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现实,科学方法和头皮屑治愈良方的更多问答
2005.11.23

请大家把这篇文章作为相同主题原始文章的延续。


赚取百万美元试验”即使管用,也无法证明任何东西。它完全是非科学的。


它当然没法向你证明任何事情。它并非为这种目的设计。


但你没意识到正在欺骗自己吗?


准确无误。那就是这个试验的全部意义。


啊?你看不出这有任何错误的地方吗?


一点儿都没有。比起让其他人来欺骗我们,自己欺骗自己是更好选择。考虑到大多数人所过的生活方式 — 那才是真的欺骗状态。


普通美国人每天会花... 大概7个小时… 坐在虚幻的屏幕盒子前。他们还会花7个多小时毫无意识的时间,躺在一处柔软表面,让时间浑然流逝,大多数时候甚至不会做梦。然后,如同被催眠的僵尸一样,在驾驶像盒子一样的机器离家前,他们会狼吞虎咽一些令人上瘾的有害食物,接着穿行在迷宫般的人造建筑物之间,同时听着更多欺骗性的信息材料。随后他们走进这些建筑物,顺从地坐到8英尺x10英尺的工位上,面对周围4英尺高的隔墙,认为自己永远无法翻越它们。然后这些人把大量清醒时间,投入到十年后甚至没人能记起的事情上,更别提千年之后。他们继续消费更多有害食物,为各种琐事压力重重,之后回到盒子般的交通工具里,去往自己盒子般的家中,消费更多有害食物,再次重复完全相同的生活模式。当到达足够大的年数得以退休后,他们便有了不再经常离开家中盒子的特权。


而这就是我们所认可的正常生活。


你难道看不出其中有任何错误之处吗?


你是否在严肃认真地说,自己是有意欺骗自己?那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感到最好自己来决定值得为什么去活,以及不值得为什么去活。我觉得并不需要让他人把各种选择编程到自己脑中。但为了安装属于自己的软件,我首先必须卸载由工厂预先安装的充斥漏洞的操作系统 — 那套系统包括以下程序:找份工作,赚钱,买东西,看电视,买更多东西,服从,做其他人所做的事情,买更好的东西,安静退休,死去。然后我还必须设置防火墙,以防止病毒般的传染思维重新装进我的脑中。我所用的防火墙就是市面上最佳选择之一 — 它的名字叫做“意识觉知”。


我已有意退订那些社会教化的欺骗想法,以便自己能清醒主动地探索其他欺骗想法。这样做的目的,在于拓展出对现实世界真实运转方式的更好理解图景。最终我可能碰上某种事物,它并非只是另一种欺骗想法,我也许能在其中找到一点点真相。


我为何存在于此?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为何看起来是与单个人的“身体-思维”相关联?我到底为何是有着清醒意识的生命?为何我在清醒梦中能做到的事情,醒来后却无法做到?同步性事件为何会发生?什么事情科学无法做到,我却可能做到?


与询问如何制造更好物件,或者如何让人们去买更多物件相比,这类问题更让我着迷。我更愿意真正理解存在的本质,而非拥有世上的所有物件。


但为了恰当探索主观现实的整个空间,我必须不断转换个人信念,以便从内部弄清这个空间的样子。从你的视角来看,这些转换过程表现为我行为上的变化。有时那些变化可能无法察觉,而另一些时候,它们可能表现得突然又明显。


但做到这种事情如何有可能?


因为我并非自己的信念,做到此事便有可能。我可以自由变换个人信念。我知道自己持有的任何信念,就是关于如何看待个人现实的一种选择。无论何时想要,我都可以自由清醒地做出不同选择。我可以选择本周做个无神论者,下周做个天主教徒,再过一周选择做个佛教徒。对我来说,它们都只是各不相同的欺骗想法。在自己测试过的各种欺骗想法里,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有任何一个,准确到足以完全解释清楚自己的一切体验。我仍有需要阐明的认知间隙。我将不断搜寻,直到找出能阐明自己有过的一切体验,而且没有认知间隙的信念系统。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能结束搜寻。


但我喜欢售卖物件。人们也需要物件。没有各种物件,我们都会死去。


若你相信此事,便已经死去。你只是还未意识到这件事罢了。


那么物件到底有什么意义?


你得告诉我。那是你的欺骗想法。我只是你虚构出来的人物。


我认为你终于感到迷惑了,Steve。


没错,这种事发生得比我预想的更快。不过我一直都是快速学习者。让我们看看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可你不担心自己在公众面前看起来像个傻子吗?你可能毁掉自己的名声,那能给你留下什么好处?


自己主动做个傻子,比让别人把我们变成傻子要更好。


不过严肃认真地说,当有如此令人着迷的问题要去探索,谁还有时间浪费在担心上?假如仍有那些狭隘的社会训化信念,我才会操心自己的名声,这些信念告诉我需要担心某些事情,因为如果自己不担心,就会出现不好后果 — 比如失去社会训化希望我想要的某些东西。但在卸载这些思维程序后,我发现根本没有特定理由去担心那些虚幻的社会概念,比如名声或品牌。对于那些被生存需求占据的人们,可能确实关心这些事情。但当你超越这种需求,便可能意识到,与只是追求生存相比,还有更多有趣的人生挑战。


公众到底是什么事物,一堆顺从地把社会训化信念当做真理的自动机器人吗?我真的很难过于关心,这些睡着的小黄人(《神偷奶爸》里的奴才卡通角色。译者注)会想什么。在很大程度上,他们连想都不会想。他们大多数时候只是吃饭、睡觉和服从。问他们一个与自身思维程序相矛盾的问题,比如“你为何感觉折磨和杀死火鸡可以,但折磨和杀死猫就不行?”或者“你为何要吃对身体有害的食物?”,他们便会茫然无措。他们之所以有这种表现,是因为不服从天生痛苦… 至少在初始阶段。


对我来说非常好玩的一件事,就是抓住一个小黄人,向其展示一个看待现实的另类视角,将他们的意识觉悟拉伸到全新觉知水平,之后释放他们。这正是我非常享受自己工作的一个地方。


我发现你的说法很无礼。


那是你的损失。我碰巧认为这种说法挺有趣... 还有着潜在的正确性。


我可不是自动机器人!


你肯定是。我甚至有你接下来该去执行的代码片段,至少对美国自动机器人们而言,会是这样:


买(死火鸡);

吃(死火鸡);

重量 += 4;

健康 --;

感恩之情++;

头皮屑++


看起来熟悉不?


够了!现在我真要取消订阅你的博客了!


我知道。别拖延哦。


可恶。


可怜。



下一篇:20051127 赚取百万美元试验 — 变现出20000美元

上一篇:20051123 关于现实,科学方法和头皮屑的治愈良方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