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目标的生活
2006.01.26

我最近读了Stephen Shapiro写的Goal-Free Living(《摆脱目标的生活》)一书。我读此书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自己是设定目标好处的坚定拥护者,这本书的书名却暗示了一种不同活法。当妻子问我为何要读这样一本书,我回答道:“我读它就是因为作者很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我经常会从与自己生活哲学不同的书籍中收获更多启示,因为那些书会迫使我重新思考个人立场,让我远离思维停滞的状态。


不过读完此书后,我认为书名比实际内容稍微有点夸张,但还没到误导读者的程度。作者清楚表明,自己并未反对所有情形下的设定目标做法,但他告诫大家不要过度依赖设定目标,并暗示在生活中拥有总体指引方向,要比有条完全计划好的道路更好。过于僵硬的目标会制造过度的依附感,那的确是我们需要避免的事物,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肯定赞同作者。总的来说我挺喜欢这本书,自己在一定程度上同意其哲学理念。但我要把个人偏好更多移向设定目标那边一点,而非去过摆脱目标的生活。这是由于我认为大多数人的生活太没有目标,可以在自己生活中多点专注度和方向性。


尽管我和作者会采用不同语言来描述问题,自己认为作者指出的主要问题在于依附感。当你变得对固定目标过于依附,就失去了抓住当下机会的灵活性,那会是种次优的生活方式。你发展出像隧道般的狭隘愿景,只专注于自己想要的结果,却对有可能更好的选择盲目无视。因此,过于看重个人目标其实可能降低你的意识觉悟。这种问题在商业领域尤其真实。甚至设定生意或职业目标的行动本身,就有可能遮挡你看到自己生意/职业范围之外的创造性机会。


盲目无视机会曾经也是我的一个问题。几年前,我还非常专注于自己的游戏生意,设定过许多清晰目标,这种做法对我创建出一份成功生意确实有帮助。但自己过度专注于发布新产品和实现特定销量之类的目标,虽然它们当时看起来是挺有价值的目标,自己却因此困于眼前的生活道路。当我终于松开现有目标,给予自己空间,摆脱目标地生活了一段时间,我才看出是时候离开游戏行业,开始创建这个个人发展网站。我也确实按照那种想法做了改变。但要离开游戏行业,我必须终结一些很难放手的目标,而自己已在其中做了大量投入。如今用后见之明来看,自己显然做了正确决定。但因自己当时太过依附于旧目标,做出这种转变绝非轻松决定。


然而,我并不认为盲目无视机会属于设定目标造成的问题,它更像是设定目标后,因个人意识觉悟降低而有的潜在副作用。设定目标既能帮我们拓展意识觉悟,也能收缩它。关键是我们要努力获取意识提升带来的积极好处,同时不让意识降低的副作用尾随而至。


当我和妻子一年多前设定了买栋房子的目标时,那就是一个拓展性目标。它为我们敞开了更多新机会,几周后我们便搬进了新家。假如没有设定那个目标(此目标还相当具体,而且有着紧迫期限),自己将无法看出我和妻子如何可能实现它。继续付更多钱租房的替代选择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我设定的另一个拓展性目标,就是从StevePavlina.com网站获得可持续性的正向现金流,至少达到每月3000美元。发布网站之后,那就是我的重大目标之一。起初我想采用销售产品的方式创收,但有人和我提到谷歌的广告服务,自己在测试用过后,很快便看到它的盈利潜力。我的目标并未改变,但自己调整了行动计划,以适应新的事实环境,自己在去年也成功实现了那个目标。


但我还设定过其他降低个人意识的目标。其中之一便是写本关于经营独立软件公司的书籍。我是在与创建这个网站大概相同的时间,开始写作那本书。我以为自己需要源自那本书的收入,来帮助支持这个网站的运营。但与帮助自己相反,那个目标妨碍了我全然投入新的事业方向。所以几个月后,我便取消了写作计划。自己根本不设定那个目标反而是更佳做法。那个目标是着眼于过去,而非未来。


我发现设定目标的做法极有价值,但即使到现在这样做了大概15年后,我仍会得到不同结果。当自己设定了正确目标时,它会产生奇妙作用。但设定了错误目标时,它只会阻碍自己的前进道路。我对“正确”目标的理解是,它们能拓展我的意识觉悟,让我获得充分发展,而非把我捆绑在过去,或限制我的发展机会。


我们的生活中有时需要清晰目标,其他时候摆脱目标的生活则是更佳选择。例如,当开始创建这个网站时,我就设定了许多清晰目标。其中一些,比如设定流量和收入目标,的确能帮我保持专注。但在获得可持续的积极现金流后,我便清醒决定让个人目标放松一点,花几个月时间去过没有目标的生活,从而酝酿孵化一些新的想法点子。


恰当的设定目标做法,如同进行一场交谈。你需要实现说与听之间的正确平衡。若你一直说话,便会打乱交谈进程。若你一直倾听,则会变成一个被动观察者,而非积极参与者。当你意识到自己一直说得太多,就是时候花更多时间去倾听,倾听状态便等同于没有目标的生活。但当你保持被动状态足够久,就是时候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开始让这个宇宙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这种交谈比喻也适用于“意念-变现”的目标实现模式。说话 = 设定目标 = 放出意念。倾听 = 没有目标的生活 = 变现过程。你需要让两方面都得到平衡。


我们有要说话的时间,也有要倾听的时间;有要设定目标的时间,也有要摆脱目标生活的时间;有要放出意念的时间,也有要让意念变现的时间。这便是我自己的Ecclesiastes 3:1–8(《圣经·旧约》传道书第三章一至八节)版本。:-)


那么你该怎样知道何时才是设定目标,或者去过摆脱目标生活的正确时间?关键就是弄清你此刻正处于生活的拓展还是收缩阶段。有关这个问题的更多细节,请阅读《生活的循环周期》一文。



下一篇:20060127 超越自我欺骗式的积极思维

上一篇:20060124 如何创建一个高流量网站(或博客)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