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意念变成现实
2005.10.18

我在先前文章中提到,实现目标有意念变现这种模式。像其他许多应用过这种模式的人们一样,我在应用它时也遇到一些困难。当自己处于最清醒状态时,我能和谐一致地专注于自身意念,个人目标也能相对轻松地开始变成现实。然而,我有时会落入低水平意识状态,屈服于那些彼此冲突的想法,随后又必须应对各种想法要变成现实的问题。因此我面对的限制性因素,似乎就是让个人想法一直专注于我所想要的结果,而非把思维精力浪费在思考自己不想要的结果上。你可以将此事想成学习管理思维上的因果报应。


我很好奇它为何会成为一个问题,于是几周前,我放出要获得这个问题答案的意念。我经常利用专注个人意念的做法,来获得各种问题的答案,而且效果很好。我不会盲目接受得到的答案 — 自己把它们用作思考方向的指针,一切答案都要经过个人智慧的过滤,以看其是否合情合理。


我的问题是:“在自己清楚理解意念变现过程的情况下,我为何有时能通过应用它获得精彩结果,但其他时候似乎无法足够专注于自己想要的结果,同时不抱有会产生自己不想要结果的想法?”


然后我便等待答案的到来。


就像在做这种事时经常发生的那样,一两天内我就开始留意到某些有趣的同步性事件。它们都属于一部名为《最伟大的美国英雄》的1980年代早期电视剧。虽然我有多年都没想过这部电视剧,剧中画面却不断跃进自己脑中。


它是我在10岁时最喜爱的电视剧之一,所以仍能清楚记起它。这部电视剧也给了我正寻找的答案。


若你不熟悉这部电视剧,它讲述的是一位名叫Ralph的高中老师拜访了一架UFO(不明飞行物)。外星人给了他一件拥有神奇力量的超级外衣,那些超能力包括飞行、隐身和心灵感应。唯一问题是他丢了超级外衣的说明手册。于是在弄清并使用一些超能力的同时,他的表现无比糟糕。比如尝试飞行时,他总是非常滑稽地手脚乱舞,还会撞到像墙壁、树木和汽车之类的东西上。


在我看来这个答案很有道理。其本质就是:“没错,意念变现是人类拥有的一项特殊神力,但你还不能完全理解如何使用它。”这种情形就像Ralph有了超级外衣但少了说明手册一样。你仍能应用这项神力,只是表现非常糟糕。


当我放出要接收答案的意念时,各种答案经常是以能导向有用信息的同步性事情的形式返回,有时还是以象征性的形式。那些象征信息一般非常明显,很容易解读。有时第一个同步性事情也是线索起点。若你跟随它前进,它甚至能提供更多线索。


我决定跟随这个线索,于是租来《最伟大的美国英雄》第一季DVD(通过Netflix公司)。观看那部电视剧挺让人怀旧,其中一集还有很长的CSUN(加州州立大学北岭分校)段落镜头。这部电视剧首次播放大概十年后,我上的大学就是那一家。但我留意到的主要事情,是剧中主角们的探索发现和体验经历,与我此刻在生活中所做的一些事情很相似。那部电视剧如同我正学习了解的特定事情的象征性代表。最终这部电视剧给了我大量思考线索,从而引导出一些更深入的答案。


我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更多学习如何使用这种意念变现的模式,更好理解它的作用方式。我没法用科学方法探索它 — 无人能做到此事 — 因为我不能客观化自身想法,把它们与我自己分离开来,以便研究它们。但这些问题阻止不了我去自行探索。在意念变现的模式下,你不可能用客观方式,来说服任何人它会管用。为什么?因为若你不信意念变现模式,那么这种想法本身就是一个意念,会让这种模式的失败变成现实,所以那就是你将体验到的结果。但若你选择相信它能管用,而且将会管用,它便突然开始变得管用。


不幸的是,若对方并非已相信意念变现会管用,我们就没办法说服此人这种模式管用。因为他们会直接产生怀疑意念,阻碍任何能说服他们相信此事的做法。但另一方面,探索这种模式似乎蕴含着太多力量和潜能,我对更加深入地探索它无比渴望。


许多人把意念变现模式看成纯粹的潜意识现象。你说服自己相信某些事情千真万确,于是那些事情变成了自我实现的预言。那便是这种模式呈现结果的一种方式。有很多次我都能说自己所得结果也许源于潜意识行动,比如在书店留意到特定书籍。当然,这种模式也可以通过直接行动呈现结果 — 你有要做某事的意愿,然后你就去做了。对于大家能同时用清醒意识和潜意识行动实现目标结果这件事,我不认为让人们接受它会有太大难度。


但超意识行动又怎样?你能在身体不做任何事情的情况下,产生意想的结果吗?你能仅仅通过抱有某种意愿,就把真实世界里的实际事物变为现实吗?


这便是我最近一直试验的事情。其中的挑战在于把个人清醒意识觉察之外,可能由潜意识创造的结果分离出来。在没有外部观察者的情况下,此事看起来就像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那些外部观察者又会因为自身意念,败坏试验结果。这就是《最伟大的美国英雄》体现参考价值的地方。在应用意念变现这件事上,我也没有说明手册。


不过尽管我无法通过试验来说服任何不信此事的人,这种局限事实并未妨碍我获得一些有趣结果。我没法将潜意识作用和超意识作用区分开来,但有趣的是,从获得结果的视角来看,这种问题无关紧要。若我相信超意识作用,那么所得结果将比自己不信此事更加美好。有可能对超意识的信任,只是对潜意识作用产生了更强的驱动效果。但就算这是事情发生的真相,我们仍能收获积极结果。


过去几月,我一直在进行大量实验,试着把不同东西变成现实,同时不太担心得到的结果是来自潜意识,还是超意识行动。我直接让意念决定它想让事情变成现实的方式,不会试图控制它。到目前为止,试验进行得非常顺利。我甚至能和妻子协同创造一些有趣事情,尤其是在我们外出约会时。


做过大量小试验后,我上周决定专注于把获得一些额外现金变成现实,只是为了看自己能否做到此事。两天内我便已收到或找到额外的115美元。但到了这周末,总额已高达4332美元。这些钱都不是来自正常的收入源。它们全是“找到的钱”。其中有1000美元预想会得到。剩下的则完全在意料之外。在那一周里,通过做了些网站广告优化,我的正常收入也有所上升。事实上,昨天产生的广告收入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天,比一月份总共的广告收入都要多。所以我不仅创造出额外现金,而且(可能是永久性的)个人正常收入也有不错增长。这种事实非常有趣....


我肯定将继续试验这个模式。不过对我而言,物质收获并非最重要的事情,我正把多得多的能量,投入到与深化理解和提高认知相关的意念上。或许我该放出的意念,就是获得一本如何使用意念变现模式的说明书。:)



下一篇:20051019 什么是效率?

上一篇:20051017 因果效应 vs. 意念变现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