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家庭关系问题
2006.01.29

关于家庭关系,最难面对的事情之一,就是你无法掌控整个关系。那份关系会兴旺还是萎缩,并不只取决于你。正如俗话所言,一个巴掌拍不响。


当遭遇重要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问题时,人们常见做法是采用控制策略。你试图让对方做出改变。这种做法有时会管用,尤其当你的要求和对方都很理性时。但许多时候,控制策略只会导向沮丧结果。


另一方面,当你无法改变对方,也许就该直接接受他们本来的样子。这属于另一种有时会管用的策略,但若你的需求并未得到满足,这种策略也可能导向沮丧,甚至是怨愤结果。


不过,当改变关系另一方,以及接受对方本来的样子对你都不管用时,还有第三种替代选择。那个选项就是用能够解决问题的方式,改变自己。这种做法要求你重新定义眼前的问题,将它看成一个内部问题,而非外部问题。之后解决方案会以个人意识觉悟得到拓展,以及/或者个人信念发生改变的形式,展现出来。


所谓用内部视角看待感情关系问题,就是指那些问题反映了你所讨厌的一部分自我。若你有种消极负面的外部关系情形,它便是你自身思维冲突的一个反映表现。只要你始终从外部寻找解决答案,可能就永远无法解决那个外部问题。不过一旦你开始从自身内部审视问题,它也许就会变得更容易解决。


当处理此类问题时,你会发现自己存在使当前关系问题永久化的一种或多种信念。那些信念才是真实问题 — 它们就是不健康关系的真正成因。


例如,请考虑你和一位家庭成员间出现问题的感情关系。假设你当前持有的信念是,自己必须与每位家庭成员保持亲密,只是因为他们和你有亲属关系。如果某种行为由一个陌生人做出,你也许永远不会容忍它,但若对方是位亲属,你从责任、义务,或个人家庭观念的感受出发,却能容忍那种行为。让一位家庭成员退出你的生活,可能令你感到愧疚,或导致其他家庭成员的强烈反应。不过请真诚地问你自己:“我会容忍一个陌生人做出这种行为吗?那自己为何会容忍这种行为来自一位家庭成员?”你到底为何选择继续这份感情关系,而非直接将对方踢出你的生活?是什么信念在让这份有问题的感情关系永久存在?对你而言,那些信念正确真实吗?


我无条件地爱着自己的父母和弟妹(我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不过很多年来,自己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没有特别紧密的感情关系。大家彼此间并没有重大的闹翻经历或任何类似事件 — 只是因为我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已和他们的偏离太远,大家不再有足够的基本兼容性,去形成强大的共同联系。我的父母和弟妹们都有着雇员心态,对风险的容忍度很低。但作为一名创业者,风险就是我最爱吃的早餐。我和妻子孩子都是纯素主义者,而我的父母和弟妹们在庆祝节日时,还有消费肉食的传统。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我想不起家里有任何人说过:“我爱你。”但我对自己的孩子充满柔情,会尽力每天对他们说我爱他们。我的父母和弟妹们全是天主教徒,但为了探索其他信念系统,我在17年前已经脱离天主教。(严格来讲,在他们的信念系统中,我注定要下地狱,所以这让大家相处起来都有点扫兴。)尽管我是在这个家中长大成人并分享了许多回忆,但大家现在的核心价值观已如此不同,以至于那种家庭关系让人觉得不再充满意义。


虽然存在所有那些差异,大家彼此间的关系还挺好,相处的很不错,但那些差异创造出的间隔如此之大,以至于我们只能安于做亲属,无法成为亲密朋友。


若你遵从的生活信念是家庭永恒,自己必须对所有亲人忠诚,要花大量时间和他们在一起,我想让你知道,这些信念都是你的选择,你可以自由拥抱它们,或是摆脱它们。若你足够幸运,有个亲密家庭,能支持你变成想要成为的那种人,那很美妙。在此情形下,你很可能发现家庭的亲密感是自身力量的巨大来源。那么你对整个家庭亲密关系的忠诚态度,可能也会赋予自己极大力量。


另一方面,若你发现自己和家人的关系,与你想要变成最高和最佳自我的愿景并不和谐一致,那么对家人过度忠诚,很可能会极大削弱你的力量。那种忠诚只会拖累你的成长,拖累实现个人幸福感和满足感,拖累你可以潜在为他人做的许多好事。假如我和生养自己的家人保持非常紧密的关系,那就像是给自身灵魂扣上一个灯罩。我将不会是今天成为的这个人。


我应对自己与家人关系的做法,就是拓宽自己对家人的定义。一方面,我感觉自己和全人类有着无条件的关联。但另一方面,我把和自己共享深入兼容性的人们,视为自己的真正家人。例如,我和妻子都有强大决心,要尽自己所能为这个星球的福祉而努力行动,这也是我们相互发现对方富有魅力的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不仅是我妻子,也是我最好朋友的部分原因。当见到那些过着非常清醒自主,而且已将生命献给追求富于价值的生活目的的人们,在某种程度上,我便强烈感到那些人就是我的家庭成员。与自己出生得来的血缘关系相比,那种关系反而让我感觉更加真实。


忠诚是种宝贵的价值观,但对自己家人忠诚是什么意思?因为忠诚对我非常重要,我必须完善自己对此概念的看法,把对实现最高和最佳自我的忠诚,置于对出生家庭的忠诚之上。这是个很难做出的思维转变,但长远而言,它给予我一种平和感。现在我意识到,家庭是能拓展到远超血缘关系的一个概念。


我想建议的是,为解决由某种意识水平所造成的家庭关系问题,你可能需要提升个人清醒意识水平,更深审视你的价值观、信念,还有自己对于忠诚和家庭等概念的定义。一旦你解决了这些更高意识水平上的问题,那些低意识水平造成的关系问题将倾向于自行得到解决。你要么会超越那些问题,找到一种新的途径,在没有冲突的情况下继续现有关系,或者你将接受自身成长已超出当前家庭关系容纳范围的现实,允许自己转向采纳对家人的全新定义。


你瞧... 当自己告别一份存在问题的关系时,你其实是对已在成长中超越的一部分旧的自我告别。随着我和自己出生的家庭越来越不兼容,我也逐渐舍弃了不再对自己有益的那部分自我。我慢慢转变离开了僵硬的宗教教条,对冒险的恐惧,吃动物性食物,消极负面思维,以及无法说出“我爱你。”随着自己让那些事物从个人清醒意识中离去,我在外部世界的感情关系也发生了变化,从而反映出自己内部感情关系的崭新状态。


源于内,而显于外。若你在生活中总有矛盾重重的感情关系,其真正原因就是你在内部对矛盾重重的想法紧抓不放。当你改变了脑中持有的观念,外部实体世界也将发生变化,从而反映出内部改变。若你把消极想法踢出脑外,也将发现自己同时在把消极人士踢出自己的生活。


不过,在这个舍弃过程的终点,将有一条美丽彩虹。当你解决着个人意识中导致关系弱化的冲突想法时,同时也会吸引那些与自己不断拓展的意识水平深有共鸣的崭新感情关系。


我们会在生活中吸引与自己已有样子相似的更多事物。若你不喜欢现有的社交处境,就请停止传播会吸引它出现的那些想法。看清你所体验的外部冲突的本质,然后将其解读为自己内部的等同表现。例如,如果有位家庭成员对你的控制太多,请将此问题解读为你的内部问题:你感到个人生活太脱离自身掌控。当把问题看成外部事物时,你采取的解决方案可能就是试图控制他人,自己也会遇到他人的强烈抵制。但当你把问题看成内部事物时,解决起来便轻松容易得多。若有人对你实施控制行为,你也许无法改变对方的做法。然而,若你感觉自己需要对生活有更多掌控,其实能在无需控制他人的情况下,直接针对此问题采取某些行动。


我其实想说,人类感情关系的真实目的,也许就是实现清醒意识本身的拓展。通过辨清与解决关系问题的整个过程,我们被迫去应对自己内在的不和谐一致状态。随着我们在内部感到更清醒自主,我们外部的感情关系也将朝着更清醒自主的方向不断拓展。



下一篇:20060201 决定该如何对待你的人生

上一篇:20060127 超越自我欺骗式的积极思维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