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训化思想的迷雾之上是什么?
2006.03.24

昨天的文章中,我提到像患病、离婚和失去至亲之类看起来挺严重的人生问题,当你从时间和空间视角拓宽自己的眼界看法后,都会变得琐碎和平常。但如果在茫茫宇宙的背景视野下,这些人生问题确实显得无关紧要,那么人类存在本身是不是也琐碎渺小?是否存在一种风险,即拓宽个人眼界看法,会导致你感觉整个人生都毫无意义和根本就不重要?


有意拓宽个人眼界看法,是种提升意识觉悟的生活体验。不过这种视角转变给人带来的恐惧之一,就是它会让你感到与时间和空间的宏大辽阔相比,自己的人生显得毫无意义。你猜怎么着?在提升意识觉悟的最初阶段... 这种事情确实就该发生。


当从足够宽阔的眼界视角去审视时,人生里的一点哭泣抱怨确实没什么大不了。你认为重要的所有事情 — 工作、居所、家庭、健康 — 从宇宙视角来看确实没那么重要。只有从狭隘的自我意识视角出发,它们看起来才真正重要。但是除了你自己,也许再加上其他几个人之外,那些事情实际上没人在乎。


当你让个人生活围绕在从狭隘自我视角来看非常重要,但从更宽广的视角来看相对无足轻重的事情上,那么你的人生便有点问题。狭隘自我意识会极力让你的眼界看法保持渺小和紧闭,因为狭小眼界就是它获得身份认可的源头。你的工作、感情关系和个人怪癖将成为你的身份认知。这便是你将自己定义为单独个体的方式。你非常投入在意自己的各种问题,因为这些问题能帮你的狭隘自我意识定义它本身。狭隘自我意识需要各种边界才能幸存于世,拓展自我意识的做法会威胁到自我意识本身和它的自我感知。若你把眼界视角拓展得太远,便会开始感觉自己正失去和现实世界的联系。你也许觉得与人隔绝,抑郁沮丧,或与剩余世界有着不适的分离感受。你开始自问:“人生就这点意义吗?”曾经让你觉得心满意足的事情,现在却令人感到内心空虚。


社会训化思想还会教导我们让自身眼界视角保持在狭小的时间和空间范围内。那些电视里的人物角色何时有过宇宙视角?大部分角色都不会把自身眼界视角,拓宽到超出自己和家人的范围。最好情况下,他们的眼界视角也仅限于自己的社区、宗教,或是国家。这些人物角色会训化你去做同样的事情,你很可能甚至意识不到存在其他选择。假如媒体能控制你的眼界视角,让它保持狭小和紧闭状态,那么这些媒体也能更容易地影响你去做它们想要你做的事情,比如“一直看电视”和“购买物品”。一个眼界视角受限之人,会更容易变成媒体内容的上瘾者,通过买各种东西才能感到安全。物质主义会帮助维持那种受限眼界视角所形成的生活幻象。有着宇宙意识视角之人无需拥有太多东西,因为这类人把物质财产看作琐碎或无关紧要的事物,那些物质财产里的大部分也确实如此。正是出于这种原因,媒体不会鼓励我们拓宽自身眼界视角,导致它超过特定程度(通常不会超出一个人的国家或宗教范围)。


缩小某人眼界视角的最常见做法,就是让他们处于恐惧状态。要使这些人感到自己的生存受到威胁。恐惧会收缩人的眼界视角。无畏状态则能拓宽它。无畏状态的体现形式可以是无条件的爱、服务他人、自我超越,甚至只是好奇心。那些传统媒体通常会让你感到更加恐惧,还是更加无畏?当然是前者,但媒体会像提供一件舒适的旧衬衫那样把恐惧兜售给你。你会变得太习惯于那件衬衫,以至于忘了自己正把它穿在身上。你只是遵从着社会常规,以为那就是最明智的生活方式。


例如在美国,各种媒体会鼓励我们操心买升汽油要花多少钱,以及油价是会上升还是下降(个人主义),或那些被误导的阿拉伯人正对我们的原油供应干着什么(国家主义)。假如我们支持或反对一场国外战争,便是出于它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影响,不论那是个体影响,还是集体影响。我们的士兵正在死去。我们的总统正令我们难堪。我们的公司在操控我们。我们的国家债务超出了掌控。自己的税收可能上升。自己的预算也许会紧张。我的家庭成员有可能被杀害。当被外界鼓励去思考这些情形时,我们并非从整个星球的视角,或自己今天的行动可能对未来世代有何影响去考虑它们。我们将彼此感知为分离和互不相同的个体,而非同属一个躯体的众多细胞。


那些已拓宽自身信念背景,超越了国家主义信念范围的人们,与仍活在社会教化范式里的人们相比,其行为方式将非常不同。他们尤其不容易被别人操控,与责备他人或寻求快速解决方案不同,他们对找到长期性解决方案更有兴趣。


我看到的一个极具前景的发展趋势,就是美国的主流社会生活范式正开始瓦解。大家开始质疑我们粗糙的个人主义理念到底是不是件好事。这种曾对我们很有用处的事物,终于因为不可持续发展的原因而开始碎裂。这种生活范式终会把我们淹没于自己制造的各种废弃物。从此意义上讲,人类和培养皿里的细菌毫无差别。所有个体只致力于自身利益,最终导致整体的覆灭。


当你最初开始从社会训化思想的迷雾中清醒过来,那种感觉可能非常吓人。你也许感到和这个世界断开了联系,孤独寂寞,与人隔绝。你似乎能注意到周围其他人都注意不到的事情。而且你开始质疑自己的新感知结果是否准确。在清醒过来的最初阶段,你可能比以往任何时候的感受都更加糟糕。你以为自己知道生活是什么样子,但现在... 一切看起来都分崩离析。你也许感受到身上这种无助茫然状态的压倒力量。你察觉出某些事情不太对劲,但又感到无力改变那些事情。


对某些人而言,这种醒悟过程也许是在脑中发生。你开始质疑大多数人的生活方式,那种生活在你看来越来越疯狂愚蠢。对另一些人而言,这种醒悟过程是在心灵世界发生。也许你某天咬下一口火腿三明治时,突然领悟到作为个人饮食选择的结果,有只动物不得不遭受痛苦并因此丧命,可能有那么点同情心潜入了你的清醒意识。还有些人也许是通过冥想的意识拓展过程实现醒悟。另有些人可能发现是通过服务他人,得以拓展了自身眼界视角。这种意识拓展发生的方式过程并没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它确实已经发生。


当你开始醒悟到一个更宽广的眼界视角,那种感受也许极不舒服,导致你迫切想回归旧的眼界视角。但此刻为时已晚。无论你多么努力地尝试,都会发现困在以往的生活中时,毫无喜悦可言。你也许会遭遇雄心壮志的明显衰落,以及不堪重负的拖延耽搁问题。当你环顾四周时,看到的全是毫无深度的空虚表象。你去做任何事情的内在动力消耗殆尽。你甚至可能开始为这种状态感到压力重重和惊慌失措。


若你向其他还未经历过这种意识拓展过程的人们寻求帮助,他们将无法提供有效支持。他们只会让你的处境变得更糟。他们甚至可能想用劝你服药的方式,来帮你试着忘掉这种醒悟状态。


更高的意识觉悟状态就像一团在你体内燃烧的火焰。它将渐渐燃尽那些无法承受其能量的事物。你自身的许多部分都将随之逝去。你会上气不接下气地看着自己以往的职业志向、旧的工作项目、个人感情关系,以及对财物的依附贪求,一个接一个地离你远去。你会为这些损失感到悲痛,也许还开始琢磨自己是否能剩下任何东西。曾经看起来对你十分重要的事物,如今变得只像尘埃一般。


每个人经历此种转变过程的体验都不相同。对某些人而言,它是个精神性的醒悟过程。其他人则觉得它像中年危机。你最初的反应会是想要抗争它,但这种努力将无济于事。你正经历一个进入更高意识觉悟水平的量子飞跃过程,其中没有回头路可走。一旦这个过程开始,它便无法逆转。你越是和它抗争,自己就会体验到更多痛苦。


随着你在这个拓展期内不断前进,那些痛苦和恐惧终将逐渐减弱。你会开始感到更加平和。你以前的生活将变得分崩离析,但崭新生活会开始浮现出来。一旦你承认那些琐碎的事物确实琐碎,便准备好了重新将生活专注于具备真实意义潜力的事物。你将开始找出并拥抱自己活着的真正目的。你的新意识状态也开始让自己感到舒服自在,甚至能让你心生愉悦。探索出什么事情才足够重要,值得你为之投入自己的整个生命存在,这便是个人发展的核心与灵魂本质。


一旦你完成了这种眼界视角上的拓展,终会像自己真正的伟大灵魂那样开始生活,而非像是灵魂居住的那具躯壳。你将永久性地把琐碎事物看作琐碎事物,没有什么社会训化思想能强大到足以再次收缩你的意识觉悟。你仍能在这个世界良好运转,但已活在全新思想层次上。许多人都无比恐惧若是拓展个人意识觉悟,他们将过于脱离现实,以至于让自己(以及家人)的生存都面临风险。但这种转变阶段只是暂时状态。在变化的另一侧,生存会变得轻松容易,事实上容易到几乎无需付出任何关注。从这个全新地带,你能活出自己本该拥有的那种无畏人生。喜悦将成为你的自然状态,你也终于知道什么才真正重要,值得自己为之而活。


若你还未开始体验到这种意识觉悟的拓展,那么以上描述内容对你而言将毫无意义(事实上,我也怀疑你能否读到此处,因为狭隘自我意识可能早已说服你放弃阅读这篇文章)。若你此刻正在生活中经历这种拓展过程,那么请知晓你的“灵魂暗夜”终将结束;若你学会不加抵制地放松融入那个转变过程,就能让自己过得更轻松容易一些。如果你已抵达转变之后的另一侧世界,那么以上内容只是对你过往体验的总结陈述。



下一篇:20060325 渐进式训练

上一篇:20060323 当你遭遇非常、非常大的问题时,请保持正确眼界看法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