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目的为何重要?
2005.01.26

你的人生真正有个目的为何重要?


让我们先退后几步,逐渐来深入这个问题...


若你完成了一项任务,而它没有从整体上显得重要的背景环境,那么这项任务就真的毫不重要。比如看了一个电视节目。这种事并未给你的生活带来不同 — 它没有更重大的背景环境。但若你完成了一份作为某个更大项目一部分的任务,现在这份任务就突然变得重要,至少在此大项目的背景环境中看来。如果你制作了一个网页,而它是你正在创建的新网站的一部分,这项任务便显得重要。它能让你离实现整个项目更进一步。


那么一个大项目又何时会变得重要?只有当处在更伟大目标的背景环境中时,完成各种项目才有其重要性。若你的目标是提高收入,而你完成了一个很可能促进它实现的项目,那么这个项目就显得重要。它使你离达成个人目标更近一步。但如果你完成了像在自家花园挖条沟渠的项目,而你并没有试图达成的真实目标,那此项目便毫无价值。它的背后毫无意义。


假如一个项目并非某个更伟大目标的一部分,这个项目就缺乏重要背景环境,因此也就无关紧要。你无需有个复杂目标,来给某个项目赋予意义。你的目标可以很简单,比如提升个人幸福感或只为娱乐自己一段时间。但人类行为充满目的性,如果所做项目没有好的理由,我们也倾向于不愿从事那些项目。人们不会经常没理由地辛苦挖坑,再把它们重新填上。


项目与目标间又有何不同?目标就是结果、目的。它们是某种存在状态 — 一种你想在某一时刻身处的状态。项目则是你感觉能帮自己达成目标的行动集合。拥有你自己的住宅是个目标。写作一份剧本则是一个项目。


所以将顺序倒转,你从设定某些目标开始,创造出能达成这些目标的项目,然后执行能完成这些项目的任务,由此便可实现你的目标。


但你目标的背景环境是什么?它们为何显得重要?倘若一份任务需要其所在项目的背景环境才有意义,而一个项目需要其所追求目标的背景环境才有意义,那各种目标不也需要一个背景环境,才会显得真正重要吗?


假设你定下一个提升自己收入50%的目标。这个目标为何与你相关?它是毫无意义的吗?让这个目标真正重要的背景环境到底是什么?为何此目标会比你在家中后花园填坑更好或更糟?


目标确实需要一个背景环境;否则它们也将无关紧要。一个没有富于意义的更大背景环境的目标,本身毫无价值。


会让目标显得重要的一个背景环境,就是人类自身的需求,它源于人类生存的基础根本需要。能够强化个人生存的目标就可以被称作重要目标。另一种人类需求就是和他人交往连接的需要;人们发现这种需求实际上从出生时就已根植于体内。


但若我们的所有目标都只发生在身体和情感需求的背景环境中,那我们从生活里真正得到的全部结果,就是生存与平庸。赚到更多钱似乎能帮我们满足对安全感的需求。结婚生子能帮我们满足社交与相互连接的需求。还有些复合式的行为举措,比如学习新技能以提升个人职业发展,可以让我们越来越好地填补这类基本需求。


但对我们设定的目标而言,还存在另一种超越生存需求的可能背景环境。它就是拥有人生目的的背景环境。假如你的生活目的除了满足身体与情感需求外别无其他追求,那么现在你就有了进入全新目标设定领域的能力。你可以设定那些远超生存需求背景环境的人生目标。


有些人可能会争论,人生目的也是一种人类需求,很可能是种精神需求。我猜想这是种看待它的有效方式,除了它并未像身体和情感等生存需求那样,表现出相同的“需求”本色 — 它要安静隐秘得多,也更容易被人忽视略过。但暂时我将把人生目的视作某种超越基本身体和情感需求,位于它们之上的事物。


若你只工作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内,就将自动缺少设定和达成某些特定类型目标的能力。有些目标你将永远无法实现。由于没有这些目标存在所需的背景环境,你从一开始就永远不会设定它们。即使它们可能是壮丽有趣的目标,你却甚至不会有所考虑。那些实现了这类目标,但位于你背景环境之外的人们,包括了耶稣、特蕾莎修女、甘地和马丁·路德·金。他们都工作在超越了个人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假如你设定目标的唯一背景环境就是生存需求,那就永远没希望接近这些人做成的事业。你的整个人生都只会与生存相关 — 那便是你能走出的最远距离。你能希望得到的全部结果,就是平庸生活;伟大人生将超出你的可及范围。


将生存需求作为设定目标唯一背景环境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在感到生存需求已获满足后,将很难再推动自己超越这种境界。对阅读这篇文章的某些人而言,你们很可能已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下,很好设定并实现了各种目标。我在这种生活状态下便度过了许多年。自己所有基本需求都已得到满足,我也预想自己无需太大麻烦就能在余生保持这种生活状态。因此在满足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内,我便毫无真正的动力来推进自己设定更多目标。这种背景环境能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让我保持现状,最好结果也只是逐渐向上微调。它能帮我达成更多类似结果,有时甚至是相同结果的改善版本,但它无法驱动我去实现位于生存需求背景环境外的各种目标。而在生存需求的王国外,还存在着大量无比有趣的目标和体验。


一些人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收获到比其他人多得多的好处。例如,若你是从贫穷处境开始起步,只是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本身,就能推动你变得极其富有。与之相似,和癌症进行的较量能迫使你最终获得远比以往更加健康的生命状态。但对大多数人而言,这种背景环境下获得的动力在某一时刻会面临干涸。当想到那些宏大目标时似乎已觉得无关紧要,你就能看出这种干涸情形是否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你感到与其具备的价值相比,那些宏大目标带来的麻烦要显得更多。你心中有个潜藏的感受会说道:“呃… 我干嘛要麻烦自己?”我猜这有助于解释为何今天工作着的90%的人,可以期待自己余生只能赚到比当前所赚数目上下不超10%的收入。


当你陷入这种停滞状态时,就是超越生存需求背景环境的时候了。请将你的生存需求背景环境想成你已完成的某个项目。在早已完成的项目范围内继续执行任务毫无意义。若你做过晚饭并已吃完,便可停止再搅拌酱料。这顿饭已经结束。


与之相似,若在当前生活环境中,你的生存需求已得到充分满足,似乎就难以再从基于生存的各种目标上获得更多好处。这时你需要用于设定目标的全新背景环境。否则,你将困于某些无力蹩脚的目标之中。假如你设定了一个让收入加倍的目标,现在就很可能身处这种情形。尽管感到自己应该想实现这个目标,但你就是毫无进展。而且你知道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并未真正在其中付诸努力。对你来说,这种目标的麻烦看起来要多于它的价值。并不是你软弱无力 — 而是你用来设定这个目标的背景环境软弱无力。它没能唤起你的激情和天赋,为你提供持续前进势头。


在设定目标上超越生存需求的下一个背景环境,就是人生目的。人生目的与生存需求并不冲突。它只是设定目标的新背景环境。这种背景环境能够与基于生存需求的目标和谐共存。正如你可以在生活中同时拥有多个项目和目标,你也可以拥有多个用来设定目标的背景环境。


拥有人生目的的美妙之处在于,它是比生存需求更具扩展性和有趣性的背景环境。生存需求的范围十分有限,因为它只专注于生存活动周围。但人生目的的背景环境要宽广得多,可以把你从致力于生存目标的局限生活中解放出来。理想情况下,你的人生目的会在个人激情与天赋彼此重叠的领域被找到。如果你需要帮助来辨清对自己而言正确的人生目的,这里就有个现实做法。 


我还发现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相比,人生目的背景环境在多个方面能发挥更好作用。首先,你能更好地与内心火焰保持一致... 即你的激情。在满足生存需求方面,你只会展现部分激情,但当你的激情与人生目的结合时,就会拥有多得多的能量,并完成多得多的工作。例如,如果你试图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寻找一位同伴,不想在余生都孤独一人,那就是种非常虚弱的动力来源。当这种目标只由生存需求驱动时,你就难实现它 — 追求这种目标的背后毫无激情,更多是出于绝望。而且你的驱动力将难以连续一致 — 有些日子你会感到动力强劲,另一些日子则表现虚弱,觉得独自一人也没什么问题。但当你从人生目的的背景环境出发,对身为人类一员的真实自我感到无比自豪,想着自己可以为潜在同伴提供多么美妙的生活,并将这种感受放射传递给自己遇见的人群,这种激情就会让你更易将兼容合拍的同伴吸引进自己生活。绝望情绪只会驱使人们远离自己,激情则能吸引人们主动前来。想想看 — 跟那些全部生活都是关于生存的人们相比,一个按照自己人生目的而活的潜在同伴,对你有多大吸引力?若你是从自身基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吸引到某人,那人很可能也处在相同背景,因此你们的全部感情关系都将存在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内 — 我需要你;你需要我。与之对照,从双方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形成的一份感情关系,则会拥有更宽广的生活境界,因为它会超越生存需求。这份感情关系的形成是出于实现更伟大的人生目的。这些感情关系也并非总是浪漫关系 — 你可以看到像耶稣与自己门徒间的感情关系,这种关系结果便来自人生目的的背景环境,而非生存需求。


人生目的要比生存需求在激励效果上更好的第二个方面,就是人生目的是种更稳固可靠的背景环境。当你饥饿难耐时,生存需求是种伟大的动力源,但当你饱食终日时,它就变成了一种低劣动力源。你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达成的目标越多,那种需求就越能得到满足,同时在作为激励你设定新目标的背景环境方面,它也变得越加虚弱。然而人生目的,在你实现成功结果后能继续发挥作用,不会降低激励强度。它会以更可持续的水平保持自身动力 — 事实上,假如与成功前有任何区别的话,就是你在这种背景环境中做成的事情越多,它就会成长得越加强大。


第三方面,就是自律会变得更加容易。当你的激情天赋与生活目标和谐一致时(这就是在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发生的情形),所有沿着这条路线前进的事情都将变得越加容易。由人生目的驱动的目标所制定的项目和任务,大都落在个人天赋范围内,而基于生存需求产生的目标,会导向使人感到极其艰难和压力重重的项目与行动。例如,若你的人生目的涉及创作美妙音乐,而你在此领域拥有强大的天生才华,那么你从事的项目和任务很可能便会花上大量时间创作音乐。你根本不必强迫自己去行动,因为你已十分擅长这种工作,而且你也能从中获得巨大快感。但当你只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内工作时,就不会一直有这种激情与天赋和谐一致的奢侈体验。那时你便可能无奈从事自己讨厌而且并不擅长的工作,比如强迫自己体内的音乐家去做财务工作。与全天充满活力的状态相反,如果你在个人“激情-天赋”领域外工作太久,就将感到精力枯竭并毫无动力。


第四,当你工作在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时,会发现自己也能利用这种背景环境,更强劲有力地自动满足某些生存需求。请回想那些较低需求层次的工作项目,有时若你完成了某个特定项目,它会自动解决另一个进程中的项目 — 实现一石二鸟。当你致力于完成来自不同背景环境的目标时,也能使用相同策略。而发生这种事情会非常美妙,因为你能在实现那些基于生存需求的目标时,仍能享受工作在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的好处。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就是当你决定作为音乐家去追求个人激情后,最终在财务上也变得非常成功。现在你便可利用个人天赋和激情解决现实需求,不必屈服于自己讨厌或并不擅长的工作。你可以在满足个人生存需求的同时,停留在自己“激情-天赋”的世界里。


以上内容清晰表明,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至关重要。如果你在生活中没有目的,就只能困于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选择工作的处境。它意味着你的生活将只与身体和情感等生存需求相关。某些目标将永远超出你的实现能力之外。而你设定并达成目标的持续动力,也将在目标不断成功实现后,变得越加虚弱。你获得的越多,自己持续设定目标的动力就越弱。你能从这种背景环境中期望得到的最佳结果极其有限。你基本上注定会过一种复杂版本的较低层次哺乳动物生活。


然而,当知道人生目的时,你现在就有了用于设定目标的全新背景环境… 不仅新颖而且会强大有力得多。请想象花上全部生命一直干着自己并不感兴趣也不擅长的一个项目,然后突然间你被赋予了另一个让自己着迷,而且非常符合个人技能与天赋条件的项目。除此之外,若你专注于这个全新项目,它还很可能自动解决好前一个项目的问题,所以你永远不必再直接从事此前的项目。现在你愿意选择致力于哪个项目?


你无需在征服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后,才开始致力于人生目的的背景环境。由于其根本特质,你没法真的征服生存需求 — 你在满足个人生存需求方面做得越好,这种背景环境就会变得越弱。而且你也无需抛弃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请继续设定那些基于生存需求的目标。但在追求生存目标的过程中,添加上另一种更强大有力的人生目的背景环境。现在你便有了一个全新维度,可以开始设定与个人生存需求毫不相关的各种目标。


在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你能去做什么无法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做到的事情?你可以创作一张包含自己美妙音乐的唱片,毫不关心能否从中赚到钱... 只怀抱要将它与世界分享的渴望。而且你能让它对自己深具意义,不再对自己所做之事有着毫不相关和无关紧要的感觉。你还能设定出哪些会处在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但位于生存需求背景环境外的目标?


当你将设定的目标扩展到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时,你也扩展了自己的生活。如今我可以说,自己正花着80%的工作时间,致力于人生目的背景环境中的目标,只有大概20%的目标位于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一年前这种80-20的比例恰好相反。这种生活状态在我身上带来了巨大的积极变化,最棒的地方在于,我一直在以各种方式,体验着从未在生存需求的背景环境中获得过的美妙生活。通常情况下,我们都能将一个基于生存需求的目标转变为一个基于人生目的的目标。这样一来,你就仍可在满足基本生存需求的同时,获得人生目的背景环境提供的所有动力好处。


假如你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就值得花点时间对它进行探索。这样你便能超越无趣的生存需求背景环境,开始致力于那些与自身最深激情和最伟大天赋相一致的,由人生目的所驱动的远为有趣的各种目标。



下一篇:20050127 废除烦扰之事

上一篇:20050123 互联网电话服务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