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更新日志 — 第60天
2015.12.19

今天是我开始多相睡眠试验以来的第60天。自己很难理解只过去了60天 — 这段时间感觉更像接近120天。


在过去几周,我每天都会收到关于这个试验的各种电邮。其中提出的许多问题,我在之前第1-30天的多相睡眠日志里已经做了回答,所以若你真想了解相关细节,那些日志文章就是开始阅读的好地方。其余大部分问题,都是关于我从未尝试过的各种体验选项,我并不在乎思考那些问题,因为它们离我的亲身体验太远。我的试验经历已包含足够多的惊讶体验,假如冒险超出现有体验范围,我很可能只会在黑暗中摸索。为回答这些猜测性问题,我只能说:“你的猜测和我的相差无几。若你真想知道那些冒险体验会发生什么,就必须自冒风险,投身尝试。”我的多相睡眠日志应当只作为一种体验性指导,而非一份具体做法手册。


我承诺要在多相睡眠第60天时发布一篇更新日志,所以此文就是。


是的,我仍做着多相睡眠试验。没错,我还依然活着。至于我的心智正常程度,有些人争论说,我在开始这个试验很早前已将它丢失,所以此事就留给你来决定吧。


在过去30天里,我对多相睡眠已感到舒适自在了许多。尽管身体在适应多相睡眠的第一周表现非常艰难,但心理适应呈现出一种极为不同的挑战。我用了数周时间,才真正对多相睡眠整件事感到“正常”。


家人已经相当适应我跟他们并不一致的睡眠习惯。妻子还会取笑我在白天进行的小睡:“瞧呀… 史蒂夫宝宝又需要小睡一下啦。”而我现在给妻子起的昵称是“熊妈”,因为她每晚都必须冬眠。我发现与把家人想成昼出夜眠的异类吸血鬼相比,将他们想成一群熊会没那么阴森恐怖。不过妻子昨晚告诉我,她挺喜欢我整夜醒着,因为想到有人守卫着整个熊窝,让她感觉更加安全。


我目前面对的巨大挑战,就是如何以一种平衡和可持续的方式利用所有清醒时间。做到此事比我预想的更加困难。多相睡眠彻底重写了我对时间的整个概念,自己完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我不再将时间想成一天天的日子 — 现在它就是持续不断,永不终结的时光之流。在很大程度上,天空是黑是蓝对我来说已无关紧要。与把工作安排到单独的日子里不同,我的待做事项列表,已变成延续不断的事项队列。但这种现实给我带来了一些问题。主要问题是,我在工作、家庭、锻炼和个人任务等生活领域之间,完全缺乏平衡状态。由于一天能工作20小时,我经常屈服于这种工作诱惑。自己总有“另外一项任务”需要完成。而且没了长时间的夜间睡眠来强迫自己进行状态重置,我发现在进入“工作模式”后,自己很难停止下来。对我而言,说出“好啦,今天的活已干完。我明天接着再干。”这样的话不再有任何意义。我的生活中已不存在明天。在我看来,现在和刚过去的万圣节仍属于同一天。所有事情离我只有特定数量的小时那么远。与因为需要准备晚上入眠而停止当天生活不同,我现在只需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为了小睡,吃饭,陪伴家人,锻炼等)。之后我便可再次回归工作,继续处理那个事项队列。这种生活感觉就像工作日永远不会真正结束。


挺棒的是,我最近一直完成了很多工作,个人收入在本季度也有极大提升,但如果要让这种生活处于健康的可持续状态,我需要更平衡的生活方式。自己近来肯定已经工作过度。在单相睡眠模式下做名工作狂是一回事,但多相睡眠模式把过度工作带进了一个全新层次。若你认为一周工作80小时已经很过分,不妨想象每周工作140小时的可能状态。


与只是因为太阳碰巧落下而停止工作不同(我经常意识不到当前是白天还是黑夜),自己现在倾向于一直工作,直到我感觉确实必须休息一下。甚至在那时,我发现停止工作超出一两个小时也挺难。因为自身工作在本质上充满奖赏感,导致我的默认活动就是不断工作。然而,我承认自己也需要对其他生活领域给予更多关注,而非只是一直工作。


当采用单相睡眠模式时,我并未意识到个人日程安排与夜间睡眠联系的程度有多深。自己会自然地醒来,锻炼,淋浴,吃早餐,工作,… ,吃晚餐,陪伴家人,阅读,上床睡觉。但那种日程安排是基于将时间划分成单独的日子,从而让每天都能遵从相似的日程安排。既然自己有了不同的时间概念,我就没法直接遵从旧的日程安排,只是在夜间添加新的活动内容。这种做法让人感觉不对劲。多相睡眠绝不是在单相睡眠的基础上,每天额外增加几个小时。甚至连接近这种状态都不是。它属于一种大得多的改变,这种改变既令人陶醉,又让人烦扰不安。


为解决此问题,我需要做的就是自上而下地重新平衡个人目标。今年我的主要专注点,一直都是打造这个网站,并让个人生意达到盈利的程度,因此自己的主要目标是以个人工作为中心。我允许自己生活的其他领域保持原样,甚至稍微出现倒退。但现在我感觉已抵达可持续的盈利状态,并不需要再逼迫自己像个偏执狂那样去工作。举例来说,花些时间去旅行就是个好做法。你是否知道,我还从未在美国之外旅行吗?我甚至从未去过墨西哥或加拿大。事实上,有许多美国主要城市我都没去过,包括纽约城和西雅图。我想自己上次有过的多于4天的一个假期,还是在十几岁时。出门去看这个世界的更多地方,而非只是观赏拉斯维加斯版本的巴黎、威尼斯和纽约大酒店,肯定会有助于我的个人成长。


多相睡眠会放大你现有的样子。若你生活中有些小的不平衡之处,在多相睡眠模式下,它们会变得明显许多。好习惯能更好地服务于你。坏习惯则会伤你更深。尝试多相睡眠揭露了我生活中需要处理的那些不平衡领域。在单相睡眠模式下,我可以忽视它们,但在多相睡眠模式下,它们则明显得叫人无法忽视。



为何我行?


或许在过去30天里,针对多相睡眠,人们问过我的头号问题就是:为何我行?为何在其他那么多人尝试并失败后,我看起来却能适应多相睡眠?我并非唯一做到过此事的人,但自己确实是近来成功适应这种睡眠变化,并实际持续了不止几周的尝试者。虽然60天的长度还不足以宣告这个试验取得了一生的成功,但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已经很不寻常,它的罕见性也足以让许多人对我的试验抱以浓厚兴趣。我计算过,有几十人已在读过我的多相睡眠日志后,开始尝试多相睡眠(并把这种尝试行为归功于我)。


我查看了近来试图适应多相睡眠的其他人的日志记录,这帮我识别出一些关键差别,也许就是这些差别,给了我其他人所没有的转变优势:


  • 灵活性。我在家工作,能完全掌控个人日程安排。我没有常规工作,也没有老板,可以在白天或晚上工作。自己完整腾出两周时间,用作睡眠试验的身体适应期,期间没有预约事宜、会议,或要做的外部责任义务,如果需要,我甚至可以更长延续这段时间。对于身体状态像僵尸一般,我觉得完全没问题,因为自己不必运转良好。在睡眠试验的头一周,我根本没开车。自己给了身体度过适应阶段所需的全部空间,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压力。我允许适应阶段按照它自己的完美时间自然发展,而非强迫它要在为期3天的周末之内集中完成。


  • 早起者。在开始这个试验前,我已经是名早起者。自己一般会在早晨5点起床。我认为之前改变个人睡眠习惯的经历体验有很大帮助。我已训化自己在闹钟一响后就跃身起床 — 无需在脑中和自己讨价还价。成功实现多相睡眠的很大一部分因素,依赖于能在小睡时间结束时马上起床,不会昏昏沉沉地又回到睡眠中。以我之见,这就是适应阶段最困难的部分之一。19岁时,我常会从凌晨2点一直睡到几乎中午。在开始多相睡眠试验前,我平常的睡眠时段则是从大概晚上10:30到早晨5点。


  • 没有咖啡因。我并不常喝咖啡因饮品。尽管自己时不时会享用一杯咖啡或茶水,那并非我每天都做的事情。我家里没有任何咖啡。自己经常一连数月都不喝咖啡因饮品。咖啡因会干扰REM睡眠(快速眼动睡眠)已广为人知,所以若你消费着任何咖啡因饮品,包括可乐,我认为要适应多相睡眠就会很难。


  • 100%的纯素主义者。我从1997年以来就是纯素主义者,而且从1993年开始便是奶蛋类素食者。所以我在12年里从未吃过一个肉类汉堡(除了素食汉堡)。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消费动物类食品,自己吃的许多食物也都属于有机食品。有证据表明,素食动物比杂食或肉食动物需要的睡眠明显更少。其他尝试过多相睡眠的人士常会在自己的睡眠日志里注明,饮食似乎在适应多相睡眠的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若你会吃含有动物类食品的油腻食物,它们就需要更多时间和能量进行消化,你也更有可能被困倦感击溃。我认为在适应多相睡眠的能力方面,个人饮食习惯扮演了关键角色。我不确定在其他饮食情形下,自己是否也能做成此事。当我吃动物类食品时,自己的睡眠习惯非常不同 — 在以前写作的《如何成为早起者》文章中,我已提到过这些不同之处。


  • 个人动力。与大多数人相比,我有更多理由去成功实现多相睡眠。个人发展就是我的生意事业,所以我把这个试验也当成自己工作的一部分,不管它最终成败与否。它并非只是一个业余项目或个人试验。另外,因为自己在针对这个试验写博客,全世界有成千上万人关注着我的进展。那就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的挺强动力。请想象若你的多相睡眠试验正被电视直播,那时的你会是什么样子。我要么会大获成功,要么会惨败而归 — 自己对任何一种结果都毫不介意,但无声无息地黯然失败绝非我的可行选项。若你是在没人关注的情况下独自尝试多相睡眠,便会更容易投降认输,而非逼迫自己身体走向成功或失败。让此事成为公开试验,使我更容易降低投降的几率。


  • 态度。在进入这个试验时,我对试验有多困难怀着极大的尊重和谦虚态度,但我也对获得成功保持着专注,而非专注于失败的可能性。我不允许脑中首先出现会失败的奢侈想法。假如自己失败,那就是因为身体无法承受此事,而非我在脑中投降认输。所以自己的失败必须属于外在,而非内在。与此同时,我将这件事看成一个试验,所以不会把个人自尊带入试验结果之中。如果没法搞定此事,我也不会过分自责。尽了个人最大努力并因为身体局限而失败,绝无任何羞愧之处。我要么会适应多相睡眠,要么会拥有一次学习体验。无论是哪种结果,都能为他人提供借鉴好处。


  • 自律。在过去15年左右,我已学到丰富的自律策略。这并未让我的适应过程变得更轻松容易,但它确实提升了我不惧挑战,坚持到底的能力。这与健身者能比普通人举起更大重量相似。若你拓展过自律肌肉,当自己需要额外力量时,那些肌肉肯定就能派上用场。重物仍然只有那么重,但你举起它的能力有了更大提升。我认为自律在试验过程中扮演了一定角色,但比我预想它会有的分量少得多。我认为在闹钟一响后就能起床这件事上,自己以往养成的早起习惯是更为显著的影响因素。所以在尝试多相睡眠前,我觉得先变成早起者几个月可能挺有帮助。早起仍是个富于挑战的目标,但它不像完全适应多相睡眠那么难。若你的自律能力非常虚弱,可能就需要在试图控制个人睡眠习惯前,先打造一点自律能力。请阅读共有六部分的《自律》系列文章,以获取这方面的一些建议。另外请尽可能对自己保持耐心。


  • 舒适感。若你真的转变到多相睡眠,就将永远脱离和其余世界的一致状态。如果你看重人数优势带来的安全感,并想留在群体生活之中,这种心理可能就会成为你的严重障碍。假如你对变得与众不同过于敏感,当试验进展困难时,这种敏感态度便很容易成为你放弃努力的强劲理由。要是你想实现多相睡眠,就必须对做个古怪之人感到舒适自如。与普通人相比,多相睡眠属于高度反常的生活状态。对于和大多数人显得不相同,我完全不介意,所以这不会成为我的障碍。作为色盲和左撇子,我从很小时就学会了拥抱自身独特之处,不会担心自己要做个正常人。我的世界里甚至没法看到红色。


  • 生活经验。我今年34岁,所以比典型的20来岁大学生们拥有更多生活经验。我看到有许多学生都在尝试多相睡眠,但几乎没人能成功适应这种睡眠方式。成功度过适应阶段非常非常困难。若你看看其他人的试验结果,成功几率微乎其微。假如自己在上学时尝试多相睡眠,我也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此事。上大学时,我还不是早起者,也不是纯素主义者,个人自律能力还较低,日程安排也没那么灵活,自己并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个人发展知识和经验。我年轻时可能有进行尝试的更多热情,但引导自身能量和掌控行动节奏的能力没有现在这么好。我想自己那时很可能会怀着许多激情开始尝试,几天后便精疲力尽。若你在20多岁早期能成功适应多相睡眠,我认为你就是难以置信的优秀人士。


你还可以去思考其他差别之处,比如基因等(也许色盲基因不知何故给了我多相睡眠的力量???),但以上就是我认为在适应阶段,扮演了富于意义角色的差别因素。


这些因素中的任何一个都能产生成败之别,但把它们添加到一起时,我认为和大多数人相比,自己便有了巨大优势。对于大多数人尝试多相睡眠几天后就会失败的事实,我并不感到惊讶。做到此事远非容易。即使度过了最初的身体适应阶段,我发现情感/心理层面的调整适应也极具挑战。人们很容易就能在某个时刻找到停止尝试的理由。甚至你得是个挺怪异的个体,才想尝试这种事情。


我计划在多相睡眠第90天时发布另一篇更新文章,那将是2006年的1月18日。在那之前,我会看看在回答现有的近乎100个读者提问上,自己能否有所进展。我还希望会在某个时刻,想出如何享受一次真正的假期。



下一篇:20051221 灵性 vs. 智性

上一篇:20051218 停止争论,开始测试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