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欺骗式的积极思维
2006.01.27

人们对积极思维的一种常见批评是,它属于自我欺骗。这让我想到Stuart Smalley在Saturday Night Live(美国脱口秀《周六夜现场》)里常说的自我肯定语:“我足够棒,我足够聪明,真该死,大家都这么喜欢我!”


我刚好也认为这种批评完全合理。我不会每天说自我肯定语,或向其他人推荐这样做,因为我觉得它们只是浪费时间。太多积极思维可以导向自我欺骗。你将体验到一种虚假的成长感觉,因为你在降低个人意识认知,掩盖自身问题,而非真正面对它们。个人发展的一条总体法则是,无论你何时做了降低意识认知,而非提升它的事情,都是在犯下一个错误。


个人成长远非只是训化自己对个人生活感觉更好。尽管有些人明显需要信心态度上的调整来获取进展,但实现个人成长所需的最优心态,并非源于自我欺骗式的积极思维。你不需要积极思维才能实现个人成长。你需要的只是良好智性。


若你发现自己为实现成长付出的努力,与个人智性告诉你的事实相冲突,那么无论其他任何人说了什么,包括我在内,都请信任你自己的智性。多年来我已读过数百本自助书籍,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包含自己当时感到无用和愚蠢的各种练习。但我通常还是会做那些练习,因为自己猜想作者很可能知道的比我更多,做那些练习有其正当理由。不过我的感觉是对的。那些练习毫无价值,当我开始信任个人智性,让它高于任何自助书籍所说的内容时,自己也收获了好得多的生活结果。我真希望没用那么多年才明白此事。


当涉及个人成长时,智性有三个关键组成部分:自我信任,意识认知,和无畏状态。请注意,积极思维并非其中之一。



自我信任


长远而言,学会信任你自己的智性,要比做对事情更加重要。最开始你对自我的信任可能会用错地方。你也许发现,和信任那些看起来知识更多的人们相比,由于你首先信任自己,导致自己做了大量愚蠢决定。但通过这种失败过程,你将开发自己的智性能力,拓展个人意识认知。很快你的自我信任将变得正当合理,你会开始做出一些真正富于力量,并能带来实际成果的决定。即使那样做意味着你最初会陷入麻烦,也请遵从莎士比亚的建议:“要做真实的自己。”你对自我的坚信终将获得应有回报。


当你考虑相反做法,即永远都不会全然相信自己,为何要自我信任的原因就变得显而易见。若你无法信任个人决定,并基于它们采取行动,便没法真正做出明智行为。请想象若你的电脑总是怀疑自己所做的计算将会怎样,它会因为害怕出错的恐惧,而觉得最好不要和你分享计算结果。那时它就毫无用处。可以公平地说,一个无法信任自己的人,在某种程度上也毫无用处,此人的生活将远低于自己的潜能水平。不过在那种情况下,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此人最终将服务于社会训化给出的目标。在美国,那种生活就是找份工作,陷入债务,体重增加,以及其他一些事情。


当你对潜水一无所知时,在潜水教练身上给予更多信任并无问题。那不属于自我信任方面的问题。自我信任的重要性会在你做出人生重大决定时体现出来,比如那些涉及个人职业,伴侣选择,精神信仰,以及人生活法的决定。让父母、配偶,或社会训化思想为你做出那些决定,绝非明智之举。我保证若有其他人代你做出那些决定,你的人生结果不过是自己真实潜能的苍白影子。


请信任你自己的智性,即便是在这种做法看起来并不正当必要时。例如,若你认为我讲的全是胡扯,就别再阅读源自我的任何内容。去找出和你深有共鸣的知识来源。你不会总是对的,但你将从自身错误中不断学习,很快你对自我的信任就能变得正当合理。而那就是你真正开始展现光芒的时刻 — 此时你能全然信任自己,并让自我信任显得合乎情理。请把自我信任当做一种需要拓展的技能,你必须朝着让自己感到和谐一致的方向,不断迫使自己提升这种技能。偶尔犯错完全不是问题。



意识认知


意识认知是智性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为做出明智决定,你需要准确数据。若你忽视有效数据,便会降低个人意识认知,从而也降低了自身智性。请想象若你的电脑经常无视自己的缓存内容,它将如何运转:“我不打算读取那部分缓存,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好多工作。”看起来当然很蠢... 然而这就是我们人类常做的拖累自己的事情。


积极思维能通过降低意识认知,来弱化个人智性。与直面自己的真实问题和挑战不同,你试图用自我肯定的话语把它们一笔勾销。那并非实现成长的做法。即使你不喜欢自己看到的事实,直面并接受整个真相也是更佳做法。不时出现的一点痛苦并不会要命。


承认自己有弱势便属于个人意识认知的一部分。我不会断言自己没有弱势。我会直接对自己说:“没错。那是我的弱势。”之后我就能清醒主动地选择处理它,或是不处理它。我们投入到个人成长上的时间只有这么多,所以没法一夜间搞定自己的所有问题。但我们可以在那些最重要的弱势问题上获得进展 — 只要自己承认它们的存在。


我的一些个人弱势包括:


  • 时尚。妻子不断替我递交参加Queer Eye for the Straight Guy(《同性恋男人眼中的直男》)时尚打扮节目的申请。这就挺说明我在时尚方面的问题。身为色盲肯定对自己没什么帮助,更别提我有八年时间都穿着统一校服的事实(自己上的是天主教学校)。此外,自己也不是爱打扮的男同性恋。帮帮我吧,Carson(节目中的时尚专家)。


  • 音乐。我有个弟弟是生活在日本的音乐家(擅长吉他和声乐),最近还上了当地的电视节目。妻子则弹得一手美妙的钢琴。但我的音乐才华显得毫不存在。虽然很爱听音乐,自己却不会演奏任何乐器。我试过学弹钢琴,但自己很讨厌它。世上到底有没有为左撇子准备的钢琴啊?


  • 汽车。我是在自己装配的一台个人电脑上写作这篇博客文章,但自己从没掀开过汽车盖。我甚至不懂如何换机油。我的父亲十分擅长保养汽车,但我从未有过他那种激情。我就是个完全彻底的电脑迷。不幸的是,自己真的很快需要一辆新车,因为目前那辆1994年产的庞蒂克轿车已经开了十五万六千英里,寿命所剩无几。但汽车就是我一窍不通的生活领域。在很大程度上,自己挺烦恼人们为何还没发明瞬时传输机。


我能意识到自己有很多弱势,但选择了不去处理它们,因为对自己而言,还有其他重要得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我不会说些积极的自我肯定话语,然后去修理我的汽车。机械师会完成那种工作。我几乎每天都很享受听音乐(trance是我最喜欢的音乐风格),但自己把写作和演讲用于个人的创意出口。当遇到穿着问题时,我将它用作展现幽默的工具,这种做法使我更容易和人们建立真诚联系。


你是否知道,承认个人弱势的同时不损失自尊完全有可能?若你拥有糟糕婚姻,自己憎恨的工作,或是太胖的肚子,与试图说服自己相信问题并不存在,导致降低意识认知相比,承认问题的存在并保持高水平的意识认知,将是更佳做法。即使你面对的问题看起来难以处理,也别允许自己降低意识认知水平。



无畏状态


无畏状态是指没有恐惧地活着。呃,我说的恐惧并非指生物学上“或战或逃”的本能反应,而是像恐惧失败,恐惧被人拒绝,恐惧成功这样的非理性恐惧。避免和一头狮子正面交锋是明智之举。但害怕公开演讲就非明智行为。


请想一想。人们害怕公开演讲甚至超过害怕死亡。那种表现是否有点... 嗯... 愚蠢?我这样说并非是要宣告自己的无畏状态,而是由于自己的大部分人生都伴随这种恐惧,并且发现此事非常恼人。我为何在上台面对一群观众之前显得紧张不已?那种表现到底有什么意义?演讲现场并没有任何危险,难道不是吗?那么我的身体为何要涌出皮质醇和肾上腺素?假如我毫无理由感到害怕,自己为何会体验到心理上的恐惧反应?


也许有时你的确有回绝一场公开演讲的好理由,但它属于那种我们应当基于机会和风险成本进行考量的决定。恐惧并不应该是考量因素的一部分。


恐惧已经变成我们社会的固有部分,以至于人们期望自己会感到害怕。我们把公开演讲看成它就应该令人害怕,感觉紧张“只是自然表现”。和异性交谈充满威胁。开创一份新生意太有风险。有些人感觉走出家门甚至都不安全。然而这些情形中的实际危险原本微不足道 … 


无畏状态和勇气并非一回事。在勇气状态下,你将直面自身恐惧,它本身属于一种强有力的技能。但在无畏状态下,你从一开始便永远不会体验到恐惧带来的情感反应。请想象进行公开演讲的同时毫无紧张的状态。这有可能做到吗?当然可能。我就这样做过许多次。


昨晚我参加了自己的第一个即兴喜剧工作坊。上周看过现场表演后,我不禁为之惊叹。那些表演者的即兴演出技能看起来简直非人类,特别是有人能在几秒内凭空想出原创歌曲。我也为之着迷,于是注册了为其八周的表演课程。课程开始前,其中一位学员对我说:“你有两种方式去上这门课:1)温和融入,逐渐热身,或者2)直接跃入其中开始表演。”自己说道:“我肯定喜欢直接跃入其中。”完全沉浸于新体验就是极佳学习方式,于是我毫无畏惧地跳上舞台,做了其他所有人做过的练习和游戏,而非坐在一边,只是旁观。上课期间我编过故事和歌曲,玩过手势和道具猜谜类的游戏,像只狗那样四肢着地汪汪叫,扮演过一个名叫Rufus的角色,剪了个搞笑发型,还做了其他许多疯狂事情。我基本上把自己彻底愚弄了一番。但我玩得非常开心,十分期待下次工作坊。尽管显得格格不入,自己却玩得很开心的原因,就在于我是怀着完全能接受失败的态度,走进课堂。那当然是种明智态度,因为现场确实不存在任何实际危险 — 无论我的表演有多糟,自己都不可能受到伤害。可是大多数人并不像我这样 — 他们会因为对尴尬、蒙羞或失败的恐惧,而在这类情形中感到紧张。但没有恐惧时,一个人就能专注于学习过程和享受乐趣,而非感到担忧和焦虑。


在原本没有实际危险的情形中感到害怕或紧张,确实不明智。然而大多数人都会出于非理性的恐惧,在一生中回避各种情形。社会训化使我们相信在那些情形中感到害怕很正常和自然。但害怕表现根本没有任何自然和正常之处。它挺常见,但感到害怕并非我们的自然状态。孩子就比大人倾向于更加无畏 — 我们是随着长大学会了害怕。为何会如此?因为社会教导我们接受的那种现实世界模型,会自动诱发恐惧心理,如果我们真去相信它的话。抛弃那种世界模型,你也将同时抛弃非理性的恐惧。过街前先看两侧的做法确实应该学习。但受社会训化影响而恐惧公开演讲,恐惧邀请某人外出约会,或恐惧开创一份新生意事业,就是愚蠢之举。当那种训化影响最初传给我们时,我们可能还没有发言权,但如今我们已经有了发言权。


应对非理性恐惧的解决方案并不是采取积极思维,试图用自我肯定语覆盖恐惧。那种做法纯属愚蠢。真正的解决方案,就是启动我们的神奇大脑,更深进入自身恐惧,真正理解它们。非理性的恐惧背后是对现实世界的非理性设想。一旦我们能看清这个问题,抛弃那些非理性设想便是自然与正常的做法。恐惧本身的一个重大问题,就是它的存在是基于不准确的现实世界模型。若我们能准确感知现实世界,便会有少得多的害怕心理。所以我想说的是,如果公开演讲让你感到紧张,那是因为你没有足够准确地感知现实,真正相信在足够深入的层次上,演讲根本没有让人害怕的地方。


我认为无畏状态是实现开悟(佛教理念)的关键组成部分。如果发现有拖累自己的非理性恐惧,你能承认这些恐惧也许是因为对现实的错误理解而造成的吗?我对这种可能性做过思考,通过勤奋跟踪这条线索,终于重构了自己对现实的整个概念理解,当恐惧并不正当合理时,我就能停止制造恐惧情绪。我发现它也的确是非理性恐惧的解决方案。要想克服恐惧,我们只需要升级自己对现实的理解 — 一直深入到个人精神信仰的层次。


坏消息是,若你碰巧依附于某种非理性,并会诱发恐惧的精神信仰,那么无论你多么努力地尝试,都永远无法摆脱恐惧。在这种情况下,你仍能开拓个人勇气,或利用药物从情感上麻木自己,但对恐惧的非理性感知将永远伴随着你。恐惧情绪就是对现实世界非理性感知的自然后果。


若有人在黑暗巷子里拿枪对准我,自己也许会吓掉魂儿,因为我的生物性“或战或逃”的本能反应将接管自己,我很可能无法立即进入理性思维。但若我身处的情形,是必须要冒一个没有实际危险的社交风险(比如在公开场合下愚弄自己),我就不会受到太大惊吓。那并非因为我是某位超有勇气的英雄。只是因为我碰巧会用一种不同方式看待现实。自己从那种情形里真的没有感知到任何威胁。在一群观众面前演讲,在情感上并不比跟一位朋友交谈更有挑战。


一个人如何能拓展出无畏品质?我已在自己的第8个音频《克服恐惧》里详述过此事,所以若你还未听过那个音频,不妨去听一下。我已收到关于这个音频的许多积极反馈。你无需在所有观点上同意我,不赞同我毫无问题,但对于你当前看待现实的方式,那个音频应该会让你思考些替代做法。真正的关键在于,你必须升级自己对现实的理解,从一个会制造非理性恐惧的非理性视角,转换到一个没有恐惧的更理性视角。在那个音频里,我展示了对自己适用的现实模型(源自佛教理论),但我不相信那是有可能超越恐惧的唯一理性现实模型 — 我肯定世上还存在其他现实模型,但自己认为此类模型会共享某些相似品质。


若你的身体开始在并无实际危险的情形中释放压力激素,那么你就没有采取明智行动,难道不是吗?你的身体并不愚蠢。只是你的思维在给它喂养糟糕信息。


你并不需要积极的自我肯定语来应对这种问题 — 自我肯定语只会治疗症状。你需要的是治愈恐惧的真正良方,以便自己学会完全停止制造恐惧症状。这才是条明智道路,因为你确实不应在没有任何实际危险时感到害怕。



超越积极思维


当你拓展出自我信任、意识认知和无畏状态的性格品质后,随之而来的自然结果就是感到乐观。但那并非源于自欺式思维的虚假乐观。你会有感到乐观的合理理由,因为自身智性在全力为你工作,而智性是种无比强大的人类天赋。由于恐惧不再是你生活中的一部分,你将能应对之前令自己感到瘫痪的各种挑战。恐惧就是发挥智性的主要障碍。


我们人类都是情感动物。如果感到恐惧,它会影响我们的行动,甚至可能达到控制个人行为的程度。拓展勇气是个很好的开始,但最终我们需要彻底停止制造恐惧。恐惧对我们的生存并无必要。在摆脱恐惧后,积极的情感状态就会变成常态。那种常态并非中性 — 而有积极属性。它是种喜悦状态,你在过着每天生活时,将感到难以置信地幸福快乐,充满动力,而且没有明显理由地… 深受服务他人的欲望所驱动。但有此状态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充满喜悦的感觉很棒,因为若所有人类都有这种感觉,而非害怕彼此,这个星球上的生活将美好得多,你的身体全天都释放出能产生喜悦和幸福感受的激素,便是最明智的做法。当然,你可能不时脱离这种状态,自己仍会偶尔体验到负面情感,但请想象若喜悦状态成为你每天的默认状态,那种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与大多数人视作正常和中性的状态相比,喜悦状态要远为美妙。当喜悦变成你的默认状态,你将意识到,自己以前感觉是中性的生活状态,其实属于轻微的恐惧状态。


不过克服恐惧并抵达永久的喜悦状态并不轻松容易。这样说还有点保守,因为大多数人一生都从未抵达过喜悦状态。最困难的问题之一是,如今恐惧已变成世间生活的固有组成部分。当人们感到害怕时,将很容易被操控。通过拨动他们心中的恐惧之弦,这些人便能受到控制。搅动恐惧就是诱发行动的有效方式,因为在内心深处,我们都渴望不用害怕,所以消除恐惧会是一种强大的消费诱因。我们拥有更多积极正面的理由去花钱,但今天的太多公司都偏好恐惧诱导模式。这在美国尤其真实,我们的媒体很大程度上都投身于煽动恐惧,然后用恐惧情绪形成公众意见,从而驱动许多大公司的销售业绩。


人们利用恐惧来操控他人的部分原因,就是他们错误地相信这种做法会帮助平缓自身恐惧。应对恐惧的一种常见方式,就是试图控制自己恐惧的事物。但长远而言,这种做法只会永久化和强化恐惧,导致人们需要越来越多的控制。这种事情不仅发生在个人层面,也发生在国家层面。例如,恐惧就是美国现在应对地球上其余国家做法的背后驱动力之一。这个国家实施的策略,是基于实现越来越大的控制,以便缓和自己国民的恐惧心理。对非美国人而言,更容易看清这种事实。但我们国家中也有人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正致力于改变现状。长远而言,我相信控制策略终将失败。人类之间毫无必要再用这种方式彼此相待。我们必须舍弃控制策略。


不要太天真地以为世上没有反对你的力量。那些力量确实存在。但幸运的是,若你继续明智追求拓展个人意识觉悟,那些力量并未强大到能阻止你的程度。自我欺骗式的积极思维只会永久化个人恐惧,并把它推挤到清醒意识水平之下。感觉害怕并清醒意识到自身恐惧反而是更好做法,这样你才终能感知恐惧的非理性,并学会摆脱它。之后你的行为将变得远为明智,而且你会惊讶于相比之下,其他所有人看起来是多么恐惧。然后你也能帮助他们克服恐惧,经过终生努力,我们将渐渐转变这个星球,让它远离恐惧,进入无条件去爱的那侧世界。此时我们作为人类的真正潜能,终能获得展现。


没错,我是乐观主义者,但我有感到乐观的好理由。



下一篇:20060129 理解家庭关系问题

上一篇:20060126 摆脱目标的生活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