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职业是什么?
2005.01.06

你的职业是什么?请先暂时忘了你在别人面前怎么定义它,只管想想自己在心里对个人职业的定义。对你来说拥有一份职业意味着什么?它仅仅是个职责岗位吗?是你用来谋生的手段吗?是你为了赚钱所做的事情吗?还是你的工作而已?


大多数人对职业的定义要多于一份职责岗位。职业会高于并超出职责岗位的含义,它是一种长期性工作模式,通常跨越多个职责岗位。一份职业意味着在一段时期内对个人技能的专业拓展,使人能在特定领域从新手变成专家。最后我想辩论的是,一份职业必须是种清醒自主的选择;即使他人对你施加了影响,你也必须终由自己清醒主动地选择成为一个医生,一位律师,或一名会计。若你并未做出清醒自主的选择,我就想说你只是有个工作岗位,而非一份职业。


我最近看到很多人经历的困境之一,就是他们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所干的职责岗位,并非自己清醒主动选择的人生职业。一旦你从学校毕业加入劳动大军,不会突然就获得该建立何种人生职业的知识经验。最有可能的是,你会先专注于找份工作,把它作为离开学校后的第一步。而且你很可能在20多岁早期就必须做出这种选择。经历十几二十年后,你便建立起一种工作模式,具备了某种专业能力。但你曾在何时停下来问过,我的人生职业到底是什么?


有时当你问别人他们的职业是什么(而非问他们的工作是什么),这种问题就会令对方感到不适。为何如此?因为他们认为一份职业会是个人有意选择的事物,富于目的和意义,而他们从自身工作中却看不出这些品质。另一种可能是,他们在内心深处感到自己的真正职业还存在于别的什么地方。


只是因为你在某个领域一直工作了许多年,并不意味着你就必须把那种工作模式变成个人职业。过去的已然过去。你可以继续运行相同模式,沿着相同道路步入未来。但在任意时刻,你都完全拥有打破过往模式的自由,让自己在未来全面转换到新的职业道路上。请问问你自己,假如今天从零开始,就像刚走出校门,你是否还会选择同样的工作?如果答案是不,你现在拥有的便只是一份工作,而非一项职业。你的人生职业还存在于其他地方。


去年我就经历了这个过程,当时我问自己:“我的职业是什么?”从1994年开始,我便一直在开发和出版电脑游戏。而那就是我在22岁时想干的事情。游戏开发是我以前清醒自主的选择;我并非只是无奈落入其中。开办自己公司并将其创建为成功事业付诸了我大量辛苦努力。但在33岁时,我不得不停下来,承认自己不想再把游戏开发当做个人职业。我依然享受这种工作,还可把它作为附属爱好继续从事许多年,但我已不再将它作为自己的人生职业。


可是,当环顾四周寻找自己还能把什么定义为个人新职业时,我却陷入窘境之中。我看到的是自己在游戏开发事业里建立起的所有资产... 还有尚待实现的一长串目标。当然,真正的问题在于我只是着眼过去并将它投射到未来的生活。因此自己在前方道路上看到的所有东西就是背后道路的一种延续。我对此问题的解决方案,是采用零基础思考方式... 直接想象我再次从零开始,暂时忘掉过往生活,把当前时刻看作全新起点,自己还没有为它指派任何方向 — 它依然可以指向我给出的任意新方向。


利用这种方式思考的同时,我也决定拓宽自己对职业的定义。在经营游戏生意时,我一直都在用非常局限的眼光看待个人职业。它就是关于成功、成就、成果、过上好生活、销售、服务顾客,等等内容。在这份职业的不同时期,我分别是一个游戏编程者,一个游戏开发者,或一个游戏出版商。那些就是我在自己身上使用的标签。


虽然这些目标在我20多岁时很有吸引力,但多年之后我发现追求它们的个人积极性与日俱下。取得更多成功本身无法再给我足够的激励刺激。在其他人身上我也看到了同样的情境 — 曾让他们极有动力的事情多年后似乎不再那样激励人心。在你20多岁时有用的激励策略,已难以在你30多岁时继续管用。


我找到的解决方案就是回顾这些标签,从中发现自身职业的核心本质。当我回头审视游戏编程者、游戏开发者和游戏出版商的标签时,我看出自己职业的核心本质就是娱乐大众。那便是我所做之事背后的真正目的。在20多岁时,这种职业目的使我充满激励完全合乎情理,但当自己30多岁时,这种职业便失去了它的优势。因为自己在生活中成长的高度,已让我感到娱乐大众不再是自己做出贡献的最佳方式。


请静下来想一想。你个人职业的核心本质是什么?你在做着什么贡献?你所做事情的大图景又是什么?假如你正给一家大公司工作,那么你的行动又如何在为某种更大人生目的做着贡献?请诚实对待自己。不要忽视你的公司在个人职业中扮演的角色;你的职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自己一路所做的贡献。若你真为所做工作指定了高贵目的,那很好。例如,若你在一间杂货店工作,可能会被自己在帮助喂养众人的事实所激励。但若你实际上并不相信这种高贵目的,请不要强迫自己如此。如果你觉得所做贡献十分虚弱,甚至消极负面,就向自己勇敢承认,即使你还没有立即对它做出任何事情的计划。


请深入到那些标签背后。不要止于将你的职业定义为电脑程序师、律师或医生等角色。你身为电脑程序师在做着什么贡献?你的职业为他人生活带来了什么不同?它对你而言仅仅是一种赚钱方式吗?作为一名律师,你是在解决争端播撒和平,还是在为金钱制造冲突?作为医生你是在治愈众人,还是仅仅是个合法药物的推销员?你当前职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现在有了答案时,下一步就是问你自己,这是真正的自我吗?这种职业真能反映出你作为人类一员的最佳表现吗?


例如,若你将现有工作背后的真正目的看作让一帮投资人变得更加富有... 除此之外再无更多高贵目的... 那么这会准确反映你能做出的最佳贡献吗?它真能代表你吗?


如果你已有一份职业,能准确反映最佳自我,那太棒了。但若你没有,就请意识到你还有改变它的自由。假如你的职业是家大型苏打水制造商的区域分销商,这份工作本质上可以浓缩为推销能使人变得更胖的糖水,你完全不必让事情维持这种状态。


我认为,若你意识到当前工作并不匹配真正的自我,你就必须做出选择。你必须决定自己是否配得上拥有真正适合自我的职业。如果感觉配不上,那你就将安于用岗位、金钱、薪水、推销、老板和同事等狭隘概念字眼,来定义个人职业。没人在强迫你把它作为自己对职业的定义。


另一方面,你可以选择拥抱对职业的另一种定义,使用像目的、使命、贡献、意义、富有、幸福和满足等概念字眼。这种定义需要实践自上而下的做法。你首先要努力清楚自己的人生目的... 你想用个人生命做出什么贡献?一旦弄清这一点,随后便可向下着手,思考自己如何在实际生活中从事相应工作。


对许多人而言,将人生目的体现在实际生活中似乎完全不可能,思考这种事会让人陷入瘫痪状态。对男人们来说这尤为现实,他们常把自己作为面包提供者的生活责任看得非常严肃。从逻辑上讲你自认为只有两种选择:我可以停留在当前工作中,以便付清各种账单并过上不错的生活;或者,我可以跳进更好匹配自己的某种工作,但我就是难以看出该怎样从中赚钱。我还有要付清的房屋贷款和指望自己的一家人;我不能对他们做这种事情。


这种情境的问题在于自认为那就是你唯一的两种选择… 以为你必须在金钱和幸福间做出选择。这种推断就是造成行为瘫痪的原因。你还可以设想出第三种选择,同时拥有金钱和幸福。事实上,那其实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若你当前的职业在内心深处无法令自己感到满足,你感觉不到自己正以富于意义的方式做着贡献,那么在心灵深处,你将遭受难以在这条职业道路上走得太远的折磨。你一直都知道自己走在错误道路上,而这种心态对你试图去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种消极打击。你会干着那些工作,但你永远感觉不到真正活出了自身潜能。你将永远存在拖延和动力薄弱的问题,而且无论你尝试过多少时间管理策略,都无法解决这些问题。你永远感觉不到工作岗位像是种真正让自己满足的人生职业 — 因为你已把职业之树种在错误土壤中,它也就无法长成那种结果。你将永远困于一坛盆景的状态。


但当你自上而下地让职业与个人生活保持了和谐一致,使你的终极贡献能成为最佳自我的表达途径,那么金钱也将随之而来。你会如此享受自己所做的一切,你将发现自己的工作那样令人心满意足,以至于将它变成一种收入流也不会再感到困难。你会找到实现它的方法。赚钱并不会与你更伟大的人生目的背道而驰;它们可以共处在相同道路上。你赚的钱越多,你做出贡献的能力也就越大。


不过最重要的是,你将感到自己真正配得上赚取的所有金钱。当你的职业与最佳自我和谐一致时,你不会在心中隐秘感到继续下去的职业成功意味着在错误道路上的最深一步。你不会再让自己踌躇不前。你想让个人职业走得尽可能深远,因为它就是你真正自我的美好表达。而这将使你更容易接收到周围遍布的所有人生机会,无论是在财务方面还是其他生活领域。


但你该如何做出这种转变?你需要实现个人信念的飞跃吗?并非真要如此。我不认为它是种信念上的飞跃。它更像是个人勇气上的飞跃,而且是种逻辑上的勇气表现,并非情感上的那种。归根结底,它需要你做出一个决定,决定个人幸福和满足对你而言到底有多重要。真的,拥有一种充满意义和令人心满意足的工作到底对你有多重要?继续工作在一份难以贡献出最佳自我的岗位上,对你来说确实无关紧要吗?若你发现自己身处这种情形,那么你的答案就是yes — 你已经通过容忍这种情形,让它变得无关紧要。


但你看... 那些成功完成这种飞跃,最终自我实现的人士,都在某一时刻认识到这种情形绝非无关紧要。事实上,它完全不可忍受。他们醒悟过来并说道:“等等,这对我来说完全、绝对无法接受。假如一份工作不是能让人深入满足的职业,我就不想把人生大量时间花在它上面。我无法继续这样下去。这种情形现在就该结束。”


这些人“苏醒”过来,意识到对一份职业来说最重要的地方,就是包括了幸福、满足和活在目的中等要素的高等级视角。像金钱、成功与成就之类的事物都是非常疏远的次等追求。但当你从第一等追求出发从事工作时,次等追求将得到自行解决。


在拥有这种醒悟前,你很可能无法看出上段文字中的最后一句话如何有可能实现。这是因为你还未能理解,实现它不过是一种选择。你很可能已经选择在当前工作中,把金钱置于个人满足感之上。那种选择意味着你将无法拥有心满意足的感受。但这并非说你不能再拥有那种满足感受 — 你可以在任意时刻选择改变个人优先考虑,并在其上付诸行动。你之前做出的实际选择,就是难以从当前工作中获得满足感。你轻信了金钱与自我实现会背道而驰的错觉,认为金钱在两者之间更为重要,因此那就是你看到的全部现实。无论你选择何种工作岗位,都发现这种推断会向你证明它的真实性。


不过一旦你经历了那种“苏醒”体验,决心将自我实现感放在首位,就将突然意识到在自我实现的同时拥有大量金钱,也是你可以获得的一种选择。世上存在能让你两全其美的不计其数方法;你只用允许自己去看见它们。你将意识到自己其实就是那个只会两者选其一,而非追求两全其美方案的人。而你一直都拥有完全的自由,在自己想要的任意时刻,去选择两全其美的方案。


是你在为自己的职业选择设定标准。很可能与工作于有趣任务和赚到足够金钱相比,自我实现和做出有意义贡献在你当前择业标准中的排名很低。但那些标准是由你设定。你在任何时候都能自由说出:“拥有一种让人感到富于深刻意义和自我实现的职业对我来说绝对必须。只为金钱工作绝非我的选择。”一旦做出这种清醒选择,你就将开始看到能匹配这种新标准的各种机会。但只要对把所有时间花在毫无自我实现感的工作上,你仍保持无所谓的态度,那你甚至将永远无法看出这些机会的存在。


我想再彻底说明这一点。拥有一份自我实现的职业而且赚到大量金钱并不需要个人信仰上的飞跃。它只需要你做出一种选择。你只用在某天醒悟过来并告诉自己配得上两全其美的生活,而且你不会安于任何低于这种标准的生活。它与找到正确工作并不相关。一份职业并非你要去寻找的某样东西;它也不需要某人赐予你什么来将其实现。你无需听凭周围环境的支配摆布。一份职业是你创造而出的成果,一种你自己建立的东西。它意味着你每天所干的工作都与自己人生目的和谐一致。一旦你开始从事这种工作,即使最开始没有任何报偿,你的自尊也将成长到某种程度,可以让自己在各种新机会面前变得无比机智和开放,使你能毫不麻烦地从中赚到大量金钱。不过,当你这样做时,金钱本身已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它将只是一种资源,能让你去做更多自己热爱的事情。


你的生命太宝贵,根本不该浪费在只为金钱,或是难以激励自我的人生目的上工作。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妨碍你做出这种决定。尤其请不要躲在自己家人的需求背后。如果你的家人真正爱你,比起其他任何事情,他们都更需要你获得自我实现并按照人生目的生活。倘若你真的爱他们,那在家人面前成为如何获得幸福快乐的榜样,难道不是你能扮演的最伟大角色吗?你又想让自己的孩子拥有何种职业?你想让他们拥有和你一样的选择吗?



下一篇:20050107 你需要什么才能感到安全?

上一篇:20050104 搬家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