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vs. 行动
2005.02.22

平衡思考与行动对很多人而言都是个挑战,尤其是对那些自我雇佣的人士。你该在思考和行动上分别花多少时间?我们都听过像这样的话:“未能做好计划就是计划去失败。”这暗示所有行动必须受仔细思考的管控。但也有人会向我们喊道:“现在就干!现在就干!现在就干!”,催促我们立即采取行动。


你如何知道何时应当思考,何时又该行动?在思考导致的分析瘫痪与行动造成的过度冲动间,平衡点又在哪里?


显然你需要在两者间实现良好平衡,尤其当你经营自己生意时,两者都非常重要。


我就有过这种问题,总想知道自己是行动过度和缺乏思考,还是计划过度并缺少行动。但自己从不同维度层次转变了个人视角后,这个问题便不再出现。现在我感觉思考与行动更加相似,而非不同。一种是思维上的行动;另一种是身体上的行动。


我认为在思考和行动间产生的不平衡感,本身就是内在更严重的不一致状态的症状表现。当它们分别把你带往不同方向时,自己就以为需要平衡两者。你朝着一个方向思考,却向着另一个方向行动。


当你在思维上经历温和的视角转变,但过往习惯仍支配着个人行动时,就很容易落入这种不平衡状态。此时你会继续在以往的行动范式下工作,却在新的思维范式下思考。那便是你开始感觉思考和行动彼此分离的时刻。两者都会产生对应结果,但每种结果正把你带往稍微不同的方向。所以你最后总在不断自问哪条才是应该前往的正确道路。从外部看来,它像是思考和行动间的冲突,但若你足够深入地审视自己,就会看出它其实是两种生活范式间的冲突 — 旧生活范式与新生活范式。


我认为最常见的情形,就是你的思维正把自己带往新的方向,而个人行动仍根植于旧习惯之中。但也可能出现相反情形,此时你的行为正转变到新状态,而个人思维还未跟上变化。当外部环境强迫你的行为改变时,就可能发生这种情形 — 比如搬到一个新城市,换了新工作,进入一份新感情关系等。你的思维模式还未融入新外部环境的完整范围之内。


所以当你把思考和行动间的冲突看作个人生活缺乏清晰感的成因时,我认为相反情形才更可能是真相 — 清晰感的缺乏制造出思考与行动间的感知冲突。


思考与行动可以认为是两个不同维度上的你:思想上的你和身体上的你。但实际上还存在其他维度:情感上的你和精神上的你。因此打破思考与行动间僵局的一条途径,就是咨询个人情感和精神维度上的自我,从其他视角看待眼前情形。你的情绪感受对冲突有何反馈?你的道德良心又告诉了自己什么?


当你把所有四个维度放在一起,身体上的你,思想上的你,情感上的你和精神上的你,并收集他们提供的全部反馈信息时,现在你便拥有关于此问题的更多信息资源,得到了从所有四个方面看待它的结果,而非只有两个方面。从终极意义上讲,这能让你展望出更高层次的解决方案。此时所有四个方面的“你”都变得和谐一致,全部指向同一方向。而这将助你完全彻底地超越原始问题。


艾尔伯特·爱因斯坦说过,最大的那些问题无法在制造出它们的相同思维层次上得到解决。你感知到的思考与行动间的冲突问题,就无法在思考与行动层次上获得解决。你需要退后一步,从所有四个视角看待此问题:身体、思想、心灵和精神。完整解决方案只有在此时才开始清晰起来。


让我们把这种抽象的东西变换为现实世界中更具体的例子。


假设你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你思考并计划该如何发展这份生意。因为你很享受经营它(至少以当前水平而言),而且能提高收入也很不错,所以继续发展这份生意看起来像个挺棒的想法。你感觉自己也有做成此事的必要技能。但当进入行动阶段后,你却感到停滞不前,似乎就是没法向前移动。你不断干着那些紧急事务,重要的发展项目却搁置一边。你觉得可能是个人计划出了问题,于是回归进行更多思考和计划的舒适区域。而同样的事情会反复出现。然后你开始反思制定计划的行为本身,以为自己可能计划过度。你进入一种分析瘫痪的受困状态,自己的思考变成了死循环。你开始好奇为何个人计划在纸面上看起来如此合理,自己却没能付诸发展生意事业的行动。到底是什么在拖你后腿?


若停留在思考和行动层次上,你便无法解决这种问题,将永远困于停滞状态。你可能会时不时觉得自己过了高效多产的一天,但难以持久获得那种高效感觉,能让你每天都拥有心满意足和自然流畅的感受。


那什么才是解决方案?现在就是时候咨询你的其他部分自我,他们一直在试图发声,但从未被你清楚听到。请从你的情感开始。你对发展这份生意的真实感受如何?可能你所接收的是些混乱信号。或许你感到更大的生意会很棒,但对它要带来更多工作感觉不适。这些感受进一步验证了内在的不一致状态。你还未完全100%地对发展个人生意的想法下定决心。它在部分方面看起来像是该做的正确事情,但在其他部分上也让人觉得有错,你就是无法确切地说清道明。咨询内心感受为你提供了更多证据,说明某些事情确实有错,但它还未给你指出获取解决方案的方向。那么是时候接着拜访另一位顾问。


现在你要开始咨询你的精神灵魂,你的道德良心,你最深层和最神圣的个人信念。这是你内在最为安静的部分,因此你必须独自一人,不受干扰地清楚倾听它的回答。你在此可以询问的一个最佳问题是:“我现在应该做什么?”你也可以试着这样问:“对我而言什么才是真相?”然后倾听内心深处反馈的事实真相,而非你想要听到的结果。若个人思想、行动和感受在内部发生冲突,你的精神灵魂给出的答案就将解释为何会如此。这种回答不会弄虚作假。倾听这个内在声音并直面结果需要些勇气,但若你想重归和谐一致状态并再次体验平衡生活,就必须留心这个声音。


这个内在声音可能会告诉你:“你的生活与个人信念并不一致”,或“这并非你存在于此该做的事情”。它会审视你的生意事业并问出所有宏大问题。发展个人生意会怎样影响你的性格?它又会如何影响所有接触它的人们?它与你内心最深处的是非感融合得有多好?它是在为世界做出贡献吗?是真正在以人们最需要被帮助的方式提供帮助吗?你对它富有激情吗?这是你能做出的最好结果吗?


这种咨询体验是非常个人的经历。我难以说明它在短期内会导向何种结果,但长远而言,倾听你自己的所有四个部分 — 身体、思想、心灵和精神 — 将帮你展望出所有四个部分都能和谐一致的生活方式。你不必在精神生活上做出巨大的飞跃式改变,却导致现实生活穷困潦倒。此时所有四个部分都能彼此平衡。但你必须倾听所有四个部分的自我,接收他们的全部输入信息,以便理解那种平衡状态会位于何处。


我相信所有四个维度都有属于自己的有效视角。一个视角并不比另一个视角要更好或更糟。有些问题足够简单,只需一个视角就能解决它们。你的身体可以应对不思考状态下吃顿饭的挑战。你的思想无需咨询自身感受就能解决一道数学问题。你的情感不用咨询个人精神便可觉察出危险。但有时不同部分的自我并不会彼此倾听。你的身体会在思想说道:“放下那个甜面圈!”时,试图狼吞虎咽垃圾食品。你的思想会在情感说道:“你给我的压力太大!”时,仍专注于负面结果。你的情感会在精神说道:“你相信宽容的力量。”时,由于愤怒而密谋报复。


每部分的你都有属于那一部分的独特视角,而每部分自我都有其明智之处。通过倾听所有四个部分,并让他们反复申说,你终能达至和谐一致的状态。它是一种内部谈判过程。身体想要那个甜面圈。思想却说不。精神说道:“可恶。那个甜面圈制造商对其雇员们都很刻薄。”而心灵说道:“啊,甜面圈真好吃!”身体又说道:“我很饿。”思想补充道:“好吧,你可以吃个麦芬替代。”精神说:“请确保它是有机的。”身体同意:“好嘞,我会吃个有机的香蕉坚果麦芬。”心灵说:“香蕉坚果… 真是好麦芬!”


同样的情形也会出现在职业选择上。身体想要高薪。思想却要适合个人天赋的有意思工作。心灵想要好玩有趣。精神又要做出有意义的贡献。身体说道:“贡献?你要试着饿死我们吗?”心灵说:“贡献会让我们感觉美好,但我不想整天去干枯燥无聊的工作。”精神说:“思想,请想象何种贡献能好玩有趣。”思想说:“它的服务形式必须匹配我们擅长的天赋,还要满足我们的激情,这样大家才会享受它。”心灵说:“嗯… 激情很重要。”身体说:“抱歉各位,但我们到底做什么才能过上这种生活?”思想又说:“如果去干自己最擅长的事情,市场上又存在这种需求,人们就会很高兴为这种服务给我们付钱。”身体说:“你最好用比讲这些话更好的方式来说服我。我知道咱们现在做Y事就能赚到X数目的钱,而那种结果对我来说已经够好。”思想说:“给你,先去吃个麦芬,让我好好想想这件事。”心灵说:“我对只为金钱工作感觉不太舒服。”精神说:“请每个人都写份能让自己满意的职业类型列表。”于是大家写出了属于自己的列表。他们彼此反复谈判,直到能找出一种让所有人都高兴满意的工作。心灵拒绝了会计工作。精神拒绝了办成人网站的想法。思想拒绝了专业运动员。身体拒绝了心理医生。他们最终拒绝了每个人列表上的每个选项,不得不从头写出新的列表。但他们第二次写出的选择显得更好,因为大家现在理解了其他人想要什么结果。所以每个人都开始列出更可能被其他所有人接受的职业想法。经过一段时间辩论,他们找到一些实际可行的选择,并从中挑出了最好的那个。通过这种内部谈判进程,他们发现了最佳选项,所有人终于能许下承诺。和谐一致终被实现,而且在不断努力前进的过程中,新职业将尽可能充分地满足所有四个部分。思考与行动间的所有冲突都消散不见。思想、行动、感受和信念都朝着同一方向并肩前进。



下一篇:20050223 新文章:活在价值观中,第二部分

上一篇:20050221 和谐一致的生活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