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4天
2005.10.24

若多相睡眠试验有最困难阶段,我很可能已安然度过。过去24小时进行的多相睡眠,是我目前为止感觉最好的一天。昨晚也是我试验以来感到相当警觉和清醒的第一个夜晚,并无太多睡意。我仍在凌晨3点额外小睡了20分钟(处于凌晨1点和5点的小睡之间),但若省略这次小睡,我认为也没问题。我在那段小睡期间确实有非常生动的梦境,醒来后也比往常感觉更焕然一新。但我想自己很快就能脱离这次额外小睡。


此时此刻我感觉很棒。在能量状态和思维清晰感方面,我想说自己处于从1到10范围的大概8分水平(10分是我平时完成单相睡眠后的感觉)。我毫无困倦或疲劳感。个人思维清晰感还未像完成单相睡眠后一样,所以在此方面,我想再看到些额外进步。目前在多相睡眠模式下,至少从自己能达到基本运转状态的角度看,我认为这个试验正取得成功。


我注意到自身感受与整个睡眠周期开头的小睡质量密切相关。若在小睡中获得良好REM(快相)睡眠,并在醒后记得有过梦境,我的下次小睡便感觉很棒。若我没有进入REM睡眠,就感到有点昏昏沉沉。但我越来越擅于进入REM睡眠。估计现在有2/3的时候都能进入其中。在单相睡眠模式下,你也必须应对相同问题 — 你在白天的个人感受,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前一天晚上的睡眠质量。


我的胃口在夜间几乎为零,即使夜里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清醒状态,自己也是如此。从昨晚9点到今早5点,我吃的唯一东西就是些葡萄。不过,我今天吃了一大份早餐 — 而且发现比平时要饥饿得多。这倒也不足为奇。


我还试验了不同睡姿,发现平躺是快速入睡的最佳姿势,尤其在自己感觉不太疲惫时。我通常能在5-10分钟内入睡。


我使用数字倒计时闹钟唤醒自己。这样在不同时间小睡时,我就不必反复重设闹钟。我会设定30分钟倒计时,闹铃响完20秒后才会停止。闹铃声音并不大,但我从没出现睡过头的问题。有时我在闹铃停止前便起身醒来。这样的小睡就是最棒的一种,我会感到最清醒和焕然一新。只要出现梦境(REM睡眠),即便小睡15分钟也能让我完全恢复精神。


昨天我在后背靠下部位有点轻微的肌肉酸痛,另外有次脚抽筋。这绝非我的平常反应。两次疼痛不到一分钟便已消散。这些问题很可能和睡眠试验相关,也许是身体处于不太习惯的姿势太久造成。或者可能是我有时在沙发,有时在床上小睡,导致身体不习惯这种变化。还可能是这种睡眠模式让我更容易受伤。我无法确定实际原因。


我比往常对冷环境更加敏感。在开始多相睡眠试验前,我更喜欢工作在20-21度的房间里。但现在我发现那种温度太冷 — 现在23度才让我感觉“正常”。我注意到刚从小睡中醒来时,自己对冷环境最敏感。这有可能是每天要从温暖床铺(或沙发)多次起身的结果,或可能是我的新陈代谢现在偏低,身体不像曾经的运转状态那样暖和。在洗澡时,我目前喜欢的水温要比以前高出许多。另外,在只有十五六度的室外长时间散步时,我发现感觉非常不适 — 即使穿着运动衫,自己也觉得太冷。但在进行睡眠试验前,那个温度对我来说感觉挺好。这种影响效果有可能是暂时的 — 但我也不知道。


我仍在习惯这种睡眠安排整体上的古怪感觉。我每天清醒的时间多了许多,主要因为自己整晚都会醒着,日子似乎过得更慢。我不再感觉今天和明天之间存在明显分割线。这种睡眠真的搞乱了我的时间感 — 我以前用来睡觉的时间突然被大段醒着的时间占据。现在我似乎能在这种状态下正常运转,没有了僵尸感觉,我必须得想想要用这些额外时间做什么事情。


我已习惯把单相睡眠想成“正常”状态,新的睡眠模式需要我做出心理上的重大调整。我有时感觉自己像每隔四小时要插进墙壁电源充电的机器人。我还意识到婴儿天生就处于多相睡眠模式。我两岁的儿子进行着两相睡眠,他在白天需要小睡一会儿。所以单相睡眠也许部分属于一种习得行为。通过阅读得知,人们在没有日光或闹钟之类的白天指示物时,也倾向于偏离严格意义上的单相睡眠。我认为在没有社会训化的情况下,多相睡眠可能会给人更自然和正常的感觉。随着一天天过去,我对多相睡眠也开始感觉更加正常。


虽然所有人几乎都采取单相睡眠,它是否就是最优选择?并非必须如此... 它只是众人的普遍选择。在其他很多健康领域,比如饮食或锻炼习惯方面,和最优选择相比,普遍选择其实挺糟。因此去怀疑最普遍的睡眠模式可能不是最佳选择,我不认为它有太大问题。人们为何觉得有必要消费咖啡因和/或安眠药?为何如此多的人遭受失眠痛苦?这些问题有无可能部分源于人们喜爱的单相睡眠模式?我并不知道答案。


过去几天体验了多相睡眠后,我仍不知道该怎么看待它。从内部看这种睡眠模式,甚至比从外部看更加奇怪。在亲身体验前,我甚至不认为自己能像这样去生活。


我喜欢多相睡眠模式的一个地方,就是它把一天分成多个时段。小睡时间永远不会多于3个半小时。这种睡眠模式强迫我定期休息,使自身能量和警醒程度全天都能保持连续一致。对某些人而言,定期小睡的日程安排是个重大的不利因素,但对我来说,这种安排具有某些隐藏好处。我认为它也有助于解决各种问题,因为我每天会给个人思维六次休息时间,从而允许自身潜意识发挥作用。另外,每天上床睡觉六次的做法,会造成自己其实比以往睡得更多的假象。而我只是处于无意识状态下的时间要更少。


有人问我进行这种试验的动机是什么。我肯定许多人推想是为了提升个人效率。猜得不错,但真实答案就是强烈的好奇心。上周在其他博客上读过有关多相睡眠的文章后,我自己在想:“此事真有可能???每天只睡2-3个小时???像这样生活是什么样子???”我想亲眼看到这种生活是什么样子。希望大家都已经知道,我最信任第一手亲身体验。它和我在21岁时学习算牌技巧的动机相似 — 自己并非为了谋生学算牌;我只是对那种体验好奇。另外我知道,自己可以通过这个博客,和其他也对此事好奇的人们,公开分享这次试验记录。


好玩的是就在两周前,我花了大量精力,专注于要提升个人清醒意识的意念。我猜自己应该想得更具体些 — 我的意思是想获得更高水平的清醒意识,而非更多数量的清醒时间。:)



下一篇:20051025 多相睡眠日志 — 第5天

上一篇:20051023 多相睡眠日志 — 第3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