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何时该打破一份承诺
2004.12.20

对我取消软件图书写作计划表现出负面反应的人们,我当然能够理解。坚守承诺对我来说也很重要。但我不得不从中学习的关键教训,就是明白何时该打破一份承诺 — 若自己抵达更高层次的意识水平后,发现原先做出的承诺已不再有任何意义,你怎么知道该何时中止承诺?你到底应当这样做吗?


因为自己花了大量时间致力于个人成长,有时旧的承诺便不再适用于新的成长状态 — 我达到的新高度可以清晰看出自己最初许下的承诺已不再有任何意义。假如当初能知道现在知道的情况,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做出那种承诺。所以我是应该推翻自己的新意识觉悟,不管怎样都遵照原先承诺行动,还是在能够清晰看出改变方向是最明智可敬的选择时,转而追求新方向呢?很多时候这种选择也存在着道德问题。如果我是美国南方的奴隶商人,许诺要给一家种植园提供100个新鲜奴工,之后突然醒悟并意识到奴隶制完全错误,我还应该信守最初的承诺吗?这时最荣耀可敬的做法是什么?对我而言,自己就会打破最初的承诺。那些看重信守承诺的价值,将其视为最高价值观的人们,则会继续完成奴隶交易,毫不在乎自身感受;事实上,很多人就是那样做的。


奇怪的是,写完这本有关软件出版的图书对我来说也是个道德问题。我现在达到的觉悟程度,能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直接写作和演讲关于个人成长的话题,去帮助更多人,包括像探讨这个充满挑战的承诺问题。倘若停留在先前行动方向,我就会为帮助一小部分软件开发者获得更好销售与营销表现,而耽搁完成其他大量有益行动。在新的意识觉悟水平上,我无法再认为旧有决定正当有益。这个世界也不会因为我没能完成那本书而脱离正轨。


做出像这样的决定也需权衡各种后果。取消这本书的写作可能会伤害我在某些人那里的信誉,但我相信它也将建立其他人对我本色人格的认可。而且我得知这种行动已经帮助到一些人,他们也感觉自己困于不再有任何积极意义的承诺,难以决定是否该停止那种个人损失。


倘若我在一种意识水平下做出一份承诺,之后在新的意识水平下发现这种承诺明显错误,我就会打破这份承诺。如果我的做法让您大发雷霆,你很可能就不想在自己生活里见到我。那么您最好也别再读我的博客。它不仅仅是什么选择对我来说正确有益的问题;在什么选择会对全人类最高福祉有最好结果上,我也一直进行着认真努力的思考。在这件事上,我显然认为写完软件书不符合人们的最高福祉。假如这样做意味着我要破坏自己在某些人那里的信誉,我也愿意付出这种代价。


另一个关键问题是,我们最开始怎么知道何时做出一份承诺。最初着手软件图书项目时,我的优先考虑就已出现偏差。我因为错误理由开始了这个项目。而这种项目与我的个性不符;它是过于胆怯的一步行动。在什么样的承诺自己最终需要打破,以及何种承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坚守上,我一直在不断拓展对两者的更好理解。例如,我在1993年成为素食者,接着在1997年成为纯素主义者,之后便再也没有打破那些饮食承诺。我期待通过学到的每个教训,自己会越来越好地明白哪些承诺对我来说是正确选择,哪些则不是。与此同时,面对那些明显不符合全人类最高福祉的旧承诺,我看不出坚守它们有任何荣耀可言 — 那些有着相反信念的人们却一直在给这个星球制造着无穷无尽的问题。我能想到很多人群、公司和国家,需要重新评估自己的承诺,以便重新与全人类最高福祉保持一致。我感到全球范围内,大家已经朝着大规模重新评估自身承诺的方向,在不断前进。



下一篇:20041221 新文章:《活在价值观中》

上一篇:20041219 价值观更新列表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