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接纳 vs. 个人成长
2006.04.16

​在自我接纳,与追求成长和提升自己的欲望之间,你如何实现平衡?一方面,接纳真实自我... 包括个人缺点等所有方面是挺好想法,对不?但另一方面,设定目标并追求比当前生活更好的结果,难道不也是挺好想法吗?你该如何解决这种冲突?



妥协真的是最佳解决方案吗?


我相信大多数人会直接妥协。他们既不能完全接受自己的真实样子,也不能彻底承诺一生追求成长。但我认为这是种蹩脚解决方案。我们为何不能同时拥有两者?你为何不能完全接纳自己,并承诺一生追求成长?你难道不能同时享受两种状态吗?我们有没有绕过这种明显冲突的途径?


我常会公开和私下地收到他人反馈,对方觉得我如此开放地承诺追求个人成长,肯定是不喜欢,也不能接纳当前真实的自我。他们推想由于我不断迫使自己以全新方式成长,肯定牺牲了自我接纳的一面。



线性思维模式


在自我接纳和追求成长之间,看起来到底为何存在冲突?我认为出现冲突其实是特定思维模式的结果。我把它称作线性思维模式。


线性思维模式认为你的生活就像沿着一条线段向前移动的点。人生就是随着时间前进的一趟旅程。出生和死亡代表了线段的两个端点。位于你后方的点组成了过去的生活。位于你前方的点构成了未来的生活。当下时刻的生活就是那个时间线上的一个小点,慢慢朝着你的死亡挪动它的位置。


你人生时间线上的每个点也可以说具有特定品质。你可以审视时间线上的任何点,并衡量这个点上的即时状态。在你人生的任何特定一天(过去、现在,或未来),你都可以提出像这样的问题:我住在哪里?我的工作是什么?我的资产净值是多少?谁是我的朋友?我的感情关系状态怎样?我的体重如何?



自我接纳 vs. 个人成长


在这种思维范式下,自我接纳和追求成长间出现冲突,便是自然结果。一旦你开始将自己人生的某些时间点,贴上比其他时间点品质“更高”或“更低”的标签,就有了比较任意时间点的手段。你今天的生活与五年前的生活相比如何?你是更富有了?更幸福了?还是更健康了?


现在你必须决定自己想在多大程度上提升生活品质。你可以接受自己当前的生活位置,感到已经足够并选择保持这种状态,或者可以奋力实现某种更美好的生活。你还可以抱有生活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个人掌控的信念,在此种情况下,你能选择的最好做法,就是学会接受经历的一切体验,不管你可能给那些体验做出何种评级。


你越多接纳当前的生活位置,自己想要成长的动力就越少。你越多迫使自己追求成长,源于当前生活位置的满足感也越少。你最终可能会在这个变化范围内来回摆动,有时感到非常满足,其他时候则充满欲望。



线性思维模式的局限


线性思维模式十分常见,尤其是在西方世界。我们很爱衡量各种事情,给他们评出分数和等级。今年最省油的是哪款车型?这家公司比去年更盈利吗?我有多么健康和苗条?


在商业生意上,这种思维模式确实有其价值。我并未暗示它天然是种不受欢迎的思维范式。


不过,这种思维模式有其管用的生活领域,也有其失效的生活领域。而它不太管用的领域之一,就是你的自我形象。


试图将线性思维模式应用在自我形象上,便会在自我接纳和追求成长间制造冲突。与只是衡量自己生活的不同方面,留意它们会随着时间发生何种变化不同,你把自我也识别成了这些变化。我比去年更加富有。我比以前更加沮丧。我从一个电话销售员变成了一个销售经理。


当你用不同生活位置来识别自己时,就把个人自尊也牵扯其中。你的自我感将变得依赖于自己特定的生活位置。


若你主要用达到新高度来看待生活发展,比如更佳健康状态,更大资产净值,或更高工作职位,那么当自己经历生活位置上的挫折,甚至遇到像被起诉重罪这样的重大挫折时,又会发生什么?


我们都会经历挫折。出现这种事情只是时间问题。若你的自尊是基于个人生活位置,那么当位置下降时,你将遭受巨大痛苦。若你失去所有金钱,个人自尊会受到什么影响?若你体重增加50磅,伴侣弃你而去,又会发生什么结果?若你失去当前生活位置,也会失去现在的自我感吗?


比真正经历损失更大的问题,就是预先对可能发生的损失担忧不已。由于害怕自己变得对特定生活位置变得过于依赖,你可能会畏缩不前。如果你保持较低生活位置,当事情变糟时,你就不会从高处跌落。当你已经超重50磅,放假时又多了几磅体重便没那么痛苦。与成为百万富翁相比,当你名下只有1000美元时,变得破产就没那么可怕。如果你的感情关系已经很差(或根本不存在),那么感情状态又能更糟到哪里?


也许通过在平庸之地安营扎寨,保持远离超级成就者的状态,你就能保护个人自尊,免受不可避免的挫败影响。你知道即使世上最成功的人士,也会经历各种挫败,那自己为何还要冒险追求那些戏剧性的高峰低谷体验?潮起必有潮落,对不?


将自我感根植于某种会波动摇摆的事物,比如个人生活任何可衡量部分的当前位置,你无论怎样都会遭受痛苦。你要么会迫使自己不断争取更好生活,然后在事情变糟时遭遇情感上的痛苦,要么就会依附某种外在结果到不健康的水平,以至于可能为了保持那种生活位置而牺牲个人道德。或者与你能实现的成就相比,自己安于非常低的生活位置,并且很可能因为过于懒惰和过度拖延而经常自责 — 你将始终由于知道自己本可做得更好而深受困扰。或者最后你可能决定彻底脱离社会,以便逃脱/超越整个惩罚体验;但你所做的人生贡献,依然远低于自己的真实潜能。



超越线性思维模式


线性思维的整个情形就是你赢我输的状态,难道不是吗?你不得不在某个地方进行妥协。你无法全力追求与生活位置绑定的个人成长,同时仍能接纳并享受成长途中的每时每刻,对不?


或者你可以做到此事?


请让我给出替代它的一种思维范式。


与把自我感根植于可变化的生活位置不同,若将自我感根植于某种永恒不变的事物,结果将会怎样?请停止将自己识别为任何形式的位置状态,相反请挑选某种坚不可摧的事物... 比如世上没有东西可以触碰的一种概念。这些例子包括无条件的爱,为整个人类服务的精神,对更高形态力量的信仰,同情心,非暴力主义等。


我肯定不是建议这种做法的第一个人。史蒂芬·柯维在《高效能人士的7个习惯》一书中便写过此事。他将这种永恒不变的事物称作“真北”(true north)。


当你将自我根植于不可改变的“真北”原则,也许仍会衡量个人生活的各种指标,注意到它们随着时间发生的变化,但你不会把它们识别为自我的一部分。因此,你将自尊意识和特定生活状况分离了开来。


做到此事并不容易。柯维自己便承认,这件事对他个人来说有多难。但你不必在这种思维范式上追求完美结果。即使在此方向上前进一小步,你也会减少自我接纳和追求成长之间的冲突。从本质上讲,你将从两个世界都收获最佳结果。



将生活位置与身份认知分离开来


通过把自我根植于永恒事物,你的生活位置便与身份认知脱离开来。这种状态让你有可能无条件接纳自己的真实样子,同时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仍能勇敢追求与生活位置绑定的个人成长。自我接纳和实现成长将不再彼此冲突,因为此时它们不属于同一种事物。你把自我身份认知(自我接纳),与个人生活位置(成长结果)分离了开来。


柯维的真北原则是基于生活效能。我的是基于自我实现和人生满足感,所以两者间稍有些不同,但它们肯定有许多重叠领域。例如,我的生活原则之一就是服务于全人类的最高福祉。不论你是无家可归和被人遗忘,还是富有无比与声明显赫,仍能尽自己最大努力服务于全人类的最高福祉,并以共赢方式去思考。这些原则并不依赖于环境条件;环境条件只会影响你实践它们的具体方式。



让自尊意识与生活结果相脱离


若我审视自己此刻的生活状态,从其生活位置方面(即与成长相关)来讲,我会把它评价为十分优秀。上周我的网站有32万访客和66万4千的页面访问量,个人单日Adsense广告收入也创下新高(在4月12日赚得330.69美元)。本周四我接受了一个杂志专访,周五则接受了一个全国性的电台专访,周六加入拉斯维加斯全国演讲者协会组织,并参加了第一次聚会。今天晚些时候,我和家人会跟一些朋友在公园举办复活节野餐活动,剩下的时间将用来享受乐趣和彻底放松。从生活位置角度上看,一切都无比精彩。我的生活不断抵达新的高度。


但若让自尊意识与身份认知过度包裹在那些外部结果里,我便是在自找终极失败。当人生的钟摆晃向另一侧,它当然终将如此,我便会对自己不够出色的生活表现感到沮丧失望。从那里开始,我将面对一条湿滑的斜坡,进入由自尊意识驱使,依附外部生活结果的王国领域。当我的网站流量或收入在未来某个时刻急转直下,将会发生什么结果?我要么会抵制接纳当下情形,要么会抽身躲进封闭躯壳,安于平庸一段时间,要么就会戴上虚假面具,像安然公司那样欺诈造假。这些没有一个是正确解决方案。


真正的解决方案是逆流而上… 尽可能让身份认知与生活位置分离开来。我发现有两种练习方法对此事很有帮助:写日记和冥想。我做这两件事已有很多年,这些练习帮我让内在指针始终与真北原则保持一致,而那些原则在我一生之内都不会发生变化。我始终让自我感根植于像服务、意识与平和之类的永恒性概念。那些概念不会改变,所以个人最深层的自我感也能保持相当稳定的状态。这让我在每时每刻都全然接受自己的真实样子变得更轻松容易。但在追求生活位置那一侧,我仍能享受追求更好成长结果的过程,并能全然发挥潜能,不必安于低成就的生活状态。


若我偏离这些练习太长时间(多于几周),自己便会逐渐脱离和真北原则的一致状态。我最终将被吸回喜欢用生活位置识别他人的社会主流氛围。例如,当我进行多相睡眠试验时,有些人便开始把我等同于多相睡眠者。这种做法并无问题,直到他们开始对那种与生活位置绑定的身份认知变得太过依附。生活位置总是暂时现象,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对其过于依附... 无论这些生活位置对应的是你,还是其他人。若让自我意识变得对身为多相睡眠者的生活位置变得过于依附,我便会面对许多问题。自我意识会抵制被其视为负面的生活位置变化 — 它不喜欢犯错。所以即使多相睡眠不像单相睡眠那样有益于我时,自己仍可能对它紧抓不放。


你是否曾在自己生活中有过任何与生活位置绑定的身份认知问题?你的自我感是否源于会发生变化和脆弱易损的事物,比如你的收入、工作职位、感情关系,或其他任何生活状态形式?你在出于恐惧而守卫那些生活位置上,投入了多少个人能量?


当松开对生活位置的依附时,你便不必再守卫它们。我并不喜欢人们给我贴上像“互联网上的多相睡眠之王”(这并非我的说法)的标签… 因为若你成了国王,也就有了一个要守卫的王国。人们喜欢攻击国王,仅仅是因为国王的那个身份位置。我不愿被人看作有任何身份位置的国王,因为自己不想花费个人时间,去守卫那些反正终将崩溃的临时生活位置。试图把你的生活位置当成真实的自己去守卫,是一场必输的战争。人生里的任何生活位置都无法持久存在,所以你最好不要对它们变得过于依附。请当其持续存在时学会享受,但不要在其中寻找真实自我。


当把自我根植于某种永恒事物时,你的自我感便能有效地实现不可撼动。你的生活位置可能受到攻击,若你喜欢仍可以守卫它,但你不会感到是出于恐惧而去守卫它。当生活位置变得脆弱易损时,你也不会感觉受到个人攻击。



享受内在平和


我真正从这种做法得到的收获,便是内在平和。当让自我感远离三维世界的生活位置时,你的生活位置尽可以像过山车般上下翻腾,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能在内部保持平和。你不必抽身远离社会,变得完全消极被动。你可以享受做名富有野心的超级成就者,像个疯子那样设定并实现目标 — 并在行动过程中痛快玩耍。但与此同时,你不会在那些波动变化的外部结果中寻找真实自我的身份认知。


若你发现自己落入将身份认知与生活位置绑定的人生陷阱,请在生活里添加些像冥想、写日记、与孩子共处、身处自然等实践练习。这些做法会帮你和自己最神圣的部分重新建立联系(你自己版本的真北原则),并让你的身份认知与生活位置分离开来。之后你就能体验到没有依附感的奋斗欲望,没有自负心理的雄心壮志,以及没有消极态度的内在平和。:-)



下一篇:20060423 SELF杂志性爱文章

上一篇:20060413 如何碾碎消极思考模式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