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12-18天
2005.11.07

我在自己日历上做了个笔记,要在今早写篇多相睡眠试验的更新日志,所以此文就是...


今天我开始了第18天的多相睡眠。过去一周我能进行更多测试和调整,总体而言,自己对取得的进展非常高兴。


灵活性。我发现多相睡眠比自己最初预想的灵活得多。我已不用在固定时间去小睡。现在我直接允许身体指示自己何时需要小睡,这样做对我也很管用。正如我在此前文章中提到的,自己需要小睡时的身体表现,在白天倾向于温和的压力感,而在夜间晚些时段表现为正常的困倦感。这种情形一直没变。只要我能每天以半常规的间隔时长小睡6-7次,就会感觉良好。我白天的小睡时长间隔经常是5-6个小时,夜间小睡时长间隔则是2-4个小时。自己还会每天变换小睡时间。所以这种睡眠方式并不需要完美的对称安排。


睡过头事件。在试验第12天,我把自己逼得太辛苦,漏过了一次白天小睡,而且两次小睡的间隔时长超过7小时。在那天晚上10:30,我从一次正常小睡中醒来后,感觉非常放松,如同经历了某种冥想状态。与立即起身不同,我又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无意识地回到了睡眠之中(未能设定闹钟)。自己直到第二天早上4点才醒来,感觉就像进行了一次深度的无梦睡眠。这是我从开始试验以来经历的最长时间睡眠。起初我没法相信自己一连睡了六小时。醒来后我感觉十分正常,与其他时间相比不好也不坏。返回更恰当的小睡安排后,我也能够回到多相睡眠模式。最初我对这次睡过头事件有点小怒,但回头再看,我其实挺高兴发生了这件事,因为它帮我探清了试验的界限之一 — 就是自己不该漏掉小睡。我甚至可能有意去尝试每隔几周来次长时间睡眠,就像自己读到历史上有些多相睡眠者做过的那样。


咖啡因。试验期间,我有两次从小睡中醒来后喝了一杯绿茶,但其他时间便没再喝别的咖啡因饮品。一杯绿茶只有很小量的咖啡因,但足以引起个人注意,那种剂量相当于2-3盎司(1盎司约等于29.57毫升)的普通咖啡。我发现当喝完一杯绿茶后,便无法在下次小睡期间进入REM(快相)睡眠 — 自己根本没法入睡。在一连睡了六小时的试验第12天,我是那天下午1点左右喝了杯绿茶,之后在进入下次小睡前坚持了7个多小时。我很好奇睡过头的罪魁祸首是否就是咖啡因,或只是因为自己漏掉了一次小睡。于是我昨天又喝了一杯绿茶,但坚持实施正常的小睡安排。在喝完茶几小时后预定的小睡时间,我还是没法入睡,但自己也没管那么多,直接闭着眼躺在床上。我发现自己这次能享受正常的夜间睡眠安排,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滑入长时间睡眠的状态。所以事实是,虽然咖啡因可能制造出某些暂时性的小睡失眠状态,但最大风险在于它会鼓励我漏掉小睡,从而打乱多相睡眠模式,导致睡过头的问题。


若你想尝试多相睡眠,却在摄入咖啡因,我强烈建议你首先花上一两周时间,脱离所有咖啡因来源。若你每天消费咖啡因,我认为适应多相睡眠将极端困难。你很可能遭受小睡失眠的痛苦,无法获得足够REM睡眠,而REM睡眠对度过适应阶段至关重要。甚至在单相睡眠模式下,咖啡因会造成睡眠问题也广为人知。若你有着恰当休息,吃着健康饮食,就不该需要咖啡因来保持警醒状态。如果你在白天感到困倦,请直接去午休。


25分钟。到目前为止,我用倒计时闹钟,对小睡时间做过20、22、25和30分钟的睡眠测试,每种测试时间都进行过8-10次小睡。我会在躺下后马上开始倒计时。目前来看25分钟效果最好。时间较短时,闹钟会打断个人睡眠,自己感觉没能获得完全恢复。时间太长时,如果一直睡到闹钟响起,我常会在醒来后感觉昏昏沉沉。这很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睡眠超出了REM阶段。25分钟看起来像是睡眠时长的甜美地带。我能有足够时间入睡,做梦,自然醒来,而闹钟可以作为安全网,防止我睡得超过REM阶段。我注意到即使在25分钟后被闹钟唤醒(现在有大概1/3的时候会如此),我醒来后通常感觉十分放松和精力充沛,能够记起做过的梦境。


无闹钟小睡。由于注意到自己常在闹钟响起前就能从小睡里自然醒来,我已试过几次不设定闹钟的小睡。这些小睡目前都很顺利,没有出现睡过头的问题。平均而言,我会在躺下后15分钟醒来并记起梦境。我也许能逐渐让自己脱离闹钟,至少是在白天小睡期间。


开灯睡觉。昨晚我尝试在微弱灯光环境里小睡,而非处于完全黑暗之中,这种做法似乎挺有帮助。我在醒来后感到精力更加充沛,少了些昏昏沉沉的感觉。我晚间仍有些困倦体验,这在某种程度上对那段时间里自己能做的事情有所限制。夜里一次性阅读超过20分钟仍不睡着对我来说挺难,但我依然可以去做其他活动。昨晚我从凌晨2点到早上7点就能一直高效工作(大多数时候都在写作)。


个人适应调整。我逐渐习惯了做个多相睡眠者。自己明显注意到,时间比曾经感觉的样子似乎流逝得更慢。十一月份正以蜗牛般的步调蠕动前进。那种感觉就像时间不知怎地被拉长了。周一到周五的距离感觉更长,但周末似乎也变长了。整件事情仍让我觉得稍微有点混乱,所以自己还未在使用额外时间上采取任何正式安排。我的常规安排已被切成碎片,自己会在不固定的时间去做吃饭洗澡之类的事情。例如,无论何时洗澡,也不管两次洗澡之间过去了多长时间,我都感觉像是同一天洗了好几次澡。我不再有应当在特定时间完成特定事情的感觉。自己对时间的使用也变得混乱了许多,我更多是靠个人感觉,而非靠时间框架度过每天。目前我对这种生活并无问题,因为自己在不断进行调整和测试,仍处于巨大的转变和适应阶段。在对这种生活方式拥有更牢固的把握前,我认为把自己锁定到新模式显得太早。我仍能完成不少工作,有些人已经抱怨近来没法跟上我的写作输出内容。


不断模糊的每日界线。我现在越来越难用单独的日子去看待时间。时间感觉如同在连续不停地流动。万圣节是在一周之前,但某种程度上,我感觉它只是今天早些时候刚刚发生。有时我甚至不知道“今天”是什么 — 周一凌晨3点或周二下午4点对我来说差别很小。我对每天时光的流逝感知,就是日出日落,以及看着其他人每早醒来,过完日常模式,然后回到休眠状态。那种生活就像玩着一个单人角色扮演游戏,自己是处于永久激活状态的人物角色,并在满是NPC(非玩家角色)的世界里穿梭移动,而那些NPC们都遵从着完全能预知的日常生活。我想若把这些时间参照物从个人环境中移除,自己将不会再用天的概念思考时间。这的确是我要做的适应调整。


成本效益。我还注意到与单相睡眠相比,多相睡眠似乎有好得多的成本效益。例如,像房贷和保险费之类的个人最大开销,都是基于月度付费,并未计算我当月会有多少清醒时间。所以若自己每月能额外清醒150小时,平均来说我清醒状态下每个小时的支出也更少。由于醒着的时间更长,像食物和电费等开销会有增长,但总体而言,对于自己清醒状态下享受的每个小时,维持相同生活标准的花费要更少。请想象若个人每月开销能下降大概25%,那是种什么感觉。这就是我的切身感受。从我的视角来看,其余世界似乎正遭受睡眠税收的剥削 — 你不得不为自己的睡眠时间支付特定开销,但又必须利用个人清醒时间去做事。


清醒做梦。几小时前,我刚做了开始睡眠试验以来的第一场清醒梦。我当时正在普通小睡里做着正常梦,随后梦里有些事情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我很快确定自己做着梦,并以完全清醒的状态在梦里醒来。这次我选择试验一下心灵遥控,在过去十多年的清醒梦试验里,自己都没怎么尝试这种事情(除非你将梦中飞行也计算在内)。在梦中世界,我碰巧身处一栋房子里,于是用意念挑中一件物体(一支大蜡烛),并试图用想法凭空移动它。做到此事非常容易,我用意念在屋里移动了一堆不同物体,在自然醒来前这样玩了5-10分钟。我注意到梦里的心灵遥控术,似乎会在我想移动物体的方向上施加一种力量,那种力量就像一股强风。假如我想反转一件物体的前进势头,在让物体朝相反方向移动前,自己必须先使它慢下来。我没法制造瞬时速度变化。若想让物体保持直线水平运动,我也必须施加反抗重力的轻微思维力量;不然那件物体将垂直下落。这些梦中物理法则,与我在清醒梦里飞行时体验的状态相似 —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施加思维力量,但仍得应对像现实世界里一样的运动惯性和重力。我还找到一些梦中角色,试图通过意念想法四处移动他们,并晃动他们的四肢 — 只有当对方不反抗时,这种做法才管用。它和在现实世界里动手推挤他人的感觉非常相像。总的来说梦中心灵遥控的感觉十分自然。我不禁好奇若有足够多的人将自身想法专注于让此事发生,我们是否能在共享的物理世界中变现出心灵遥控这种事情。有趣的是我昨天刚写作了这个话题,几小时后就为自己把它变成了现实。若你从未体验过清醒梦,请意识到那种感觉就像正常的清醒状态一样真实,有时甚至更加真实。


不再有问题症状。自己以前报告的所有问题症状,比如对温度敏感和轻微感冒类症状都已消失。我之前说过此事,但只想清楚表明自己仍感觉完全正常,没有不同寻常的身体副作用。这些问题显然只是适应调整阶段的产物。


没有压力。最近我一直有毫无压力的体验,思维和身体上都感觉非常放松。我发现自己很容易就能坐下来高效工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多相睡眠带来的结果,因为自己在调整适应期间的日程安排都很轻松,即:没有预先承诺的时间安排。本周我要做的事情将回升到以往的活动水平,但在固定的时间安排方面,总体来说本月看起来都挺轻松。今晚将是我开始睡眠试验以来,第一次去参加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聚会。


前方道路。我暂时打算继续多相睡眠试验。自己已度过困难的身体适应阶段,但还未完成整个人的适应调整。虽然最初的身体适应充满挑战,但我认为更大的长期挑战,在于融入不可避免的生活模式转变。对我来说,几乎连续不断地保持清醒的整个概念,依然觉得像是外星体验,尤其当自己周围都是单相睡眠者时。我有时感觉已经脱离其余世界,尤其是在夜间。不过,因为有意让个人日程保持空白状态,以便给自己足够时间去适应,我在适应调整期也是有点自我隔离。我认为再次回归更忙碌和正常的日程安排,对自己会很有帮助。我非常期待参加今晚的Toastmasters活动。这个睡眠试验肯定能为我的演讲提供丰富有趣的内容!


除非中间有重大事情发生,我计划大概一周后再发布一篇多相睡眠的更新日志。我仍收到大量关于这个睡眠试验的电子邮件。



下一篇:20051108 智瑜伽和没有漏洞的信念

上一篇:20051106 想法的涟漪影响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