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2天
2005.10.22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我继续遵从安排完成了所有小睡,而且没有睡过头的情况。但今天要比先前一天困难得多。


我目前状态最佳的一个小睡间隔期,是昨天下午5点到晚上9点。我在那段时间意识放松,但几乎没有心思杂念。也许是我的大脑疲劳得没劲思考了... 甚至没劲去思考疲劳。但在能感知到脑中毫无想法的情况下,我仍感觉清醒警觉。我唯一能专注的事情就是当下时刻。


昨晚我做了两份有趣菜肴:甜薯咖喱和椰子咖喱拌蔬菜。我发现当其他所有人都睡着时,做饭是消磨时间的一个好方法。昨晚尝试阅读非常困难 — 我很快便昏昏欲睡。


凌晨1点到5点的睡眠间隔期,又是最困难的时段,但不管怎样我熬了过来。我以前训化过自己用闹钟起床,这种训化效果依然很起作用。但我可能需要一些更好的策略,来度过凌晨1点到5点的睡眠间隔期,因为这段时间困意最浓,身体能量水平也很低。如果情况变得更糟,我就有低头便睡的风险。我很好奇若在这段间隔期中额外增加一次小睡,是否会有帮助。我不会因此而有睡得过多时出现的REM(快相)睡眠,但额外补充的NREM(慢相)睡眠也许能帮我度过那段难熬时间,并对抗困意。


其实我很好奇在小睡次数更频繁,但小睡时长一样的情况下,比如全天每隔三小时进行8次小睡,而非每隔四小时进行6次小睡,这样整体上是否会让适应期更轻松容易。训化身体适应在更短的睡眠间隔期里获得REM睡眠,这样取得的睡眠效果是否相同?我不知道。但若感觉快要因为疲倦或困意而入睡,我可能会不时额外插入20分钟的小睡。小睡并不能让人完全获得恢复,但它们确实有帮助。我认为这样做并不会像进行一次3小时睡眠那样,延迟自己渴望获得的适应效果。根据阅读他人邮件得知的经验,几乎所有人都有不时睡过头的问题,甚至闹钟响了也没用。但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任何人在困意难以招架时,有尝试增加小睡频率的做法。


我的胃口在今早有些下降,还稍微有点恶心感觉。吃东西的想法对我毫无吸引力。自己有点挣扎地坚持到上午9点的小睡。我的那段小睡非常香,但醒来时头昏脑胀。之后我吃了点早餐。但全天胃口依然很差。到了中午左右我的胃部咕咕直响,妻子都忍不住对它发表评论,但我就是不在乎去吃东西。我的想法是:“让胃部直接处理它自己的问题,脑子别再念叨胃部发出的无聊抱怨。”这种想法在当时似乎挺有道理... 其实到现在依然管用。


我应该提到自己做这项试验时没有摄入咖啡因。时不时来点咖啡因也许在短期内会让事情变得更轻松容易,但它很可能会拖长整个适应期,尤其是干扰REM睡眠。而REM睡眠是我最渴望获得的结果。我的正常饮食自然不含任何动物食品(纯素类型),但自己不知道饮食在这项实验中会有什么影响效果。我注意到在小睡过后吃饭,要比在小睡前吃饭的睡眠状态更好,因为消化过程会让迅速入睡变得更难。


集中精力挺难,甚至只是写这篇更新文章也是如此。我在早晨的感觉就像一只僵尸,之后个人状态一路下滑。自己此刻状态就像一只又没胳膊又没腿的僵尸。从思维水平上讲,我认为在从1到10的范围内,自己全天都没超过5分水平。我曾一度花了大概90分钟直接躺在沙发上两眼放空,而家人就在我身边晃来走去。有人试图和我说话,但我根本想不起当时发生了什么。那种样子其实有点半平和的感觉,自己脑子疲劳得处于关闭状态,没有任何想法。我模糊记得听见某人说到:“好吧,Egon要走了,拜拜。”在某种程度上,那种状态好似冥想。我对周围有感知但没有思考。它让我想起了电视剧Three Stooges(《三个臭皮匠》)里的一集,Curly的脑袋被撞了一下,随后在两眼放空的状态下说到:“咦,看那只松鸡在转哎。”



下一篇:20051023 多相睡眠日志 — 第3天

上一篇:20051021 多相睡眠日志 — 第1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