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相睡眠试验:回归单相睡眠
2006.04.12

在进行多相睡眠试验大概5个半月后,我终于决定切换回单相睡眠模式。我大约10天前做出了这个决定,现在已回归睡熊世界(史蒂夫把单相睡眠人群看作喜欢夜间冬眠的睡熊。译者注)。我回到以前早起者的生活模式。自己现在每晚睡大概6个半小时,每天清晨5点会被闹钟叫醒。



为何要回归单相睡眠模式?


首先,这肯定不是一个清晰干脆的决定。我本可轻松维持多相睡眠模式。就像自己以往的博客文章里所提到的,多相睡眠有很多地方都让我非常喜欢。显而易见,能获得额外的清醒时间棒极了。但多相睡眠也有些不利之处,导致我最终决定不再继续这种睡眠模式。即使你没有亲自尝试过多相睡眠,也应该很容易理解那些不利之处,所以我想你不会对它们感到惊讶。


首先,我想说自己并非因为健康原因而停止多相睡眠。就我记忆所及,自己在多相睡眠期间一次都没病过,甚至连感冒也没有。一旦度过适应期后,我的能量和警觉水平始终非常出色。许多人问过我关于力量训练和身体锻炼方面的情况 — 自己在这些事情上没有任何问题。我在锻炼后的恢复表现完全正常。可能锻炼后的小睡还对恢复有积极效果。


我也不是因为它总体上的古怪性而决定停止多相睡眠。我花了很多周时间,才从心理层面适应了多相睡眠模式,但我最终确实适应了它。在对时间流逝的理解上,多相睡眠给了我一种全新视角。我将时间看作持续流逝的状态,而非被分隔成单独的天数。这是种非常有趣的体验。


我决定放弃多相睡眠的第1位原因,就是其余世界都是单相睡眠。如果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选择多相睡眠,我很可能会坚持下去。显而易见,当你进行多相睡眠时,会和其他人的生活方式脱离一致。当所有人在夜里大部分时间都睡着时,你却醒着。若你和大多人的睡眠相同,那么从多相睡眠里获得的额外小时,便是来自夜间。而且我逐渐明白,当你生活在单相睡眠的世界中时,夜里的那些小时和白天的小时并不相同。


起初我很喜欢这种全新生活方式的新奇感。我很享受夜里所有那些独处时间。这种状态很适合写作,因为自己从来不会受到打扰。但几个月过后,我开始感到厌倦。虽然自己在夜间额外得到了一些小时,我也会因为需要小睡而在白天失去大概90分钟。这意味着在其他人醒着期间,我和他们互动的时间将更少。有些时候我并不渴望进行这种交换。


起初在夜里做各种事情还挺好玩有趣。拉斯维加斯是进行多相睡眠的好地方。我夜里在赌场玩过几次扑克,这种有趣感受持续了一段时间。但即使这个城市24小时不眠,许多生意在夜间也会关门,而我对夜里可做的大部分活动并不感兴趣。家人和朋友们都在睡觉,我也不认识任何整夜不睡,也不用工作的本地人士。自己白天在互联网上也已花了足够多的时间。所以最终我在夜里只能面对许多小时的独处时间。在夜里工作没什么问题,但我很喜欢白天和妻子碰撞想法的感觉,这在夜里却没法做到。另外,假如我在夜里工作,便不想在白天继续工作。我试过这种做法,很快就对每天20小时的工作状态感到厌倦。在夜里工作意味着没法和在白天工作的人们保持一致,比如打不了生意电话等。此外,我非常喜欢在日光照进窗户的环境里工作,而非使用人造光源。


另一个挑战是,我必须定期小睡,平均每4小时小睡一次。我可以偶尔延长两次小睡间的间隔时长,但若这样做了,自己晚点就必须用更频繁地小睡来补偿。假定我想开始忙于某个工作项目,但自己要在一小时后进行一次小睡。当开始着手这个项目时,我并不想在下次小睡前只能工作一个小时。于是我会尽力筛选安排工作任务,以便适合自己较短的清醒周期。这种事情会有点让人烦心,因为我以前很喜欢一口气工作5-6个小时。我不喜欢把所有工作内容都切分成3个半小时的时间块,而且我常发现,小睡会妨碍自己工作时的心流状态。这并非富有韧性的生活模式,因为若有意外事情发生,我的睡眠安排就会被打乱。而且当身处某个任务之中,比如写篇文章时,自己却必须去小睡,这将打破我的思维连续性。


无论我何时想做任何社交活动,都必须把那些外出活动安排在两次小睡之间。我对这种做法感觉有点厌倦。自己永远没法直接起身出门。除非只打算外出很短时间,不然的话我总要先小睡一会儿。另外,除非外出时吃了东西,否则我常在回家后又饿又困。我的外出活动一般会是这种形式:小睡—外出—小睡—进食。我喜欢不时表现得自发随性,但在进行多相睡眠时,你不可能在没有负面后果的情况下,表现得太自发随性。这种睡眠模式的确束缚了我的个性风格。


我也错过了和妻子同睡的时间。不过,妻子晚上很喜欢一个人睡满整张床,还说从未比这样睡得更香。她其实并不想让我回到单相睡眠模式。但我真正错过的,是在妻子醒着的时候,自己却有90分钟不能和她在一起。我俩一起相处的时间常被我的小睡打断,尤其是晚上9点的那次小睡。例如,我们没法从晚上8点开始看电影,中间却不被小睡打断。


正是所有这些琐碎因素,导致我决定回归单相睡眠模式。我对多相睡眠有些非常喜欢的地方,也有些感到非常烦扰的地方。尽管现在我已回归单相睡眠,自己不得不说仍不清楚哪种睡眠模式才是赢家。我没法说即使环境条件改变,我也永远不会回归多相睡眠模式。但至少现在,为了我想要的那种生活方式,单相睡眠会显得更好那么一点。所以我又回到睡熊般的冬眠模式啦。:-)



转换回单相睡眠是什么样子?


当自己决定转换回单相睡眠时,我并不确定该期待什么结果。我最后花了几天时间重新适应单相睡眠。自己是从晚上和妻子一起上床休息,并努力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开始了这个转变。结果我第一晚只睡着了几个小时。自己不断醒来,但当没法睡着时,我便选择安静冥想。那一晚过得又长又慢。第二天我试图省略小睡,但不怎么成功。我在平常去小睡的时间仍会感到困倦,而且小睡了三次。第二晚稍微好了一些 — 我能睡得更久一点,可能总共有4-5个小时。每个白天和夜晚我都能看到更多适应变化,几天过后,我把白天的小数次数从3次减少到2次,最后到1次。最终我能全天不再小睡。自己还没有100%地重新适应单相睡眠,因为有时我仍需在白天小睡一次,但已足够接近完全适应的状态。我可能会保留下午较早的那次小睡,因为自己发现这次小睡非常提神。我现在能一晚好好睡上6个半小时,但每晚仍会中间醒来一次。昨晚倒是挺有趣,因为在妻子和我说话期间,自己实际睡着了两次。:-)


我肯定有些人很想看到我继续多相睡眠 — 自己很惊讶多相睡眠变得这么受欢迎,还有那么多人都想尝试一番。虽然我选择在博客上公开写作关于这个睡眠试验的情况,它却是我为了私人原因选择去做的事情。所以对于我不再继续做大家身边多相睡眠试验的小豚鼠,请别为此感到生气。正如我在试验开始时声明的那样,自己尝试此事的主要原因就是个人好奇心。我想知道多相睡眠是什么样子。现在我确实知道了。:-)


希望我在这个试验全程分享了足够多的细节,以便其他想尝试多相睡眠的任何人,会发现这些存档内容十分有用。尽管如此,这依然只是个人试验,它对其他人的适用性可能存在局限。我在许多生活方面都和普通人群相差挺远(自己是纯素主义者、左撇子、色盲、ENTJ型人格、在小布什当选总统前就认为他是白痴,等等)。


多相睡眠是我做过的最古怪的事情之一,也是自己人生中最棒的成长体验之一。我很高兴自己做过此事。我确定还将有更多古怪试验出现在自己生活里… 而且全都是以个人成长的名义。不过要找到和多相睡眠一样令人兴奋的事情会挺难。我对大家的各种建议持开放态度(除非你碰巧对我不再继续多相睡眠感到生气,倘若如此,你应当寻求些心理咨询,或吃些胡萝卜消消气)。


现在是个好时机,告诉大家多相睡眠整件事只是个大玩笑吗?比如它只是愚人节玩笑而已?别忘了,若你坚持多相睡眠,那么今天和愚人节仍属于连续不断的“同一天”,对不?


请别担心 — 我不会这样做。虽然我确实喜欢不时开个好玩笑,而且很多人在我开始试验时好像挺难相信它,多相睡眠试验却并非玩笑。


2006年4月14日更新编辑:为方便大家阅读,下面是按日期排序的所有多相睡眠日志链接。对于有兴趣了解我多相睡眠试验的任何人士,这些免费信息便是无主宝藏。就我所知,这些内容是你在网上能够找到的最详细具体的多相睡眠日志。


多相睡眠日志 — 第1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2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3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4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5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6天

多相睡眠 — 对读者反馈的回复

多相睡眠日志 — 妻子视角

多相睡眠日志 — 第7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8-11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12-18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19-20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21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22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23-24天

多相睡眠日志 — 第25-30天

多相睡眠日志更新 — 第60天

多相睡眠日志更新 — 第90天

多相睡眠试验 — 回归单相睡眠



下一篇:20060413 如何碾碎消极思考模式

上一篇:20060410 自我雇佣新手们会犯的10个愚蠢错误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