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梦 — 研究一棵枫叶树
2005.12.23

昨晚在一次20分钟的午夜小睡期间,我做了一个清醒梦。这是自64天前开始多相睡眠以来,我经历的第四个清醒梦。它是从一个常规梦境开始,接着在某个时刻,我意识到自己正抱着一个滴水嘴兽的雕像,这让我看起来很奇怪。


我问自己:“我干嘛要抱着滴水嘴兽的雕像四处活动?这太不寻常了... 甚至对我来说也是如此。而且相对于它的体积,这个雕像也太轻了。嗯... 有没有可能我其实在做梦?不会吧。所有事物看起来都如此真实。瞧瞧那些树木和建筑。此外,我不久前才和甘地在他的帐篷里聊了会儿天,他看起来也足够真实。但这个滴水嘴兽的雕像又是怎么回事?我平常不会把这种东西搬来搬去。也许我该问问那个滴水嘴兽。他似乎不会说英语。我很好奇是否有办法能用滴水嘴兽的语言去询问他。这种情形肯定有某种古怪之处。我能绝对肯定这不是一个梦境吗?等等... 我记得告诉过自己,假如问出这种问题,那么我肯定就是在做梦。所以此刻绝对是个梦境。”


就在那一刻,我在梦里变得清醒起来。此时我已在梦中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所以感觉自己在醒来前,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我设定的睡眠闹钟只有25分钟 — 若能看到自己梦境倒计时结束的场景,那就太妙了。因为当时梦中世界是在夜晚,周围挺暗,我便施展了“要有光”的意念力量,接着太阳升了起来。然后我又决定尝试跑得像闪电侠一样快,那种体验挺有趣。最终我跃入空中,做了些梦中飞行。出于某种原因,我见到一棵树看起来不同寻常地真实,于是落到它面前想更近审视。


我识别出这是一棵枫叶树,并花了几分钟研究它,想看自己能否找到任何缺陷纰漏,能把这棵梦中之树与真实世界里的树区分开来。我浮身飞过树枝,研究树叶的纹理构造,结果它们看起来就像正常树叶一样,而非像是由电脑生成的虚假纹理。我检查了不少树叶,注意到它们看起来是那么生动真实。它看起来像一棵树,摸起来像一棵树,闻起来也像一棵树。我能识别出的唯一差别,就是梦中之树带有一种能量,使它比真实世界里的树稍微感觉更加鲜活。那个场景看起来比现实情形更加真实。当自己研究那棵树时,我自言自语道:“这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它看起来难以置信地真实。但这种树恐怕在现实中甚至都不存在。”所以即便我看着一棵只是存在于个人想象中的树,自己却从中看不到任何证据,能表明它不像现实清醒世界里的一棵树那样真实可靠。


现在我正坐在家中办公室,完全清醒地盯着窗外后院里的树木,自己不禁好奇那些树是否也是真的。我有什么证据可以说明,整个现实世界并非只是在自身意识中展开播放的体验场景呢?我真的没法知道此事。我无法逃脱自己的意识存在(我能吗?),所以自己面前的任何客观现实证据,与我梦中世界里呈现的同类证据,并无任何不同。我甚至在梦里有稳定持久的生活地点,随着多年间不断拜访梦中世界,那些场景环境似乎还会随着时间进化改变,如同现实世界里发生的一样。


部分由于这个难解之谜,我将自己的清醒现实世界也看成和梦境相似,认为所有事情都发生在我的意识之内。在那些现实体验里,我并非不同的人物角色(即:有着实体身躯) — 我就是正经历那些思维体验的意识生命。一旦我开始用这种方式去思考,便注意到自身梦境也开始变得生动鲜活许多。此事刚好和我转换到多相睡眠同时发生。我的梦境现在如此真实和复杂,以至于很难将它们与清醒的现实世界区分开来。我必须通过某些不同寻常的事物,才能被触发醒悟过来,比如注意到我正抱着一个滴水嘴兽的雕像。


自己梦里的实体物质看起来如此坚固真实。大概唯一的区别就是梦中事物拥有不同的能量感受... 好像它正以不同的频率在振动。我感觉梦中物质会发散出与实体世界并不相同的辐射能量。或许梦境就是一个和实体世界的物理法则有点不同的另类现实世界。


我应该提及的一件事是,在准备进行那次午夜小睡前,自己其实发出了做个清醒梦的意愿。我已经有段时间没这样做了,但在多相睡眠期间第一次看到这种做法仍然管用,感觉挺不错。我想自己会更经常地尝试做此事,因为清醒梦是探索另类现实世界的一种极其让人兴奋的方式。在梦境世界里保持完全清醒的状态,同时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体正在睡眠之中,的确是种非常精彩的体验。


若你想了解更多关于清醒梦的知识,并想自行尝试,我推荐你阅读Stephen LaBerge博士的两本书:《清醒做梦》和《探索清醒梦的世界》。它们是我读过的关于清醒梦的最好书籍... 也是在11年前帮我开始了解清醒梦的书籍。清醒做梦完全是种可以习得的技能。



下一篇:20051226 成为你本该成为的那个人

上一篇:20051221 灵性 vs. 智性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