并开始丢出各种污言秽语。但佛祖只是沉静地坐在那里。最后那人问佛祖为何不回应他的侮辱和漫骂。佛祖回复道:“如果有人给你件礼物,而你拒绝接收它,那这件礼物到底归谁?”倘若有人表现得不理性,有虐待言行等,你便可从思想上拒绝接受“这份礼物”。让那人保留自己的愤怒与不理智,别叫它影响到你。这样做需要些练习才能掌握,但有众多思维想象技巧都能为你提供帮助。我通常会把愤怒情绪视觉化想象成一股红色能量,它会从我身上弹落,或直接穿过我,又返回其来源身上。这是我向个人潜意识思维发送的一条信息,认可那种愤怒情绪完全属于另外一人。这种觉悟便可应对他人对我情感状态造成的影响,而且非常管用。除非由于特定原因要故意发怒,否则我从不丧失自身冷静态度。不过有时,向着愤怒之人发出自己的高声回复,更有利于将其带回冷静状态。我同时从思想上认为,这些人做出此类行为,很可能是他们在生活中缺乏爱和幸福。


2)现在你已能处理好自身情绪反应,但仍不得不应对难处之人带来的实际问题,还有他们给你生活造成的影响。有时只用管理好自身情绪就足以解决问题,但另一些时候这样做还不够 — 你需要通过行动来应对麻烦。取决于具体情形,我会利用自身逻辑和智识去决定该做什么。这有点像下棋游戏 — 如果我走出此步,对方会有何反应?即使面对不理性和爱伤人之士,假如你对他们有一点了解,其行为也常可在一定程度上预料得到。人类行为都有相关目的,但弄清他人意图会是件难事。请你使用已有信息预判对方的回应,以便自己做出各种可能行动。你的信息也许并不完整,但请尽最大努力,将这种预判想成一次风险管理练习。下面就有些你可以采取的行动:


  • 从你的生活中移除这个人。这种做法有点极端,但有时这就是最佳选项。若你的房东确实恶劣,请考虑搬家。若你的老板或同事的确糟糕,请辞职离开。许多年前我曾告知过一位朋友,因为他太沉迷于盗版软件,我无法再继续让他留在我的生活里。我就是不愿在生活中受到那种影响。


  • 直面对方的不良行为。请提升你对自己愿在生活中所接受事物的标准,并强化这些标准。这种策略是我的个人最爱,但有些人对其感觉并不舒服。这种途径的优势在于你不必再玩各种人际游戏,只需找出自己跟他人相处时的确切原则。这就是若面对一位难处老板或同事时,我会使用的方法 — 我只管和对方将一切事情摆在桌面,解释清楚为何对我而言,某些事不再可以容忍,并详细说明我想看到的结果。此时对方可能回绝你的“要求”,但你至少划清了个人界线,并能根据它做出决定。请直接划清界线,如果对方跨越此线,你现在便知对方是故意为之。


  • 在对方身上应用行为训化策略。我听说有个团队就在他们言语粗鲁的老板身上应用过这种方法,最终将老板训化得更善于鼓励和支持。由于直接去面对和质问老板并不管用,所以他们在一起商量出一种行为训化策略。他们不再回应老板的负面行为,并开始奖励他的积极行为。无论老板何时有虐待性言语,他都将或者被忽视,或有雇员会说道:“你是想通过语言虐待来控制人吗?”他们会在老板出言不逊时不断指出其问题。但无论他何时有一点儿鼓励言行,比如当说道:“干得好”或“谢谢你”时,这些雇员就会感谢他的善意和鼓励。不到几周,这个老板便完全转变过来。我此前写过一篇关于行为训化技巧的文章,因而还有其他方法可以用来温和地改变他人行为。但我推想你在对方身上拥有足够影响力时,应用此法才管用。


  • 找到你的筹码,并利用这种力量采取强制行动。这样做可能有风险,但有时是最佳选项。如果有人确实伤害团队效率,你可能就需评估是否能将其解雇。在软件公司中,一个团队请求管理层解雇某位能力欠佳的成员,使其不再拖累整个团队进度的事情,并不十分罕见。当在生意中遇见故意行为不当的难处之人时,我也会大量采用这种做法。你可以联系每个与其有生意往来的人士,让他们知道此人的所做所为。倘若事情足够严重,就邀请政府代表和媒体成员的介入。你可以把这种做法当作检举性策略。


  • 放手而去。有时若对方以某种方式伤害了你,这或许就是最佳选择。直接放手继续向前,不再与之纠缠。


还有一个更深层的问题... 你允许这种难处之人继续留在生活中的理由是否依然有效?比如,若你把金钱的优先性看得比个人生活质量更高,那你如何能在获得前者好处的同时,又抱怨牺牲了后者?


我认为人们通常很难让生活品质获得足够高的优先性 — 我们被教导在遇上难处老板时,只能甘认倒霉继续忍受(然后就等着自己哪天死于心脏病发或中风不遂)。我在身为一名雇员时,就不是特别喜欢自己的老板;他的行为像个混蛋,而且人看起来也不怎么明智。但我也意识到,如果一生都要做雇员,仍可能遇上其他这种老板,而且总选择辞职不干也非方便之举。所以我决定不再做名雇员。之后在和零售游戏出版商合作时,我又遭遇对方欺诈和无能的问题。而且这种问题非常普遍,让我感到做那种生意时不去应付这类人将会很难。因此我决定也不和那样的人群共事。当转入独立开发游戏领域后,我非常热爱这一行业的人士并很享受那种工作氛围,因此坚守在那个领域多年时间。我主动选择不把个人职业置于跟难处之人一同工作的境地。现在我进入演讲领域,自己对这项工作感觉非常开心,和周围人们相处得也十分融洽,因此很高兴走上这条发展道路。


看起来好像不同类型的职业自然会吸引不同类型的人群,而且有些行业似乎会比其他领域吸引更多混蛋。你可以不必在屠宰场工作(据报告称这一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有着最高离职率),但面对一家像蒸桑拿般难耐的技术公司时,你也无需在那里工作。你可能以为应付难处老板是“不得不”面对的事情,但它不是。你无法控制所有事情,但在大多数情形下,你仍有对个人生活的足够控制力,去避免必须应对这种人群的情境。只因周围每个人都在容忍一个虐待性老板,绝不意味着你就必须这样做。



下一篇:20041123 丰富你的解决问题工具箱

上一篇:20041119 情绪掌控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