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灵感
2005.10.31

若你做着创意工作,我肯定你经历过这种困境:你应在自己毫无灵感时工作吗,还是该等待灵感到来后再工作?


我面对过这种情形许多次,无论是设计一款新电脑游戏,还是写作一篇原创博客文章。有时灵感会在最不适宜的时刻袭来,比如我凌晨3点躺在床上时。但若自己足够聪明,能好好利用当下灵感,我可以在很短时间内做出大量高效工作。那种体验经常令人感觉时间永驻,卓越非凡,就像自己接入了某种更高层次的创意力量。但其他时候我则会坐在电脑前,感到空虚无聊,心烦意乱,或毫无灵感。如果试图强迫自己行动,我仍能完成一些工作,但产出的解决方案和想法,几乎难以像灵感状态下的工作那样优雅或精彩。大家听着是否熟悉?


我把灵感工作的价值看得极其重要。虽然我有计算机科学和数学双学位,也接受过许多左脑型问题解决技巧的训练,但自己也是左撇子,会从右脑视角着手处理技术科目。在解决问题方面,我很少使用左脑型有条不紊式的逐步解决方法。上高中时,我经常试着不用当周课堂上教授的任何公式,去解答数学或物理问题。我会抛弃别人期待自己反刍使用的左脑型解决方案,努力用创意途径处理问题,尤其是面对那些最具挑战和复杂的问题时。我尝试用代数、几何或物理法则,去解答高等微积分。有趣的是,我的解决方案通常要比教科书提供的答案更简洁优雅。我相信学习用所有人都采用的相同方法解决问题,其中并无太大价值;这样的人多如牛毛,毫无价值。但在这个世界上,对于那些能用创意方式解决问题的人,总有他们的宝贵位置。


另一方面,我也珍视辛苦工作和自律的价值。即使在毫无灵感时,我当然也能选择埋头苦干。但我极其讨厌用自律方式完成创意工作。自律能力适用于重复性或非创意性的工作,但它很少能创造优雅解决方案。我的左脑也许对自律做法感到满意,我的右脑却对它深恶痛绝。


另外我也不怎么有耐心,因此不喜欢等着灵感来敲门,尤其是当它看起来正休着长假时。


有一天我开始好奇并质疑,自己为何有时感到灵感迸发,其他时候则毫无灵感。为何灵感看起来抛弃了我数周时间,然后又在自己长跑半途中突然拜访?其中是否有某种固定模式?


最重要的是,灵感能被创造出来吗?我必须等着它到来,还是可以做些事情邀请它出现?我研究了各种创意问题的解决技巧,但似乎没有一种能持续管用,有时那些解决办法要很长时间才能产出结果。


最终我想明白,灵感肯定可以创造出来。我已使用这种技巧许多年,它也是我从不会在写作和演讲上缺少想法点子的一个原因。我感觉就像拥有无穷无尽的供给来源。这种创造灵感的技巧还很简单。



辨清意念


无论自己何时想获得创意工作的灵感,我都会停下来花点时间辨清自己的意念。我会真正弄清自己想要做什么,然后口头说出那份意愿。之后我便放手等待,整个过程通常最多只用几分钟。


我用在写作这篇文章上的意念就是一个例子。起初我在凌晨4:30坐下写作时,却感到灵感全无。我有一列可以写作的想法点子,但似乎没一个能给我激励灵感。于是我先形成这个(非常简单)的意念:“我打算写作一篇富于创意的新文章,它能给许多读者带来好处。”然后便释放了这个意念,静候结果出现。不到30秒,我就有了写作这个灵感话题的想法点子,文字内容也毫不费力地顺流而出。


以下是我关于这个技巧为何管用的现有理论。我的意念如同一条发射向宇宙的想法电波,经过很短时间后,那条电波便以创意点子的形式反射回来。它就像海豚利用声呐去回声定位各种物体,而我是用它来回声定位创意点子。我感觉好像把一种特殊形式的声呐电波,放进了某个充满纯粹想法的想象世界。当我的意念碰撞到与它产生共鸣的想法点子后,就创造出回归波源的反射波,最后我便感知到了某个想法或冲动点子。最初跃入自己脑中的那些想法,就是我会采用的结果。


意念的作用方式和目标并不相同。若你对自身意念束缚得太紧,就不会收到任何反射结果,因为没有事物能与它产生完美共鸣。所以除非某些具体细节对你来说确实重要,请尽力让你的意念保持开放性和高层级。若你给出的意念过于僵硬严格,也许就会丧失收获整体性解决方案的可能性。例如,若你专注的意念是要解决低层级问题,此时创意想法仍会感到受阻,也许你原本就不该去解决那个问题 — 你需要重新致力于更高层级上的事情,从而整体消除那个低层级问题。


我发现这种做法的效果难以置信地好。无论它何时看起来不管用,我便知道是由于自身想法正在制造彼此抵消的干涉模式。我正在发出相互冲突的意念 — 而每个想法都是一个意念。这就是我需要后撤的时候,以便形成更高层级,更加宽广的意念,从而逃脱低层级噪音的干扰。若你在平静湖面投入一颗卵石,会看到波纹从中心源头向外扩散。但若在汹涌水面投入卵石,激起的波纹就将被现有波浪所吞噬。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你需要前往水面更加平静的区域,摆脱自身彼此冲突的想法,尤其是那些包含恐惧、担忧或压力的想法。


例如,若我在放出获得创意写作点子的意念后,脑中却一片空白,自己就会后退一步,形成一个新意念,比如“我想用随后一小时服务于所有人的最大福祉。”这便是更加宽广的意念,它能帮你绕过任何阻碍。或许我感到灵感受阻,就是因为自己并不觉得现在应当写作。可能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各种意念会从整体上发挥作用,所以允许意念具有极大灵活性非常重要。


所以请从发出一个特定意念开始行动,若你不喜欢收到的反射结果,请不断后撤并形成新的意念,直到收获符合你期望的反射结果。


一旦你掌握了这个方法过程,当自己感觉毫无创造力时,就永远不必迫使自己完成创意工作。虽然你在逼迫状态下仍能产出一些工作结果,但在以后回首审视时,你很可能知道那些工作看起来毫无生气和灵感。大多数时候,辨清和专注于个人意念只用花上几秒钟,而且你会开始看到,当完全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时,个人意念总能变成现实。


所以别再等待灵感的到来。请利用这个简单技巧,主动邀请灵感的出现,释放你的创意想法之流。



下一篇:20051031 多相睡眠日志 — 第8-11天

上一篇:20051030 知道即存在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