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赢得一场争论
2005.08.31

这是《应对难处亲人》那篇博客的跟进文章。先前那篇博客为此文设定了背景环境,若你还未读过,请一定先读完它。不然你很可能无法理解这篇文章的背景环境。若你期待此文是关于如何驳倒你的同事,就是想错了文章的写作背景。请先阅读原先那篇文章


当有人不断把你拖入争论之中,自己似乎永远没法取胜,你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形?


在一般的争论情形中,人们都会试图证明自己正确,对方错误。当然,我们都知道结局是什么 — 无论谁的争辩看起来最有说服力,各人只会更顽固坚守自己的观点。


一个人无法在对方心怀抵制的情形下赢得争论。你只会强化对方的决心意志。最好情况下,双方不过是以顽固姿态收场,很少能实际达成任何沟通成果。


“赢得”一场争论的途径就在于瞄准目标,而非追求正确。面对只想证明自己正确的争辩对手,另一方早已准备好防卫。所以试图证明你自己正确,对方错误的做法,如同正面强攻一个固若金汤的敌人工事。你需要压倒性优势才能取胜,即使能够胜利,自己还会付出巨大代价。此外,那份感情关系还将以受伤结果收场。


因此与试图追求正确不同,我发现赢得争论的最佳方法,是追求一个完全不同的目标。我在应用这种方法时每次都很管用,而且用过几十次。


若你不想赢得争论,那你的目标该是什么?我建议你把目标设定为在保持自己内在平和的同时,尝试提升对方的意识觉悟。具体意思是,你要专注于帮助争论的另一方,对自身行为,以及那些行为对你和他人所造成的影响,获得更全面充分的意识觉悟,但与此同时,你不会承认接纳对方所说的一切。


这意味着你要专注于对方和他们的行为。无论此人何时想把你说成一种负面角色,你都直接避开他们的评论,将其能量重新引回他们身上。这有点像口头上的武术功夫。请永远不要回击对方评论。直接把那些评论重新引向对方。


换句话说,你不会攻击对方 — 永远不要如此。你只是一遍又一遍将对方的攻击力量转回他们自身。你就像一面镜子。这样对方对你的攻击越多,就越会削弱自己。人们是没法打自己脸太长时间的。


若有人试图在争论中攻击我,我会直接说些这样的话:“你看起来对此事相当生气。你为何会这样?”或“你是不是想说,只要自己不赞同,就能随意漠视我的请求。对吗?”或“你想继续对此情形抱有这种看法吗?”或“你觉得自己对待我的行为有荣誉感和尊重态度吗?”


请专注于对方和他们的感受,而非你自己的。但不要承认接纳他们所说的一切。直接像匕首穿过水体一样,让那些言语穿过你。用比喻方式来说,就是一直询问对方所握匕首的样子,还有他们对那把匕首的感觉如何。


通常,对方会从“因为我…”这种话,来回答我的所有问题。我的目标是帮助对方专注于自身感受,而当他们的回答是从“因为我…”这种形式开始时,我便知道自己获得进展,帮助他们承认接纳了自己的感受。


请记住,若有人给你一件礼物,你却拒绝接受,对方便依然拥有那件礼物。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侮辱和言语攻击。要想使言语攻击令你感到有任何刺痛,你必须先得接受它。若直接拒绝那份“礼物”,不管对方攻击得多猛烈,都无法伤你一根毫毛。请像空气或水一样 — 如果对方试图攻击你,只会令他们筋疲力尽。


做到此事需要练习,但它极其管用。关键在于让自己处于同情和同感状态,不断提醒自己那些负面言语并非针对你 — 它只是对方正在处理的内部问题。所以无论对方说了什么,请直接将它反馈回去。这有提升对方意识觉悟的效果。人们很多时候都无法应对这种反馈,他们要么会情绪爆发,要么会放弃争论。不管怎样,这都有助于结束先前有害的感情关系,为形成某种更好关系铺平道路。


在专注于提升对方意识觉悟方面,我常用的一个技巧,就是在脑中想象此人的一个“更高自我”。我会想象对方有可能达到的最佳形态 — 若你喜欢也可称之为灵魂状态 — 它像幽灵一样和我们站在房间里。然后我让自己感觉如同在和那个“更高自我”沟通思想,我允许那个“更高自我”通过我来问出所有问题。这样做的效果令人惊叹 — 事实上,它的效果如此之好,以至于我都好奇是否真的在和某个“更高自我”进行沟通。我学会了信任脑中冒出的言语,直接把它们说出来。即使从逻辑立场来看,那些话似乎并不正确,我也会直言不讳。那些问题和观察结果,总能帮对方变得与最高和最佳自我保持和谐一致。那些人将开始从一种全新视角看待自身行为和感情关系,而这种情形常会导向某种情感崩溃的状态,使人泪流满面。


这种类型的沟通交流有两种结束方式 — 1)对方无法面对这种情形,基本上会选择逃离,2)对方获得某种情感上的净化,从而使治愈这份感情关系成为可能。假如双方感情联系足够牢固,大多数时候的结果都是第2种,要是感情联系较弱,结果便是第1种。我发现要达到第2种结果,一般需要2-3个小时的沟通交流。若你碰上第1种结果,那也毫无问题。请只管一直使用同样的策略,你终会获得第2种结果 — 若非如此,那么结果就是对方将吓得永远不再试图和你争论。


若你没有那么多时间,也许就想采用捷径做法,直接推迟争论。或那份感情关系过于松散,并不值得你付出提升对方意识觉悟的努力。在这些情况下,你可以直接用幽默方式转移话题,或完全忽视那些争论。


采用这种做法确实要进行练习并保持耐心,它的成功取决于你保持高意识觉悟状态,为了对方而专注体现无条件的爱和同情的能力。我并不认为这样做要有厚脸皮,它更像拥有反射皮肤,甚至是没有皮肤。你必须让自己处于不可攻破的状态。这种做法将使对方陷入无穷无尽的沮丧之中,而这便是目的所在 — 让对方通过对着空气挥拳,耗尽自己的所有负面能量。当他们变得疲惫时,自身盔甲就会开始瓦解。但与乘虚攻击对方不同,你将同情理解他们,尽力和他们的最真与最佳自我重新建立联系。


对我来说,这已经成了自己根深蒂固的沟通方式。无论何时被某位想挑起争论的人士攻击,我都直接把它看成对方在喊着求救。对方和其真实自我已断开联系,我的角色(如果时间允许)就是帮两者重新建立联系。如果自己干涉两者之间的沟通,我就无法做成此事。但我可以让那些人对着空气挥拳,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直到他们准备好面对造成这种痛苦的那部分自我。然后他们便可开始与更高自我重新建立联系并获得治愈。


若你想尝试这种做法,又难以在保持自身更高意识觉悟状态的同时,不被对方拖入负面情绪,那么你就有完全不同的情形要面对。那种问题无法用这篇文章所写的相同思维水平来解决。我将很快写作另一篇文章,去探讨如何处理那种情形。



下一篇:20050906 可笑的蛋白质谬见

上一篇:20050830 你的价值是什么?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