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力式个人成长:沉浸体验策略
2006.03.10

若你想拓展个人视野,尝试生活中的新鲜事情,沉浸体验策略就是做到此事的最佳方式之一。与只是浅尝辄止不同,沉浸体验意味着你从事情最开始便一头扎入其中。它并非能吸引胆小者们的行动策略;但是,若有足够的勇气水平和冒险精神,沉浸体验可以让你在短期之内,实现个人成长上的巨大进步。


假设你对创建自己的博客挺有兴趣。很多人都会抱着这种念想,却连续数月毫无行动。他们也许会阅读其他人的博客,可能还发表些评论来“试试水”。但那种做法并非博客创作 — 它只是毫无意义的拖延行为。采用沉浸体验策略时,你将直接一头扎入其中,动手搭建自己的博客(比如利用像WordPress.com这样的免费主机服务),然后立刻开始写作个人第一篇文章。你是否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无关紧要。请直接去写。若你严肃认真地想成为一名博客作者,一小时内就能做到。此事并没那么复杂。


假如成为一名博客作者只用花上一小时(我真没觉得自己的说法夸张),那么连续数月抱有这个念想,却毫无行动的做法合乎情理吗?唯一会阻止你行动的,就是关于此事意义的一大堆限制性信念。其中最常见的限制性信念之一,就是很多人觉得如果想做某件新事情,它肯定便是要承诺终生去做的事情。


例如,你可能是因为不想成为一名演员,才不愿参加本地的戏剧表演活动。你也许是因为不想变成一名网络工程师,才回避学习HTML语言。或者你可能是由于不想成为一名佛教徒,才不想学习关于佛教的知识。但这种态度将剥夺你许多精彩美妙的成长机会。


请把沉浸体验策略想成对你感兴趣的特定事物,在一段时期内进行高强度投入,但要放弃自己必须对它做出长期承诺的想法。这种做法如同拥有一系列的单一感情关系。在短期爆发时间之内,时长范围一般是从几周到几月,将自己完全投入到去做某件新事情上,你的行为表现会像对它做出了终生承诺,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若你爱上了这个新兴趣,只要自己喜欢,就能一直做下去。不过一旦你决定是时候转移到其他事情上,放弃这件事也毫无羞愧之处。


我一直想尝试的事情之一,就是即兴喜剧。每当看见喜剧演员们在台上表演,我便觉得那件事好像充满乐趣。但我不想转换职业,余生都成为一名专业戏剧演员。我也不想花上数年,或几十年时间去拓展幽默技能,只是为了有幸在一群观众面前表演。有没有一种替代方案?我难道不能找到某种方式,既可拥有这种体验,又不用对它做出终生承诺?


七周前我参加了“拉斯维加斯即兴表演者组织”的一场现场演出。这些即兴喜剧表演与你可能在流行电视节目《台词落谁家?》里看到的内容挺相似。演出没有任何剧本。通过玩耍各种游戏,很多还是基于观众参与,表演者必须即兴创作场景,演出幽默小品,凭空编造歌曲歌词。如果表演者多才多艺,这种即兴喜剧通常看起来搞笑极了。


看过那场表演后,我决定是时候亲自尝试,于是报名参加紧随其后的即兴喜剧工作坊,提前付了八周学费。除了在Toastmasters演讲俱乐部做过几次幽默演讲外,我还从未做过任何像即兴喜剧这样的事情,而且肯定没在一群观众面前这样做过。但我直接一头扎入其中,先从参加几场两小时的工作坊开始。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摸到窍门,但还是把自己扔进其中,尽个人最大努力去学习。这种学习全是亲身实践的过程。包括观察和行动。尝试和犯错。


我昨晚在即兴喜剧社做了第一次现场表演,自己玩得非常开心。只用七周时间,我便从坐在台下的观众,变成能在台上完成两小时表演的演员。我妻子就在观众席上,她很喜欢我的表演,而且留下了深刻印象。她说尤其喜欢看我表演身体式喜剧,比如当我必须假装是头水牛,或试图用看手势猜字谜的方式演示单词“excruciating”(深受折磨)的意思。虽然我明白自己余生不会做名即兴喜剧演员,但这种沉浸体验策略,已经满足了我的这个梦想。我计划继续学习一段时间,看此事会导向何方。我发现即兴喜剧很有挑战性,所以对我来说是个无比丰富的成长体验来源。它正帮我学会完全沉浸于当下所做的事情,真正去拓展自我。它和我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情都不一样。


但此事本来不必按照这种方式发展。我本可只是坐在观众席里,说服自己相信,试图做名喜剧演员并不适合我。我本可让其他演员出色的技能和才华吓倒自己。我本可说服自己相信,当身处舞台灯光下,试图即兴展现有趣一面时,我会像只惊恐的小鹿那样,冻止在台上。我本可说出:“我不行。我不行。我不行。”


但我选择了抛弃那些负面想法。伍迪·艾伦说过,表演事业中80%的成功,就来自现身而出。因此我采纳了他的建议。我的思维总是处于合作状态吗?当然不是!它试图让我相信自己会彻底失败和遭受公开羞辱的画面。但我拒绝倾听它的话语,因为我知道自己有能力清醒引导个人思维,而非让思维指挥自己行动。无论自身思维何时开始编造我为何做不成此事的借口,我都会清醒关闭那些负面声音,将个人专注力切换到自己想要的事情上。我不会允许自己抱有可能导致我感到紧张、害怕和想要放弃的想法。显而易见,与其他表演过多年的演员相比,我做不到和他们一样好。那些演员的才华令人称叹。我也没法希望只经过12小时的授课和练习后,就能赶上他们的技能水平。但那又怎样?谁会在乎呢?若我登上舞台演得一塌糊涂,也没什大不了。我允许自己去失败。但我不能允许自己不敢尝试。


在表演当天,我注意到自己还稍有点紧张。我发现脑中不仅有表演出色的画面,还有演砸了的画面。假如我到了台上却想不出要说什么,该怎么办?假如我试图讲个笑话,结果台下的反应一片沉默,又该怎么办?不过幸运的是,我知道当出现这样的糟糕情形时,自己该如何应对大脑的反应。我采用了个人总结的建议做法,应用了自己创作的第12个音频《打造自信》里说明的策略。我花了大概10分钟,清醒地视觉化想象自己想要的结果,还结合身体动作和声音,让自己处于完全自信的状态。我想象自己在台上表演得无比欢畅,感觉充满热情和能量,并看到观众们捧腹大笑。我的身体还跟随想象画面假装表演了一两个场景。我并未试图想象自己的表演毫无瑕疵 — 那种事情完全不切实际。与之相反,我选择专注于自身潜意识可以掌控的事情:我将完全彻底地享受整个体验。几分钟内,所有自我怀疑便消散而去,我开始对当晚进行表演感到非常兴奋。结果在表演前的那几个小时,以及整场表演期间,我都毫无紧张体验。我感到无比兴奋和热情,期待享受一段欢乐时光。我的负面想法根本没有机会,去破坏由积极想法创造的正面能量。尽管自己站在台上,我却觉得完全身处当下。可以感受到观众们传递过来的能量,并获得大量欢声笑语,那种体验美妙极了。


此事和沉浸体验策略有什么关系?无论你何时越出个人舒适区,通常都会体验到一种恐惧和自我怀疑的冲动感受。你可以通过系统式的脱敏做法,逐渐克服自身恐惧,但我们为何要让恐惧拖慢自己的前进脚步?若你能摆脱恐惧,便可不受负面想法的影响,直接一头扎入新体验之中,享受快速的个人成长。通过允许自己失败,你甚至能享受那段尴尬的初学者时期。但你真正在做的,其实是重新定义了成功。任何领域的初学者,几乎都无法做到第一次出场就有上佳表现,与要求自己取得这种成功不同,你把成功直接定义为自己会享受整个体验。无论个人技能水平如何,那就是你的潜意识能够掌控的事情。不管从客观视角来看,自己的表演有多糟糕,你仍能从主观体验上获得快乐和享受。


从客观角度看(基于我从其他表演者和一些观众那里收到的反馈),我想说自己昨晚的表演挺不错。肯定说不上杰出,但也绝非糟糕。对一名首次表演者而言,甚至还很好,但我要将这种客观角度上的小成功,归功于自己主观角度上的极大成功。从主观角度看,我享受了无比美妙的时光。自己充满信心,兴奋不已,无比欢乐。我认为这种内部成功,显著提升了自己的外部成功。假如我一直紧张、恐惧,或觉得难为情,就没法做到自己所做到的事情。因此,我感觉自己取得的客观成功,只受到技能和经验缺乏的限制,而没有被恐惧或自我怀疑所限制。我尽了个人最大努力,也没有任何后悔之处,因为自己无法期望能比现在做得更好。


享受过程是实现快速个人成长的关键。那些孤立看过我某些文章,尤其是《现在就干》这篇文章的人士,常会产生我是用自虐方式过度自律的印象。而这远非事实真相。事实是,我已学会把许多人恐惧或抵制的生活体验,转变为好玩愉悦的成长体验。我通过坦然看待失败,并把成功重新定义为自身的主观享受,得以超越了对失败的恐惧。这反过来又让我能毫无畏惧地采取行动,无需拖累自己地享受快速成长。我怀抱的心态是,自己毫不在乎是否有客观角度上的失败,因为我去体验那些事情就是为享受乐趣。假如我在台上演砸,那又怎样?假如我因自己的博客写作而大受指责,那又怎样?假如我吃了些闹肚子的中餐,那又怎样?


挺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旦我从脑中移除了对失败的恐惧,取得客观角度上的成功也更有可能实现。许多人都相信恐惧失败是健康事物,甚至对成功很有必要。若你不害怕失败,那不就意味着你会偷懒懈怠吗?你难道不用担心自己在生意上无法成功吗?事实绝非如此。没了对失败的恐惧,并不意味着会失去对成功的渴望。事实上,当你不再害怕失败,反而更容易避免失败。恐惧会让人陷入行动瘫痪的境地。若你害怕某事,便更有可能,而非更没有可能拖延耽搁。但是,若你对自己在做的事情无比热情,就将付诸一切必要行动,这是因为你想要如此,而非因为自己不得不如此。你难道没注意到,自己会在十分享受,而非感到压力重重和焦虑的事情上,工作得更加卖力和持久吗?


恐惧是种个人选择,而非必须承担的义务。当你学会用主观视角定义成功时,无论外部因素对自己多么不利,你都有了几乎可以保证获得成功的能力。而且当你实现了主观视角上的胜利,实现客观视角上的胜利也变得更有可能。源于内,显于外。请让自己的思维和身体与你想要的结果保持和谐一致,你的外部世界也将很快发生积极变化。通过沉浸体验策略,你可以将恐惧甩到一边,朝着自己梦想的方向,获得快速进展。此时你只会受到客观现实的限制,而非内心恐惧和自我怀疑的限制。最棒的是,你将一路享受走出的每一步,而非只会期待最终结果。谁想遭受多年痛苦,一路怀抱获取彩虹尽头那罐金子的希望,最后在痛苦地继续追求下个目标前,只能体验到极其短暂的幸福感受?我们为何不能尽情享受整条彩虹的美丽?



下一篇:20060313 励志自助是个骗局吗?

上一篇:20060307 睡熊炸弹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