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自主的拖延
2006.03.03

若一种时间管理系统不能告诉你周一早上9点该干什么,它就没什么价值可言。假设你有一份清单,上面列出了自己的所有任务和项目。你该首先完成其中哪项任务?


我的回答是,你该致力于自己相信会产生最大长期回报的那项任务,直到出现需要你切换工作的真正紧急的事情。当然,许多人做的恰恰相反。他们会从容易搞定的小事开始当天工作,比如处理邮件,查看网站,以及其他常规任务。对于某些紧急性质的工作,这样做肯定很重要,但对大多数智力型的知识工作者而言,这些任务并非他们实现有效产出的核心工作。


从理论上讲,若你每天先做小事,然后再完成重要任务,结果不应有任何差别。只要能做完重要任务,把它推迟几个小时并无大碍,对不?也许如果先扫清所有小任务,你就能更好地专注于大项目。你可不想让那些没被回复的电子邮件全天挂在脑中,对不?



谎言,谎言,谎言


你非常明白实际会发生什么。你永远完不成那些重要任务。小任务将成倍出现。很快就到了下午4点,你却还未完成一件能在五年后仍有重要意义的事情。但你已查看过十几次电邮,喝了三次咖啡,浏览了最新新闻,读完了一些琐碎的论坛帖子(很可能自己还发布了几条),重新给打印机补充了纸张,替换了空白的纸巾盒,清理干净了电脑屏幕。你一直都挺忙,但没能完成对任何人有持久价值的事情。你的全天时间都被无意识的习惯,而非清醒自主的行动所吸走。


先做小任务是最狡猾的拖延形式之一,因为它让你看起来好像高效多产。你会做出合理化辩护,认为自己还有大把时间处理重要任务。最终你将在时间压力变得足够大时着手处理重要任务。但若永远没有时间压力,你可能永远也完不成重要任务。而且除非已经太晚,许多重要任务永远没法变得紧急起来。但机会不会永远等着你。


事实真相是,如今许多人在其待办事项列表上的任务,远多于自己可能完成的数量。这对我来说便千真万确。只是完成自己现在待办事项列表上的任务,就得花我至少两年时间。我明白自己永远无法做完所有这些任务。有些事情必须放弃。


每天我都要在完成毫无意义的小任务,或是有着重大意义的项目间进行选择。在选择了前者的那些日子里,尽管在办公桌前花费了许多小时,我结束当天生活后会感到完成了很少事情。我会继续努力,但自己做的所有事情就是又一天原地打转。但若选择先完成重要任务,我会感觉棒极了,知道自己正向着取得重要成果前进。


所有任务的价值并不相等。有些任务能为投入其中的时间带来巨大回报。其他任务则几乎毫无收益。当任务数量多于可用时间时,我们除了拖延别无选择,因此关键做法就是清醒自主地拖延。只要有可能,请推迟完成那些价值很小或毫无价值的任务,把多余时间投入到真正的高价值任务上。


虽然我的生活已相当井井有条,自己还是会不断拖延那些低价值任务。大概一个月前我就需要理次发,自己现在还未完成此事。我也把大部分会计工作推迟到最后时刻才完成。我仍开着一辆1994年产的庞蒂克轿车,行驶里程已有157000英里,因为我几乎不想花时间去买一辆新车。


假如会有严重负面后果,我不会晚付账单或推迟任务,但若推迟行为的负面后果可以忽略不计,我通常就会尽可能久地推迟那项任务。


正如许多人知道的那样,有时拖延行为也有回报。那些小任务常会直接消失。有些事情将发生变化,导致它们根本不再需要完成。其他时候则会出现新的资源,让这项任务变得更容易完成。与时间充裕相比,有点时间压力也许能让我们更快完成一项任务。没错,由于自己偏爱速度超过质量,我的头发时不时会剪得挺难看。但长远而言这种问题没什么大不了。对比尔·盖茨和特朗普来说,这种做法似乎就挺管用。:-)


处理邮件就是我每天会拖延的事情。我原本可以出色回复所有邮件,但事实是我在回复邮件上表现十分差劲。不过,这样做是出于自主选择。我总会迅速处理真正重要的沟通邮件,自己也承认会不时从邮件中得到一些真正收获。但我在定义什么邮件重要到足以获得回复上,表现得相当残忍。我一般会把处理邮件的时间,限制在每天大概15分钟。考虑到自己每天收到的邮件数量,这种做法完全不够合理,但为了提升其他生活方面的表现,我愿意接受这个领域的糟糕结果。通过减少回复大量邮件,我能把更多时间投入到并不紧急的任务上。例如,昨天早上我带两岁大的儿子出门了几个小时,父子单独相处了一段时间。昨天晚些时候,我又参加了即兴喜剧工作坊,以便改进个人幽默技巧(下周我将表演自己的第一个现场秀)。本周我还一直在花时间教女儿阅读。对于这些事情,永远不会有人告诉我必须现在去做,所以我不得不拖延那些紧急却不重要的任务,常会推迟到根本不必再做它们的程度。


如果我不回复邮件,这个世界并不会停止运转。但如果我为了“再多回复一封邮件”,而对自己孩子、个人成长,和自身健康置之不理,就将面临严重的负面后果。所以若你是成千上万给我发过邮件,却没能得到回复的人士之一,现在便知道我为何会这样做。我很抱歉你被区别对待。我喜欢你,也在乎你的个人成长,希望能像你要求的那样给予你一对一的支持。遗憾的是,这样做的代价过于高昂。


我的意思并非是你应该不理邮件,而是你应当对哪些活动真正重要,哪些并不重要,做出清醒自主的选择。此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非常困难。我每天都为它感到挣扎。保持清醒自主的确是种挑战,尤其当整个世界有太多力量想驱使我们返回不清醒自主的状态(这样我们就更容易被诱导购买自己不需要的各种东西)。


我发现充分利用清醒拖延的最佳方式,就是将自己的时间视角延长到未来5年、10年,或20年。几秒之内,我便能感受到任何选择的长期重要性。显而易见,擅长回复邮件永远抵不上我花掉的时间成本。假如自己在回复邮件上每天花费2小时(像其他许多人所做的那样),未来5年总计就是3650小时,相当于91个40小时的工作周。我不知晓你的情况,但我能想到不少事情,能用那91周产生比回复邮件更多的收益。倘若我再去展望未来10年的结果,嗯.... 你懂我的意思。


你已浪费过多少周的生命,去做那些长远来看并无意义的低价值任务?若你不理过去5年发来的50%的邮件,现在又会处于什么人生位置?如果不理80%、95%的邮件呢?你是否需要对所做事情真正的优先顺序,重新进行清醒评估?


你瞧,当你未能采用清醒自主的拖延做法时,最终便默认采用了常规的拖延做法。这意味着你会犯下一些巨大的判断错误,过度重视自己面前的紧急任务,比如还未回复的邮件或还未阅读的消息。对于那些很少显得紧急的长期性高回报任务,你却没有足够投入。这些任务包括开创属于自己的生意事业,找到令人满足的感情关系,改善提升个人饮食,以及自我教育。


当我思考为了能在过去一年多回复1000封邮件,自己必须放弃的事情时,真的想不出任何替换选择。尽管自己收到的邮件数量在持续增长,我仍努力把每天处理邮件的时间限制在大概15分钟,随着网站流量增长,我对回复邮件的选择也变得越来越挑剔。


归根结底,我们最终需要提出像这样的问题:我是更愿回复这封邮件,还是开始创建自己的博客?我能为了和妻子交谈如何提升双方感情关系的事情,而推迟一天洗衣吗?我该省略一次聚会,转而参加Toastmasters演讲活动吗?


如果能被清醒明智地使用,拖延做法可以成为我们很有价值的仆人,但当我们缺乏清醒自主的意识时,它也会变成一个苛刻的主人。与让拖延掌控你的人生相反,请主动控制这头怪兽,让它成为你的仆人,而非主人。清醒拖延那些看起来紧急的任务需要自律能力,但如果你诚实对待自己,就会看出若把时间耗费在低回报任务上,你就没有足够时间去做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正如Jim Rohn所言:“自律的痛苦沉重如斤,但后悔的痛苦沉重如吨。”面对那些不能也不会帮你过上自己想要生活的事情,你必须学会说“不!”。


你是愿意把时间投入到对自己真正重要的事情上,还是愿意让自己的墓志铭最终读起来像是这样:


这里躺着约翰,

他在某天回复邮件时猝然离世。

没有朋友、子女,和爱人,

可以妨碍可怜的约翰工作到晚。

面对每封新邮件,他都拼命工作,

只会点击“回复”,而非按下“删除”。

他永远都能给出迅速回复,

但不知怎的忘了真正去活。


没错,我编造了这篇墓志铭。或许自己上的即兴喜剧课,正在给出回报。:-)



下一篇:20060305 聪明者的创造性

上一篇:20060223 提出正确问题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