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你本该成为的那个人
2005.12.26

你是平常人吗?


我肯定不属于平常人。自己生来就是金发,蓝眼,和色盲。因此我不仅看起来与众不同 — 我见到的世界也和“平常”人不同。雪上加霜的是,我还是左撇子… 自己简直就像隐形基因的集中营。随着时间过去,当开始注意到自身其他与众不同之处,并做出属于自己的各种人生选择后,我离平常状态只变得越来越远。


最终我意识到,“平常”只是自己脑中的一个概念。事实上,我的“平常状态”与其他人的平常状态并不相同。我的“平常状态”甚至已十分独特。所谓的平常,其实只是一种自我限制的做法,一个从最开始便根植于恐惧的概念。


请意识到,你不像地球上的其他任何人。这个星球上没人和你完全一样,即便你有双胞胎亲人也是如此。人们之间的差别甚至远大于此。你个人经历体验的集合,使你变得独一无二。


然而大多数人是如何对待这种独特性的?他们试图忘掉它。他们依附于各种群体,以为自己需要和其他人显得一样。他们力争显得平常,要与其他人的状态相似。


这就是纯粹的愚蠢荒唐,因为除了作为一种想象出的概念,平常状态并不存在。你曾经遇过100%平常的人吗?你是一个平常人吗?你身上是否有任何独特之处,能把你从群体中区分出来?



扔掉愚蠢标签


“平常”并非你值得追求的一个标签。它毫无价值。或许你担心若自己太与众不同,就会被大众排斥。事实的确如此。你会被其他受恐惧驱使的寻求平常的人们所排斥,但他们的接纳认可反正也没有价值。从光明一面看,当他们把你踢出群体后,另一个永远追求成长的高觉悟社群,将张开怀抱欢迎你。此外,以后回头逗弄那些寻求平常状态的人们,还有很多乐趣呢。


但你并不应该去追求“反常”或“与众不同”的标签。在此情形下,你是出于寻找独特感的自负欲望,以表现出平常状态的反面为目标。而你本该成为的那个人,并不存在于从平常到与众不同的线性范围之内。让自己和他人作比较对你没有任何帮助。你真正需要做的,是让自己和自己作比较。



了解你的更高自我


我发现要变成自己本该成为的那个人,最佳做法是先去认识那个自我。你也能做到此事,它甚至没那么困难。你可以通过个人想象做到它。请查阅《我最喜爱的冥想练习》,以了解更多细节内容。基本上来说,你将直接视觉化想象自己走进一个房间,遇见未来的自我,并和他/她进行交谈。这是一种非常启迪人心的体验。


当在20多岁早期进行这种冥想,并在想象中遇见未来的自我时,我首先注意到的事情之一,就是他完全没有恐惧。对于我看起来心存的所有恐惧,他还觉得好笑,甚至会因此戏弄我。若我有某个问题或担忧之事,他会推荐一种非常大胆直接的解决方案,但实施那种方案通常需要巨大勇气。他近乎残酷地诚实和直接,从不耍花招或有任何操控行为。我永远知道他的明确立场。他也总会将我提升到更高的做人标准。


我可以看到,他的勇气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内在平和感。但自己并不明白要如何抵达那种状态水平。我用了很多年,才发现他的勇气源泉是什么。他的勇气来自一种看待现实的特殊方式 — 那种方式让感到害怕毫无意义。他并未去克服恐惧或直面恐惧。他只是没有体验到任何恐惧之处。他将恐惧看成一种幻觉,所以感到害怕毫无意义。在描述那种状态上,无所畏惧可能是比勇气更好的用词选择。


但他并非一位完美的成功榜样 — 事实上,他经历的失败比我现在经历的更多。他也有自己要应对的问题,但他会通过直接行动去处理那些问题。他永远不会犹豫或担心最终结果。对他来说,生活就是关于行动、结果、体验、学习和成长。恐惧并不属于生活方程式的一部分。


看待这种冥想的一个方式,就是我的潜意识创造出了想象中的那个男人,来作为它感觉我可以成为的形象投射 — 一个理想版本的自我。但可能某种程度上,这个人其实本来就存在。然而,这种自我模型的产生原理,并不像它在促进我成长上发挥的作用那般重要。



变成你的更高自我


当你遇见更高自我并想了解他/她时,便有了实现个人成长的理想自我模型。这就是自己和自己进行比较的一种方式。你无需担心像“平常”之类的标签,因为那种标签都是基于让自己和他人进行比较。展现在你面前的愿景,就是独一无二的你,一个你能真正实现的更高自我。


随着年复一年地继续进行这种冥想,我收获了一条通向个人成长的强大道路。通过将现有自我与未来自我进行比较,我总能看出自己需要走出的下一步是什么样子。那个未来自我变成了我想前往的理想愿景。他就是我打算变成的那个人。


那个未来自我也有自己全部成长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他已解决了那些问题。我从来没有不知该做什么的问题。真正的挑战总是如何让自己行动起来。


最终这个愿景变得非常强大,以至于我在个人冥想场景之外,甚至都能感受到更高自我的存在。他已成为个人意识的一部分,无论何时想要,我都可以融入其中,就像读取一份鲜活记忆。有些人会把想象出的这个人,定义为自己的精神向导。我确实常有这种感觉。


多年之后,我感觉那个更高自我与当下自我发生了融合... 到了两者变得难以区分的程度。我真正变成了自己最初在20多岁时展望的那个人。不过抵达这种状态,用了我不止十年。现在我有了另一个更高自我的投射形象,那个形象更具拓展性,而且正在这段难以置信的人生之旅上,指引着我走好接下来的几步。先前的更高自我帮自己摆脱了恐惧,正在形成的全新更高自我,似乎要来帮我学会拓展更大的同情心,尤其想将它作为平衡勇气品质的举措。



回到原地


挺有讽刺意味的是,通过追求自己的独特性,你很可能会感到更为平常。你将能从内在的力量出发,而非恐惧出发,和人们交往联系。你将完全拥有自己,并知道自己是谁,以及应该成为什么样子。来自他人的评判,不管是正面还是负面,都无法使你偏离正轨。


与他人的强大联系已存在于你体内。你和更高自我的联系,就是你和他人的联系,这种联系一直存在,只是需要我们去留意观察。这种联系跟基于自负和依附感的三维世界交往联系非常不同。在这种全新层次上,你是在和他人的更高自我,建立交往联系。而这种交往通常有着唤醒对方的作用效果。此外用这种方式与人交往要有趣得多。它就是人们本该交往联系的方式。你将直接绕过人们的内心恐惧和外在标签,大家都像自由灵魂一般,进行沟通交谈。


高意识觉悟的人们能非常自然地进行这种交往。各种标签和头衔都无关紧要。两个高意识觉悟的人们,能在首次见面后几分钟内,便开始讨论诸如使命、人生目的和意义之类的事情。其中一人是否穿着西装,另一人是否穿着破旧的牛仔和T恤,不会给交谈造成任何不同。他们甚至很少注意到穿着问题。沟通交流高度专注于内容本身,因为这类人就像在直接与彼此的灵魂进行交谈。


另一方面,当两个低意识觉悟的人们相遇,发生的沟通交流便浅薄而怯懦。每个人都在试探对方,而非以真实自我去沟通交流。他们甚至无法触及真实的自己,因为他们认同的是自负的自我形象。自负式的沟通交流充满竞争和恐惧。人们彼此玩着愚蠢的花招,徒劳无益地努力保护自己免于经历潜在的被拒体验。



清醒主动的感情关系


我还记得1994年认识Erin后不久,我们有一天在电话上聊着天,我直接对她说:“Erin,我非常喜欢你,如果你也喜欢的话,我想让咱俩成为男女朋友。”她给了我肯定回复,如今我们在一起几乎已有12年。


这种事看起来也许没什么大不了,但考虑到这段交谈发生在我们第一次真正约会之前。我和Erin只相互认识了几周时间,当时还只是普通朋友。事实上,我俩刚认识时,自己还在和另一个女孩约会。所以说出那种话相当大胆,但它的确让事情取得了很快进展,因为几个月后,我们便住到一起。我们本可彼此玩着交往游戏,先去约会很长时间。但直接看清我俩是否拥有共同感受,则是更加轻松和快速的交往方式。这种做法会管用,就是因为我和Erin都是无需相互玩弄交往游戏的那种人。


对于人们有兴趣和某人开始一份感情关系时,施展的各种可笑诡计,我经常感到惊叹不已。恐惧导致人们错过各种交往机会,让事情过度复杂到荒唐可笑的程度。请想象如果移除了恐惧,我们的感情关系会变得多轻松简单。若你喜欢某人,请直接告诉他们,问对方是否有相同感受。完成此事有多简单?只用几分钟,你就能决定该如何继续行动。当你的行动超越恐惧,自身判断的准确性也将获得提升。这样你甚至都不用问出那种问题,除了在明知会得到肯定答复之时。若你得到否定回答,它只意味着你误读了对方,但那真没什么大不了。被人拒绝将松绑个人能量,把它解放出来,反而有利于你去吸引别的交往对象。



意识觉悟让生活变得更轻松容易


随着你清醒主动地奋力变成本该成为的那个人,人生也将变得轻松容易许多。其实更准确的说法,就是生活还是一样困难,但你应对处理它的能力在不断增长,达到让生活看起来更轻松容易的程度。你变得更加强壮,所以感到负重变得更轻。


你对更高自我怀有什么愿景?若你想变成这个人,请花些时间在自己的想象中去认识了解他/她。请允许这个愿景激励启迪和指引你。视觉化想象你一直想成为的那类人,然后坚守那份愿景,直至你变成它的现实真身。



下一篇:20051227 50-30-20法则

上一篇:20051223 清醒梦 — 研究一棵枫叶树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