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个人标准
2006.01.11

我常会受到一种批评,就是设定的标准太高 — 到了人们感觉自己无法达到标准的程度。可能对于像我这样实践多相睡眠的纯素主义创业者而言,很容易说出:“这些就是为改善生活结果,你能去做的事情。”但我的标准或许脱离了普通人的能力范围。自己也从未被人指责过显得太普通。


一部分的我被此事逗乐了 — 这部分的我还记得自己19岁时,由于被控重罪盗窃,独自坐在一间牢房里的数天经历。那段时期我通常直到下午2点左右才起床。大多数时候,自己公寓的一角会堆满等着被卖掉的盗取物品。


虽然没有滥用毒品,也从不抽烟,我通常每周至少会醉酒一次。可以公平地说,我在21岁之前消费的酒精饮料,远多于在那之后的消费总量(我现在34岁)。除了一些罐装汤和冻土豆,自己厨房里连一种水果或蔬菜都看不到。我的标准晚餐要么是培根汉堡和薯条,要么就是辣肠披萨。自己当时并不超重,但我想是因为自己一般每天至少会花2小时散步或骑车。


在长时间散步时,我会构想更好的偷窃手法。自己尝试过的最高效做法,就是走进一家商店,去往家居用品区域(有时是电子产品区域),挑几样物品,将它们拿到柜台,宣称那些东西都是我想退货的礼物。当然,没人会在缺少发票的情况下给我退款,但有些收银员会眼都不抬地接受换货要求,以每样物品的近期最低售价进行换货。只要收银员未能实际见到我从货架上拿走物品,他们便不知道我进店时根本没带这些东西。如果监控摄像或商店的“便衣防窃”人员看到我,他们见到的也只是有人从商店挑选了合法物品,然后排队走向柜台,所以我看起来就像一位老顾客。换完货后,我便会带着所有新换物品,一个购物包,一张换货凭证离开商店,因此能毫无麻烦地走出店门。甚至物品上的安全贴条都已被收银员去除。


大多数时候,我是和一位搭档共同行动。他会在我之前进入商店,探查20-30分钟,选定值得“退货”的最佳物品,同时把它们重新摆放到远离收银员视线的方便位置。随后他会离开商店,在某处碰面地点花20-30分钟告诉我简要状况。交谈内容包括画出每个收银员位置的详细地图,我该利用哪个入口,从哪里获取事先摆放好的物品,以及走到收银员那里的具体路线。这样我永远不必花时间浏览各样物品,去冒被看见空手进店的风险。这个诡计成功过几十次,尤其在圣诞节后非常有利可图,那时许多人都会到商店退换商品。我开始把换货物品的价值从单次200美元,逐渐提升到每次400-700美元。自己收获最佳的一周,拿到过价值2400美元的物品。


我只为自己留下一小部分物品,主要是一台电视和大量视频游戏。大部分物品都以7折的价格出售。这就是我支付自己房租的方式。真正叫人难以接受的是,我的银行账户还有大概20000美元存款(而房租是每月600美元),所以自己甚至无需使用那些钱。偷窃已变成一种上瘾行为,最终当自己不可避免地过于贪婪和自信时,我还是被现场抓住。实际上,严格来讲,我已被终生禁止在某些商店购物消费。挺有趣,是不?


这些行为就是我19岁时的“高标准”。若将个人标准保持在此种水平,或许我今天就是在监狱里写博客,告诉各位我是如何帮狱友提升个人效率的。


真正让我脱离这种混乱生活的事情,就是自己做出了一个承诺,决心要提升个人标准。我还记得从萨克拉门托的县看守所被释放后,自己花了好几个小时,在州议会大厦附近来回散步。我仍不得不在数月后上法庭接受审判,而最终结果很可能是要在监狱里呆上几年。我先前已有过定罪惩罚,自己必须完成社区服务,而且在服缓刑。我已准备好接受无法逃避的一段监狱生活(后来此事奇迹般地从未发生,我在《人生的意义》系列文章中有过详细解释),同时也承认我对陷入这种混乱状态负有完全责任,假如给自己足够时间(长达数年),我终能脱离困境。没人会来拯救我 — 最终的结果完全取决于自己。我做了去偷窃的决定,也能做出用生命完成一些更好事情的决定。未来几年的前景看起来黯淡无望,但不论未来发生什么,我仍能想象在距今五年后,身处更好的生活位置。生活也许会在变得更好前变得更糟,但它终将变得更好。


虽然我那时的个人标准要比自己周围一些人更高,但这毫无安慰效果。就算在自己只做着商店偷窃和重罪盗窃的事情时,其他人还干着更糟的事情,那又怎样?当我被捕时,把自己和他人做比较毫无安慰作用。那便是我意识到他人生活标准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时刻。真正重要的,就是我能倾听自己的明智想法,设定属于自己的目标,并做到我能做到的最好结果。


当被诊断出癌症时,你在吃着比普通人更棒的饮食能有什么安慰效果?为让自己拥有比周围朋友更好的职位,把人生多年时光投入一份毫无满足感的工作,这种事实会让你感到舒服吗?因为大多数同龄人都已离婚,你自己也有份失败婚姻便毫无问题吗?


我最近看了纪录片Dark Days(《黑暗的日子》),影片讲的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人们,生活在纽约城一处废弃的地下铁路隧道里。最终这些无家可归者住进了政府补贴公寓,其中一人在叙述时不禁惊讶于如何令自己沦落到这种人生低谷。然而他在地下隧道里(此人在其中生活了5年多)拍摄的内容却表明,他对生活在一个老鼠泛滥的隧道中并不介意。任何时候,我们当前的生活标准在自己看来似乎都挺正常并能接受。只有当提升个人标准,达到一种全新生活水平后,我们才会在回顾过去时想到:“那时真是些黑暗的日子。”你有无可能在未来某天,回顾自己此时的生活标准,将它们反思看作黑暗的日子?


让自己和他人比较纯属浪费时间。这样做只会让你困在平庸状态。若和那些比自己糟上许多的人相比,你看起来就像个国王。看过《黑暗的日子》纪录片后,我的四居室房屋突然看起来就像座豪宅。但若看了《富人和名人的生活方式》,同样的房子看起来就像一处简陋小屋。假如我环顾街区内的其他所有房子,自己家看起来便很普通。这种比较信息对我来说毫无价值。它说明不了我有任何实际能力。


对于设定个人标准,唯一重要的问题是:你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吗?若能给出肯定回答,无论最终结果和他人相比怎样,你都不必有任何感到羞愧的地方。在我人生的许多月份里,不触犯法律便是个雄心勃勃的成就。如果有一天除了不犯法外自己什么都没做,我就可以去庆祝这个出色日子。我那时还没有必要的自律、专注度或内在动力,去实现比不触犯法律更有雄心的任何成就。自己不去冒险偷窃被捕,就是挺不错的一天。我甚至记得对能改掉乱穿马路的习惯,自己都感觉非常美好。


时间快进15年,如今我的个人标准要高上许多。自己也已获得巨大进展,在有些生活领域,公平地说,我达到的成果能轻松落在人群顶端1%的范围内。在流量方面,这个博客处于所有博客顶端0.01%的范围内。我吃的饮食也很容易比99.9%的美国人更健康。我读过的书,肯定比99%的同龄人更多。但我并未根据他人生活习惯来设定自己的标准。那并非我实现个人成长需要做的事情,也不是你实现成长需要做的事情。


提升个人标准,要求我开始留意以往低于自身意识水平的做法。我必须首先对自己需要改变的事情,变得清醒自知。例如,我曾经对狼吞虎咽一个油腻汉堡毫无不安感受。对于生产那个汉堡所涉及的事情,我根本没有思考过,也真的不想知道。我从小就是吃着汉堡长大 — 它对我来说十分正常。但作为提升意识水平的个人战役的一部分,我必须深入审视这类事情。我必须知道自己生活的幕后发生着什么,并思考随之而来的长期后果。不考虑后果使我落得进监狱的下场。学习了解自身食物选择的全面后果,并对此负起完全责任,让我变成了素食者,之后又成为纯素主义者。从1993年以来,我没再咬过一口肉食。除了肉食会带来负面的健康和环境后果,我也没法心安理得地付钱给人去做那些虐待动物的丑恶行为,比如把活鸡摔在墙上,在它们身上蹦来跳去,剪掉它们的嘴喙,以防止这些鸡在变疯时提前将彼此啄死(你可以在关于肯德基食物的幕后视频里自行查看)。我的同龄人里超过99%都愿意付钱给人虐待动物,而这种事实不会对我的行为造成任何不同;许多人都会降低自身意识水平,假装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但当我自问这种行为是否与尽个人最大努力和谐一致时,得到的便是非常清晰的否定回答。让大众尽情去做他们愿做的事情,但我的个人标准永远要听从自身良心道德的命令。我将一直提升自己的标准门槛,永远不降低它。过去几年做了几次零星捐款后,今年我已设置好每月付款,捐钱帮助终止虐待动物的行为。明年我很可能会捐更多钱,并且/或者向更多慈善机构捐款。而19岁时的我,对在偷窃活动之间狼吞虎咽培根双层汉堡的行为,毫无不安感受,现在的我和他相比有如天壤之别。若你在那时告诉我34岁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我永远不会相信你。


随着我在成长之路上不断前进,总有一些时期,当自己专注于其他领域时,某个生活领域会出现一点儿下滑,但我的长期发展趋势,就是不加限制地继续提升个人标准。我想让最好的自己继续变得更好。我的目光总会落在下一步行动上。当开始感到自满时,那便是我准备好为自己买墓地的时刻。


如果我问你:“你在尽自己最大努力吗?”而你的诚实回答是:“不,我没有。”结果将会怎样?那你就有个大问题。你拥有自己正在浪费,还未使用的潜能。你正活在自己的能力之下。这很可能是因为你是根据同龄人或电视上看到的做法,定义了个人当前标准。若你是阅读这篇博客的明智人士中的一员,可以公平地说,你活着的标准已在普通人之上。但谁又在乎呢?你并不会从我这里得到奖励那种成就的赞赏积分。那是你能做到的最好结果吗?你肯定能比一个喜剧角色表现得更好。其他人在做什么无关紧要。你知道自己能做得更多,所以请上前一步,认领那些成果。若你不想要那份额外能力,就请像我做的一样,把它贡献给这个世界。用它来改变其他人的生活。帮助其他有着普通或低于普通意识水平的人们,达到你已实现的意识水平。世上还有许多人,愿意给出几乎任何东西,来获得你理所当然视为正常的个人能力。我们为何不帮帮其中一些人?


或许你的同龄人会说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但我不会那么轻松地放过你。我想说如果没能尽自己最大努力,那你就是个失败者。与一个不愿付出汗水,安于社会平均水平之上生活的富裕年轻人相比,我对一个正尽自己最大努力,让个人生活重回正轨的流浪瘾君子,怀有更多尊重。


若你不知自己有何能力,就请冒些风险将它找出来 — 我所指的风险,是对你而言,而非对你的同龄人而言。让这个世界去告诉你何时走得过远。让它将你击倒在地并说到:“这就是我愿意让你前进的最远距离。”请确保你撞上的墙体是由强化混凝土制成,而非你想象出的自我怀疑。别在冒险上表现得像个胆小鬼。我对冒险的标准是:“只要冒的风险不会让我进监狱或棺材,它就值得去做。”


除了冒险,还有什么方法能发现你的最佳自我?请跟随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行动踪迹。提升个人标准。你能在今天比昨天表现得更好一点吗?你能在明天和以后的日子里做得更好吗?请跟随这条踪迹,你便能发现最佳自我有多不可思议。我保证最佳自我就在那条踪迹上。你的最佳自我还在前方很远处,以至于你甚至无法看到它。在自认为已接近它之前,你还需要努力多年。甚至当你以为自己找到它时,还将发现它总是在前方领先你一步。


当我19岁时,自己拥有的标准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挺好。如果我停下来和他人作比较,会看到自己比普通人要勇敢地多,玩得非常开心,享受着丰富社交生活,还有随时想要便能获取的现金来源。在很多方面,我的生活结果都高于普通人。不过当然,今天回顾那段生活时,那些标准看起来都很可悲。现在我的工作是专注于为世界做出积极贡献,而非做个榨取他人利益的人,或是个小偷。我期待在未来15年拥有更高标准,这样便可在回顾此刻时不禁想到:“喔,我那时的个人标准真低哎。”


大众的前进速度如此缓慢,几乎就像站立不动。而作为个体,我们有能力超越大众,每个人都以自己的独特方式保持领先。我们可以通过探索个人优势,将它们发展到天才级别,来做到此事。我们要全速前进,在身后留下一连串碾碎的自我怀疑。若你追随这条道路,也许会不时从大众那里听到些抱怨,被警告不要走得太远。请直接忽视这些抱怨。大众之路并不适合你。你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环顾世界,看看大众之路正把我们带向何方,那种前景并不美妙。为实现这个星球最伟大的挑战,我们需要更多人打破队形,帮助这个步履艰难、正在腐坏的大众群体,走入更富成效的方向 — 这个方向会引领我们远离对自己身体,邻人伙伴,整个星球的虐待,服务于一切事物的最高福祉。邪恶力量取胜需要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有足够多像你一样的人们,放弃追求最佳自我,安于次优状态。若你自满得意,那么在我眼中,你便属于邪恶力量。


我知道自己能做得更好,并会这样去做。我也知道你能做得更好。那么你会这样做吗?若你给出否定回答,就请在自家门口插个白旗,我便知道该把手中的豆腐扔向哪里。



下一篇:20060118 明智冒险

上一篇:20060109 你是头熊,还是只鹰?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