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个人目标的环境强化
2004.12.15

在流行心理学书籍中,每日肯定行为是你常能见到的推荐做法。它要求你每天都用口头言语肯定个人目标,就像目标已经达成那样。然而,这种做法通常得不到任何积极结果 — 大多数情形下完全是浪费时间。


为何会如此?因为你脑中的每个念头都是种肯定物。若你当天花5分钟告诉自己“我不是吸烟者”,但在其他100分钟里抱有重新肯定自己吸烟者身份的想法,例如过段时间就点燃一支香烟,看着烟雾在眼前升起,你就将毫无进展。


试图训化自己采用全新方式去思考的基本理念很不错,然而每天只花几分钟进行口头肯定的做法,却是达成这种目标的一条糟糕途径。


若你想在生活中做出些巨大改变,就需转变个人身份认知和思考习惯。在以前博客中,我探讨过行为训化方式。它专注于转变个人行为,假定你的思维会跟随行为发生变化。现在我将采用一条不同途径,使你在习惯思维上的改变,可以导向个人行为的改变。


若你一直困于当前情形,难以成功成长为你真想实现的全新生活角色,很可能就是因为你的日常思维正不断强化旧有角色。许多想跨越这种障碍的人似乎都难以做到,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在强化旧身份上每周花费了太多小时,而在思考新身份上只投入太少时间。所以,若你想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意事业,但个人全职工作造成你每周要花40多个小时,将自己想成一名雇员,那么实现身份转变就非常困难。


让我们把这种概念用实际生活例子落实说明。我今年的目标之一,就是将个人职业从游戏出版转变到写作和演讲。但我还经营着一份现实生意,会强化自己在游戏事业领域的旧有身份。为成功实现这种转变,我必须改变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我必须停止思考销售游戏的事情,把更多想法和能量放在写作和演讲上。


但我最初尝试这种转变时,发生了什么?我就像往常一样开始自己的每一天,并陷入处理游戏出版事务的思维心态中。我工作在相同的办公室,和相同的人们沟通交流,浏览着相同的网上论坛,处理着相同的往来邮件,诸如此类。几周后我仍运行在旧有轨道上。我的周围环境强化着自己的旧身份、旧想法和旧行为。其中有几个小时我会致力于新的事业道路,但很快我又落回游戏出版的工作之中。


我必须改变自身环境,以便停止强化旧有身份认知,同时强化全新身份。所以我加入了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开始参加他们的每周聚会。我关闭了仍受欢迎的游戏开发者网上论坛,并介绍社群成员转移到另一家网站,之后彻底不再浏览那些论坛内容。我让自己的游戏生意尽可能自动运行,这样便无需进行太多维护工作。我决定不再延续2005年的“共享软件专业人士协会”会员资格,即使自己从1996年起就是这一协会成员。我还谢绝了2005年“游戏开发者大会”的演讲邀请,即使自己连续几年都在会上组织举办了广受欢迎的圆桌会议。我调整布置了办公室,使其能强化新角色。我清除了个人文件柜的顶层抽屉,为演讲和写作材料腾出空间。我清空了电脑桌面上与编程相关的所有快捷图标,并在浏览器收藏夹中添加演讲者网站链接,同时删除掉与游戏相关的网站链接。我不再阅读游戏和共享软件博客,同时搜寻订阅新的演讲和个人发展类网站内容。我大量消减自己需要处理的与游戏相关的邮件数量。我会转换自己最常沟通的人群类型,去花更多时间,和那些认为我是名演讲者的人们交谈,而非与将我看作共享软件人士或游戏出版商的人们交谈。我开始参加新的演讲类研讨班和工作坊。我开始创作这个博客。我还和妻子彻底讨论了这些变化,以使我俩都对未来将要期待的生活有所准备。等等诸如此类。


我的一些行为看起来好像是非常激烈的举动;但大部分都是轻微调整。不过这些行为带来的最终结果,就是我能跟随这种转变,目前90%的时候都已认为自己是个演讲者/作者,只有10%的时候还自认为是游戏出版商。我的周围环境现在也正强化着个人新角色,而非旧有角色。这种朝着新方向创造出的生活势头,已达至让我难以回头的程度。


所有这些调整行为,创造出全新思维肯定效果。通过移除和旧身份相关的大部分联系物,我也移除了可能让自己用旧方式思考的触发物。除此之外,我还添加了能肯定个人新职业道路的新触发物。而这些新生想法对我的行动会产生影响;如今我的日常生活与以往相比已极为不同。随着行动结果的积累,一年之后事情甚至将显得愈加不同。


我必须说,起初有些改变很难实施。帮我达成这一步的,就是从那些较小改变开始,比如重新布置个人办公室。一两周之后,我就能更好地做出中等难度的改变。再过些时间,我便能着手那些更大改变。现在我的身份感已经有极大转变,以至于碰上会强化自己旧角色的事物时,再对其说不便容易了许多。


最近我重新进入了数月前已不再浏览阅读的旧游戏论坛,只想瞧瞧自己现在对它的看法如何。这是一种有点奇怪的体验;那些论坛上的讨论如今看起来挺熟悉,但也让我觉得像是外星事物。我感到自己今天的思维与六个月前相比是多么地不同。这很像回到一次老同学重聚活动上的感受,你意识到当初认识的那些人,如今都已变得完全不同。


我认为这种做法对其他许多改变也有相同效果。若你周围环境正在强化自己准备摆脱的身份,你能如何去改变它?只有一点改变不足以克服自身惯性。但如果你继续创造这些改变,让周围环境越来越多地向着新人生角色转移,这种做法就很可能管用。你会把个人思维所处的平衡水平,从只有5%肯定新身份的状态,推进到50%甚至远超于此的程度。许多人都能开始尝试这种做法,但他们难以走得够远,抵达可以看到实际成果的程度。


请环视你的家中环境,客观地询问自己:“什么样的人生活在这里?”倘若之前不知道谁住在这里,你又会对居住者得出什么结论?请用同样方式审视你的办公室:“什么样的人会在这里工作?”然后列出一个你在生活中花了更多时间相处的人员名单,问你自己“什么样的人会和这些人发生关联?”你对这些客观问题的回答,与自己想要成为的那种人和谐一致吗?假如没有,那么何种环境是你想成为的人士所拥有的?还有何种朋友是你想获得的?你如何能逐渐朝向新的自我,转变个人周围环境?也许你无法马上拥有一个新住宅或新工作,但有什么小事是你此刻能够改变的 — 就在今天 — 便可让你朝着崭新方向开始前进?



下一篇:20041216 你的朋友是升梯还是牢笼?

上一篇:20041209 镜中人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