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个人清醒意识来剂提神药
2005.11.06

若你不再相信客观现实的真实性,自己还会继续体验到它的存在吗?若你开始怀疑、好奇,甚至相信现实世界至少有一部分,是由你自身的想法所创造,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喷出的这些非科学的胡扯八道是什么?让我们先做一番“科学的”反驳论述,你看怎样?



科学本身的伪科学之处


如果科学的目标是为了研究现实世界,那么进行观察、假设和验证的所谓“科学方法”,能否让我们准确研究现实世界?


遗憾的是,不能。科学方法需要预先假定一个客观现实的存在,这样它才能对其进行研究。客观现实是独立于观察行为之外而存在和自我持续的一种现实。观察者和被观察对象必须保持分隔状态,否则实验数据会遭到污染。这就是进行科学实验要有如此多规定流程的原因,包括便有同行评审。其目的就在于尽可能得出准确结果,同时最小化观察者的偏见。当然,政治因素在科学实践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尤其在涉及重大利益时,但这些问题并不会剥夺科学方法本身的价值。


我认为在“科学方法”管用的领域,没有什么东西能替代它的位置。而“科学方法”管用的领域,就是客观现实世界。


所以若想利用“科学方法”,以及它的所有出色流程,我们就必须在客观现实之内去处理。那便是“科学方法”管用的领域。


但对于真实的现实世界而言,这种客观现实是准确的描述模型吗?


许多人都相信如此。我并非其中之一。


我认为现实世界是客观与主观元素的优雅结合。这是我从自己身体和思维视角看出的结果。但从个人意识本身的视角来看,我认为现实世界完全是主观存在。在此假设下,处于主观位置的观察者就是清醒意识本身,而非单独的人类个体。但这说得有点进入非二元性的领域(我碰巧拥有的一种信念),为探索本文的特定话题,我们不必走得那么远...


你可能被教导相信,客观现实就是你所存在的现实世界。多么独断的说法。但这只是一种教导学说 — 它并未根植于真正的现实本身。它只根植于那种越来越不牢固的推断,认为客观现实就是事实真相。


我并非暗示客观现实本身不存在。但是,我认为现实世界中确实有元素是由你自己的想法所创造。你为何应当在乎此事?因为如果你学会进入现实世界的主观部分,就能对自己的人生体验获得更大程度的掌控,并做些非常有趣的事情。


这种更加宽阔的现实视角,与客观现实并不矛盾 — 主观现实涵盖了客观现实。


请允许我进行解释….



自我创造的现实世界


倘若有一部分现实世界是由你自己的想法所创造,将会怎样?


请把你的质疑先搁置一分钟 — 如果喜欢,你可以等读完此文再回归其中 — 请跟随我的思路一道探索。


请直接想象片刻,你其实生活在一个由自身想法创造出来的现实世界。你被教导相信的所有东西其实并不真实,但你一直被训化相信那种生活无比真实。所以通过自身想法、信念和期望的作用,你也过上了那种生活。你的现实体验,只是你认为自己所知道的现实真相的反映。跟得上我的思路吗?


再想象你就像一个自身想法能以实体形式显现的神明。请想象片刻,那就是你实际存在的现实世界。


假如那就是你活在其中的真实现实世界,然后你采纳了客观现实的信念(而且只有客观现实这种信念),又会发生什么?你会创造出符合这种信念的现实,对吗?信念就是各种想法。所以你对现实的体验,将限制在客观现实的范围内。而你其实活在一个更加宽广,由各种想法创造出来的现实之中,但你正使用自己的想法力量,创造出一个显得自身想法没有此种力量的现实世界。


你如同一个神明,正应用自身力量,通过在意念中认为它们并不存在的方式,关闭了那些力量。



你这个软弱无力的神明


倘若这是真的,你现在为何不能取用自己的神力?例如,你为何不能用意念移动物体?


因为你对客观现实所抱的信念,就是自己现实体验的基础。你只有首先舍弃这种信念,才能建立新的信念。否则,你将产生彼此矛盾的想法,它们会直接相互抵消。所以在未能首先放弃自己对客观现实信念的情况下,你便无法通过意念让自己施展魔力。在记起并重新拥抱你是个神明的事实前,你是没法恢复神力,自由取用它们的。而那样做意味着你要对自己在人生中依附的大量事物放手。甚至想想此事都觉得可怕,对不?


但你猜怎么着... 即使你给自己强加了这些毫无必要的限制性信念,你自身的神力依然存在,只是处于休眠状态,等着你重新开始使用它。


不过,只要你继续用这份力量强化自己对客观现实的幻觉,便无法在外部世界找到这种力量存在的任何证据。所以请别抱怨科学不能证明此事。你说的绝对正确。我也同意你的说法。你没法在客观现实之内,证明非客观现实的存在。这就是“科学方法”的巨大局限性。


你没法在思想气泡之内,将处于思想气泡之外的事物变成现实。潮湿没法体验干燥的感觉。


请想象科学世界发生的事情。科学家们彼此同意采纳一种共享的信念系统。他们被教导传授关于现实的相同信念。他们也听信了这些信念,将其接受为事实真相。科学家们会从其他科学家那里互相学习。但他们学习了解的是现实世界本身,还是客观现实的信念结构?当然是后者。他们学习变成了客观现实的专家大师,因为那就是他们投入自己想法能量的地方,但这与理解真实现实并不相同。客观现实只是真实现实世界里,由想法创造而出的众多子领域之一。在此领域里,“科学方法”处于最高统治地位。


所以若现实世界其实是以想法为中心,你就能说科学家们正用其想法,创造自己版本的客观现实。科学家们创造了科学本身。鉴于你相信这种现实的深浅程度,你也正用自身想法的力量,为自己展现这种现实。你自然也会体验到封装在这种信念结构内的所有好处和局限。某些个人体验将得到强化(那些与科学逻辑相一致的体验),而其他体验永远不会进入你的现实世界(那些你相信从科学角度不可能存在的体验)。


只要你认同客观现实这种信念,它就会成为你的生活体验。没人能说服你相信其他信念,包括我在内。你越是坚定地相信客观现实,自己就能越有力地创造它。


再次强调,当你依然停留在思想气泡中时,我是没法向你证明,你正活在其中。我也没法向你证明,你的思想气泡是在个人幻觉信念背景下,自行创造出来的幻想存在。在你的现实体验内,你的想法拥有比我的想法更大的信念力量。对于那些不被你的信念结构所接受的新体验,我是没法把它们塞进你的客观现实体验的。



无法获取的百万美元“帕弗利纳奖金”


你听说过JREF奖金吗?它是个百万美元大奖,只要你能找到一种方式,在正常和自然的现实范围内,客观证明超常事物或超自然事物的存在,你便可获得这笔奖金。不过这个大奖完全虚假,因为它无法获取。证明此事等于要你只在干燥环境的现实范围内,去证明潮湿环境的存在。你是无法在客观现实的背景环境内,证明主观体验的。这个奖设置得非常可爱。你也可以轻松提出完全相反的挑战,那笔奖金同样没人能够获取。但这种做法对公开宣传倒是很有好处。


所以下面就是我提供的无法获取的虚假奖金,自己将它称作“帕弗利纳奖金”。对于能在我自己的意识背景内,向我证明个人清醒意识,还有潜意识想法和信念,并未创造我的现实世界的任何人士,我将支付其1百万美元。请直接走进我的清醒意识,提供令我满意的事实证据。我是个有着不错智商(具备加入门萨高智商俱乐部资格)的明智人士,所以理解你的证据应该并不困难。;-)


当然,我的挑战可能要比JREF奖金稍微逊色一点,因为自己此刻还没有1百万美元。所以在拥有百万美元之前,我只能在拉斯维加斯大道的高档餐厅请你吃顿午餐。若你想要获取这笔奖金,就需找到一种不必杀死我便能成功证明的方式;不然我怎么向你支付奖金?假如你只是在证明过程中把我弄残了,那我就不支付餐后甜点啦。


虽然我没法在你的现实信念范围内,证明我的正确性,你也没法在我的现实信念范围内,证明我是错的。不过,我可以在自己的现实信念范围内,用让自己满意的方式,证明你的客观现实是个虚假存在。而你也可以在自己客观现实的信念范围内,轻松说服自己相信,我只是在喷出无稽之谈。但这样做对我们有什么意义呢?我们只是在各自的信念背景内,证明自己信念的正确性。



重叠的主观现实


在我们的现实世界彼此重叠的部分,你可以和我进行互动。但若双方信念分离得太远,我们便无法产生共鸣,大家本质上会从各自的现实世界中消失。从你主观现实的视角来看,你体验到的结果便是,我不知怎地跌出了你的生活。你将不再和我做任何进一步联系。在把我看作傻子一类的人之后,你还可能主动将我踢出你的生活。但更有可能的是,我在你生活中的角色将逐渐消失,你终将忘了我曾存在过。你会继续现有生活,吸引那些在客观现实信念上与你共鸣最强烈的人们,继续强化自己现存的信念结构,不会给自己怀疑它的任何理由。


但那会是你的现实体验,而非我的。在我的现实体验里,随着双方信念分离得越来越远,你将消失在我的雷达范围内,因为我会直接停止感知你的存在。我将和那些深信现实是由想法创造出来的人们产生越来越多的共鸣,我们会一起做些极其有趣的事情。这些事情将与我们的信念,而非与你的信念和谐一致。


对于任何自己相信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你不会允许它进入你的现实世界。你相信某事不可能存在(或至少高度不可能)的信念,会让那些事情变得不可能。所以从我的视角来看,你就是在用自身想法的力量,阻止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在你的生活中存在。


在很大程度上,你的现实体验都由你的信念结构所主宰。一旦你开始挑战那些信念并拓展它们,你的现实体验也将开始拓展。你会开始做些自己以前认为毫无可能的事情,因为你开始从意念上认为它们有可能实现。


但你瞧,我们任何一方其实都无所谓对或错。我创造出来的现实世界和你的相比,没有什么真实或虚假的问题。不过与你的现实体验相比,我的现实体验很可能有少得多的限制性。请记住,你所感知的我的现实体验,与我的实际体验并不相同。你相信我是谁,并不代表我是谁。你所感知到的一切,只是把真实的我投射到你当前的信念结构上,而且你只采纳了与自己信念产生共鸣的我的那部分信念。如果我们的信念有大量重叠,我很可能会在你生活中占有挺大一部分位置,而且双方信念重叠得越多,我在你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就越大。若双方信念重叠很少,我在你生活中便只会扮演边缘和无足轻重的角色,我所写或所做的任何事情对你也没多少影响,包括这篇文章。



敲破想法气泡


我为何相信现实是由想法创造出来的?我是在几年前开始出现这种思路,当时我将自身想法连续专注在这个主要意念上:


我能准确感知现实。


面对主观现实是否有可能存在的那扇古怪大门,这个意念似乎就是打开它的关键钥匙。请别问我为什么 — 我也毫无线索。但此意念使我在随后几年有意转变了个人信念,接着自己在现实体验中也看到相应转变。我依然好奇,自己是否只是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但后来我有了某种醒悟,自己认为做个自我实现的预言,与幻觉相比更属于现实体验。从那之后,我的现实体验一直如同梦幻般精彩。每天我都能看到自身想法反映在现实世界里,这种影响效果似乎每过一年都成长得更加强大。现在我会积极主动地和这些想法嬉戏玩耍,尝试创造同步性事件,努力突破各种限制性信念。


客观现实信念很容易让人信服。人们很难从思想上松手,但要想体验更少限制的那部分现实世界,我们就必须松手。恐惧心理是阻止我们探索不同信念系统的主要障碍。在所有的信念结构中,客观现实信念就像一个我们很难逃脱的磁场。一旦你屈从于这种信念系统,便会落入自我强化的幻觉之中,因为这种信念系统里有一部分会让你开始用自身力量打压自己。你会陷入用自身力量让自己保持无力状态的人生陷阱。这是个挺难敲碎的坚果,它也是逃离这个陷阱(实现开悟等)的做法,倾向于逐渐发生的一个原因。在这条通向更高意识层级的道路上,随着一步步重获自身力量,你很可能体验到一系列较小的量子飞跃。


你不必一头扎入其中,直面个人最大恐惧。那样做对你来说将压力过大。你已经变得过于习惯用自身力量否定自己,很可能非常不愿做出巨大彻底的改变。所以请从客观现实的边缘地带开始做起,试着把你感知到的现实边界再推后一点,而且最初要做得非常轻柔。你可以从挑战自己的某些推断做起,从那些看起来最薄弱的地方下手。你可以开始怀疑自己的某些推断,也许事实上只是自我创造的局限想法,而非现实世界的实际属性。让自己放松脱离固执态度 ,开始朝好奇态度进行转变。


我的这条转变道路,包括许多年里不断拓展的成百上千种想法和体验。但这里有个极具代表性的例子:我是否真的需要一份常规工作?让我们尝试相信此事并不真实。嗯... 没有常规工作确实可以。我已连续13年没找工作,依然过着挺好的生活。我真的需要用时间交换金钱吗?让我们允许存在无需再做此事的可能性,这样我们就能被动赚钱,同时把大量时间投入到更有趣的事情上。这样做确实可行。拥有时间上的富有真的很棒。饮食方面呢?我们能否转变到更健康的饮食方式,在无需折磨动物的情况下,甚至会更享受那种健康食物?当然可以。我们能每年赚到六位数收入吗?也可以。我们能跑完一场马拉松吗?没问题。处理各种情绪感受又怎样… 我们能一直感到非常舒服美好吗?我简直对这种想法的实际效果无比惊叹。内在平和真的美妙极了... 自己早该在多年前便做到此事。拓展出更好的直觉感应怎么样?没问题,我现在就做得挺棒。买栋房子?做到它挺快。接下来呢?睡眠方面又怎样?我们能在想要不睡时就不睡,直接保持永久性的清醒状态吗?挺古怪... 这种事情叫做多相睡眠,已在我们的现实世界里出现过。让我们尝试一下... 它确实管用。如今我们能每天只进行6-7次20分钟的小睡... 与上床整夜睡觉相比,那种状态更像一直去做短时间休息。某些奇怪事情总是在发生... 是我的信念在创造这种现实吗?是时候将边界推进得再大一点。让我们尝试变成百万富翁。事实上,让我们把此事变成一个团队项目,试着让其他人也变成百万富翁。倘若这种想法也管用,下一个又该是什么?


这种生活方式需要些时间才能习惯,但其有利一面是,它充满力量,令人着迷,是无比愉悦的生活方式。受难和痛苦现在对我来说几乎已不存在,因为我学会了停止创造它们。我只有许多的好奇和惊讶。对于主观现实的整个观念,我仍感到震惊不已。它与我在成长过程中被教导的所有事情都相冲突,但作为孩子时,我怀着客观现实的信念,所以成长过程中可能只是在变现自己当时期望看到现实。


我们到底能把自身想法推进到多远?


这就是我最有兴趣找出的结果。我能将个人信念推进到多远,自己能在多大程度上,继续看到各种信念确实在创造个人现实的证据?



将超能力变成现实


我们为何不能把超能力变成现实?心灵遥控。控火术。控巧克力术(立刻能将巧克力变现出来)。诸如此类的事情。毕竟,如果现实是由想法创造出来,我们为何不能直接引导人们的想法,也获得那种超能力体验?我们为何要止步不前?


确实,那些想法只是信念试验的逻辑延伸。若你不断让事情按照它们一直前进的道路前进,那就是最终出现的进展。我已体验过太多本质上属于超自然的事情,我的妻子也同样如此。有些事情还是我们的共享体验,有力到足以说服我们相信肯定有什么神奇力量在发挥作用。但那些事情也显得随机偶然,难以控制。


所以我自然想变现心灵遥控之类的事情,看能否训化自己相信,我能用意念移动物体,然后意想发生这种事情。在这件事上投入大量时间,尝试过各种不同的物体后,到目前为止那些物体总是顽固地拒绝移动。于是我退后一步,请这个宇宙世界来解释,我现在为何无法直接将这种事情变成现实。若你是位老读者,可能还记得在先前的一篇文章中,我得到的回答来自1980年代的电视剧《最伟大的美国英雄》。正如我在那篇文章中所提到的,这部电视剧讲述的是从超级外套中获取力量的一位超级英雄,但他丢失了使用那件外套的说明书,所以不得不通过尝试和犯错,来弄清如何使用外套具备的各种超能力。


我肯定会继续在这些事上进行试验,但在能将此类事情变成现实前,自己显然仍有大量要学的内容。与此同时,我会随着信念结构的进化发展,继续推进试验边界。甚至看起来有如奇迹的事情最终也可能屈服于这种做法。但不管自己成功或失败,进行这些尝试都无比有趣。


请记住,你通过想法创造出来的现实体验,无需和我的一样。所以若你相信把超能力变成现实这样的事情并无可能,你也永远体验不到它们。除非在你当前的信念结构中,它们能够达成实现,否则你永远无法看到它们。虽然人们也许某天能在你的信念系统内自由飞翔,此事也必须和你的信念保持一致才能变成现实。若你坚信客观现实才是唯一真实的现实世界,为让人类实现自由飞翔,你可能就必须忍受“科学”发现反重力技术过程的缓慢演化。除非而且直到你相信这样做存在可能,否则你永远无法看到人们能从纯粹的想法中变现出神奇力量。你的信念结构很可能必须发生根本性改变,才能对此事抱有开放态度。


所以若某人要通过纯粹的想法力量,将超能力变成现实,除非你碰巧已相信这有可能做到,否则永远无法看到超能力的出现。但大多数人都不相信此事有可能,所以他们永远都看不到。他们的现实世界无法与能做到这些事情的人们的现实世界产生共鸣,因为双方的信念结构没有足够多的重叠部分。


若你在自身之外寻找任何事情的证据,只会找到符合自身信念的证据。这本身并非一件坏事。通过更深入探索你的想法气泡(即你的现实体验),你至少能更好理解自身想法。你甚至可能发现足够多的线索,令自己怀疑是否确实在通过想法创造个人现实。


那些对客观现实抱有信念的人们,会把人类潜能的进步看成逐渐发生的事情,因为那就是客观现实作用的方式。超级人类的突破表现,不会发生在那种信念背景内。为了能在日常生活中见证超级人类的突破,你必须转变个人信念,从而创造出不同的想法气泡,使那类事情允许在其中发生出现。



转变人类集体的信念结构


我真正好奇的是,假如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体验到信念系统上的转变,允许自己相信超级能力可以变成现实,那时将会发生什么。我已经能在私人世界里将超级能力变成现实(即:清醒做梦),其他许多已精通清醒做梦的人士也能如此,但我认为在大家共享的现实世界里,将超能力变成现实会更加有趣。


不过,为让此事有可能实现,如果不是数亿,我们也必须转变数百万人的信念结构。尽管有很多像我一样的人们都有兴趣追求这种结果,做到此事确实需要费些功夫。做到它有些显而易见的好处,比如结束地球上的所有苦难。这也是我一直努力为这个网站创建更多流量的原因之一 — 它已成为我们集体探索其他信念结构的载体。这个网站每月已能触及几乎五十万人群,所以我们正逐渐接近那个目标。


赚取百万美元试验”,就是我们的第一个团体试验。那些选择参与试验的人们,正聚在一起共同专注于为了所有人最高福祉去改变外部现实的想法。


假如我们能让十亿人都专注于一个积极正面的意念,将会发生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我确实想要找出答案。因为自己对此有着永不满足的好奇心,我对再投入几十年探究此事感到舒服自在。与找份常规工作,花上整个一生销售各种物件相比,它肯定更胜一筹。


所以从技术上讲,有一种赢取JREF奖金的办法。那便是首先转变我们由想法创造的共享现实,允许大家相信超常现象能以社会大众显而易见的方式变成现实。目前的问题在于,由社会教化产生的那些不和谐一致的信念,只允许这些现象在已经相信它的人们那里变成现实。但等到集体转变发生时,对于自己业已知道的事实,人们便不再需要客观证据。当你就是能创造自己所需求证明之事的那个人时,你将不再需要客观证据。


我正看到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这个由想法创造出来的现实模型,很可能挺接近现实世界实际运作的方式。但我还有很多要去经历的尝试和错误。如果某天能找到那个该死的超能力使用说明,会有多好。:-)



谁敞开了思维之门,让我得以进入你的现实世界?


若你碰巧相信客观现实,那你如何可能觉察到我正在告诉你,关于想法创造现实的所有古怪事情?


因为你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客观现实体验。在外部环境中遇到我之前,你已开始向新的想法和观念敞开自己,不是吗?我只是在把你开始怀疑的事情变成现实。你就是变现出我的那个人。你自身的想法把我带进了你的环境之中。你应当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我在你生活中的角色也将不断拓展,而且/或者其他新的资源也会继续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很可能会看到我和其他人写出越来越多你一直想知道的各种事情,若你还未发现此事已经成真的话。


当我碰巧写到你刚好思考的某件事时,你会告诉自己它只是个奇怪巧合吗?或者你会开始意识到,你就是那个用自身想法创造出了这一切那个人?


你永远都可以自由关闭发生这些事情的大门,回归客观现实信念创造出的虚幻安全感。若你渴望如此,就能为自己创造出毫无不快感受的现实。不过,你很可能会发现,这个网站无法在那种存在层面上和你产生共鸣。另一方面,若你发现自己怀有越来越开放的心态,想看到自身想法如何在创造个人现实,以及想要探索那种潜能,以看出我们能否集体变现出越来越大的积极改变,你已经来对了地方。



下一篇:20051106 想法的涟漪影响

上一篇:20051105 变得富有天生邪恶吗?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