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星际旅行》学到的人类未来
2005.06.29

从Gene Roddenberry(吉恩·罗登伯里)创作的《星际旅行》电视剧中,我们其实可以找到人类潜能完全实现后的一个最佳例子。Roddenberry并不仅仅是电视制作人 — 他还是在NASA(美国国家航天局)、史密森学会,和很多大学演讲过的一位未来学家。他所展望的人类未来愿景,是从《星际旅行》原初系列的剧集扎根,并在《星际旅行:下一代》系列剧集中变得远为成熟。1991年Roddenberry去世后,《星际旅行》的其他剧集和电影就偏离了他的初始愿景。所以我的评论将专注于《星际旅行:下一代》,此系列剧集的最初播放时间是从1987到1994年。


以防大家还没明显看出,我就是个trekkie(《星际旅行》迷)。但我最喜欢这个电视剧的地方,并非其中的未来科技或外星人形象,而是Roddenberry开拓展望的人类未来愿景。抛开其中的科幻元素,它实际上是个精彩的世界模型,供大家思考追求个人发展可能将我们带向何处。


让我们来看看Roddenberry创造的未来人类的愿景,尤其是他塑造出的人物角色的行为方式,以及这些角色所生活的社会结构。



美德


首先,所有主要角色(即“企业号”星舰上的舰员们),都拥有美德行为。他们看起来都受内在道德准则的指引。他们勇敢、诚实、有荣誉感、正直、并有自我牺牲精神。他们不依赖宗教体现个人价值观,那个世界似乎也没有对更高存在力量的普遍信仰。所有角色的价值观在本质上都非常人性,而且是那个高度信任社会的组成部分。每个角色在道德方面会不时出现过失,但他们能很快自我修正。


剧中角色明显代表了三种主要美德:真实(由Data代表),爱(由Troi代表),和勇气(由Worf代表)。许多情节都在反复表现这些美德的相互作用影响。例如,“The First Day”(第一天)和“Hero Worship”(英雄崇拜)剧集,就是探讨面对真相的勇气。“The Outcast”(驱逐)剧集,则是讲述真实、爱与勇气之间的混合冲突。虽然有些剧集的设置,大部分是为了娱乐目的,但也有很多地方,探索了这些美德间的伦理冲突。


作为副舰长的Riker,其性格中拥有真实、爱和勇气三种美德,但这些美德在舰长Picard身上更为全面平衡。Picard也是这个电视剧对人类行为给出的终极模范 — 他是每个人都尊重敬仰的舰长。在电视剧的所有角色里,Picard就是展现美德行为最始终如一的榜样。


剧中还有代表某些美德的外星种族:真实/逻辑(Vulcans,瓦肯人),爱/同感(Betazoids,贝塔索人),勇气/荣誉(Klingons,克林贡人)。


这些美德在《星际旅行》原初系列的角色中也有体现:真实(由Spock代表),爱/激情(由McCoy代表),和勇气(由Kirk代表)。


若你想到其他自己喜欢的科幻世界,也常会找到代表着真实、爱和勇气等品格的强大角色。



人生目的


每个角色对自己的人生目的都有清晰认识。每个人都工作在可以体现激情、专业能力、个人需求和人生目的的重叠领域。他们并非为了金钱,更像是为个人实现而工作。人们的生活背景中有些经济因素的考虑,但这类因素几乎无关紧要,因为积累物质财富,并不会被大家高度重视或尊敬。各人的社会地位并非由物质财富决定,而是看其取得的成就和贡献的价值。


不断探索就是那个世界的总体目的,所有人物角色都在帮助实现这个目的。大家始终致力于由此目的产生的各种目标,经常还有紧迫的最后期限。


科技搞定了全部日常苦活,从而为所有角色提供了追求人生目的的自由,大家无需过于担忧满足自身基本需求。人们工作是因为他们想要如此,而非因为必须如此。只要想如此,所有角色都有懒惰生活的自由,在这个世界里不必干任何工作,但他们选择做出贡献。


今日科技还无法支持这种水平的自由生活。但我在自己生活里,通过互联网生意,利用科技手段创造被动收入,已能很接近那种自由状态。所以我可以将大部分个人时间,投入到实现人生目的,而非去满足自己的基本需求。这并非偶然选择。我的长期目标之一,就是降低金钱在我生活里的重要性。我认为随着科技进步,掌握技术手段的能力要求降低,其他人也会更容易做到此事。我知道对很多人来说,“需求”部分仍是人生首要考虑。但若你能用半自动的创收方式,成功满足个人需求,便可为更高层级的人生追求,解放出大量时间。只是为赚钱满足个人需求而干一份工作,肯定不是你当前人生能做的最有趣事情。


你可以自问的一个问题是:假如生活在《星际旅行》的宇宙世界里,你将用自己的人生做什么?我的回答是,去做自己现在正做的相同事情 — 致力于成长并帮助他人成长 — 只是我做到此事的方法,会随着环境与技术条件发生变化。如果金钱对你来说已无关紧要,自己需要的一切都能得到丰富满足,你又会选择做什么?



胜任能力


《星际旅行》里的人物角色都有极强的胜任能力,受过良好教育,而且技能高超。所有人都在丰富多样的领域中各自拓展自我,但各人在自己特别适合的领域,都拥有出色的专业能力。对于自己的特殊职责,每个人似乎都是接近完美的匹配对象。这些人都已拓展出自身优势,并致力于最小化个人劣势。


所有人物角色主要是基于自身胜任水平,来获得社会地位(也决定了他们的职位级别)。那个世界里没有性别歧视或种族歧视,也不再有任何平权措施。每个人贡献的价值才最为重要。真正人才自会走到高位。


那种社会结构也期待人们取得成就。像Wesley Crusher一样的成就突出者,在那个世界将会收获鼓励和支持,而非碰上人为抵制、繁文缛节和官僚主义。



自律


剧中人物角色都高度自律,而且情感成熟。他们真正拥有自我。丰富的食物和娱乐都能通过复制机获得,但没人会沉溺其中。你看不到剧中某个角色会有贪睡问题,当然,除非有外星影响的介入(即“Schisms”(分裂)一集的剧情)。


那些角色甚至在思想上都很自律,以至于身边存在具备心灵感应/移情能力,可以阅读其思想的生命时,他们也能感到舒适自如。他们的公开和私下人格都和谐一致。这些人没有需要隐藏的地方。



成熟


那些角色成熟而负责。他们能毫不抱怨地完成工作。他们对自己人生愿负100%的责任,不因现状而责备他人。他们对所干的事业充满激情,但那是一种安静、成熟的激情,而非缺乏专注的幼稚激情。



辛勤工作


剧中角色都是辛勤高产的工作者。他们不会迫使自己工作得几乎崩溃,却也远离懒惰状态。他们利用科技资源高效完成工作,但指挥这些资源是为了协助亲自行动,而非用过度的智能化回避工作。



互相尊重


在工作时,这些人物角色会以正式组织结构的身份交流互动。但在工作之外,他们会基于直呼其名的方式彼此交往。大家任何时候都是用互相尊重的态度对待彼此。如果一个角色开始出现自毁行为,其他人便会上前帮助此人恢复平衡和正直状态 — 他们能相互照应。这个世界里的信任感与可信度都很高。与肥皂剧中人物角色的行为方式相比,这个世界里的人物角色基本上有着相反表现。



以原则为中心


这些角色高度信任自己的个性原则。如同尊重个人原则一样,他们也尊重其他社会的法律和习俗。但在出现冲突时,他们会违反法律以坚守个人原则,即便这样可能造成严重的个人后果。他们不会盲目遵从法律或命令 — 他们能为自己思考,并做出他们相信最好的选择。倘若必要,他们甚至能为个人原则牺牲自我。



智慧


在各种环境条件下,这些人物角色的行为决策通常明智合理。他们喜欢遵循一种解决问题的系统化途径:搜集数据,得出假说,测试假说。他们大胆但不愚蠢。他们同时拥有高智商和高情商。



成长


剧中角色高度追求成长。他们持续致力于拓展个人技能,进行自我教育。他们拥有许多创意兴趣,并在空闲时间追求实现(艺术、音乐、戏剧、诗歌等)。他们参加活动会议,保留个人日记,相互探讨个人挑战,以征求反馈和建议。他们会做彼此的良师益友。


成长具有的价值,经常是通过较弱人物角色表现出来。让我们选取更像今日典型人类的一个角色,比如Lt. Barclay — 他胆怯、无能和懒惰。所以大家给他提供了咨询协助,以帮他赶上生活进度,随着剧集系列的故事发展,他的性格也越来越多地融入社会总体信念背景,并开始不断成熟。追求成长就是那种社会的整体期待。


甚至机器人角色(Data)也渴望成为人类。但它渴望的并非像今天典型人类的样子,而是由其他人物角色所体现的最佳人性品质。



自我意识


剧中人物角色有着高度自我意识。他们思维开放,常能意识到自己在特定环境条件下,所缺少的客观性。他们能意识到自己的弱点劣势,但在逆境中,他们会从优势出发去工作,并尽个人最大努力。像“Disaster”(灾难)或“Remember Me”(勿忘我)等剧集,便帮助描述了这些性格品质。



秩序


每个人都会让自己的区域保持整洁有序。那个世界没有杂乱事物。一切都井井有条。



没有营销推广


在《星际旅行》的宇宙世界里,没有营销推广… “企业号”星舰上并没绘制赞助商logo。人们选择和使用各种物件和技术,是因为其真正用处,而非因为巧妙的推销技巧。反正剧中人物角色都很聪明,不会屈从于各种营销花招。所以今天的那类营销方式,很可能在这些人身上毫无用处。



我们又当如何?


在我看来,这就是一种合理的模型范式,描述了成熟人类应当表现和相互交往的方式。它诚然是个科幻宇宙,但抛开其中的科幻元素和想象科技,剩下的人类层面依然非常真实。人们会在今天做到这样可能极不常见,但个人想要拥有这种行为方式,肯定不是毫无可能。


我相信最拖累大家的,就是我们的社会教化。我们出生的各种社会,给自己安装了许多价值观。大多数人也从不花时间,清醒地挑战质问那些价值观。


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就是提升我们的意识觉悟,开始更清醒自主地行动生活。而这要求做出自我反省,利用自身清醒意识,检查我们当前在脑中持有的各种信念。我们必须强迫各种潜意识信念和假想浮出表面,对它们进行挑战质问,清醒自主地决定我们是否要保留它们,或用其他信念替换它们。


在某些方面,《星际旅行》的宇宙世界,让我想起了Ayn Rand(安·兰德)在其作品Atlas Shrugged(《阿特拉斯耸耸肩》)中创造的世界观。不过,Rand塑造的人物角色主要是由自私驱动,她认为自私品质本身就是一种美德。《星际旅行》里的人物角色,似乎是由做出富于意义的贡献所驱动。最自私的外星种族(Ferengi,弗瑞吉人),则被所有主要人物角色看不起,也许这就是剧作者对人类今天大部分行为方式的一种评论观点吧。


只要能找到已实现此种程度个人胜利的足够人群,并挑战他们把这种生活,转变成更伟大的公众胜利,我们就有可能在今天,创建出类似于《星际旅行》宇宙世界的一个小型社会,那种结果想必非常有趣。



下一篇:20050630 导师帮助

上一篇:20050624 人生的意义:清醒自主的进化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