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7天
2005.10.27

我刚结束自己第一周的多相睡眠。从上次完整睡了一晚到现在,已超过175个小时。


一切继续运转良好。我今天的感觉甚至比昨天更棒。脑子不再有朦胧感。动作反应也恢复正常。过去一周里,我今天第一次出门开车而且毫无问题。考虑到我一周总共只睡了20个小时,每次小睡不超过30分钟,这种结果很让人惊叹。我肯定没有睡眠剥夺的感觉... 事实恰恰相反。


当困倦感袭来时,我仍会在凌晨3点进行全天第7个小睡。但每次睡过后都感觉更没必要这样做,所以我想很快就能脱离这次额外小睡。


今天我开始把小睡的倒计时闹钟从30分钟调到25分钟。这样做似乎效果更好。30分钟已经显得太长;我常会睡过REM(快相睡眠)阶段,或在闹钟响起前便已醒来。


我打算在开始弄清这种变化的长期影响前,再给自己一整周适应时间。与此同时,只要有某些新发现,我将继续在一段时期内发布睡眠日志,但不会再每天更新日志。


我和妻子从这个试验开始时,就一直在互开玩笑。她把我的睡眠习惯叫做“多相小睡”,而我把她的整夜睡眠看作冬眠。我晚上给她盖好被子后,便会说道:“春天再见。”:)


有位读者给我发了个《英国卫报》今天文章的链接,其中说到睡眠模式与动物的饮食习惯有关联。与我试验特别相关的是文章最后一段: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Jerome Siegel今天在《自然》杂志上发表论文,阐述了饮食和生活方式对一种动物的睡眠有多么巨大的影响。食肉动物会花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打盹儿,杂食动物的睡眠时长适中,食草动物则在条件允许时就小睡。Jerome告诉《自然》杂志:“这些结论解释了为何有些动物只用几小时的清醒时间,就能实现最优的生存和生殖效果。其他动物则需要全天进食,必须减少睡眠时间。”


这篇文章挺有意思。因为我是食草动物(即纯素主义者),或许这种饮食给了我适应多相睡眠的某种优势条件。与他人报告的经历相比,我似乎更容易完成这种转变。我还注意到自己在1993年最初变成素食主义者时,也是需要更少睡眠就能感到休息充分 — 而那段时期为实现三个学期从大学毕业,我上了大量学分课程。不过在1997年从素食者变成纯素主义者时,我想不起自己在睡眠习惯上有过明显变化,但也不能排除那种可能性 — 我也许只是没注意到此事。有些人发现为适应多相睡眠,尽可能吃得健康非常重要。但我没有因为这段适应期而改变个人饮食,也没体验到其他人报告的对食物的奇怪渴求感。我很好奇,在成功转变到多相睡眠,与很大程度上以植物为基础的饮食这两者间,是否存在紧密关联。我阅读得知其他人对食物的所有渴求表现,都是像葡萄之类的特定植物性食物。我们全家一般每周都会买葡萄,所以它已经是我们饮食中的普通食物。


我当然能够看出,那些包含动物食品的难消化膳食,如何可能妨碍人们转变到多相睡眠。首先,你的消化过程会更加缓慢也更耗能量,其次,肉类食品中含有rBGH之类的激素,会干扰你的内分泌系统。在我看来,这些因素很可能搞砸你获取恰当REM睡眠的努力。


我在此前的博客文章中提过,自己在实现目标上体验过“意念—变现”模式。我已减少对“因果效应”成事模式的依赖,开始有意设定一些自己原以为无法实现或极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但与操心那些目标实现的具体方式不同,我只是专注于意念本身,决定让这个宇宙世界处理细节问题。设定那些意念几天后,我似乎因为要做这次多相睡眠试验的想法而偏离轨道。但随着试验正取得彻底成功,通过回顾我现在明白,这个多相睡眠试验出现得有多完美,它也许就是那些新意念变成现实的一部分路径。


这简直奇怪得反常。你能想象把“变成多相睡眠者”,作为自己实现某个目标的书面计划的其中一步吗?若你严格使用“因果效应”成事模式,这种事情将不可想象。你还不如在计划里写上一步:“魔法在此发生。”但通过允许这个宇宙去处理各种细节,而非试图自行控制这些目标的实现过程,我收获的解决方案,远胜于自己可能计划出的任何结果。转换到多相睡眠,为我提供了无比丰富的可用时间,这种转变还创造出其他串联式的副作用影响,从而使那些意念从不可能变为可能。


作为这些意念的一部分,我加入了这句内容:“为了所有人的最大福祉…”,它意味着除非个人意愿能以服务于众人更高福祉的方式达成,我就不会想让它变成现实。变成多相睡眠者当然满足了这种意愿。它甚至给了我更多时间,去致力于我的人生目的,去做出贡献,甚至去公开分享这次试验的细节内容,而其他人也许能从这些内容里发现用处。


这是通过我的潜意识呈现而出的结果吗,还是存在某种实现它的超意识元素?或者它只是个巧合?我发现自己越是相信存在超意识元素,实际效果似乎越好。


所以现在我就成了一个纯素主义者,多相睡眠者,左撇子,色盲,清醒做梦者,哲学思维者,高度自我激励的博客作者—作家—演讲家—播客—程序员—创业者,自己接下来又该搞砸哪部分的常规生活呢?


也许我应当尝试些财务方面的事情,比如看多快能额外赚到百万美元,自己也许可以从1000美元或更少的银行存款开始这个实验。这可能会很好玩,尤其若自己能通过意念变现的模式达成它。另外我还可全程发布日志更新,创作出所有试验细节的书面记录。或许这样做能一路提供大量善因良缘。我很确定妻子会对这种试验非常支持。:)


我将用一段时间来咀嚼消化新的变化 — 自己肯定需要些更大挑战,去消耗所有这些额外多出的时间。



下一篇:

上一篇:20051026 多相睡眠日志 — 妻子视角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