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21天
2005.11.10

我的多相睡眠试验已经持续3周。这种经历简直令人惊叹,除非未来几周有不可预见的障碍发生,我已决定坚持这种睡眠方式。


还未尝试过的事情。我收到过的多个问题,都是关于自己还未尝试过的事情,比如趴在桌子上小睡,或去吃与平常不同的食物会有的影响。你看到的就是我做过的。若自己没有针对某些内容写过文章,就说明还没尝试过。尽管我最初是由于好奇开始这次试验,自己并非在运营一家私人睡眠实验室。我会尝试自认为能改善睡眠结果的新点子,但它们并非为了进行关于多相睡眠的正式研究。


饮食变化。过去数天中,我发现去吃更健康的食物对自己变得更有吸引力。我从1997年开始便是纯素主义者,之后就从未碰触任何来自动物的食物。但最近我更进一步,一直在减少食用烹调或加工食物。我现在饮食的大概70%由纯生水果、蔬菜和坚果构成,食物种类也丰富多样。我在早上通常会制作一大杯新鲜蔬果汁(个人最爱是“胡萝卜-苹果-芹菜-甜菜-姜-柠檬”)。我还会吃大量沙拉、纯生素食汤、果昔,以及各种创意混合食物。如果继续这种吃法,个人能量很可能提升得更多。我以前试验过连续30多天只吃100%的纯素生食,根据高昂的能量表现来看,纯素生食明显是我尝试过的最佳饮食类型。但若你不想全天老吃水果和沙拉之类的单调饮食,连续性的纯素生食也是种挑战。学会做出好吃有趣的纯素生食需要进行大量实践,但幸运的是,我们总能找到越来越多的美味食谱。我发现从多相睡眠中收获的额外时间,让我能进行更多试验。我不知道个人饮食最终是否会变成100%的纯素生食,但如果这成为最终结果,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锻炼/伤痛恢复 = 正常状态。本周早前锻炼所造成的肌肉酸痛,似乎在正常消散中。自身肌肉看不出比平常恢复得更快或更慢,但在未来几周多做些锻炼后,我对此会有更好了解。几天前,我意外伤到手臂,受伤部位的愈合状态看起来也和平时一样。因此即便舍弃了某些人所说对身体愈合很有必要的睡眠阶段,我的身体在修复痊愈方面显然和往常一样。我并没有因为无法从小伤中康复而死翘翘。但自己也注意到了一个不利方面。当自身肌肉酸痛时,只是因为全天都醒着,那种痛感也是白天黑夜地伴随着我。所以我没法通过一夜睡上几个小时,来逃避那种痛感一段时间。但这对我来说并非什么大问题,自己大部分桌面工作都不会引发酸痛感受。


多相睡眠和饮食。我一直想知道,多相睡眠和去吃更健康的饮食间,是否存在关联。据说达芬奇的部分人生就是采用多相睡眠。爱迪生、爱因斯坦和富兰克林也可能是频繁小睡者,虽然我不认为他们三人遵从了纯粹的多相睡眠方式。不过达芬奇、爱迪生、爱因斯坦和富兰克林都是素食者。这个事实只是巧合,还是其中存在关联?正如我在此前一篇日志更新中写到,有人转给我一篇文章,里面说食草动物天生要比食肉动物或杂食动物睡得少很多。所以有可能我的纯素饮食(食草动物特征),会预先引导我进入多相睡眠模式,之前它还可能让我更容易变成早起者。假如有人平时消费大量动物食物,他们适应多相睡眠便可能困难得多(倘若不是毫无可能的话);我猜这类人可能经常会从小睡中醒来,同时还有马上回到睡眠当中的强烈需要。从消化立场上讲,此事完全说得通,因为与植物食物(尤其是原生的植物食物)相比,动物食物需要更多时间和能量进行消化。这与我从其他多相睡眠者记录的日志中读到的内容也一致。那些成功适应了多相睡眠的人,无不报告自己改变了个人饮食,吃得更加清淡和健康。对于那些没能完成适应变化的人士,我想不起他们报告过饮食方面的改善提升。所以若你考虑尝试多相睡眠,可能也需要显著清淡化个人饮食,吃更多原生的水果和蔬菜。我认为有充分理由相信,吃更加健康的食物将增加你的成功机会。


无法言说的思维状态。当我说今天感到十分警觉或精力充沛时,那并非是自己在单相睡眠时感觉到的警觉和精力充沛状态。警觉和精力充沛的状态依然存在,但我还有其他感受。自己能描述它的最好方式,就是自己的思维杂音感觉少了很多。个人思维变得无比平静,如同一处静止湖面。在试验的某个时刻,我似乎失去了头脑背后喋喋不休的声音。自己目前能感受到的,就是思维上的静止状态,好像个人思维的背景噪音被关闭了一般。


我花了段时间才习惯这种感受,并且弄明白实际发生了什么。我起初以为哪里出了问题,个人思维就像被关闭一样。我很好奇是否因为自己睡得太少,导致没法清晰思考。但问题似乎不是出在这里,因为自己感觉完全清醒警觉,没有任何困倦感。我曾会在脑子里用语言述说个人想法,但现在已不这样做。显然自己当前的思考过程不会再默读每个想法,个人思维能从一个想法直接跳转到另一个,无需把它们变成词语或句子,所以整个思维过程快了许多。当自己写作时,这种状态尤为明显。我曾经会在打出每个句子前,在脑中将它们默读出来,但现在所有词语直接会从我的指尖流出,好像它们就是从一处静默的虚空地带溢流而出那样 — 我不会在打字时从脑中再“听到”每个句子。


我仍在习惯这种感受状态,但自己相信它是种积极改变。现在当坐下工作时,我感觉个人思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专注,更加清晰,速度更快。我还好奇这些感受是否也是达芬奇在其多相睡眠中体验到的那样。


我应当补充说明,自己也没用视觉或动觉方式进行思考。我的思维看起来脱离了内在的感官觉察,所以自己能用非听觉、视觉或感觉的方式感知到一股想法之流。那种状态就像我在感官层面之下,以更加潜意识的方式进行思考。我甚至也在做出个人决定时,开始看到这种效果。我现在能很快做出决定,无需清醒分析它们 — 正确决定似乎能直接进入我的意识层面。那种状态就像拥有高度强化的直觉感应。时间会证明这些决定有多准确,但目前我愿冒这种风险。对我而言,最大风险一直都是错失成长机会的风险。我更愿勇敢行动,学些东西,而非静止站着一无所学。


智能升级?我开始注意到富于挑战的思维工作对自己来说似乎更加简单,尤其是在写作方面。你也许已经注意到,我的博客文章输出从这个睡眠试验开始已有增加。但自己并未在写作上付出更多时间。文字直接会更快速轻松地流淌而出。


今天我做了些数据库编程工作,自己通常都觉得这种工作在思维上很有挑战,尤其是编写查询文件时。我大概有一年都没做任何原始的数据库工作,所以它在我脑中肯定不是鲜活知识。但我发现自己能非常容易地完成此事,几乎是毫不费力。而且所有查询文件第一次运行便十分完美,无需任何调试除错,这种状态对我来说十分罕见。


完全肯定这种变化仍显得过早,但我感觉自己就像在试验某个时刻完成了一次智能升级。我的默认思维进程感觉已然不同。我现在觉得“正常”的思维感受,与我在单相睡眠模式下认为的“正常”状态不再相同。显而易见,这些感受都很主观,所以请用你希望的任何方式解读我的话语。


什么造成了这种结果?我不知道。它可能是在获得更多REM睡眠(在质量和频率上都是如此)的同时,舍弃其他睡眠阶段所带来的副作用。也可能是自己每天有更多时间保持完全清醒,从而逐渐训化大脑为特定思维进程分配了更多神经元,并给其他进程分配了更少神经元。我已明显感受到大脑正缓慢进行自我重写,以便具备和以往不同的功能特性。


一个警示。我只是想警示其他所有考虑多相睡眠的人士,你需要自担风险。就像我在这个博客里叙述的那样,自己一直在经历大量难以预料的副作用影响。虽然大多数影响目前看来非常积极正面,我们无法确定长期影响会是怎样。正如这个网站给出的免责声明所言,你要对自己生活所做的事情负起100%的责任。这是我对自己所做的个人试验,而非专业的睡眠研究。我没法知道多相睡眠可能对你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但我在博客中写作这些生活试验,只是希望其他人能从中受到启发,或发现它们对自己有用,甚至仅仅是有娱乐性而已。我一直在收到各种邮件提问,人们错误地相信我有解决他们睡眠问题的答案,但自己无法,而且/或者也没有资格回答大多数问题。所以,若你有向我提出的睡眠方面问题或反馈,请将其限制在这个试验,或我此前所写关于睡眠的文章范围内。请尽量不要只是因为我做过这个特殊试验,就把我想象成“睡眠医生”的角色。请把我更多想成一个过于狂热的探索者,而非一位耐心教授。;-)


我不认为多相睡眠的最大风险在于你无法适应这种睡眠方式。我倒认为此事的最大风险,可能发生在你实际成功之后。



下一篇:20051111 赚取百万美元试验 — 已变现2654.08美元

上一篇:20051109 多相睡眠日志 — 第19-20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