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与犯错,自我意识和觉悟认知
2005.09.25

在解决问题方面,最为可靠和真实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尝试与犯错。尽管显得不够高端复杂,它有时却是最有效的选项,尤其在其他方法都不管用时,它可以取得成功。通过尝试和犯错,你总能保证自己收获学习体验,而且常会在试验过程中识别出多种解决方案。


但我们是否常因害怕体验犯错经历,而无法进展到尝试阶段?


我们在此犯下的过错,就是当错误实际上能帮助自己时,却相信它在某种程度上对自己有害。每个错误都是一种反馈,告诉我们需要重新规划一次新的尝试。而那些尝试还将导向新的错误和新的尝试,直到我们终于形成可以接受的解决方案。所以一个错误并非一次失败。一个错误其实只是在成功之路上走出的一步。没有错误通常就意味着没有成功。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也许比恐惧失败,甚至更恐惧成功。因为对自我意识(ego)而言,成功会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若自己试验成功,你会获得想要的结果。但另一方面,若你得到想要的结果,也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在“没有尝试”的所有时刻,都持续犯着一个大错。


例如,若你向老板要求获得加薪,结果对方同意此事,那么好消息就是你现在得到加薪。但坏消息是,你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只要像今天这样去做,你本有可能在去年(甚至更早时间)有此结果。你必须面对内心恐惧阻碍了自己前进的事实。


长远而言,更好做法是直面恐惧,最终实现你想要的结果,而非否认以往存在的恐惧,同时阻碍自己在今天勇敢尝试。我怀疑在你生活的某个领域,仍有一种阻碍你前进的过往恐惧 — 只要能允许自己面对以前犯过的错误,坦然接纳此事,你便可在此领域实现更伟大的成功。


在经营共享软件游戏生意时,我就有喜欢做大量测试的名声。我会频繁进行各种试验,比如测试不同类型的订购表,或网站主页布局。大多数测试并未产生我希望得到的结果,但它们都为我提供了反馈信息。然而那些真正带来成果的测试总会强迫我面对两个事实:1)这种做法更加有效,我可以立即应用并带来成果(棒极了),2)由于没有更早进行这种测试,我过去错失了大量有益成果(遗憾)。


我们很容易接受第1个事实,但我知道,许多人没法让自己面对第2个事实。他们对后者充满恐惧。请想象经营一份生意5年,以特定价格销售某种产品。我们完全能理解是,当看到以2倍、3倍或一半价格进行的销售试验,结果更加高效,你可能会体验到一种震颤感受。若有一种简单试验 — 那种你在大概一小时内就能设置完毕的网上生意 — 能立刻让个人收入加倍,对你来说将会怎样?随之而来的,不仅有发现这种收入方式的内心喜悦,还有因为没能更早做此事而错失大量收入的后悔之情。


我们会多么频繁地发现自己深陷在自我意识(ego)和过往经历中,导致错失收获更光明未来的大好机会?


若你今天可以成功让收入加倍,与自己梦想一同外出的人士约会,找到你真正热爱的一份工作,或体验到某种让个人能量一飞冲天的饮食方式,你不也会对没能更早做此事有些后悔吗?而且每过一年,只要仍未行动,你不是在让未来的那份后悔包袱更加沉重吗... 一直沉重到自己无法再采取终能带来成功的那些行动?


这真是一个艰难障碍,不是吗?


我得以越过这个障碍的途径,就是意识到自己终要面对一项个人选择。那便是要将个人意识觉悟提升到超越某一水平,从而永久抵消掉眼前问题。


请让我来解释。哦不,要解释的太多。请让我来总结陈述。


你只存在于当下时刻。你的过往全由记忆组成,但你要在当下回想那些记忆。只有当你把注意力清醒专注到它之上时 — 你的过往才显得真实 — 它也才能在你面前存在。是你的注意力给了自己过往力量,也是你的注意力在喂养你的自我意识(ego)。你可以选择不再把如此多注意力专注在自我意识(ego)和个人历史上,与之相反,你可以重新引导那份注意力,更加认同你的清醒意识和觉悟认知。换句话说,你要停止用记忆看待自己,开始用清醒意识看待自己。你读取自身记忆的能力,就像你读取这个网站上信息的能力一样,但你的记忆并不等同于你。


例如,我可以把自己识别为Steve Pavlina,一个经营着个人发展网站的家伙,一个作家,一个演讲家,一个丈夫和父亲等。那就是我的自我意识(ego)和过往身份。但在打字写出这些内容的当下时刻,那些事情对我来说并不存在。我不会在过着当天生活时,用那些称呼术语看待自己。相反,我会直接把自己看成清醒意识和觉悟认知的存在。所以我用于指代自己的“我”,就是我的注意力,我清醒认知各种事物(也包括个人过往)的能力。在那种状态里,不存在自我意识(ego),所以也不存在恐惧。我并非被迫出于恐惧而有特定行为;我有选择自己做出何种回应的自由。我有自由创造出一种当下时刻,完全能在纯粹的线性时间概念上,不忠于自己的过往经历。假如看出这样做对自己不再有好处,我根本不必基于个人历史来识别自己。我的自我意识(ego)会说,假如自己今天是个演讲家,明天就肯定还是演讲家。它会说,若我在今天有新发现成果,自己没能更早发现它就是种耻辱。把自我意识(ego)用作生活的参考点,有着极大的限制性。自我意识(ego)总想保护和维持它的当前身份,但这种做法会阻碍一个人将清醒意识提升到让平和统治恐惧的水平。


我意识得到,与这篇文章开头时的思考水平相比,我们现在探讨的思考水平已非常不同。但为了对创造个人当下时刻感到完全自由,而非感觉受困于过往经历,这就是我必须开始采用的思考水平。否则我将一直束缚于个人历史体验,而那些体验是在自己思维水平较低时形成(当我更年轻和经验更少时)。


假如我们都不再担心保护自我意识(ego),以完全清醒自主的存在状态,面对自己和他人,将会发生什么?


请想想,如果那些处在问题冲突之中的人们,都能摆脱对过往体验的依附,允许所有人像自己真正想要的那样,清醒主动地协同创造当下时刻,这世上可以轻松解决多少问题。这意味着把清醒意识用作生活的主要参考点,而非狭隘的自我意识(ego)。在这种思维水平上,我们将不再恐惧源自过往经历的后悔之情。我们可以和过往经历断绝关系,因为它反正不再是我们自己。


这就是我思考看待你 — 正阅读此网站的一个人 — 的方式。我不会把你主要看成一个程序员,一个营销者,或三个孩子的父亲。我更愿将你看成一个身为清醒生命的同伴,一个会偶尔把自己看成那些生活角色的清醒生命 — 也能自由选择个人身份和角色的清醒生命。在那种意识水平上,我们已经 — 而且永远 — 都彼此相连。过往历史和自我意识(ego)只是阻碍这种连接关系的幻象。


没错,你是有过往历史。但你的过往对当下时刻的主宰,只能到达个人注意力对过往经历关注多少的程度(比如通过回想记忆和识别记忆的方式)。归根结底,清醒意识要比现实情形更加强大。无论当前情形如何,你总有做出清醒选择,在现实环境里创造自己想要结果的选项。我认为这就是作为人类,我们要在此生学习的关键课程 — 如何充分利用个人清醒意识的伟大力量,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结果。



下一篇:20051010 理解清醒意识

上一篇:20050924 视觉化想象冥想练习:去往你的房间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