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更幸福快乐的生活
2011.03.25

最近我一直对幸福感非常迷恋。我会重新审视各种工作项目、活动,还有个人生活方式的不同方面,并自问:这真能让我感到幸福快乐吗?


许多人说幸福快乐源自内心,虽然长远来看这是事实,不过幸福快乐也有它外在体验的一面。我肯定你会同意,某些体验就是比其他体验更能让你面露笑容。大多数情况下,幸福快乐可能是种习得反应,但外在体验对它依然有着直接影响。


甚至金钱都能在一定程度上为幸福快乐做出贡献。当意外收到一个红包时,你很可能会更幸福快乐,而非在意外收到一张缴费单时。


因此我一直在审视生活里不断重现的一些活动,并自问它们是否正积极为我的长期幸福做着贡献。随着经历这种思考过程,我不断做出大量改变,而且那些改变开始显示出累积效果。在过去六个月左右,我的日常生活节奏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变化。



识别并消除无用负担


开始付诸行动的一个最容易地方,就是识别并消除生活里的无用负担。那些事情的确无需争论 — 我很清楚它们对增进我的长期幸福没什么贡献。它们也许会产生一些短暂快感,但长远来看,那些收获很可能是中性,或者为负。或者它们可能只是稍微有点价值,我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他花费个人时间的更好方式。


以下就是到目前为止,我已识别出并处理完的一些较大无用负担:


电子邮件 — 我曾花过大量时间处理电子邮件,但当自问它能否为个人幸福快乐做出贡献时,我很容易便会得到否定回答。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消除它,自己在过去一年至少消减了95%的电邮处理量。现在我每天收到的电子邮件一般不超过10封,而且大部分都是私人邮件,只来自几位我很亲近的人士。我不敢说这种变化对直接提升个人幸福感有多大贡献,但它确实给了我一种解脱感。我会有更少的压力和重负感受,不会觉得各种沟通义务时时刻刻都在堆积。消除电子邮件也许不是完美解决方案,但它明显要比我曾经使用的做法更好。有些日子里,我只用不到一分钟就能处理完所有邮件。其他时候则能一两天都不用处理任何邮件。那真是一种无比美好的感受。


网络社交 — 我很享受网络社交的某些方面,但要想真正从中收获有用价值,可能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你的现实情况可能和我的并不相同,但这的确是我的真实体验。请意识到若你每天进行一小时的网络社交,那就相当于每年花了超过2个月的全职工作时间(按每周工作40小时计算)。你完全可以用比这还少的时间,轻松开创一份盈利网上生意。我现在仍会参与自己网站上的论坛交流,但这个网络社区不会有我在Facebook网站上必须应对的管理权限问题。


有线电视 — 我曾使用有线电视服务,但并未经常观看,所以决定放弃这项服务也很容易。后来我还放弃了Netflix公司的流媒体视频播放服务。自己曾用它观看教育性的纪录片,但我并未觉得它使我感到更幸福快乐,所以决定对它放手。如果想看纪录片,我永远都能选择租看的方式。但我决定最好还是放弃流媒体播放服务,因为自己不想养成经常观看纪录片的习惯。它也许有着教育价值,但总体而言这并非提升个人长期幸福感的活动。我还不如去读更多书。


各种财物 — 我逐渐清理了自己随时间积累而来的一些财物,大多数时候都是通过送人的方式。假如一份财物没有提升我的幸福感,保留它又有什么意义?


我在做这些改变时,主要是一次进行一种改变。这样能给我时间去调整适应,看自己是否想要维持那种变化。每次改变之后,我会感到确实想要保留它们。


我想说总体而言,只是放弃无用负担本身并未提升我的幸福感。这样做只是清理出一些生活空间,从而给了我更多机会,把个人时间投入到不同地方。



做出大的改变


无用负担比较容易识别,清除起来稍微有点困难,但它是开始改变的好地方。不过,你也必须应对那些更大的改变挑战。对我而言,自己过去两年必须面对的最大挑战,就是我的婚姻。


当我最初结婚时,它确实提升了我的幸福感,但随着时间过去,Erin和我朝着不同方向开始成长。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对婚姻放手后很可能会更幸福快乐。我用了数年时间才对此决定有了足够确定感,但从事后来看,自己更容易判断这是个正确选择。就像许多经历过相似道路的人们得出的结论一样,这种改变很难,但它值得去做。


婚姻使我感到不幸福快乐,那并非Erin的过错。我自己选择进入婚姻之中,但也必须清醒面对新的生活可能性。我看出这种经历就像一种测试。我是否愿意选择追求幸福快乐?


我不得不做出的另一种改变,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想要多得多的旅行,但拥有这种生活体验需要做些调整变化。去年我在一年中旅行了大概3个月。今年我想超过这种水平。


自己当前还在经历的一种变化,就是重塑我的社交生活。鉴于自己博客的流行程度,以及先前就有的本地朋友,我得以有机会在社交上犯懒,而且仍可享受丰富的社交生活。各种社交邀请会不断出现,我需要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进行过滤并给出回复。虽然它可能看起来像种美好情形,我也在其中享受多年,自己最终还是抵达了想要前往不同生活方向的转折点。


我的旧社交生活过于轻松,自己并未从中获得太多成长。另一个问题是,由于我在不同城市有如此多的朋友,最后不得不花更多时间在网上维持那些交往关系。自己还有大量每年只见面一两次的朋友。


我能意识到,这种情形肯定不是坏事,但从终极意义上讲,它并未提升我的长期幸福感。它只在维持我现有的生活舒适区。


为感到幸福快乐和内心满足,我需要更多挑战。我也需要专注于可以面对面交流的更多本地朋友,而非自己必须用技术手段来维持的遍布全世界的朋友。请让我回溯一下自己的说法,我依然喜欢不在本地的朋友,但由于自己一直经营互联网生意,我需要让社交更侧重于线下方向,从而实现平衡的生活。否则我会感觉自己在电脑或手机上花费了太多时间。


我的旧社交生活很可能有80%属于非本地,20%属于本地。今年我将致力于用相反比例重塑这种生活。例如,我这周参加了一个本地的素食者见面会,自己以前从未去过这个团体。我还迫使自己在处理日常杂事时和人们更多交谈,这样做部分就是想提醒自己,在社交上多用本地思考方式 — 而非在一个充满潜在朋友的城市里,还总在手机上交谈,或给某人发短信。


这种转变是个很大挑战,并非因为我对它感到焦虑,而是因为自己经营16年互联网生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非本地式思维。我几乎不知道如何用本地方式去思考。让我用全球视角去思考反而要容易得多。本地化思维对我而言几乎就像外星概念。有时我感觉自己一直都和互联网连在一起。所以掌握正确的思维心态对我来说就是个艰难挑战。这听起来可能让人觉得很奇怪,但有时互联网和各种网上社区,会令我感觉比拉斯维加斯这个城市更坚实可靠。假如你来过拉斯维加斯,这种话听着或许就没那么奇怪了。:)


对我来说显而易见的是,面对面的社交沟通,确实要比网上社交更能提升我的幸福感。即使最好的网上社交体验,也没法与玩飞盘高尔夫... 做次按摩... 或跳一夜舞相比。


我十分享受这种转变挑战,但有时它也让我感到捉摸不定。由于和一年前相比,我现在的社交生活已如此不同,自己经常感觉在新地带还有点没站稳脚跟。我需要花些时间才能习惯这种转变。


若你发现自己所处的情形,难以看出个人长期幸福感能获得提升,那么你通向更幸福生活的道路,也许就位于不同方向。


你可以感到幸福快乐。你也肯定有力量创造这种结果。它只是你愿不愿上前一步,来认领这种幸福生活的问题。另一种做法就是将你的不幸感受投射到他人身上,责怪或怨恨对方造成了你的种种不幸。


若你在任何情形下感到不幸福快乐,自己都可以主动选择远离它。别只因对方不愿为你妥协退让,就去责怪那种情形,或是其中的任何人。你可能也在让对方感到不幸福快乐,所以当你责怪他们时,他们也在为此责怪你。


面对大的挑战确实很难。你可能需要处理应对许多后果,它们在短期内也可能令人不悦。我完全理解其中所有难处。它不会轻松容易。这种性质的转变的确非常艰难。你也许还会一路洒下泪水。但最终,你将出现在更光明的地带。挣脱茧囊并非一定轻松容易 — 它就是为了前方美好生活,让你在挣扎中变得更强大的破茧成蝶过程。



相互作用的复杂事物


令我感到震惊的一件事 — 不过自己很高兴看到它 — 就是随着自己开始清除对幸福快乐毫无贡献的事项,我发现了那些事项彼此间相互影响的所有不同方式,而这些相互作用创造出一种令人难以脱身的胶着网络。


例如,在社交网站上交流互动会增加我收到的邮件数量。而那意味着自己要在电脑前待上更多时间,也使我在晚上感到更加疲惫。于是在一天结束时,我可能想要放松看部电影,而非做些更有趣好玩的事情。


另外,当我取消一些并不需要的服务后,它意味着会付更少账单,并省下更多金钱。从财务角度看,这种省钱做法并非特别有效,但随着时间过去它将逐渐累积。你为何要在无法让自己幸福快乐的事上花钱?


每次我对某种难以使自己快乐的事物放手,周围缠绕的胶着网络就将撤出一部分空间。我不必立刻处理所有事情。自己只是每次解决一小块问题,通常是专注处理接下来最明显需要改变的事项。


你在生活里很可能有些野心勃勃的项目活动,自己并不确定它们能否为你的幸福快乐做出贡献。请别担心马上要完成它们。先从最显而易见的改变做起 — 那些你相当确定的改变事项。


在你处理完那些显而易见的事项后,更具野心的那些事情也倾向于显露出自身本质。例如,起初我并不确定看纪录片能否提升自身幸福感。但当我为其他活动腾出更多时间 — 当自己感到已经看了足够多的纪录片,开始觉得像在看重播节目时 — 我便意识到此事并未真正提升我的幸福感。我更愿通过旅行、直接体验和阅读来了解这个世界。


当你没有更多要处理的明显事项时,请再开始着手那些更具野心的改变事项。它们就是你会不断对自己说道:“我挺好奇是否该放弃/取消/离开/丢掉X。”的事情。没错,其实你就该那么做!


请记住 — 你一直都可以暂时舍弃某项活动,看看那种改变效果如何。请尝试30天时间。若你不喜欢最后的结果,始终可以返回原来的状态。你甚至可以反复转变几次,从而对拥有这项活动和没有这项活动的反差对比状态获得更好理解。


这样做在实际生活中相当容易。请直接开始关注你生活里的事情,以及那些消费你时间的活动。时不时暂停一下并自问:“假如我继续做下去,这件事能提升自己的长期幸福感吗?”倘若答案是不,就请对这件事放手,不管它可能是什么。



享受静默


当你从生活中舍弃某些毫无积极贡献的杂事后,就将创造出更多清静空间。生活会变得更为简单和噪音更少。


你当然可以用其他某样事物来填补这块空间,你最后很可能也会这样做,但我们并无着急的必要。起初只是享受那份静默也很美好。你不必感到需要急着用另一项活动来替代这项活动。请允许自己有些无所事事的空间。


生活里有了更少令人感到不快乐的杂事后,你的幸福感就能不断提升,压力则会不断下降。请让此事发生,并留意那种状态。留意不必应付那些无法让你幸福快乐的事情,这种感觉有多么美好。请给自己一些时间适应它们空缺的生活。


然后花些时间,清醒自主地决定什么活动值得你添加到这块新创造的生活空间。你可能会选择不添加任何事情。或者可能添加一种让你感觉快乐的新爱好,比如学弹吉他,或阅读自己最喜欢作者的所有最佳作品。你也有可能想添加一个新目标,例如在业余时间开创一份互联网生意的副业。


在砍除如此多的事项后,我此刻觉得自己就像遨游在一个时间与空间都无比丰富的世界里。我感觉自己有了更少由外向内的压力感受。现在我的压力感受更多是由内向外,自己总在琢磨还要添加些什么新活动。我有种想要向外拓展,进行探索和试验的强烈欲望。



添加幸福快乐的活动


当你已清理出足够多的空间,并准备好添加一些新活动时,我想提醒警示你不要着急。你不必急着在第一次尝试时,就要把一切事情做得完美无缺。


请从那些最明显的快乐事项做起。若你知道自己会从特定活动上获得大量享受,就请将它添加到你的生活中。然后看着你的幸福感不断提升。


随着天气开始转暖,我把飞盘高尔夫也添加回了生活之中。我去年几乎没怎么玩飞盘高尔夫 — 也许全年就玩了一两次。但我每次外出玩这项运动时都非常快乐,进行一场比赛通常不到2小时,会有4-5位比赛者参加。它也是种社交活动,我喜欢在阳光下到户外活动。所以自己在一个月前决定回归其中。我联系了一些朋友,安排好一场比赛,然后大家就聚在一起玩耍。现在我又开始定期玩这项运动。每周都对它充满期待是件很有趣的事情。这就是可以添加到我生活中的容易事项,而且它也能为其他人创造价值。不管大家玩得有多糟,我们都能享受欢乐。


微妙的部分就在于不要强迫它发生。当你的生活里满是富余时间,便存在尽快用某种事情填补它的诱惑。但你必须小心对待此事,因为不管你用什么填补它,都可能轻松将其变成一种长期习惯… 甚至是一种上瘾行为。所以,若看更多电视无法增加你的长期幸福感,你最好就别用它填补个人富裕时间。


当我琢磨还可以添加其他什么活动时,一直都坚持选择像阅读和冥想这样安全而熟悉的活动。“安全”意味着它们没有长期性的投入承诺。当发现更好选项时,我随时可以选择在这些事上花更少时间。


目前我觉得自己身处那种怀抱意念与将其变现之间的畏缩空间。我正发出想要拥有更丰富本地社交生活的意念,但它还未在现实空间中显现。我对那种本地社交生活的感受正有越来越好的理解,但仍致力于获得去实现它的正确内心感应。造成这种情形的部分原因,就在于我对它看起来可能像什么样子,还没有创造出足够清晰的愿景。


我一直考虑的一件事,就是在拉斯维加斯举办和/或组织某种定期性的见面会,或许可以为那些喜爱个人成长的本地人士举办每周聚会。我在meetup.com网站上找到一些类似的见面会团体,但还未看到太令人兴奋的活动。Meetup.com网站上的许多团体看起来都沉寂无声… 或者只专注于非常有限的话题... 或者显而易见是为某人创造的市场营销渠道。我对把这种活动当成一种专业事情来做毫无兴趣。我只想把它作为一种让志同道合的人们欢聚一起,享受有趣体验的一种途径。


也许大家甚至能做些很酷的团体活动,比如在红岩峡谷漫步(那里离我家开车只有10分钟路程)… 或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来场免费拥抱活动... 或组织一场去往大峡谷天空步道的团体游。有位本地朋友一直提醒我,说我同意过和他一起去跳伞,所以这又是为那些喜欢直面死亡的勇敢者们准备的一个选项。:)


我现在有时间来做这类事情 — 而且我必须承认,它听起来要比发邮件和浏览社交网站好玩得多。此刻我只是在向外大声说出自己的所思所想,但若有任何本地人士对这类事情感兴趣,请自由自在地到我的网站论坛里分享个人反馈。


当你身处怀抱意念和将其变现的中间地带时,虽然会有点悬在半空的感觉,但它也能让人感到欣喜振奋,尤其是若你喜欢惊喜的话。你永远无法知道何时会出现另一个同步性事件,或意料之外的活动,迎头向你撞来… 就像昨天我强烈渴望带着笔记本电脑到本地咖啡馆去工作,而当我抵达那里时,看到拉斯维加斯的传奇市长Oscar Goodman(奥斯卡·古德曼)也在那里,喝着上午咖啡,做着他的市长工作。我并未有任何跟他交谈的欲望,但他的在场给了我一种好笑的轻松感觉,去和身边的本地人士开口聊天。:)


对我而言,创建更幸福快乐的生活仍是个不断展开的进程,但我认为自己可以分享目前已经学到的东西。或许我发现的最重要事情,便是追求幸福快乐本身,就是一种能提升幸福快乐的活动。若你开始采取有意为之的步骤,去提升个人幸福感,只是这样做就能使你感到更幸福快乐,而且你实现更美好长久幸福的前景,也将随之改善。在这条追求之路上你可能会有些情感过山车的体验,但为了长远的生活收益,经历这些跌宕起伏完全值得。



追求幸福快乐是种自私行为吗?


我知道有些人认为追求属于你自己的幸福快乐是种自私行为。


请直接拉黑他们。;)



下一篇:20110328 两相睡眠

上一篇:20110307 身为野蛮人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