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日志 — 第23-24天
2005.11.13

只是有几件关于多相睡眠试验的更新内容要汇报。


对时间感知的转变。我在之前日志中提到的,那种觉得时间流逝非常缓慢的感受仍在继续。我对这个周末过得有多久感到惊讶不已。


用日夜流逝来衡量时间的方法,对我来说已无关紧要。从技术上讲,不论时钟何时跨过午夜时刻,一天就算开始和结束。但因为我失去了夜间睡眠时段,而这个时段又有分隔每一天的明显作用,导致现在每一天会模糊不清地进入下一天,创造出时间上连续不断的状态。一周里的特定日期或日子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我会根据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来思考时间的流逝 — 自己忙于不同项目的先后顺序。不过我也没有了个人行动与特定日子或时间相连的感受。所以没法说自己在周三或周四做了什么,但我能按照特定顺序,想起自己完成过某个任务。


刚开始这个试验时,我从未期望会发生这种时间感知上的转变。我确实花了些功夫才习惯这种变化。总体而言,这种变化导致我的时间感,从靠外部提示变成了靠内部提示。像日出、时钟显示12点,或孩子们上床睡觉等事情,对我已没有太多影响。我的能量和警觉模式已不再遵从这些提示运转。现在我更多受到自己内部提示的驱动。如果开始感到疲惫,我便知道是时候去小睡。于是我会小睡一会儿,然后继续去做小睡之前在做的任何事情。不管当前时刻是中午、午夜,或其他任意时间,这种模式对我来说都完全一样。它就像我的内部时钟已经变得和外部时钟脱离了联系。我像个被动观察的目击者那样,会注意到外部的时间提示。


被打断的小睡。有几人问我如果小睡过早被打断,会发生什么情况。这种事在我身上发生过几次,比如来了电话,或孩子们在隔壁房间声音太大。这个问题其实没那么糟糕。首先,小睡被打断的时间窗口很小,只有大概15-20分钟。如果我是在依然醒着,还未完全入睡的情况下被打断,便毫无影响。若是入睡过程被打断,我就直接重新设定闹钟,再次开始小睡。同样的做法也适用于自己正要醒来时出现打断的情况。但若打断情形发生在小睡中间,我通常会在一两分钟过后朦朦胧胧地返回睡眠,继续之前中断的睡眠状态。


请记住,如果我是在小睡期间醒来,那个时刻要么处于自己睡眠的很浅阶段,要么是在REM睡眠阶段。在这些阶段被人打断睡眠不会令我感到昏昏欲睡。事实上,从REM睡眠阶段醒来感觉棒极了。但若一次小睡中途被打断,可能意味着我得到的REM睡眠比自己想要的更少。而在随后的小睡间隔期里,我也许感觉像没有睡够。自己一般会有比往常更快去小睡的渴望,比如在上次小睡结束后2-3小时就想再睡。如果可以,我会在困意袭来时再去小睡。所以一次被打断的小睡远非什么致命问题。只要我仍能获得一些REM睡眠,这种不完整的小睡只是一点小小的不便。


饮食关联。这周末我花几小时参加了一个纯素聚餐会,出于奇怪巧合,有人提到自己认识曾会每天睡上几次,每次只睡15分钟的一个人。这当然引起我的注意,所以大家最终聊了不少关于多相睡眠的话题,我也分享了自己的相关体验。我觉得在解释完多相睡眠如何管用后,有两人也倾向于尝试一番。有个家伙做过两周的蔬果汁断食试验,他说在断食期间,自己每晚大概只需4小时睡眠。一等他断食结束,自己的睡眠需求便回到先前水平。这种关联倒是挺有趣.... 



下一篇:20051114 其他人会怎么想你?

上一篇:20051112 给我看你的战斗伤疤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