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价值观中,第二部分

没有什么最后能比你自身思想的正直更为神圣。

— 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美国作家)


在这个价值观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中,你学到了一个步步相扣的过程,可以用来推导个人价值观并对它们进行优先排序。在第二部分里,我们将探索如何以正直态度活在你的价值观中,利用它们做出明智决定并付诸行动。



利用你的价值观做出明智决定


一旦你知道并理解了个人价值观,就能在需要做出关键决定的任意时刻咨询它们。你该接受眼前提供的新工作吗?你现在应当追求一份新感情关系吗?你该花多少时间和家人在一起?这些都可能是艰难决定,没有清晰明了的对错答案。在自己人生的不同时刻,你也许会选择不同方式回答它们。


你的价值观列表会为明智做出这些决定,提供一条生活捷径。当你面对这些决定时,就可以拿出价值观列表,查看你的价值观优先排序。然后再问自己:“拥有这些价值观的一个人会在当前情形下做何选择?”经常出现的结果是,你的价值观优先排序将自动回答那个问题。


例如,若你有次升职机会,将把每周工作时间从40小时变成60小时,但个人薪水会加倍,你应该接受它吗?如果像成功和成就这样的价值观位于你的列表顶部,很可能你会说是。倘若自由和家庭价值观位于顶部,你可能就会谢绝这次升职。通过辨清个人价值观,你已完成了在探索什么事情对自己最为重要上,需要付出的辛苦思考。所以现在面对这些决定时,你就能将其简化为各种价值观的比较工作,并且最终决定会一目了然。假如升职等同于增加成功,但会减少自己思想上的平和感受,你便可比较那些价值观,了解它对你来说是不是个好选择。你的目标是提升自己在最高价值观上的满足感,而非牺牲它们来满足更低层次的价值观。


请记住这只是在做出决定上,许多范式里的一种。它本身还有局限性,但你应该会发现这种做法能给你的决策过程带来清晰感。



实现和谐一致


无论你何时转变价值观,都可能发现有必要重新调整个人生活的不同部分,将它们重塑为与自身价值观相和谐的状态。如果成功是你的第1位价值观,那么在成功上拥有丰富体验对你而言就很重要。在你看来,成功可能等同于成功职业,高薪收入,令人满足的感情关系,以及健康身体。请自问你生活的什么部分与个人最高价值观缺乏一致,再考虑如何将它们带入完全和谐一致的状态。


当你注意到个人现实状态与价值观间存在不一致时,就有两种基本选择来重塑和谐一致状态。


第一种选择是,你可以调整自身情形来重塑和谐一致性。若健康是你的最高价值观,你又意识到家中存放了太多垃圾食品,就可以调整自家厨房来匹配新的健康价值观。淘汰那些垃圾食品,补充存放更健康的食物选择。


第二种选择是,你可以让自己脱离当前情形,从头开始创造和谐一致的生活。若你发现在当前感情关系中,自己绝对想要孩子,而你的男友或女友肯定不想要孩子,便可选择理智分手,再寻找一份更兼容合拍的感情关系。


所以无论你何时遭遇不一致状态,都能选择调整自身情形来重塑和谐一致,或让自己脱离那种情形,重新开始一种生活。


我并不推荐第三种选择方案,如果无法调整个人当前情形,你就必须活在不一致状态里。它将意味着你没有以正直态度活在个人价值观中。这方面的一个例子,就是源于错位的忠诚心态,留在一份虐待性的感情关系里。在不一致状态下生活太长时间,常会导致非常严重的负面后果。


无论你的价值观何时发生改变,及时审视自己生活的各种领域,以确保它们恰当地和你相信自己所代表的那种人格保持一致,会非常重要。若你身处一份感情关系,它和你的价值观兼容合拍吗?若你为一家公司工作,公司价值观又和你的兼容一致吗?假如其中存在不一致状态,那就是时候做出相应改变,要么调整自己,要么及时退出。



调整你的价值观


有时你会遭遇迫使自己重新评估个人价值观的情形。这种情形可能是一位亲密朋友逝世,一场大病降临,或者你开始了一段新感情关系。因此在什么对自己真正最重要的问题上,你获得了一种全新视角。随着你年龄渐长,拥有新的人生体验,这种事情便预料有可能发生。


突然间你的价值观列表似乎不再能准确代表真正的自己。你已改变得太多。所以是时候重新评估个人价值观,按照《活在价值观中,第一部分》的步骤过程,创建出新的价值观列表。


取决于你生活的节奏快慢,以及亲身体验的变化多少,你可能需要每隔几月就更新个人价值观,或者它们在多年间也能保持相对不变。



终极意义上的和谐一致


活在个人价值观中的终极目标,就是将你最后带入与普适原则和谐一致的状态。经历过在不同价值观组合下的生活体验后,你将了解到什么对自己才真正重要。随着你不断设置新目标,拥有新体验,你的价值观最初可能会发生大量转变,但到最后,它们将开始聚合稳定。


你的价值观就是你当前对事实真相的判断。它们代表了你对如何去活这个问题的回答。有些价值观组合无法产生你想要的结果。它们可能使你感到焦虑不安和空虚不满。其他组合的价值观则能让你更靠近和谐一致的感受。当你抱着与普适原则相一致的价值观正直行动时,就会拥有能够获得的最佳结果。


这种保持一致的过程,与科学家试图发现一条能解释自然现象的方程相似。艾萨克·牛顿的著名力学法则F = ma就是对现实世界的近似描述。但在相对论速度下这条法则并不准确,最终艾尔伯特·爱因斯坦提供了一个更加准确的方程。正如物理宇宙世界是各种假想式物理法则的验证空间一样,这个宇宙世界也会向你提供各种反馈,让你知道自己的价值观与现实世界保持得有多一致。


价值观的探索发现过程依然是体验性的,它难以像引力作用那样被科学测量。科学方法要求一种试验能在相同环境条件下反复测量,但在面对人类自身问题时,我们永远无法重复给出完全相同的环境条件。一旦你在个人职业或感情关系中做出一次性决定,就永远无法再以完全相同的环境条件直面同样的决定。由于不能在这种情形下应用科学方法,我们能做的就是基于以往经历的生活模式,尝试分类对待各种事件。


这意味着辨清价值观的过程存在固有的混乱和不准确问题。它也是种独一无二的个人体验。你无法客观证明一组价值观要比另一组更好或更糟,但你能通过时间经历来看出各种生活模式,而这些生活模式可以帮你指出通向普适原则的方向。


普适原则的存在无法被证明。然而,随着你在不同组合的价值观中生活的时间足够长,并获得了足够多的体验经历,便会开始看出某些价值观在特定领域中要远优于其他价值观。这就暗示有可能存在真正的生活原则,会对所有人普遍适用。


潜在普适原则的一个例子就是公平。如果你让自己与公平价值观保持一致,并在生活中以正直态度实践它,可能就发现它非常管用。公平意味着你把遇到的每个人都作为和自己价值平等的人相待 — 大家彼此的价值不多,也不少。公平原则可以用《美国独立宣言》中的一句话描述:“所有人生而平等。”公平就是民主制度得以建立的基本价值观。美国的国父们将此价值观视为“不证自明”的事实真相,意味着他们相信公平/平等就是一种普适原则。


请想象你要在无法提前知道自己将扮演何种角色的前提下,设计用于经营一家公司或一个国家的运作系统。把所有参与者都拥有公平身份,作为高优先级对待,看起来就是设计这种系统的合理做法。


当你的价值观与公平价值观没有保持一致时,就会发现个人所得结果将遭受影响。若你在感情关系或商业交易中表现得不公平,其他人便会看出你的不公平行为并调整应对,令你在想要获得合理结果时甚至都变得更加困难。他们还可能提前警示告知他人你的所做所为,让你更难在别人那里做成任何事情。所以你的不一致状态存在得越久,个人效益就会变得越糟。但当你在自己所有交易中建立起公平声望时,就能保持与他人的牢固信任水平,而这将使你远为轻松地促成各种交易合作。


我相信活在个人价值观中并不断完善它们的终极目标,就是为了辨清和实现你与普适原则间的和谐一致。之后你脑中的现实模型终于能够匹配生活现实本身,长远而言你的行动就将持续产生最佳结果。这也并非只是一趟个人旅程 — 它是所有人类在每个世纪里都在经历的体验。像民主、奴隶制或死刑等社会创造物,都可被看作人类辨清自身价值观的一部分持续进程。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