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朋友是升梯还是牢笼?
2004.12.16

作为上篇博客的后续文章,让我们探讨一下你生活里各种人群扮演的角色。他们是在帮你提升为自己能够做到的最佳人士,还是在一直拖你后腿?


我上篇博客中提到,当经历人生重大转变,如转变职业时,我会转换自己花最多时间去相处的人群对象。我们都经历过身边人群发生变化的时期 — 从学校毕业,搬到新城市,找到新工作,加入新俱乐部,等等。我不认为自己需要再说服你相信,周围人士对我们的身份认知有多么重大的影响。若你曾经历过身边人群环境的重大变换,就该知道自己也将随之发生改变。


然而大多数人不会清醒自主地进行这些变换选择。你可能会清醒主动地决定花更多时间和某位朋友在一起,或可能邀请某人外出约会来开始一份新感情关系。但几乎没人特意选择自己当前拥有的友谊类型。随机性的见面情形也许超出你的控制之外,现有交往关系的强弱却很大程度上处在你的掌控之中。


请稍微思考一下,你用最多时间相处的5-10个人。甚至包括你花大量时间阅读参与的网上社群 — 哪些人对你此刻的思想有着最大影响?请实事求是地写出名单来 — 这应该只用花去一分钟。而且这份名单要包括家庭成员。


现在请看着这份名单。据说它将让你一窥自己的未来。


你想让自己变得更像这些人吗?是,还是不是。名单上有没有人是造成你退步的糟糕影响?还有没有人是激励你抵达新高度的闪耀明灯?


现在,你是否曾想过清醒主动地改变这份名单?你是否意识到自己有能力主动选择,而非纯属偶然地填充这份名单?你可以自由拒绝让某些人出现在自己生活里,也可以自行争取,让想要的新人士出现在自己生活中。有时这样做会带来严肃后果,例如涉及家庭成员和公司老板时,但它仍是属于你的一份选择。


这里没有“清除某人”的意思。人们总在不停变换进出他人生活。普通关系会成长为友谊,友谊也会消退成普通关系。你并未清除掉任何人。事实真相是,为了给新人士和新体验腾出空间,你可能确实需要松开现有的某些交往关系。


那忠诚问题又怎么办?你不该一直对朋友保持忠诚吗?一旦你拥有某位亲密朋友,即使对方在你身上的影响有点消极有害,你不是也该坚守这份友谊吗?


忠诚的确是我的个人价值观之一。但我的忠诚价值观,意味着对实现个人最高与最佳自我愿景的忠诚,还有对自己核心价值观的忠诚。而且这种忠诚是双向的。我不仅难以维持与自身价值观相冲突的友谊关系,当自己可能在某方面拖朋友的后腿时,也不会对朋友紧抓不放。我只想获得对每个人都有益处的共赢感情关系。


忠诚于一位朋友,有时意味着不得不对其放手。它也意味着对这位朋友的最高和最佳自我保持忠诚。例如,倘若某人正用吸烟方式损害自身健康,你和对方一同吸烟就绝非表现忠诚的方式。你那样做是在对什么忠诚?早亡吗?真正的忠诚有时需要你断开消极有害的交往关系,让自己重回坚实地面,再决定你能真正做些什么来帮助自己的朋友(有时就需让其生活触底重建)。


有没有个现实可信的例子?当我还上大学时,偶尔会用盗版软件。我有几位朋友就是软件盗版者,会不断为我提供那些软件。我有时会接受这些馈赠,好像那就是我想要的东西一样。但当毕业后开始创建属于自己的软件生意,并开始思考想成为何种人士时,我便意识到必须舍弃软件盗版行为。于是我决定不再使用盗版软件。


但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猜得没错。更多盗版软件被提供给我,我又屈服于那种诱惑。接着我又为此深深自责。而且这种行为模式循环出现了好几次,直到...


直到我明白如果想不再使用盗版软件,我就必须不再和盗版者有任何关联。所以我清醒自主地决定让那些交往关系逐渐消退,其中有两次我还必须主动告诉对方,无法再让其留在自己生活里(以及为何要如此)。之后我与那些更正直诚实,永远不会考虑使用盗版软件的人们,建立起更亲密的友谊关系。我的新朋友和新交往关系将我的思考层次也提升到他们的水平,我发现很容易就能永久放弃所有软件盗版行为。由于受到那些绝不使用盗版软件的思想的积极影响,我的新思维心态甚至根本不会考虑盗版行为。我要么会购买自己想要的软件,要么就不买。


如今我使用着大量共享软件程序,而且全都是注册购买。即使自己可以通过寻找盗版版本节省开支,我也不会那样去做。我甚至不会考虑这种行为。这种个人选择,与担心自己被抓、染上电脑病毒、缺少最新软件版本或浪费太多搜寻时间毫无关系。它只是由于软件盗版行为并非我的属性。我就是个不使用盗版软件的人。


这种思维变化也带来一些未曾预料的积极侧面影响。当放弃盗版行为时,我感觉自己更配得上获取个人成功。他提升了我对自己的感受。我的电脑上已不存在任何东西,会向我发送那种潜意识信息:没错,你的成功挺漂亮,但你仍是个窃贼。这就是一个非常基本的例子,说明了清醒主动地改变现身于自己生活里的人群,能如何使你变得更加出色。


那么尝试去改变/拯救需要帮助之人的做法又如何?我不认为从一份消极有害的关系内部对其进行转变存在可能,除非你拥有大量后援支持,否则实现它将极为困难。当你试图提升另一人时,你也在跟随对方下沉。为了转变一份消极有害的感情关系,你很可能需要来自其他强大感情关系的缓冲支持。我认为最佳做法就是先把消极有害的感情关系留在身后,主动建立全新感情关系,重拾个人力量。之后在维持新鲜感情关系的同时,自己被吸回旧关系模式的风险大大降低的状态下,你才有能力重新面对并转变那些消极有害的感情关系。


我认为通过观察一个人周围相处的人群,就能很好得出此人到底如何的看法。请稍用片刻思考一下这个问题。乔治·布什(美国前任总统)周围最多相处的是何种人士?达赖喇嘛呢?还有你的孩子们?甚至耶稣周围也有12门徒。就算有一人背叛了他,另有一人三次否认和他相识,但其余10人绝非坏人。假如你有十几位忠诚信徒四处追随自己,或许你的思想也能获得不少升华提升。


告诉某人:“对不起,但我无法再让你留在自己生活中。”需要付诸大量勇气。尽管这样做看起来好像是种自私行为,然而对另一人来说,它却常是最佳选择。假如一份感情关系在某方面正拖你后腿,请意识到它也正伤害这份关系中的另一方。例如,若你正给一个喜欢虐待人的老板工作,你对这种情形的接受,也会制造一种默许,鼓励你的老板继续实施虐待行为(向你和其他人)。


如果你之前吸烟并突然对所有吸烟的朋友说道:“对不起,但我没法再继续和吸烟者成为朋友。我已经决定要变成不吸烟者。”,你很可能会遇到大量抵制反应。但若你坚持这种决定,你的行动终将影响一些老朋友。一年后当你变成不吸烟者,其中一位便可能私下联系你,并说道:“我也想戒烟。你能帮帮我吗?”那时你就可以提供对方需要的帮助。你们甚至可能重新延续以往友谊,但此时将上升到全新层次。


如今我所寻找的感情关系,是那些拥有共赢潜力的类型,大家在这种关系里都能以积极方式帮助彼此成长,同时不会相互拖对方后腿。这种关系不是一方想要利用另一方 — 而是协同共创。我对这种全新友谊关系总是抱着开放与邀请的态度。倘若感到自己困在关系牢笼中,我便知道是该向外拓展,建立些新交往关系,并且/或对某些旧关系放手的时候了。



下一篇:20041217 取消软件图书项目

上一篇:20041215 对个人目标的环境强化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