隧道尽头的明光
2005.08.18

如果发现自己今天失业,你还会想要现在所做的工作吗?你会渴望申请这份工作吗?


这份职业从整体上看又怎样?若你从未在当前行业工作过,现在还会清醒选择它吗?


许多人都是在从未做过清醒选择的情况下,进入了现在的工作行业。例如,我在人生早期便进入电脑编程领域。10岁时,我就上过BASIC编程课,自己还很喜欢。从那开始,我逐渐进展到获得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双学位。我父亲是位航空工程师,母亲是大学数学教授,所以走上这条学业道路当然毫无家庭阻力。我甚至从未严肃考虑过其他任何专业。或许我命中注定就是要成为一名电脑程序师。


不过这种选择并非命运。它仅仅是顺势而为。这条人生道路只有很少清醒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它只是一条阻力最小的道路。


尽管那些热爱冥思的灵性导师们,会极力宣扬这种生活,但阻力最小的道路,通常并非结果最佳的道路。仅仅因为毫无意识的客观物体会顺从阻力最小的道路,并不意味着对清醒自主的人们而言,那种道路就是正确选择。


我们的清醒意识也能提供另一种道路选择,在这条道路上,你将遇上阻力并克服那些阻力。你可以选择阻力最小的道路以回避障碍,也可以选择克服阻力以成长得更加强大。


在职业选择上,你无需只因感到方便,就受限于从事自己一直在做的工作。你还可以选择去做某种完全不同的事业。即使自己目前还没有做成其他事业的技能资格,你仍有学习掌握那些技能的选择。


人们经常由于太看重在拓展新技能上需要付出的努力,而退缩不前。他们会说:“我得再花五年时间,才能在新职业上,抵达现有职业的相同水平!”你猜怎样… 那很可能是真的。但我们需要花的时间无足轻重。那五年时间反正也要逝去。你可以把它花在当前职业上,也可以投入到转干新职业。这件事的实质,只是用一种未来愿景替代另一种愿景。距今五年后,哪种愿景能使你身处更佳生活情形?


当我想从电脑游戏开发行业转变到个人发展领域时,就必须应对同样的思想障碍。自己会想:“我已非常善于从事当前做的事情。现有生活位置安全而稳定。我怎么能直接抛弃已经得到的一切,从头开始某种新事业?我还无法直接登上讲台,作为专业演讲家开始谋生。自己演讲技能并不够好,对演讲生意也知之甚少。若想尝试如此重大的转变,我的收入也肯定会在初期大幅下降。要想达到现有游戏生意的相同专业水平,我还得花数年时间打造相应技能、个人信誉和作品内容。这样做简直疯了。我干嘛要重新开始?”


但时间反正会流逝的理念确实打动了我。我将此事构想成,要把未来五年花在两条不同道路上的一个选择。过去的已然过去,我此刻拥有的惯性势头无关紧要。真正重要的是摆在面前的个人选择。对于未来五年继续经营游戏生意会是什么样子,我可以形成一幅清晰图景。对于未来五年开创新的个人发展事业会是什么样子,我也能做出大概预测。即使一天又一天的生活细节无法预测,较大层面上的生活状态则足以预测出来。在游戏生意的道路上,我会继续发行各种游戏。确实没劲儿。自己不难看出五年后的生活将是什么结果。而在个人发展事业道路上,我会写作、演讲和创作信息产品。但这要求自己在收入很少的情况下,付出大量时间的努力工作。我也不难感觉出,这样工作五年后,生意结果看起来又是什么样子。


当我自问更喜欢哪种五年后的生意结果,所得答案便是个人发展生意事业。这个回答很可能不会令你吃惊,就像它没有让我吃惊一样。但确实让我吃惊的是,自己觉得个人发展事业道路,也是未来五年对我更有吸引力的一条人生道路。我不仅想要更多收入,通过反省思考,我认为自己也将更享受那条生活道路。它确实充满挑战,我也必须在转行初期遭遇收入大幅下降,但自己可以应付那种情形。我认为最有吸引力的是,与游戏生意道路相比,自己在个人发展道路上,成长和学到的也会更多。那条道路看起来更大胆冒险,也更令人兴奋。


请将你想要什么,和自认为能得到什么这两个问题分开对待。五年是段挺长时间。就算今天从头开始,你在那段时间也能获得从事几乎任何职业的资格。至少你可以接近胜任状态。你也许还不能申请神经外科手术医生的职位,但你已经能在医学领域从事相关工作。


我承认只用一年时间,自己可能没法在收入水平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就从游戏发行商转变成专业演讲者。至少在不冒某些巨大风险,获得不同寻常的好运,而且演讲表现很可能依然非常平庸的情况下,我将无法实现这种转变。但通过五年努力,我可以拓展出高水平演讲能力,创作出丰富的优秀内容,发布许多产品,建立起个人信誉,并获得强劲收入流。我到现在已经努力了10个半月,只要以大概同样的速率不断进步,我应该能在未来几年串联起所有这些基本元素。假如不时出现意料之外的天才之举或天赐好运,这种结果还将更快发生。


若你今天发现身处并非清醒选择的一份工作或职业,第一步是向自己承认这个事实。下一步就是选择自己想要转换进入的另一种工作职业。而且这份新职业甚至不必是绝对最佳选择 — 它只用在合理程度上,是你相信会是更佳匹配对象的一个选择,一份你会清醒自主选择的职业。


然后请承认,若你想转换职业,这个过程很可能要花些时间。它也许要花五年时间,甚至可能更长。但它也可能没你想的那样长。你也许会惊讶发现,自己从当前职业拓展出的技能,可以帮助加快掌握那份新职业。例如,很多专业演讲家并不像我一样,能很好理解互联网营销、博客写作或搜索引擎优化方面的知识 — 事实上,我可以公平地说,大部分演讲者在网络事务上几乎毫无头绪。所以我能利用个人网络技能,迅速便宜地完成对其他演讲者来说极耗时间、成本高昂和令人困惑的事情,比如打造高流量网站,销售可下载产品。在我的网站上,你就不会发现任何拙劣的flash演示动画…


我想你可能会发现,即使从法律行业转换到表演行业,你仍可获得巨大的叠加优势,让自己在新职业领域处于领先地位。例如,你可以成为更好的谈判者,甚至能兼职帮新手演员们修订合同,从而赚些外块。至少,更显成熟和更有经验的职业素养,也能成为你的一种优势。


若想转换到一份新职业,请花些时间想象你的未来五年可能是什么样子。你的现有经验如何能成为自己的资产?你如何能在最初收入降低的情况下谋生?你如何能将那些不顺年份看成一趟精彩冒险,而非无法忍受的挫折?你一路上可能遇见什么有趣的新朋友?你可能享受什么新鲜体验?你的新职业能为自己和他人带来什么好处?你能否看到自己每早跃身起床,而非总想蒙头大睡?


我在新的职业道路上只走了10个半月,还无法告诉你5年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但我可以分享它目前为止的样子。老实说,这种生活精彩极了。你可能以为转变头一年会最艰难,但只有从非常肤浅的角度去看时,它才显得艰难。没错,我必须做些牺牲。我放弃了若继续全职做游戏生意,本可轻松赚到的许多收入,自己那辆旧车也已跑了15万英里,我还投入数月时间免费写作和演讲。虽然从外向内来看,这种生活似乎挺难应对,但让自己感到惊讶的是,它一点儿都不难。其实那些在一旁看着我如此生活的人们,似乎要比我艰难得多。我一直都无比享受这条生活道路,自己取得的进展也比预想的快得多。


刚开始转变时,我觉得自己需要辛勤工作,以便尽快度过困难的转变期,这样我就能最终看到隧道尽头的那道明光。但实际发生的是,经过数月后,我看出那条隧道本身已一片光明。我并不需要匆忙追赶某种未来状态,因为当下时刻正如它呈现的那般完美。所以我舍弃隧道比喻,决定当下时刻就是我想身处的地方。


我这样说的意思是,与把转变期看作需要忍受的折磨阶段不同,我经历的每一天都像值得品味的某种事物。我从工作本身获得了如此多的固有快感,未来奖赏几乎不复存在。我无需在五年后看到某种巨大财务成果,才能证明这是个正确决定。到目前为止,我从这份新事业中赚到的全部收入,也不及我游戏生意畅销一周的收入。但我现在比以前收入更高时感觉更加富有。我认为随着自己继续怀抱这种心态工作,外部世界的努力结果追赶上来只是时间问题。


我认为整个收入问题(我该如何养活自己和家人?),就是让人们困在错误工作里的一个原因,尤其是那些为养家糊口角色所自豪的男人们。但请想想金钱从你那里收买了什么。若你有机会重新买来或不买那种生活,你还会做出相同选择吗?


你的生活此刻正在支付美妙回报吗,或者你还在等待看见隧道尽头的明光,那时才能真正开始“生活”?


你此刻正在哪里 — 光明之中还是隧道之内?



下一篇:20050819 80%的新雇员在工作头5年失败

上一篇:20050816 你的超能力与自己的克星物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