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人生指导
2011.02.21

在其最近发布的新书Manifesting for Non-Gurus中,Robert MacPhee(罗伯特·麦克菲)对比了两种让个人欲望变成现实的方法。


第一种方法是定义出你想要的结果,然后一头扎进大量行动之中,在行进路途上持续调整自我,不断前进直到你抵达目的地。这种做法很容易开始,但正如Robert指出的,你在行进途中一般都会碰上严重的抵制阻力。十分常见的情形是,这种目标在实现前很久便已偏离航道。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熟悉?


第二种方法,也是Robert此书内容的基础部分,由5个步骤组成:


1. 询问并回答这个问题:“我真正是谁?”

2. 询问并回答这个问题:“我想在生活中吸引什么?”

3. 询问并回答这个问题:“我将有何感受(当体验到自己想要吸引的事物时)?”

4. 摆脱你对当前环境的依附

5. 采取灵感激发的行动


在第二种方法里,除非已完成第2步,你都不会去设定某种意愿或目标。



你真正是谁?


我喜欢Robert书中方法的地方在于,它是从深化对自我的了解开始行动。


当涉及设定新目标或定义个人渴望时,许多人都挣扎于弄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们专注于变现渴望或实现目标这类事情的外部层面,面对自我在外部世界中可以创造的无限可能性,因为不知道如何在这些可能性间做出选择,他们便困于其中,停滞不前。


人们深陷此种困境的一个原因,就是对自我没有非常清晰的了解。所以他们会对那些主要受外部影响得来的欲望目标紧抓不放,但那些欲望可能并未与此人的最佳自我形象和谐一致。


本月早些时候我参加了一个专为企业家们举办的3日大会。就像我对这种活动所抱的期望那样,它的目的侧重于产品促销和推广。每位演讲者做完演说后,就有一些与会者前往台后购买演讲者推销的产品。但买了那些产品的人们又有多少真会按照其中的内容行动到底?


假如那些人询问“我真正是谁?”这种问题,并做出严肃认真的回答,他们的回答里有一部分会是“我是名成功的不动产投资者”吗?倘若没有,那他们为何要在一套不动产投资课程上,花费500美元?


对于那些购买者里的一小部分而言,或许在产品和顾客间有着高度和谐一致性。但其余人士大都像在冲动购买,他们的行动并未与真实的内在自我保持一致,最后结果也可想而知 — 一年后那份信息产品依然没有拆封。


最糟的部分是,其中一些人会为缺乏按照所买产品内容行动到底的自律能力,而自责不已。但那些人所犯的真正错误是,买了并未与真实自我和谐一致的产品。与做出清醒明智的购买选择相反,他们被忽悠购买。这些人的渴望被外在影响所控制。


你多年来又做过多少类似本质的糟糕决定?你的衣柜、车库、硬盘里又堆积着什么东西?



外部影响


人们很容易设定与真实自我并不一致的目标和意愿。这是个十分常见的陷阱,所以若你一直受其之苦,也不必感觉太糟。世上肯定有着大批营销者,想要影响你做出不明智的决定。只用打开电视,就有试图通过某种方式影响你的人们等在那里。或者请直接外出和人们交谈。你就将自动受到外界的各种影响。


所有这些影响并非都是利益驱动,或以销售为导向。甚至朋友和家人也能影响你去做并未与你真实自我和谐一致的事情。


这些影响不会自动消散。它们永远以某种程度存在于你的生活中。但在为自己设定严肃认真的目标和意愿时,你就需要从那些影响环境中后撤一步,保持独立清醒。


即使你无法完全逃离外部影响 — 换言之,除了搬到荒岛上之外 — 你可以逐步限制个人的曝光程度,打个比方,调低外界的影响音量。


这就是我去年决定关闭自己网站上联系页面的一个原因,它还对我上月放弃使用Facebook的决定起了一定作用。我并非试图逃离人群,变成反社会人士。我喜欢和人们互动交流,尤其是和那些想与我接触的追求成长人士。然而目前事情发展到,有太多外部影响都驱使着我走入不同的生活方向(请写下关于这方面的文章,演讲些关于这方面的内容,帮我处理一下这个问题等),这种处境让我开始觉得,自己如同弹球游戏里的一只弹球那样,被四处反弹乱撞。


我感到之前邀请了太多外部影响,导致与自我内部指导脱离了联系。由于我的大脑不断被他人想法占据,我变得很难听取自己的心声并做出良好决定。我感觉自己比往常更忙,同时却变得更没效率。


某些外部影响也可以非常积极,但太多彼此分离的影响总和起来,通常不会那么一致融洽。事实上这种状态非常不协调。请想象若你试图答应所有对你提出要求的外部影响,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你的大脑将被各种“应该做”的事情折腾得不堪重负。


我们常会在甚至没有意识到事情发生的情况下,在潜意识里吸收了那些影响。之后在坐下想理清个人目标和意愿时,我们又重新咀嚼了其中某些外部影响,把它们当成了属于自己的目标。我们的真实意愿,却被太多并未很好匹配内在真正自我的想法念头所占据。



你的感觉如何?


Robert所用进程的第3步是,当个人意愿变成现实后,请问你自己感觉如何。这一步要进行些仔细思考。我们得到的表面印象也许是:“我会感觉更幸福快乐。”但若我们考虑那个意愿的全面后果,真实回答可能就没那么乐观了。


当我们犯下一个错误,通常要在以后才能发现自身感受的真相 — 就在我们试图采取行动之时。我们还可能遭遇导致自我折磨和拖延的混合感受。


我们的感受可以成为通向真实自我的强大向导。它们可能非常难以破解,但总体而言,只要我们能暂停下来,花时间仔细倾听它们的反馈,自身感受会在为我们指出正确人生方向上有出色表现。


从社交层面讲,我喜欢和那些会阅读我作品的人们交流互动,但当自己开放了如此多的沟通渠道供大家联系我(我的网站联系页面、Facebook、Twitter、网站论坛、现场工作坊、旅行时的见面会等),最终结果就会变得让人难以招架。


外部影响大多会迫使我朝着更易联系的生活方向前进。你应该有个Facebook页面。请也添加个粉丝页面。组织更多见面会。发布更多激励人心的微博。再写一本书。和我做次采访吧。等等诸如此类。


这种情形起初看起来像是挺合理的积极发展方向。方便让人联系是件好事,不是吗?它当然要比令人难以接近要好,对吗?


但在实际追随这条道路时,我对这种生活的感受变得越来越缺乏和谐一致感。


有时我会喜欢它。和如此多出色人士交往的确非常美好。但有时我又感到不适。那些交流沟通似乎无休无止,让人不堪重负。我并不喜欢只是为了保持联系,就必须对人们做出大量区分对待。我在内心感到冲突矛盾。开放所有这些联系途径是条正确道路吗,或者它本来就是个错误?


我无法真正理解这些混合感受,因为自己生活里的外部影响发出的声音制造出太多思想杂念。若我试图倾听真实自我的心声,很大程度上听到的,却是他人想法在自己脑中回放。我很难分辨出哪些想法真正属于自己。


你此时的生活里有没有这种情形,感觉自己正被混合感受所折磨?你是否正面对一个艰难的“我是该走还是该留?”之类的决定?你难以找到清晰感的原因,可能就是由于自己正被毫不和谐的外部影响狂轰乱炸,使你几乎不可能识别出哪些想法真正属于自己。



这的确是真实自我吗?


当你注意到自己某部分生活感觉并不正确,我认为暂停一下,和你的真实自我保持联系将非常明智。但为做成此事,你可能需要调低那些外部影响的音量。


当我终于关闭了足够多每天涌来的外部输入信息后,一件美妙的事情发生了。首先,我感到如释重负。经过几周后,我便开始体验到对于个人目标和意愿的更大思维清晰感。提前制定计划明显变得更为容易。我的工作也不断提速。


在外部噪音逐渐消失后,我可以清晰看出哪些新目标和意愿,与真实自我和谐一致。还有哪些目标意愿,更像是从外向内强加给我的结果。


我常喜欢做一种简单冥想,自己会视觉化想象一间面对面摆放有两把椅子的房间。我想象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再邀请我的最高和最佳自我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有时我还会邀请未来自我,一个比我大5岁的自我版本,坐在我的对面。这两种冥想方式都挺管用,但最近我一直从冥想出属于另一现实世界的当前自我,收获了最佳结果。他所处的现实世界,就是我感到最幸福快乐和深感满足的世界。这种冥想最重要的元素是,我会向自己感觉在某种程度上更加智慧的自我版本进行咨询。


然后我便想象去和另一个自我对话聊天。


这种冥想练习的主要价值,并非为了获得各种问题的具体答案。其价值在于和真实自我保持联系,对他的实际样子获得更好理解。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男人?他又最珍视什么价值?


当我理解最佳自我是什么样子时,就对自己渴望成为何种人士有了更清晰的感受。这种理解使设定良好目标与意愿变得更为容易。当我用这种理解水平设定目标时,就更有可能坚持到底,因为它们和我最渴望成为的那种人很好实现了一致。它们也许是非常艰难的目标,但在对这些目标的渴求上,我将体验到更少自我怀疑。我就是知道,它们对我来说是正确选择。


收获这种目标的一个例子,就是自己决定在2004年放弃电脑游戏行业,创办一个新的个人发展网站。显而易见,这个决定的结果非常美妙。由于此目标与个人最佳自我和谐一致,我并未遭受自我怀疑的折磨。我知道它就是我想追求的正确人生道路。


我的较低层次自我喜欢询问“我应该做什么?”。但在自己每次问这种问题时,取决于当时哪些外部影响的音量最大,或最具传染性,我会得到不同的回答。


我发现自己可以询问的更好问题是:“他想做什么?”。此处的“他”,就是指我的最佳自我。


当要考虑可能性不同的人生道路时,我可以询问:“这条道路能帮自己和最佳自我更紧密地保持一致吗?”假如答案是不,或是很可能不会,我就知道这是我应当拒绝的人生道路。若要追求这样一条生活道路,我不会获得美好感受,还会经常自我怀疑,我将在行进路上遭遇大量抵制阻力。但若一条道路确实能与我的更高自我很好保持一致,我以后便倾向于体验到精彩美妙的流畅生活和满足感。


此处的关键概念是,请认真仔细地设定目标和意愿。若你试图追求的人生道路,并未与你最渴望成为的生活形象和谐一致,自己就可能浪费大量宝贵时间,并遭受毫无必要的沮丧经历。



拥抱矛盾之处


当去想象可能实现的最佳自我时,我热爱自己看到的形象。他拥有我最珍视的所有品质。他强壮、自律、自信和勇敢,但也充满爱心、关怀、同情,并且温和优雅。他坚韧且灵活,聪明又好奇。他不仅专注,还能自发行动。他让个人生活保持简单,却又能取得许多成就。他更喜欢远超平庸的生活方式,但依然能和人们很好交往。


在当前的现实生活中,我常常挣扎于在这些不同方面间谋求平衡。然而我的最佳自我,有能力和谐融洽地将它们混合成一个完美整体。我花越多时间来理解最佳自我是何种形象,以及他何以能将所有这些似乎矛盾的品质相互融合,我对属于自己的发展道路就有越多清晰感。


不久前我和一位身为成功科技投资人的好朋友一块儿相聚。在我们交谈期间,他对我说道:“Steve,你有点像个矛盾体。我的意思是… 一方面,你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而且非常聪明。但另一方面,你并非像其他我所认识的许多企业家和聪明人那样,表现得像个混蛋。你真正关心他人,而且面对面交往时非常友善,也很容易沟通。但大多数拥有这些品质的人们无法创建出能够赚钱的生意事业。”随后他继续解释道如何将自己也视作一个矛盾体,并说明拥抱这些看起来彼此矛盾的元素,为自己带来了何种帮助。


我认为实际真相是,所谓的矛盾体只是一种幻象。外部影响驯化我们相信,自己只能拥有非此即彼的形象。我们在电影和电视上看到的屏幕角色,通常所用的描画方式会让我们以为,假如我们拓展出某些积极品质,就必须牺牲其他一些品质。无论那些角色扮演得有多好,真实的人类要比任何屏幕角色更加丰富和复杂。


假如我们的目标是变得强大、有力和成功,那么理所应当我们就必须更缺乏爱心和关怀,变得更加冷漠和无情。假如我们想要忠于内心和充满关爱,自己就必须更少有雄心壮志。假如我们想变得更加自律,我们就不能有冲动反应或自发行为。


你是否曾听信上面这些无稽之谈?我肯定就有过。


例如,若我发布了一篇严爱形式(指为起到帮助作用而严厉地对待有问题的人)的文章,那么根据读者反馈,我肯定就是个狠角色… 因为显而易见,只有那种人才会写出这样的文章。想到真有人相信我是那样的人,似乎每天都会用强悍风格处理所有事情,我就觉得有趣好笑。


若我发布了一篇充满同情和忠于内心的文章,那么读者反馈就试图让我相信,自己肯定是个非常敏感的男人... 因为显而易见,只有这种人才会写出那样的文章。但对于那些已断定我是个狠角色的人们来说,我发布此文当天肯定是不大顺利。:)


我认为这些表面上的矛盾根本不是真正的矛盾。事实真相是,优秀品质可以美妙地融合在一起,就像不同的乐器可以用来共同创作令人愉悦的音乐。你不必在打击乐器和弦乐器之间做出选择。它们可以同时派上用场。


在我发布了上篇关于问卷调查的文章后,有人在网站论坛上发帖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对Steve干了什么?”显然在此人看来,我的性格不该去做问卷调查。我对违反了社会对自己的编程深表歉意。


可它的确就是注入我们大脑思维中的那类社会编程,通常还未被我们的清醒意识觉察到。其他人总期待我们以某种方式来行动,无论是用直接或间接方式,他们会向我们传达各种期待。随着时间过去,他们的期待会与我们的主宰思维融合在一起,最终变成了我们对自己的未来期待。


在生活的某一时刻,从所有这些影响里撤身而出,清空个人思维,去认识代表着你真实自我的美妙矛盾体,会是个不错的主意。你对这个人了解得越多,就越容易设定对你来说可以实现 — 而且非常享受的 — 目标和意愿。



自我认知的现实好处


当你深化与更高自我的联系时,也会收获许多真实世界的现实好处。一个非常强大的好处,就是能让你在此前感到受困的地方脱离困境。


在和Erin结婚的许多年中,我都挣扎于我俩是该呆在一起,还是彼此分手的人生决定。不管我对它进行过多少思考,写过多少日记,或寻求过多少建议,我都无法抵达能对它有清晰感受的境地。


我为何不能获得清晰感?也许主要原因就在于我对他人想法给予了过多关注。我的思维被来自Erin、朋友和家人、我阅读的作家文章、我尊重其意见的那些人士的输入信息所占据。这些输入信息有的是直接反馈,还有些只是对方自然反应的整体印象。


但那些外部影响本身都缺乏和谐一致。有些人说我应该留下。有些人说我应该离开。在那些想法之间较出高低或找到平和心境简直毫无可能。它们永远都没法彼此同意。由于这些外部影响传染了我的思考方式,自己便无法在脑中获得任何真正的清晰感受。我在内心总感到满是冲突,而事实真相是,自己正被太多并不属于我的想法所感染。


让我脱离这种困境的做法,就是从允许外部影响进入自己大脑的情形中撤身而出。我花了时间来深化自己与最佳自我的沟通联系。我并未向“他”询问Erin和我是否应该分手。我知道那将是个糟糕问题,只会再次唤来所有的思维杂念。


相反,我开始花时间理解“他”是何种男人 — 我渴望成为的那种男人。幸运的是,这是相对清静的思维领域,因为没有太多外部影响会详细告诉我应该成为何种男人。


一旦理解了最佳自我是什么样子,我便从那份清晰感出发设定新的意愿。我打算吸引到自己生活中的感情关系,要能与使我成为最佳自我和谐一致。我对自身婚姻可以转向那种感情关系的可能性,保留开放态度,而且我也接受自己将被引导追求不同人生道路的可能。


这个意愿导向了一些喧闹混乱的改变,此种结果并非我所期待的,但它让我走上的人生道路,确实能帮我更好与最佳自我保持一致。我当然没有实现完美结果,但它肯定是向前行进的一步,而且自己也因此觉得更幸福快乐和深感满足。



采取行动


当你真正了解自己,而且从那种自我认知位置设定目标和意愿后,采取行动就会更轻松容易,因为你将感受到向前行进的积极压力。假如行动部分看起来毫无道理地困难,或你的意愿似乎迷失在没有实现迹象的边缘地带,也许你从一开始就挑选了一个糟糕的生活目标。


设定目标的意义究竟是什么?我们为何要麻烦自己在其中投入这么多努力?


其意义就是让自己用目标,来更全面地变成你的最佳自我。


当我回顾设定和实现的所有目标时,自己的真正收获,就是那些目标已将我雕琢成何种人士。这便是我的最好回报。若我没有充满活力地设定和追求那些目标,我将显得更加恐惧、怯懦、害羞和不会社交。我也将更缺乏充沛能量,更加懒惰,对自己更没自信。我的自尊水平也会低得多。我将不会对人们有太多关爱。我将更专注于生存,而非做出贡献。我将感到不幸福快乐得多得多。


请好好审视你的最佳自我。她/他是什么样子?你能清晰描绘出最佳自我的品格、个性、态度和信念吗?


你能看出当前自我与你最佳自我之间的反差对比吗?当看出那种反差后,请用它来设定新的目标和意愿,以帮你实现与最佳自我的和谐一致。


若你看出最佳自我要比当前自我更勇敢无畏,就请设定会迫使你面对个人恐惧,塑造自身勇敢肌肉的目标。


若你看出最佳自我要比当前自我更为友好和善于社交,就请坚守这份意愿,拓展更好的社交技巧。更多外出聚会。设定会迫使你更多社交的目标。主动加入一家俱乐部。


若你看出最佳自我会享受富有多彩的生活,而你当前自我却沉溺于匮乏状态,请自问她/他当初是如何落到这种境地的。你可以设定什么目标,从而在生活中创造更多富有体验?你还能摆脱什么糟糕习惯?


所有答案都在你心中。但为了清楚听到它们,你有时不得不告诉其余的世界:都给我闭嘴!:)



下一篇:20110307 身为野蛮人

上一篇:20110214 完成 vs. 完美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