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限制性的财务信念
2005.12.18

有什么限制性的财务信念正在拖累你,导致你无法实现本该得到的所有财富和富有状态?


人们因为“赚取百万美元试验”给我发来了大量电子邮件,其中包含的故事,讲述了参加者们如何发现并突破各种限制自我的财务信念。甚至那些还未变现出任何金钱的人们,也告诉我只是专注于吸引更大财富和富有状态(以所有人的最高福祉为目的)的简单行为,已经让内在的抵制心理浮出表面。之后大家便可对这些抵制心理进行清醒主动的处理。一些人也告诉我,克服这些潜藏障碍,甚至比收获金钱本身更加重要。


每个人似乎都会面对不同的障碍。对某些人而言,障碍在于自己拥有过多现金的观念 — 多过自己生存所需的金钱 — 那会导致不适感。对另一些人而言,障碍则是变得富有的整个想法,以及他们在富人身上关联的各种负面评价(贪婪、自私、邪恶、腐败等)。还有些人告诉我,遇到的障碍在于自尊问题,感觉自己配不上拥有额外金钱,因此忽视了各种财务机会。


托尼·罗宾斯在其Personal Power II(驱动力II)的成长课程中,花了很大篇幅探讨财务富足的话题。他说我们无法体验财务富足的主要原因,就是对拥有比自己生存所需更多的金钱抱有负面关联想法。那是种颇有争议的表述,但我认为他说得完全正确。不过使人感到困难的部分,在于识别出这些障碍想法是什么。它们大多在众人孩童时期就已植入,变得非常内化,以至于我们通常甚至无法清醒觉察到它们。我们将这些信念视作理所当然,甚至注意不到它们会多么容易地伤害自己,或者它们本身有多愚蠢。


我的头号财务障碍,就是面对非常轻松,几乎毫不费力地赚钱的概念,自己表现出的内心抵制。我在孩童时期学到,金钱就是辛苦工作的结果。虽然我偶尔会在假期和生日收到礼物,但若想要额外金钱,自己通常就必须为之付出劳动。在多年的创业历程中,我也一直怀抱这种信念。如果想赚到更多钱,我的策略似乎都是基于更加辛苦地工作。


在我看来,这种信念似乎非常符合逻辑与明智。坚定的工作精神怎么可能是件坏事呢?但读过Michael Gerber的The E-Myth一书后,我开始看出这种思维模式有多愚蠢。辛苦工作当然很好,但这种信念让我忽视了更容易赚钱的那些途径。我把努力付出与提供价值混淆在了一起,这让我忽视了那些通过利用个人价值来赚钱的机会,并非只是更加辛苦和长久地工作。当我开始专注于提供价值,而非努力付出时,便可通过工作更少小时(无需再睡到办公室),过上体面富足的生活,并开始建立起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被动的多个收入流(版税收入,互联网自动销售系统,主客两益的交易等)。所有这些收入,都发生在我舍弃辛苦工作是赚钱必要条件的信念之后。我舍弃的另一个信念是,自己必须通过交易个人时间来赚取金钱。这些变化发生在许多年前,但从那之后,我继续发现并清除了更多限制性信念。


在网络上,你很可能已注意到人们对某些圈子里的赚钱行为,几乎有着邪教般的厌恶态度。我在一些博客同行那里见过这种情形。无私付出却贫困潦倒的博客模式被人们高度崇敬,而创业型博客则被看作更为冷漠和无情,人们似乎认为那些创业者对自己的受众关心较少,或者他们就是为了金钱才创作博客。对于听信这种信念的博客作者们,我感到挺悲哀。请意识到无论你何时想在网上变现任何东西,人们都会发出抱怨牢骚。但那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屈服于群体思维,在创作过程中折磨自己的财务状况。所有东西都该免费的思维心态,在那些仍靠父母维生,自己支付不起什么东西的年轻人中间很是流行。能免费提供某些价值很美好,但那种存在模式通常并不符合所有人的最高福祉。


我不会轻信那种会把自己变成免费祭坛上牺牲品的信念系统。在我看来,更好的存在模式可以在安·兰德的《阿特拉斯耸耸肩》里找到。我并不认为自己是客观主义者,但此书碰巧就是我一直以来最喜爱的小说之一,因为它传达出了一种无比有趣的生活哲学。我喜欢兰德呈现出的价值交换原则。有着高度正直品性的人们,彼此间会做公平的价值交换。但同样是那些人,在面对喜欢操控榨取他人的寄生者时,却有着非常不同的处理方式 — 在全书结尾,他们基本上都舍弃了那些寄生者,拒绝再和他们做任何生意。我在这种处世哲学上并不像兰德那样激烈,但确实发现这种哲学很有用处。自己会做公平的价值交换生意,忽视那些我认为不公平或只有一方得利的不合理要求。我提供了许多免费内容,这样所有人都能得利,但我对自己也很公平。我想让自己的工作实现共赢。你赢。我也赢。但有不少人对我提出的要求,显然只能让一方得利。我会直接忽视他们。就像我在之前关于自私话题的文章里提到的那样,我相信能找到一种服务自己和服务他人会变成同一件事的做法。我看到过只要两者间发生冲突,都会带来严重的问题后果。我对成为一个贪婪,以自我为中心,寄生虫似的人毫无兴趣,但也不想成为一个自我牺牲的殉道者。我的“贪婪”在于同时提升自己和他人的富有水平。我花了大量心思,以求让自身福祉和所有人的最高福祉保持和谐一致,这样两者便能指向同一个前进方向。


许多人指出我的网站有大量广告,远多于大多数博客。呃。你肯定要是盲人才看不到这个事实。但所有广告存在的原因非常简单 — 人们在不断点击它们。那些广告现在每月为我带来了成千上万美元收入。它们正付着我全家的房屋贷款,健康保险等。我还用这些收入拓展着自己能提供的服务内容。早前的广告收入支付了我的所有播客录音设备,以及网络服务器的升级需求。我一直能提供许多免费内容,就是因为不必担心只是为了赚钱而要做其他事情。我能将个人精力专注于创造价值。广告也没妨碍我提高网站流量。从今年初以来,我的网站流量已有40倍增长,所以即使广告延缓了一点增长速度,我也并不介意。如果流量增长得过快,我还有跟上硬件升级方面的麻烦。广告也为广告商们创造出价值,他们中的大多数也提供着与个人发展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我刚好也喜欢那些内容)。如果广告跟读者毫不相干,就很少有人会点击它们,我也没法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变现收入。我试验过许多不同的广告布局,自己很难找出优于现有布局的方案。现有布局的收入效率令人惊叹。我能无穷无尽地猜测它为何管用,但目前我只知道它确实管用。我每月都会进行测试和调整,并将继续尝试各种广告方案。


假如我在这个网站上保留更轻淡的广告布局 — 更像你在其他博客上看到的典型样子 — 估计来自这个网站的收入只会有当前的大概20-30%。那完全是从我兜里掏出的钱。我认为在牺牲自己以免费提供所有内容,和要求付费才能获取内容之间,当前做法是挺公平的平衡交易。我喜欢自己能免费给出如此多的内容,这样大家都能方便取用。安·兰德很可能并不喜欢我这样做,但我想帮助那些支付不起任何东西的人们。对于某些人因为这些广告而感到烦扰的事实,我对此完全不介意(我做的事情总会烦扰到某个地方的某个人)。任何人都完全能选择逃离这些广告。若你不喜欢广告,永远可以通过RSS订阅去看免除广告的博客内容。你还可以打印出这个网站的任何一页,得到格式漂亮的无广告版本。我考虑过提供付费订阅服务,但那会伤害流量增长,因为付费服务意味着将内容隔离在搜索引擎之外,扼杀特定文章被他人链接的潜在可能。在2006年,我打算试验其他的收入模式,但当前的收入系统,就是我和其他模式比较之后的掌控做法。


一年前我对广告还持反对态度。在博客上线的头四个月里,我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广告。后来有人建议我试用Google Adsense广告服务,鉴于自己常有的一头扎入,亲手测试的做事风格,我对它做了尝试。自己对这个广告服务的收入效果惊叹不已。从今年二月开始使用以来,我的Adsense收入平均每月增长50% — 我们说的可是9个月内40多倍的增长水平。而且12月份的日平均收入,已经比11月份的日平均收入,增加了55%。我不知道这种增长率还能维持多久,但它给2006年创造出一些极其令人兴奋的前景。就算我在2006年只维持非常保守的10%月收入增长,自己的广告收入也将实现三倍提升。如果月收入增长20%,总收入还将增长9倍。


各种恐惧贩子们很可能担心网络广告行业会崩溃。但若此事发生,我将直接转向其他收入模式。变现网站流量的方法不计其数。


为实现当前结果,我必须跟从个人直觉,排除所有基于恐惧的思维想法,那些想法会妨碍我享受更美好的财务富足生活。我必须清醒主动地想出关于财富与富有方面的个人哲学。对我而言,这种哲学是基于为他人创造价值,并接受那些价值带来的公平补偿。其中没有贪婪。没有自我牺牲。不必担心其他人可能怎么想我。


假如你想为自己实现更美好的财务富足生活,尤其是若你正参加“赚取百万美元试验”,我建议你花些时间找出自己对实现更大财富的内心抵制。例如,变得富有的想法是否令你感到冒犯或厌恶?请探索这些信念。针对它们写些日记。清醒主动地审视它们,再决定这些信念是不是你真想持有的信念。你的财务信念在服务于自身福祉,和所有人的最高福祉上,彼此和谐一致吗?



下一篇:20051218 停止争论,开始测试

上一篇:20051215 规则在坚定之士面前绝非障碍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