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效率?
2005.10.19

在此文中,我们将更深入地审视效率概念。


这是我对效率的个人定义:


效率 = 价值 / 时间

(效率等于价值除以时间)


鉴于这种定义,我们有两种提高效率的主要方式:


1)提高创造的价值

2)减少创造价值需要的时间


你可以通过包含精力和资源等因素,让这个定义更加复杂。但我更喜欢只用时间的简单性,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下,精力和资源等因素都可以缩减为时间。通过时间,我们也能很容易比较效率的不同水平,比如每小时或每天的输出成果。


显而易见,你可以在时间一侧取得巨大收获。优化个人效率有很多方法,尤其当你在年青时掌握它们,就会随着年岁增长节省出大量时间。比如我们可以考虑打字速度。若你投入时间,把打字速度提高到每分钟90单词或更快水平,假如一生要花很多时间打字,与打字速度年复一年地徘徊在每分钟50单词的水平相比,初期投入的练习时间就很有价值。与未来几十年你在写邮件、书信或博客等事情上节省的时间相比,那些额外付出的练习时间将显得不值一提。其他在时间上的优化措施,还有改善个人睡眠习惯,最小化通勤时间,或舍弃像吸烟之类的浪费时间习惯。


时间方面优化措施的主要限制,就是优化过程本身要投入时间。节省时间这件事,也需要花费时间。所以你在优化时间使用方面投入的时间越多,个人初期的时间投入也越大,为了证明这种投入的正当性,你需要的长期回报也越大。这种限制情形会制造出一种投入上限,而且符合收益递减定律。在其他条件都等同的情况下,你投入在优化措施上的时间越多,你的净收益回报就越少。


收益递减定律把我们指回了价值一侧。在只对时间一侧进行优化的努力上,我们可能会困于收益递减定律,但大家也注意到,对价值一侧进行优化的限制更少,具体做法也更开放。


在效率等式中,“价值”指的是什么?


你必须自己来给出价值的定义。因此,对效率的任何定义都与价值的定义相关。在对价值的某种普遍定义都赞同的人群圈子里,人们对高效的普遍定义也会彼此赞同。不过,在考虑属于自己的高效表现时,你没有义务用其他任何人的定义来定义价值。你可以自由采纳自己的定义,如此一来,你对更高效率的追求,就是创造对自己而言最重要价值的一种个人需求。


我们常会采纳社会教化产生的价值定义,而这种定义充满局限性。我们对价值的定义,可能是根据自己职业的工作输出,完成的任务数量,做成的重要项目的数量和质量等。你也许不能用言语清晰表述,但在定义价值方面,你可能有让自己感到舒服的定义方式。在满足个人对价值意义理解的情况下,根据自己所创造价值的多少,你能看出当天是否过得高效。


但在对价值的个人定义上,你做出了多少清醒思考?我想挑战你去更多思考自己的定义,从而重新定义你对效率的理解。



影响


首先,根据自己对价值的定义,你提供的价值有多少?谁又在接收那些价值?是你自己、老板、同事、朋友、家人、公司、顾客、团队、某些投资人、社区、国家、世界、上帝,还是所有的意识生命?每个人或每个团体最终又能接收到何种程度的价值?你是在向一个人、10个人、100个人、1000个人,数百万人,还是整个星球提供价值?除了自己直接提供价值的对象外,你感觉有多少价值能超越这些人,产生附加的涟漪影响?那些涟漪影响消散得有多快?对于自己所提供价值产生的影响,你认为它的基本水平如何?那些影响是有限的,还是能够不断拓展?


例如,若你是财富500强公司的CEO,或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与作为一个看门人相比,就有向许多人提供价值的更大能力。你能影响到的人越多,自己的潜在价值就越大。更大的杠杆作用意味着更大的潜在影响。



持久力


其次,你创造的价值能持续多久?一个小时,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十年,一生,100年,1000年,10000年,直到时间终止?你的价值能伴随时间前进到什么程度?你的价值能穿越时间创造涟漪影响吗?


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在创作数百年后仍提供着价值。但其他艺术作品并未提供超出艺术家人生长度的持久价值。它们很快就被舍弃和替代。



实质


第三,你所创造价值的实质是什么?你在帮助人们生存吗?还是在娱乐他们?为他们提供启迪?其他人认为你创造的成果有多大价值?他们愿意为你的价值支付什么价格?他们认为你的价值是必要、可选,还是毫无需求?你的价值又有多大独特性?你是唯一能提供这种价值的人选吗,还是有许多同等的替代选择?


一个看门人提供的实质价值很低,因为用低价很容易就能找到人做这种工作。一位物理学家潜在的实质价值无比巨大,因为一种新的理论概念能产生对整个宇宙的更准确理解。



数量


最后,你所创造价值的数量有多大?在给定的时间段内,你能创造多少价值?你创造的价值总量又有多少?


例如,毕加索是位高产画家,一生创作了成百上千件不同作品。其他艺术家的作品数量则远低于此。


所以我们现在有了下面这个小方程式:


价值 = 影响 x 持久力 x 实质 x 数量


因此:


效率 = 影响 x 持久力 x 实质 x 数量 / 时间


有趣的是,我读过的大部分效率方面的作品,几乎都专注于时间和数量因素。但它们属于效率等式里最有局限性的部分。不过,它们也是最容易写作的部分。


我认为在优化效率时(无论是个人效率、公司效率、国家效率,还是其他实体的效率),应当考虑的最重要长期因素,就是影响、持久力和实质。这三者中最重要的因素,则是实质。


例如,让我们来看一个博客作者的效率问题。


博客作者价值中的影响因素,会与这个博客的流量水平,以及读者所受的总体影响相关。有多少人在阅读这个博客,他们认为博客的作品价值有多大?要想提升影响,一位博客作者可以提高博客流量,或改进他的写作技巧,从而对读者产生更深作用效果。若读者在外告诉其他人自己读到的内容,这个博客的影响还能得到加强。此外,博客作者可以把博客用作自我探索的工具,从而提升博客对作者自己生活的影响。


假如博客作者提供的价值存在持久力,那份持久力就是博客对其读者产生的长期作用。这个博客会改变读者长期性的思考和行为模式吗?读者会迅速忘掉自己在博客上阅读的内容吗,还是那些信息能长久停留在他们心中?那些阅读内容会永远萦绕在读者心头吗?


一位博客作者所提供价值的实质,取决于博客作者写作的话题。这个作者是在写作博人一笑或产生流量的无用文章吗,还是在严肃认真地提供深刻价值?博客作者所传递价值的本质是什么?它是能帮他人变得富有的财务建议吗?还是针对重要问题提供的解决方案?或大部分属于空洞言论?


当然,一位博客作者所提供价值的数量部分,就是博客作者发布的文字和文章数量。


现在我们将这个思路拓展到整个生活,远超你的职业界限。


你生命的终极影响是什么?你触及的生命有多少?你是一个具备影响力的人吗?还是以无足轻重的状态存在?


你生命价值的持久力是什么?你一生所做贡献是否在很大程度上无关紧要?你的贡献能否有长达几个世纪的涟漪影响?你提供的什么价值可以超越自己的死亡?你提供的什么价值将有潜力在你死后被保留下来(假设存在亡后生活之类的事情)?


最后,你生命价值的实质是什么?你所做贡献的核心是什么?你存在于此是想随波逐流吗?还是在追求一种富于价值的命运?当你清醒考虑自己所提供的价值,你是感到空洞和恐惧,还是平和与满足?你所做所为背后的意义是什么?那个意义是你的清醒选择吗?


在没有对这些价值因素,做出清醒主动优化的情况下,你无法对个人效率进行优化。真正的效率要远大于“数量/时间”的概念。若你忽视影响、持久力和实质因素的重要性,就注定是在追求越来越快地原地打转,错失了人生的整个意义。而且最糟糕的是,在活着时,你还将知道此事千真万确。你会在自己做的一切事情里感受出浅薄和空洞。当你从无穷的时间与空间视角,考虑自己的输出价值时,它将变得一文不值。


实质就是价值里最重要的那个因素。在你发现自己生命的真正实质前,你永远无法真正做到富有效率。你可以理所应当地认为自己完成的各种任务都具备影响、持久力和数量因素。如果任务琐碎平凡,这些因素也许非常微小,但它们仍比零要大。不过,若所做任务的核心实质相当于零,那么你的总效率就是零。若你错失自己生命的整体意义,无论你工作得多辛苦,对其他效率因素的优化有多好,你的最终效率依然是零。若你赢得了整个世界,但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你的最终回报也只是零。


价值的实质就是你的人生目的。


这就是发现自己的人生目的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它要花多长时间都无关紧要。事实上,在知晓自己的人生目的前,你能做的唯一真正有效率的任务,就是致力于发现那个人生目的。若你希望拥有非零的效率生活,对价值实质的追求理解将至关重要。


一旦找出自己生命的实质,你会发现其他所有因素都将开始非常轻松地自我优化。拥抱生命实质能创造激情,激情则会提升影响、持久力和数量因素。激情也会让时间看起来过得更加缓慢。激情可以提供能量,吸引各种资源,从而让人更加高效地管理时间。激情会让你把当下时刻看成天生完整与完美,而非感觉生活不够完整和完美。对生命实质的探索发现,会从整体上自动优化效率表现。


找到一个知道并拥抱自己生命目的的人,你就找到了一个真正高效的人士。但在缺乏人生目的情况下,你找到的只是忙碌,永远不是高效 — 此时创造的输出结果,不妨直接扔到垃圾堆上。那种结果没有任何可以持久的力量。


人生目的要根植于永久、永恒和无限的事物。它是一切真实事物的实质。人生目的是清醒与鲜活的。没有人生目的,你将只能致力于短暂,有时限,和充满局限的事物 — 它们是现实的虚假投影,而非现实本身。


要追求高效。请花些时间探索发现你的生命实质,然后将余生都投入到从实质出发的工作事业上。之后你的生活和工作便会有无限高效的感受,因为生命实质本身无边无际。



下一篇:20051020 多相睡眠

上一篇:20051018 将意念变成现实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