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妻子视角
2005.10.26

对于这次多相睡眠试验,我的妻子Erin也有想要分享的独特视角,这篇文章剩余内容就是由她所写。


大家可能想知道Steve在进行多相睡眠试验时,和他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子。那么让我来告诉你吧…


Steve最初对我说这个想法时,我本来准备把它当做一闪而过的想法或点子置之不理。我并没想到他对此事竟然非常认真。但在他开始沉思讨论我们要如何调整日程安排,以补偿他的小睡需求时,我心里的警铃也响了起来:“啊哦,这人又要开始折腾咯!”他已想清所有安排,对我来说,这就是他严肃对待一件事的确定信号。Steve永远不会在任何事上半途而废。他会把自己完全沉浸在某件事里,以获得尽可能准确的理解认识。简单地说,他绝非浅尝辄止的人。


他决定小睡时间要安排在下午1点、5点,晚上9点,凌晨1点、5点,还有上午9点。我俩认为只用对平常日程做很小调整,就可以适应这种小睡日程。但我挺关心这个试验的身体安全方面。它就是看起来不太健康。Steve确实难以给我指出太多试验成功的人,而且肯定没人在有妻子和孩子的情况下取得过成功。我非常担心他会因睡眠剥夺问题而感到痛苦,但当他解释说自己能在每次小睡中实现REM睡眠,我才看到这件事也许会成功的可能性。


我对这个想法仍有点抵制。自己难以想象他为何想要整晚醒着,也真的看不到这种睡眠带来的好处。然后Steve告诉我,有了那些额外时间,他就能在夜里完成像做饭、打扫卫生,给我写长篇情诗之类的事情(好吧,其实没有最后一项,但作为姑娘总能梦想一下对不?)我认为他就是个大男孩,如果他真想这样做,我应该尽可能提供支持。我们在新的日程安排上达成一致,然后他的试验就开始了。我告诉Steve,假如他开始神志不清,像《闪灵》里的Jack Nicholson那样拿着斧子追逐我和孩子们,这个试验就得马上终止。我还告诉他,要是自己发现他站在屋顶,准备“振翅飞翔”,这事儿也算完结。他同意若神志水平开始下滑,或自己无法在大多数小睡里达到REM状态,就会停止这次试验。


正如你们在他的多相睡眠日志里看到的,这个试验进行得非常顺利。若非自己亲眼见证,我也无法相信此事。当夜晚准备上床睡觉,而且知道他几乎整晚都会醒着时,我也会感到非常奇怪。实际上,我对自己要进行这么多睡眠还觉得有点惭愧。有时我在半夜醒来,看到时钟后便会好奇Steve到底在做什么。有一晚我在凌晨2点醒来,竟然闻到了甜薯咖喱的味道。当时我就想马上起床好好享用一番!


Steve的多相睡眠试验既有好处(家里冰箱已塞满储备食物!),也有一些挑战(没人在夜里和我相拥而眠了)。但总体而言,我确实很骄傲为验证多相睡眠是否有长期好处,他能坚持试验。有时他会在睡眠上对我开大量玩笑;都有点儿变成睡眠势利眼了。但和Steve生活将近12年后,有一件事我清楚知道… 他永远不会停止成长,永远不会停止推动自己,永远不会停止质疑常规事物。而我也不想让他变成其他样子。



下一篇:20051027 多相睡眠日志 — 第7天

上一篇:20051026 多相睡眠 — 对读者反馈的回复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