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你的信念
2005.10.11

在这篇文章里,我将分享一些自己在不同信念系统间转移变换的个人经历。


17岁时,我第一次开始认真质疑自己关于现实世界的信念。此事与我被抚养长大的宗教和文化环境很有关系。那时我还是天主教徒,即将开始高中的最后一个学年。我的清醒意识终于成长到自己能开始主动询问一些问题,以搜寻自己所认同的真相。那段经历是从某种让人不得安宁的感受开始,自己觉得一直被教导的事物并非真相。我开始感觉自己被教授的内容是错的。我所说“错的”,意思是那些内容对我而言不再显得真实。


我周围的人们似乎都相信这种信念系统的真实性,但自己所受教育也告诉我,这个世上的大多数人并非天主教徒。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我发现这种事实令人困惑。我认为地球上大多数人肯定有着和我极不相同的信念。但他们仍和我一样在成长生活。我的信念系统似乎没有一种很好的方式,来阐述那几十亿非天主教人士的存在事实,至少没有我觉得合情合理的阐述方式。难道那些人真的无知?邪恶?错误?注定要下地狱?等待转变到天主教信仰?急需灵魂帮助?我开始好奇作为非天主教人士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我四处询问人们信念方面的问题。正如你很可能想象得到,大多数人并未严肃认真地对待我。我从学校的某些耶稣会老师那里,得到过思维最开放的回复。对了,其中有位老师后来还查出是儿童猥亵者(不过严肃地说,我那时并未看出这位老师有任何骚扰儿童的证据)… 但大多数时候,我都被人们搪塞敷衍,并未找到任何自己看起来像是真相的回答。


顺便说明,我很高兴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和时代,因为在其他时代或文化环境里,我可能已被乱石砸死,而非被搪塞敷衍。


从人生那一刻开始,我对关于信念系统的事情变得强烈好奇。这主要是因为我感觉当时身处的那套信念系统,与我实际体验的现实世界似乎融合得并不太好。我了解到人们还活在其他许多信念背景里。我如何能知道那时拥有的信念系统,就是对自己来说真正最好的一个?它只不过碰巧是我出生环境的信念背景。我发现其他拥有不同信念背景的人们,并未自动表现出邪恶、疯狂或错误。


我见过另一个同龄的男孩,他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我认为这件事相当有趣。他对现实本质的信念和我的非常不同,但与自己期待发现的邪恶弃儿相反,他在我看来十分聪慧得体 — 这在十几岁的孩子身上可是罕见的优秀品质。;-)


作为天主教徒,我曾被一位老师教导要用同情可怜的感受看待非天主教人士(尤其是对无神论者),并向自己说:“若非上帝恩顾,我也难幸免。”但在了解到一些非天主教人士,并注意到他们似乎没有被邪恶摧毁的恐惧,反而很享受自己的生活后,我倒是对自己,比对他们更感到同情可怜。所以没过几个月,我便舍弃了所有孩童时期的信念系统,变成一个无神论者。正如你能想象到的,考虑到自己在天主教高中仍剩一个学年,那种情形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但总体而言,我发现这种新的信念背景充满力量。举个例子,我摆脱了大量恐惧,各种新的可能都出现在自己面前,我也感觉头脑更加清醒。作为一名学生,我度过了最棒一年。与致力于实现上帝指派的目标不同,我非常享受致力于实现自己的目标。我甚至加入了“美国无神论者协会”,开始阅读他们的杂志(至少在我家人还未拦截那些杂志前)。


我注意到,在新的信念背景里,我会用一种不同眼光看待每个人。在无神论信念背景中,那些高度宗教化的人,才是真正的古怪人士。我还发现,对于那些只因为我转变了信念背景,就断定我要永远活在地狱里的人们,自己很难再和他们交往。我对政教分离这种问题变得更加警觉。我还留意到国家效忠誓言里用了“上帝”一词。作为无神论者,我对此非常讨厌。我曾经将它作为毫无问题的事情接受,但在新的信念背景里,它变成了我必须容忍的某些事情。


在无神论后,我又漂移到不可知论。但从天主教视角看待无神论,以及从无神论视角看待天主教的经历,已让我对信念系统产生了强烈好奇。在我看来,两者都没有代表真正的真相。它们只是不同的视角,以及看待现实的不同方式,但没有任何一方能证明自身的真实正确。我还注意到每种信念系统似乎都能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我们吸引到自己生活中的体验类型。在每种信念背景里,我都会看到充分证据,说明自己所在信念背景的正确性。每种信念背景都能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这些领悟使我更加好奇,因此在20多岁早期,我清醒主动地探索了不同信念系统。在头几年里,我研究过许多新时代信仰(比如和天使、灵性向导之类的事物建立联系),还有像印度教和佛教之类的东方宗教。自己改换信念背景后所体验的现实经历充满了丰富差异,我对此感到无比着迷。我能够吸引到一些令人惊叹的灵性体验,其中许多还对我的现实体验产生影响。我学习了解到,某些种子只能在特定土壤里生长。


只是为了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样子,我甚至尝试过山达基教几个月。自己当时在想:“这么多人都把山达基教视作完全古怪的信念背景,但那显然不可能是身处其中的人看待它的方式。”我想为自己找出答案,于是兴冲冲地进入他们的一个活动中心,直接说道:“同化我吧。”他们对我的请求无比高兴。;-)我读了Dianetics(《戴尼提》,山达基教义),上了几堂山达基教的基础课程。其他成员教会我如何听析(auditing,山达基教的一种灵修方式)。我还在他们的活动中心花了许多小时,直到感觉对基本知识有了很好把握,能够从内部理解整个信念背景,包括山达基人如何看待非山达基人士。


那是段令人神往的经历体验。一方面,我确实发现其中有些狂热崇拜的信仰模式(但大部分模式和主流宗教信仰都是共享做法而已)。另一方面,我发现有些山达基人是我见过的最美好的一群人,有些孩子在觉悟认知和清醒意识方面,似乎也远超他们的同龄人。但我不太喜欢山达基教的一件事,就是几乎难以摆脱他们的定期邮件 — 在退出山达基教五年,甚至搬过几次家后,我仍能收到他们每周寄来的邮件。:)


我继续这种尝试模式许多年。正如你能想象的那样,这种做法给我生活的其他领域制造了一些不稳定状态,但我非常享受那些尝试过程,并在个人日记里记录了种种经历体验(这使我可以用内部视角回顾以往的各种信念背景)。我的优势之一,就是个快速学习者,所以能让自己快速沉浸于新的信念系统之中。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一直在写作关于灵性/宗教信仰之类的话题,自己所做试验更多是为了清楚理解现实本质。因此我测试的对象并非只是宗教信仰。例如,我本月决定探究有关风水的信念系统,就因为它是我从未尝试过的一种信念。从外向内来看,最糟结果似乎也毫无损害,而最好结果看起来可能十分好玩。关于风水的流派各不相同,但其基本理念是,你必须采纳一种流动能量(名为“气”)的信念,再学习如何摆放各种物体,以便让这种能量流动达到最优状态。我的探索是从网上阅读十几篇风水文章,还有观看一部教学视频开始。然后仅仅在几天之前,我开始实践一些想法点子。我打扫清理了房子周围的一些美化景观,重新安排了家庭办公室里的家具布局。现在我的办公桌正对房门,而非正对墙面(它称作“主控位”)。这样按照推测,我在写作博客时,就无需再恐惧背后受刺。说得没错 — 我现在能看见你正逼近我啦!:-)


我在周末实践的许多风水点子之一,就是把一个小的聚财神龛,和一个小喷泉,还有一些植物放在一起。将它们放在一起的同一天,我就意外收到75美元的支票(内华达州因为有3亿财政盈余而发放的退税款项)。又过了两天,我找到自己甚至并不知道还有的40美元现金,这笔现金藏了大概有一年,我在打扫卫生时碰巧发现了那个地方。接着今天我收到一份价值1000美元的合同(但我有预想到这笔收入),而且妻子几小时前告诉我,她的图书印刷费用(她在自行出版个人第二本书)要比自己预想的少了几百美元。到目前为止,我确实很喜欢这套信念系统。:-)


在体验过如此多不同信念后,我开始思考如何设计属于自己的信念系统。我以前体验的许多信念都彼此冲突,所以自己无法将它们全部保留。但其中还有许多和谐一致,可以用有趣方式结合起来。我发现每种信念背景都是一个独特视角,但我也看出存在某些方式,可以通过从其他信念背景抽取有用元素,来强化另一种视角。最重要的是,我想把令自己感到真实有力的那些元素结合在一起。


我自问过:“鉴于在这些不同信念系统里找到的各种元素,我能创造出的最肥沃土壤是什么样子?”


假如土壤肥沃,对我来说就意味着,你能种植各种各样的作物,它们都会生长得非常出色。换句话,如果信念背景足够强大有力,便会产生你有可能设定出的最好目标,而且你的信念背景还将帮你实现那些目标。


我体验过的所有信念背景都有自己的优点和弱点。其中的主要优点之一,便是充满力量的各种信念 — 无论是哪种信念背景,里面总有能给我力量的一些信念。但每种信念背景里也有弱化力量的信念存在。通常那些弱化力量的部分,会是此套信念系统看待系统外人士的方式,以及它所讲述的,自己为何是唯一真正信念背景的“神启”故事。


举例而言,我发现相信存在某种宇宙力量或是上帝,确实能给人力量。我在拥有和舍弃这种信念间变换过几次(每次会相隔几年),总的来说我挺喜欢拥有这种信念。我发现某种对上帝的信仰可以成为强有力的精神土壤。这类上帝并非要是一位智慧长者,或是慈父形象。在天主教中,它类似于圣灵形象。它更像一种可以接入的存在力量,几乎就像纯粹意识散发出的背景辐射一般。


我发现几乎所有教条类型的信仰,或认为某一特定群体的人类是正义或邪恶的信仰,都会弱化人们的力量。我发现持有天堂/地狱的信念会弱化人的力量,还发现任何倡导种姓阶层的信仰也会弱化人的力量。因此我不会选择坚守这些信仰。


我发现自己感悟到的有些东西,在体验过的每种信念背景里都千真万确,但也发现自己感悟的很多东西都是无稽之谈。所以我的长期目标,就是去除所有无稽之谈,融合全部真知灼见,使之成为我生活的个人信念背景。当然,这个信念背景,还将随着时间继续进化发展。


尽管一路上肯定存在波折,我对自己信念背景的发展和进化始终都很高兴。与盲目接受一直被教导的内容不同,清醒主动地创造属于自己的信念背景,一直都是趟精彩纷呈的旅程。


想完全解释清楚我今日的个人信念背景,很可能要用上一本书的长度。但在未来几天里,我将和你分享其中的一些元素,解释说明我如何,以及为何要把它们融合到自己的信念背景。


我定义信念背景的方式是,人们总会有信念背景。没有任何信念,仍是一种信念系统。所以若你认为自己根本不想拥有信念背景,从我的视角来看,我会直接说你刚刚命名了一种信念,它便是你信念背景的一部分。只要你相信或不相信任何事情,你就是有了信念背景。相信自己处在纯粹的客观现实世界,你与这个世界彼此分离,这仍是种信念背景。它仍是你的一种选择。



下一篇:20051012 探索清醒意识的一种科学方法

上一篇:20051010 目标来自何处?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