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评论
2005.10.14

我到现在关闭博客评论已有两周时间,而且决定继续这种做法。我以为它是个艰难决定,但在测试过一段时间后,做出这个决定其实一点儿都不难。虽然评论能提供很棒的互动体验,还有许多显而易见的好处,我发现它其实并不值得那些个人付出,尤其是在流量增长方面。我可以用其他方式获得这些好处。首先,我已通过电子邮件收到大量反馈,所以自己仍有接收反馈的渠道。反正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我的批评言论早已冗余。其次,若想针对单篇文章获得反馈和/或进行讨论,我随时可以重新启用评论。第三,我保留了trackback(引用通知)功能(至少对新博客文章是如此),所以在其他博客上继续讨论我文章的沟通机制依然存在。


我做出这个决定的主要因素,就是因为不必处理评论,而解放获得的时间和精力。没有博客评论,也意味着我不必管理评论,无需处理垃圾评论,没有因他人评论所引发的法律责任,不必决定是否要回复问题或忽视它们,看不到人们发布虚假信息,不会有评论者惹火另一位评论者,没有了泛滥的营销广告,无需再为评论提供技术支持(比如有读者会问:你能更正我评论里的错别字吗?你能删除我重复发送的评论内容吗?)。若你每周只有几条评论,这些还只是小问题。但若一天出现不止10条 — 而且天天如此 — 那些评论将很快堆积起来。


如此大量的反馈信息会不时令人难以招架,而且它们倾向于在我脑中夸大特定问题的重要性。只有不到1%的网站访客发布过评论,也许那些评论不能代表全部访客,但它们似乎就是最响亮的声音。


有些人暗示各种负面评论是我做出此决定的一个因素。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它不是我做出决定的直接原因。开始创建这个网站前,我就知道日后总会出现大量批评言论。而且我从未把对自己写作的批评看成个人攻击,尤其是那些来自我从未见过的人们的批评。在经营游戏生意时,我也必须应对大量负面评论。当网站受众达到一定规模,负面反馈将不可避免。我对批评言论的主要考虑并非自己能否应对它,而是它是否值得我公开呈现。那些批评言论是否给我或其他任何人带来好处?我能想到批评言论产生帮助的很多例子(不管是对自己还是他人),但大多数时候,那些帮助更多与读者自己的生活经历相关,而非因为我实际写作的内容。很多批评之所以产生,就是读者把我的写作内容投射到他们自己的生活背景上,然后对那些投射想法做出了负面回应。但这种情形并非只适用于批评 — 它也适用于正面或中性反馈。有很多次,我在某篇文章上收到的正面反馈,显示对方完全误解了我的本意。但从自己的错误投射想法中,读者仍收获了某种价值。不过考虑到这些评论并未改变我的行动方向,继续保留它们并无太大意义。所以负面和正面反馈都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机会成本也是关键因素。即使呈现博客评论存在好处(比如和读者的互动,以及社群建设元素),你依然必须自问它是不是你利用时间和精力的最佳方式。尽管它可能是种好做法,对我而言它显然不是最佳做法。除了发布评论的访客比例其实很低,实际阅读评论的访客比例也不足10%。所以我在处理评论上付出的努力,只服务了整体社群人数的很小一部分,虽然这部分人群显得十分重要和声音响亮。另外,只要是和个人发展关系很少或毫无关系的某些网站,给我网站带来流量上的巨大增长,那些网站上一定爆发了和我原始文章关系很少或毫无关系的幼稚评论。因为此网站意在服务严肃对待个人发展的“聪明人”,我认为出现太多这样的幼稚评论会弱化整个网站的本意。


我还意识到,假如建设社群是我在这个网站上想要的结果,那么自己应该搭建一套成熟的信息发布平台。博客评论在信息发布方面显得有点处于中间状态,特别是对一个拥有足够流量,可以轻松建立流行网上论坛的网站而言。我在另一个网站上运营过论坛,但决定不想在这里建立网上论坛,至少不是现在。


尝试过一段没有评论的生活后,我很自信关闭评论就是总体而言最好的决定。我最近感觉变得更加专注,能更好认识什么对自己最为重要。而且我能用精力更集中的状态写作,无需再关心可能误解某个观点,或以偏概全的所有评论。


安息吧,博客评论。

2004年10月1日 — 2005年9月28日



下一篇:20051015 博客评论续篇

上一篇:20051013 亡后生活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