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的自由与责任
2005.02.17

我人生中只有一次以雇员身份工作过。1992年,我在一家小型独立零售店里干过兼职工作,时薪6美元。没过多久我便意识到自己不想再有另一份雇员工作 — 永远不想。那份工作本身并非糟糕体验… 我只是感觉做个老板应该会更好,而非一名下属。(至少,老板总会得到更多收益)。所以在那时,我便下定决心不再做名雇员。我必须找到另一种方式去谋生。


接下来我尝试了以独立合同工身份,进行游戏编程工作,并开始经营自己的游戏开发生意,从更大的游戏出版商那里接手游戏开发合同。最终我意识到这也不是适合自己的事业。我获得了安排个人时间的自由,但出版客户变成了自己事实上的老板。我经常不得不配合他们的决定(通常还不明智),而且我的财务未来也和他们的紧紧联系在一起。再换下一个!


后来我改变了生意模式,进入开发和销售共享软件的事业领域,它实际上就是直接销售型生意。在创建出足够的直接销售业绩,实现稳定收入基础后,我还通过一些版权许可交易带来了额外的版税收入。这让我十分喜欢。睡觉时我也能赚到钱。我仍会从10年前创作的游戏上每月赚得收入。那些游戏都是为Windows 3.1系统设计,从未进行过升级,甚至都不适用于Windows 95操作系统。但每个月依然有新客户购买它们(还有我更新开发的各种游戏)。


我知道创业型/被动式的收入途径并不适合每个人。但这种创收途径的自由层面非常美好。你可以完全掌控个人时间。你能决定要着手哪个项目。你能在自己想要的任何时间工作。你不必为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或付诸的任何行动征求任何人的许可。没有什么能替代掌握决定权的感觉。


一些人认为这种自由就是做名创业者的最好部分。但那种自由是把双刃剑。若你滥用它,就将陷入麻烦之中。起初你可能挺享受睡懒觉和花2小时吃顿午餐的自由。但随后你会看到过度使用这种自由将损害生意事业。你的自身缺点会变成个人生意上的瓶颈。假如缺乏自律,你可以学习拓展出一些。若有拖延倾向,你可以学习将其克服。因此那种额外自由实际上会帮你塑造自身性格。世上少有能以相同程度去塑造个人性格的工作,因为大多数工作都不会直接将个人效率与实际生意结果联系起来,按照相应结果支付个人收入。一份雇员工作能把个人自由和责任造成的全面影响与你屏蔽开来。倘若懈怠一天,你仍能得到同样的薪水。


学习在自由与责任间取得平衡需要花费时间。因为你不会冒险滥用个人自由,责任和自律便能让你享受更多自发行动的自由。当我还住在洛杉矶时,有天早上正准备开始工作,却跟妻子说道:“咱们去拉斯维加斯吧。”她起初还有点惊讶,但马上全身心支持。接着我们就订好酒店,打包好行李,有了这个想法后不到一小时,便已开车驶离洛杉矶。在4小时的路程上,我俩大多数时候都欢声笑语,并在拉斯维加斯经历了3天自然而然的旅行。没有一件事是提前计划,甚至在抵达酒店前,我们都没有告诉任何人。我俩在那里共度了一段精彩时光。


有时利用这种非雇员工作的自由确实美妙无比。我并不知道有太多工作,能让你在本该坐到办公桌前的半小时,告诉自己老板:“我和妻子决定好好快乐几天。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回来工作。晚点再见!”


但关键在于,要用责任平衡好这种自由享受,从而不会使你最终养成糟糕的拖延习惯。高度负责并掌控好所有工作项目,才能赋予自己那些额外自由,在没有负面后果的情况下采取自发行动。当一切事情井井有条时,你才会处于良好生活位置,知道什么时候能自由地自发行动,以及这样做何时会显得不负责任或鲁莽行事。借用Brian Tracy的话来说(大意如此):“杂乱无章的人难以自发行动。他们只会充满困惑。”


目前在美国西海岸有个工程项目,人们试图建造一座“责任雕像”,以平衡东海岸的“自由女神像”,我觉得这个项目非常有趣。希望它会最终成功,这样大家都能用其提醒自己,责任与自由密切相关。



下一篇:

上一篇:20050215 你制定的计划需要一个机器人来执行吗?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