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8-11天
2005.10.31

由于自己的多相睡眠试验看起来相当顺利,我决定在过去几天给它一个更艰巨考验,以更好了解它的边界和局限。考虑到我只完成了一周的多相睡眠,这样做也许有点不够成熟,但机会就在眼前,自己便乘机行动。


上周妻子计划从周五到周一和女儿一同出城,到洛杉矶拜访一些朋友和亲戚。我原本打算跟儿子呆在家里,但因为觉得这次旅行是种很好的压力测试,可以看看当自己没法全天有床睡觉时,多相睡眠会有多实际可行,于是我选择上路出行。


我们全家四人几小时前刚结束旅行回家。以下就是针对多相睡眠,我的旅行报告:


在旅行途中,我没法坚守每隔四小时进行小睡的多相睡眠安排,所以必须更加灵活。有时我两次小睡的间隔会拉长到6个多小时,或要在妻子从一地开车到另一地时快速小睡一会儿。


我们住在妻子父母家里,但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没呆在家中。我们拜访了不少朋友,还有我的父母和姐妹。另外我们还让这次旅行部分变成了一趟纯素饮食盛宴,全家在一些最喜欢的纯素餐馆吃了饭,包括西好莱坞的Real Food Daily餐馆,和位于Tarzana街区,一家名为Madeleine Bistro的新开纯素餐馆。我这趟旅行肯定吃得太多,尤其是椰子奶油派和香蕉船之类的甜点。


旅行期间我不得不找机会完成小睡,有时就是在我们从一地前往另一地的开车途中。


总体而言,我对这种睡眠模式的良好效果惊讶不已。对于白天两次小睡之间要相隔六小时,我也毫无问题。在间隔超过五小时后,我会有想要小睡的轻微感觉。但它绝非困倦感 — 更像是一点温和的睡眠压力。我能感受到一种当前是小睡好时机的催促感,但那种感觉并未造成任何机能障碍或身体疲惫,所以我很容易将它撇在一边,直到自己能去小睡。我发现只要身处小睡不太方便的情形(比如和某人共进午餐时),我自然会收到这种小睡信号,但只此而已。然后当身处能够小睡的地方,我便会感受到更强烈的疲惫感,几乎马上就能睡着,并在15-20分钟后焕然一新地醒来。那种情形就像我的身体知道自己没法小睡,所以它只会给我温和的提醒信号,直到所处情形让小睡实际可行为止。


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人必须前往洗手间的那种身体信号。你起初会感受到某种压力,感觉自己是时候前往洗手间,但除非喝得过多,你便可不理这个信号一段时间,只在时机方便时再前往洗手间。然后当你接近洗手间时,那种压力终于能够释放,身体信号会变得非常强烈,你也必须对其采取行动。


我从未在谈话之中开始打盹儿,但有几次妻子和我回到车上后,我在她开车过程中很快就能入睡。我发现那些车上小睡只有部分恢复效果。我肯定可以睡着,甚至坐着也能入睡,但与在床上或沙发上小睡相比,在车上似乎没法获得充分休息。即便如此,在进行下次小睡前,这种小睡足以给我另外活动几小时的精力能量。只不过在车上小睡后,我的感受状态没有正常小睡那么出色。车上小睡的效果依然挺好,我的机能状态也完全正常,但有时在醒后头一个小时,我会有点昏昏沉沉。


变换调整小睡安排并非什么问题。我无需严格遵守每隔四小时小睡的安排。但在白天拉长小睡间隔后,我在晚上会感觉更累,需要更频繁的小睡进行弥补。这样做非常容易,因为其他人晚上反正都要睡觉。


在夜里依然醒着十分有趣。这趟假期相当繁忙,但我比妻子看起来更轻松些,因为自己有整晚时间去做想做的任何事情。大多数时候,我会用那段时间阅读和写作。我甚至在旅行期间写了两篇博客文章,都是在半夜完成。所以我很容易应对旅行的快节奏安排,不会感到难以招架。但妻子发现这趟旅行有点节奏过快。她不得不在回家后不久便上床睡觉,而且我们每早醒来后,没过一小时又要出门奔忙。对她来说,唯一的休整机会就是睡觉。但我感觉自己拥有多得多的休整时间,这趟假期在我看来也显得更长。


我还注意到旅行期间,自己晚上感觉更加饥饿,所以常在凌晨2-4点吃些东西。我的能量水平在这段时间似乎也有很大提升。


旅行时的那个周末,洛杉矶地区要做夏时制调整,我对适应这个变化毫无问题。自己反正也处于非常规的小睡安排中,大多数小睡是在我感觉睡意最浓时进行,而非遵照预先设定的日程安排。夏时制调整只是让夜晚看起来更长了一点,因为其他人在额外多出的一个小时里都在睡觉。


我发现自己总能在小睡中睡着,通常不到几分钟就能入睡。对我来说,在15分钟或更短时间内完成躺下、入睡、醒来并记起梦境的全过程,现在已十分平常。所以打乱平时安排,对我而言并非太大的干扰因素。这种小睡更像短暂休息,而非完整睡眠。我也非常惊讶自己能如此容易地在妻子开车时迅速小睡。除非感到极其疲惫,我一般在那种环境里睡得很浅。但这次我发现,当需要那些睡眠时,身体会直接把我拉进睡眠之中,自己会在15-20分钟后自然醒来。


总体而言我发现多相睡眠高度实际可行,而且很容易调整适应。我对它能如此轻松地适应这趟旅行的各种要求,留下了深刻印象。由于我能随意调整小睡安排,甚至拉长小睡间的间隔时长,我得以让各次小睡配合自己的日程安排,而非必须强迫个人日程配合原先的小睡安排。我只需在能够小睡时及时小睡。另外我始终知道倘若需要,我还可以在夜间进行更频繁的小睡。


与单相睡眠相比,多相睡眠有着非常不同的感觉。由于每次小睡都如此之短,它和整晚躺着睡觉远非同一样事情。小睡的感觉就像我只是在照顾反复出现的生理需求。正如我此前所提到的,它与人们想去洗手间的冲动表现相似。我认为自己也可以放松一下刻板的小睡安排,尝试只在感觉有需要时再去小睡。虽然你也能遵照固定安排前往洗手间,但那种做法看起来有点荒唐可笑。你有时想要更频繁地去洗手间,另一些时候则没那么频繁。所以我想在多相睡眠上尝试相同做法,直接让身体告诉我何时需要小睡。我认为这也许会比遵从固定的小睡安排,带来更好结果。这趟旅行使我相信,进行小睡并不需要遵从刻板的日程安排。


今天旅行结束回家后,我发现一大堆电子邮件都在等着我回复,其中大概90%都和这次多相睡眠试验相关。即便拥有额外多出的时间,我也难以亲自回复所有邮件,但至少能把它们全部读完。很抱歉我无法亲自回复所有人,但自己将在此解答一些最常见问题。


白天 vs. 黑夜:有个好问题是,我在白天与黑夜间的清醒时段是否相似。它们给我的感觉是彼此相似,还是我会感受到白天和黑夜间的变化影响?我的回答是,自己的确会感受到某种日常节奏的变化影响,不过与上周相比,那些影响现在已没那么强烈。主要区别在于我想小睡时的发作方式不同。白天期间,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体验到的是要小睡的温和催促感,但身体没有困倦或运转不良的问题。我只是知道是时候该去小睡。但在夜晚,自己没有那种温和的催促感;相反我会变得昏昏欲睡,若要继续熬夜,身体就会开始运转不良(失去注意力,能量低下,打瞌睡)。后一种感受是我作为单相睡眠者时,身体疲惫后的正常表现 — 如果熬夜过晚,我会逐渐变得更昏昏欲睡。但前一种温和的催促感却是新出现的;直到尝试多相睡眠后,我才体验到这种感觉。我在白天似乎没有任何昏昏欲睡的表现,只有这种温和催促感。我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但其效果是,我能很容易地延长白天小睡的间隔时长。但要想延长夜间小睡的间隔时长,就要困难得多。


从小睡中醒来后,我在白天和晚上的感受都一样,但自己发现白天的小睡更加提神。总体而言,我在白天感觉更有精力,也更警醒。


我也注意到在白天期间,个人精力感受非常稳定。我的警醒水平不会在白天小睡之间出现波动。自己在小睡前后的警觉状态完全一致。但夜间的个人状态就没这么稳定,因为困倦感会在两次小睡之间不断增加。所以在夜间,我在小睡过后10-20分钟感觉最佳,但自己保持清醒的时间越长,就会变得越昏昏欲睡。我感觉夜里从小睡中醒来后,自己会有两小时的状态挺不错,之后我的警觉水平便开始降低,尤其是在阅读状态下。不过,这种表现只限于凌晨1-5点的时段,并非整晚都如此。我通常直到半夜12点都感觉挺好,而且清晨日出也能帮我提振精力状态。


不过我确实很喜欢从早晨6点到半夜12点的稳定能量状态和警醒水平。我能全天一直保持繁忙,而且晚上11点的思维警觉水平,和早上8点的感觉完全一样。我在白天也没感到集中思维的能力会稳步下降。白天每个小时对我来说都像巅峰时刻。但在单相睡眠期间,我在晚饭后就没那么高效多产。那时我的大脑感觉就像挤出了所有资源,尤其是在进行大量写作后。多相睡眠似乎能给思维耐力带来极大提升。我希望找到一种方式,也能将这种状态延长到夜里,但即使保持现有状态,已经挺令人惊叹。


我打算不久将增加锻炼内容(试验期间我一直把锻炼限制在瑜伽和散步活动上),再看看这种变化有什么影响效果。我认为若在夜里做些有氧锻炼,也许能帮自己提升凌晨1-5点时段的能量水平,我在那段时间最有昏昏欲睡的感觉。有天晚上我在凌晨2点做了些瑜伽,发现它对我的困倦问题大有帮助。我怀疑困倦感可能与我在夜里坐得太多有关联。妻子和孩子在那段时间都已睡着,所以我也不会很活跃。若提高夜间身体活动水平,我也许会看到个人能量模式在这段时间里的变化。


我打算尝试些力量训练和健身操,看身体从这些锻炼中恢复得怎样。我会注意到锻炼初期肌肉酸痛的相同模式吗?我会看到自身力量像在单相睡眠模式下一样,经过数周和数月锻炼,实现预想的增长吗?我会获得充足休息,让身体实现必要修复吗?


非REM(快相)睡眠问题又怎样?因为我现在的非REM睡眠不像以往那么多,许多人对此造成的长期影响很好奇。有些人告诉我,他们听说其他睡眠阶段也有很重要的好处。我肯定其他睡眠阶段会有好处,但自己并未感觉它们对这次试验非常重要,因为那些好处没法告诉我,在缺少这些睡眠阶段的情况下,个人身体和思维将如何适应相关变化。许多食物也很有好处,但个人饮食中缺少它们并不会造成太多问题,身体在没有那些食物时也能正常运转。所以真正的问题是,其他睡眠阶段的关键作用到底有多大。它们会产生任何无法替代的好处吗?知道身体在拥有这些睡眠阶段时的表现,对我并无帮助。我需要知道的是,在缺少这些睡眠阶段时,身体会有何表现。身体能找到其他方式来产生相同好处吗?那些好处是否足够微小,可以被忽视舍弃?我不知道答案,也不认为当前有其他人知道这些答案。这也是我为何想进行这个试验的部分原因。若我开始发疯变傻,自己每月还有成千上万的网站访客,会告诉我正在胡言乱语。:-)


大家问到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多相睡眠能否带来新的好处。也许单相睡眠者此刻正被剥夺某些潜在的生理好处,自己甚至还不知道。事实上,我开始怀疑这可能是真的。我已注意到在正常的清醒时段,我有更多时间处于阿尔法(alpha)状态。我对此种思维状态非常熟悉,自己从放松和冥想式锻炼里体验过这种状态。自己过去几天都有这种感觉,我处在阿尔法状态下的时间已比“正常”贝塔(beta)清醒状态下的时间要多。我没法分辨这是事实真相,还是我的个人感知 — 自己需要做个脑电图才能确定 — 但我能肯定的是,自己在身体上感觉相当放松,思维上也头脑清晰,没有任何思维唠叨或杂念。阿尔法状态非常适合创意工作。这也许是种潜在好处。此事对解释达芬奇令人惊叹的创造力也可能有所帮助,因为他在一部分人生阶段就是多相睡眠者。他还是位素食者。


我现在该去小睡啦,之后再带孩子们出门讨要万圣节的缤纷糖果.... 



下一篇:20051101 个人信念是在反映现实,还是在创造现实?

上一篇:20051031 创造灵感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