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暗夜
2005.03.31

我在生活中正感到挣扎的事情之一,就是跃入自己想要体验的下一层意识水平。


我已抵达对人生目的非常清晰的生活阶段,这种人生目的也已成为我的强大生活动力。对于尽最大努力服务他人,而且不期待任何回报的人生目的,无论自己何时与它保持一致,我就会有强劲生活动力,并能完全活在当下。


与此同时,我的一部分生活依然运行在生意、职业和赚钱的意识水平上。这就是掺入了自我利益的意识水平,我会考虑像写作和自出版信息产品,创造收入,建立盈利生意,举办自己的研讨班,创建个人品牌之类的事情。但我也能看出,与人生目的驱使我前往的方向相比,这是较低层次的意识水平。


当工作在实现人生目的的意识水平时,自己对这些生意因素的关注便会消散。当工作在商业生意的意识水平时,我按照人生目的去生活的能力就会被弱化。问题在于,它们是两种不同水平的意识层级;两者之间并不和谐一致。我可以在两种状态间进行转换,但我无法同时身处这两种生活状态。


商业生意的意识水平建议我创造一系列可以售卖的信息产品,并且/或者通过成为一名专业演讲家来赚钱。我还必须在财务上给自己和家人提供支持。但在这种意识水平上,我正创造出自己“拥有”的信息产品,并要保护个人版权,创建自己必须保卫的商业实体 — 应对欺诈、竞争等事务。


但在人生目的的意识水平上,我会将个人生命纯粹地献于服务事业。这种意识水平建议,真正的老师并不寻求物质回报。在这种意识水平上,我会免费写作和演讲。物质回报根本无关紧要。我只需要负担个人基本需求,以便能继续以最佳状态服务他人。

 

我多年来都是在商业生意的意识水平上经营Dexterity Software游戏公司(它是Steve在2004年转入个人发展事业前,经营了十多年的游戏公司。译者注)。我非常了解那种意识水平是什么样子。它包括创造炫酷产品,应对顾客用户,战胜竞争对手,谈判商业合同,等等事情。它是趟令人兴奋的生活之旅。但如今那种意识水平无法再为我提供任何意义。我直接失去了为物质回报工作的所有兴趣。曾经有段时间,金钱和商业成功会让我充满生活动力,但现在与其他人生追求相比,它们只显得空洞与浅薄。我读到佛祖曾在20多岁后期经历过类似的思想转变,那时他意识到,只要世上仍有苦难存在,自己就无法安心享受身为王子的富贵生活。我能理解那是何种感受。


现在这种追求人生目的的意识水平对我而言已变得更加真实。与成为一名亿万富翁相比,我宁愿不要任何物质回报,去投入大量努力帮助某人解决最艰难的一个问题。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夸张,但在我打出这些文字时的意识水平上,对我来说此种追求完全真实。这就是我在过去六个月致力于实现的意识水平。我一直免费写作和演讲,主要就是出于追求成长和服务他人的内心渴望。即使我仅仅触及人生目的的表层,所得精神回报也令人无比满足。


当我试图把这份人生目的变成一份由利润驱动的商业生意时,自己便深有体会,那种想法只会降低我的意识觉悟和能量状态。然而不知是何原因,当我不去担心赚钱时,自己似乎总感觉拥有甚多。在追求人生目的的意识水平上,我所接入的富足感来源,要比商业生意的意识水平强大有力得多。与为了金钱而交换信息和想法不同,我会不期待任何回报地直接给出一切。假如我专注于赚钱,而非免费写作,自己到现在可能已经写出并自出版了一两本书。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自己的人生目的,必须首先围绕服务这个中心。当我工作在这种意识水平时,一切事情做起来似乎都毫不费力。


在经营Dexterity Software游戏公司时,我从来都不太理解那些为“免费”开源软件做贡献,却不收取物质回报的人们。和那些创造能销售的“真正”软件的人们相比,我经常把这些人看作一种较低层级的生活形式。这种观点在共享软件开发者那里也相当常见,他们会辛苦保护自己的版权作品免于盗版,因为那就是他们的收入来源。然而,我的视角已经发生转变,自己现在将这些无私的贡献者们,看作潜在地生活在一种,比我从前以为的高得多的意识水平上。


不过,回到自己熟悉的经商意识水平,对我而言依然充满诱惑。但我知道阻碍我前进的,只有内心的恐惧。我需要将自身意识提升到足够高的水平,才能超越我无法满足个人基本需求(以及家人需求)的内在恐惧。只要这个宇宙世界继续允许我如此,我就将尽最大努力继续首先专注于服务他人。但此刻我仍感到自己在这两种意识水平间摇摆 — 我还未完成拥有更高意识水平的量子飞跃。能助我实现这种飞跃的一件事,就是看自己能否吸引到某位已经处于那种意识水平,可以帮我做出这种转变的人士,所以我正专注于这份意愿。


我能瞥见自己渴望抵达的那种存在状态是什么样子,自己也短暂体验过几次,但它还未真正存在于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此刻所处的状态,就是人们提及的“灵魂暗夜”,我已经离开一种现实世界,但还未降落在下一个现实世界。由于过去十多年迫使自己经历了大量成长,我也体验过这种转折点。其中一次就是在创造出Dweep这款游戏时 — 正是在开发这款游戏前,我从一种较低意识水平转变到了一种全新的较高意识水平。在较高意识水平下,我的驱动力量,就是渴望将真正代表个人最佳作品的某样东西献给世界,并能积极影响体验使用它的人们;追求商业成功并非自己的首要动力。


现在我又一次来到这种转折点,试图抵达一种更高意识水平,使个人驱动力量纯粹源自想要服务他人的意愿。我也好奇在这种意识水平下,自己是否的确无需担忧满足个人基本生活需求。只要这个现实世界在实际生活中允许我如此,我就有意继续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下一篇:20050401 你的私人宇宙世界

上一篇:20050330 我的现实世界,或是你的现实世界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