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更新日志 — 第90天
2006.01.18

今天是我进行多相睡眠试验的第90天。现在把多相睡眠看成试验似乎有点奇怪,因为它已变成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


这很可能是我在多相睡眠上的最后一篇更新日志,因为就这个试验而言,过去30天在很大程度上平淡无事。我没有多少以前还未写过的事情需要汇报。


近来我一直收到针对这个试验的一些非常奇怪的问题,比如:“吸大麻对多相睡眠会有什么影响?”,以及“你能做次包括大脑的全身扫描,并发布检查结果吗?”我没法回答这些问题,因为自己毫无意愿变成一名吸毒者或一只实验小白鼠。对我而言,多相睡眠就是一个个人成长试验。若你想为科学贡献身体,那是你的选择。我也没法回答关于尼古丁影响的问题,因为自己一生从未抽过一根烟。若你想在服用药物毒品的情况下进行试验,那么实现多相睡眠就是你最不需要关心的问题。


我已习惯在全天的各个小时里,享受不同类型的活动。之前这还属于心理层面上,我要做的非常困难的适应调整,但现在自己对此总体生活模式已感觉挺正常。我面对的主要挑战,始终在于让活动拥有足够的多样性。我打破了过度工作的行为模式,现在自己的生活要平衡得多。我和妻子甚至很快会去旧金山湾区度假。当她在夜里冬眠时,我还必须找些事情来做。


我期待今年要做更多旅行。自己肯定想去拜访纽约 — 纽约城里很棒的一件事,就是它的纯素餐馆比美国其他任何城市的都要多。理想情况下,我想推动自己每月旅行一次。得益于这个博客网站的成功和其他被动收入流,我正享受着非常可观的现金流。作为自己的老板,我对旅行这件事也十分通融。在旅行时,我更喜欢边走边看边行动,而非只是坐在某处海滩上。看看多相睡眠在适应这种生活上有什么表现,也会挺有趣。


多相睡眠最烦人的事情,很可能就是在不适宜的时候却必须小睡。有时我正参与一项活动,但不得不突然离开,睡上一小会儿。这种事情在我写作一篇文章或忙于创作演讲稿时发生过许多次。我迫使过自己工作更长时间并推迟小睡,但这样做后通常又会后悔。若我推迟或错过一次小睡,自己接下来的一两个睡眠周期便会被打乱 — 我将出现睡眠剥夺的感觉。我会提醒自己,每天额外收获的那些小时,完全值得在不想休息时,必须小睡20分钟所造成的偶尔不便。


作为多相睡眠试验带来的结果,我计划改变的一件事情,就是在生活中增加更多社交活动。由于自己的清醒时间多了不少,我以往社交活动安排占据每天生活的比例,如今变得更小,所以我当前感觉在独处上花了太多时间。目前我的头三个选项是加入近期成立的拉斯维加斯国家演讲者协会(我已认识协会里的几位成员,他们一直在推动我加入),做些即兴喜剧表演工作坊(这是迫使自己即兴思考的绝佳方式),以及加入拉斯维加斯商会。我甚至可能三者全做。


我在思维层面的感觉非常不同。与进行单相睡眠时相比,自己大脑的实际感觉很不相同。这种感觉在试验初期已开始出现,我之前在日志里也做了汇报,但现在只想说它仍在继续。描述这种感觉真的挺难,但它有点像是我的大脑正浸泡在一个温暖的按摩浴缸里。大多数时候,我在思维上感觉非常放松和毫无压力,至少当按时完成小睡时,的确会如此。也许大脑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我总是刚从睡眠中醒来。


我在情感层面的感觉好得不可思议。我没法将它完全归功于多相睡眠,因为自己甚至在做这个试验前,也常有这种感受。但我现在极度地幸福快乐。它更像是一种身体上的感官体验,而非因为某个逻辑理由而感觉美好。那种感觉就像我的身体正释放比以往更多的内啡肽。有时我的感受极其美妙,以至于觉得自己会因内部积聚了太多能量而可能爆掉。


回头看去,我认为适应多相睡眠最糟的部分,并非最初忍受睡眠剥夺的阶段。那段时期很困难,但对我来说,情感和心理层面的适应调整要难上许多。我也花了很多周时间,才真正感到重新接近正常状态。我对那段时期感受的最好描述,便是“烦躁不安”。那种感觉就像我转变到了错误的维度空间一段时期,发现自己困在另一个如同外星世界的宇宙里。在生活上和其他所有人都脱离一致肯定很古怪。无法否认,这绝对是种高度不寻常的生活方式。


我挺好奇若每个人都采取多相睡眠,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或许除了公共洗手间之外,我们还会有公共小睡间。而且所有地方都是24小时开门营业。


很难说我会一生都继续多相睡眠,还是转换回单相睡眠,或是尝试其他某种完全不同的睡眠方式。我将坚持现在的做法,直到自己有了做出改变的信服理由。


小睡时间又到啦!



下一篇:20060119 向外拓展

上一篇:20060118 明智冒险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