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正确问题
2006.02.23

托尼·罗宾斯说,思考就是提出问题并回答问题的过程。他强调提出正确问题的重要性,认为这样才能得到正确答案,从而获得正确结果。我同意他的说法。大多数人提出的问题都很蹩脚,并会削弱自己获得的生活结果。蹩脚问题会让个人专注力偏离你想要的结果,更多转向自己不想要的结果。因为我们每天都在脑中提出和回答问题,所以那些问题对自己生活结果有着巨大的影响力量。


这里就有一些虚弱问题和强大问题的例子:



在早起后


虚弱问题:我能再回去睡觉吗?我该回到床上吗?


强大问题:开启自己当天生活的最好方式是什么?我如何能让自己精力充沛?我此刻能在哪里找些激励人心或充满动力的阅读内容?



当考虑锻炼(并感到缺乏动力)时


虚弱问题:现在锻炼会不会太热/太冷?我能跳过今天的锻炼吗?假如只跳过今天的锻炼,会有什么差别?我难道不该休息一天吗?


强大问题:锻炼后冲个澡的感觉不是更棒吗?我在锻炼时该听些什么?实现自己的健身目标不是更美妙吗?我如何能让这次锻炼更加有趣?



考虑改进饮食时


虚弱问题:我必须放弃什么食物?我该如何应对限食问题?我必须永远像这样吃东西吗?


强大问题:我需要更多去吃的食物里哪些是自己喜欢的?我可以尝试哪些新食物?实现自己的体重目标难道不好吗?一劳永逸地最终掌控这个生活领域,难道不美妙吗?一旦我在此领域取得成功,还可以去帮助什么人?



接近当天工作结束时


虚弱问题:我是否做得足够好,能让自己安心结束当天工作?这是停止工作的好时间吗?我可以明天再完成这个工作吗?


强大问题:下个工作任务是什么?我如何能再多完成一个任务?我今天还能额外完成多少工作?



花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时


虚弱问题:我为何必须做这么多照看孩子的事情?我今晚如何能不让孩子们耗尽我的能量?我最少能做些什么,就可以让孩子们不来烦我?我能让他们多早上床睡觉?


强大问题:我能和孩子们做些什么事情,会使自己感到精力充沛?我最欣赏感激自己孩子们哪些地方?我今晚能和他们一起做些什么令自己感到享受的事情?若让孩子来决定大家如何度过在一起的时间,将会发生什么?



面对不熟悉的社交情形时


虚弱问题:我如何能避免自己看起来像个傻瓜?我该聊些什么?我如何能表现得不太紧张或害羞?我怎么让自己落入这种情形的?我如何能避免参加这个活动?


强大问题:结识一些有意思的新人群不是很有趣吗?假如我看到某人有点害羞,自己能做些什么让对方感到更舒服一点?我能预想参加这个活动的其他人与和自己有什么共同点?



当感到沮丧、焦虑,或有其他负面情绪时


虚弱问题:我为何感觉如此消沉?我为何不能感到快乐?我怎么永远都没法好好享受自己的时间?


强大问题:我能做些什么让自己感到精力充沛?我能和谁交谈,去帮助自己振作起来?我能阅读或收听什么可以激励自己的内容?这些心情感受是在试图告诉我某些事情吗 — 我该针对它们写些日记吗?我能坚持假装微笑多长时间,直到它强迫自己重新开始拥有美好感受?



这两种问题之间有什么差别?


虚弱问题会剥夺我们的力量。它们使你一直专注于狭隘自我、问题障碍和个人缺点。虚弱问题让你不断专注于错误的事情… 专注于并不管用的方法。那种提问看起来可能像个好主意,但其全部作用就是进一步强化你想要改变的处境。虚弱问题会引导你的大脑想出毫无用处、原地打转,甚至有自毁作用的回答。


但虚弱问题令人上瘾。它们最初看起来甚至挺有帮助,那也是它们充满隐患的原因。你可能认为若自己感到沮丧,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提出这个问题:“我为何如此沮丧?”或许自己能对问题进行诊断,可以治愈它。但这并非问题的解决之道。当你处于消极负面的状态或情形时,自身思维并不清晰。你的状态无法对自己进行准确诊断。你实际上处于盲目状态。所以得到的回答将毫无价值。最好情况也只是想出临时解决方案,但潜在的病症仍会留存,实际问题只是被暂时掩盖,以后还将显现,有时会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询问自己为何感到沮丧,只会喂养你的沮丧状态。通过回答那个问题,你反而在自己的沮丧问题上添加了一个臆想出来的故事。这种做法远不如承认自身沮丧状态,并尝试对它做点什么。


强大问题则会赋予人力量。它们不断让你专注于解决方案,专注于你能控制的事情。当专注于自己能做到的事情时,你便可避免落入分析瘫痪的境地。归根结底,摆脱消极负面情形的途径就是正确思考。错误思考会引导你原地打转。正确思考则能导向行动。


回到我们所举的沮丧例子上,你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自己处于更积极正面的情绪状态。通过练习,你能在几分钟内做到此事 — 若你研究过NLP(神经语言程序学),甚至能在几秒内做到。强大问题会帮你把个人专注力从沮丧状态和强化它的各种想法上转移开,导向付诸行动。当你过度专注于自己无法控制和不喜欢的事情,沮丧状态便是自然结果。当你提出完全不同的问题,专注于自己能够控制和喜欢的事情,沮丧状态就会消除。


平庸结果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提出了平庸问题。美妙结果来自提出美妙问题。若你不喜欢自己将要得到的结果,请尝试提出和你习惯提出的完全不同的问题。提出那些能把专注力转向个人目标,而非偏离个人目标的问题。提出那些能强化你生活里的愉悦感受,而非制造更大痛苦的问题。



下一篇:20060303 清醒自主的拖延

上一篇:20060223 清除物品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