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制定的计划需要一个机器人来执行吗?
2005.02.15

上周我读了由Larry Bossidy和Ram Charan合著的《执行》一书。我觉得书中满是过于冗长的故事,至少可以在篇幅上缩减一半。但我喜欢它传达的整体信息,即执行是计划策略的关键部分。请让我来说明... 哦不,要说得太多了。请让我来直接总结。


我将解释此原则如何能同时应用在商业组织与个体身上。


首先,我们假设你经营着一家商业组织。你为明年设定了一些生意目标,然后制定了一份实现这些目标的计划。一切事情在纸面上看起来都很好。但当你的公司试图在一年时间里执行这份计划策略时,它却彻底失败。但失败原因并非策略本身漏洞百出,而是因为策略的执行过程问题重重。这就像足球教练制定了一种特定战术(对既定情形而言此战术完全正确),而球场上的队员在执行战术时却有无能表现 — 他们并未做到自己应该做到的效果。所以即使教练制定出正确战术,整个球队却无法良好执行,以获得期待的结果。


Bossidy和Charan指出这在商业世界中是极其常见的问题。AT&T公司就是众多失败例子中的一个。几年前AT&T公司设定了一些雄心勃勃的目标,并制定出一份看起来完美无缺的计划策略,但其执行效果并不够好,导致公司损失惨重。


两位作者推荐一种将执行效果作为任何计划策略重要部分的方法论。因此,若你打算制定一份计划,就需要深入了解你实际将如何执行这份计划,并弄清它实际上能否完成。你拥有技能可靠的正确人手吗?你拥有合适的资源吗?你拥有圆满完成计划的足够时间吗?那位所用战术令自己球队难以执行的教练,其实制定了一种错误战术;他需要在做出决定前,充分考虑这种战术的可能执行效果。


你又在软件开发项目中见过多少次这种问题?人们为新软件产品创造出一个绝妙设计,但开发团队实际上无法将其实现。他们没有合适的技能组合、管理经验和资源储备,在规定时间和预算条件下完成这项工作。假如开发团队难以实际执行,那么计划有多伟大便无关紧要。


我会阅读与大型商业组织相关的书籍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常能学到可以在个人身上应用的想法点子。所以即使《执行》一书的作者只专注于大型商业组织的计划策略,我们也可以考虑这种想法概念如何能应用到个人身上。


你是否曾制定过每日或每周计划,却未能成功执行它们?你是否曾开始过新的饮食或锻炼计划,之后却难以坚持到底?请将我的名字也加入这份羞愧人士列表中。


你制定了一份看起来挺好的计划,然后却败于执行过程。但你难道不能说这份计划一开始就不太合理,因为它并未将执行效果考虑在内吗?若你制定出一份当日计划,就必须考虑个人优点与缺点,把这些因素作为计划中的组成部分。无论这听起来有多让人难以接受,它意味着你必须考虑个人的自律水平、懒惰程度、拖延倾向、智力和技能水平等因素。若你要把这份计划指派给某位就像自己一样的人士,又会期待何种结果?那位人士能执行完成这份计划吗?如果不能,他们会败在哪些地方?何种计划又能被那位人士良好执行?


说明此事的另一种方式,就是制定个人计划需要高度的自知意识。若你知道自己在第一个“待做”事项上便有80%的拖延可能性,而这会使你的剩余计划无从谈起,那么你的计划本身就不合理。你必须拥有足够的自知意识,知晓该如何让自己执行完成计划。


这听起来像那种常识性想法之一,却未被人们普遍应用。我也常会落入这种生活陷阱,提前计划出自己的未来日程,好像我会像个机器人那样高效执行。在携带所有人性弱点尝试执行那些计划时,自己又败于无法准确预知实际情况下会发生什么。我们确实挺难看着一份很酷的当日计划,然后对自己说道:“数据机器人完全能执行这种计划,但我很可能做不到。”


所以总体解决方案就是冷静看待自己,拓展出对个人优点和缺点的自知意识,了解你能顺利执行何种计划,又很可能会搞砸何种计划。不论何时制定计划,都充分考虑自己要如何执行完成。跟踪了解你的执行效果,看你在什么情形下干劲十足,什么时候又会拖延懒惰。当制定个人计划时,请考虑如何能重新创造出最佳工作状态时的环境条件,同时最小化会令你分心烦扰的环境条件。


现在,若你已从整体上做了自我探索,无论尽多大努力补救自身缺点,仍在执行需要达成的计划时表现糟糕,那你可能就需要考虑,去寻找更适合个人技能与天赋的工作行业。你还可以通过自我教育,提升个人技能,将弱势领域变成全新优势。而你不想做的,就是继续困于执行效果总是辜负个人计划策略的情形。



下一篇:20050217 创业者的自由与责任

上一篇:20050214 个人发展洞见新闻邮件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