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相睡眠
2011.03.28

最近我决定测试两相睡眠方式,也就是在每天24小时内经历两次单独睡眠。这个话题在我们论坛上有过很长讨论,若你想了解关于它的更多内容,请阅读两相睡眠的那个超长发言帖。若你只看那个帖子的第一条发言,也能为你提供不错的总体概述。


这当然不是自己第一次睡眠试验。我以前也写过如何成为一名早起者,还在2005-2006年间进行过5个半月的多相睡眠试验。


多相睡眠是种令人惊叹 — 但也无比奇怪 — 的体验。它涉及在连续一整天时间里,每隔4小时睡一次,每次睡觉20分钟,所以24小时内一共只睡2小时。试验头一周会产生地狱般的睡眠匮乏感,不过一旦适应后,这种睡眠方式就变得容易了许多。


我不喜欢多相睡眠的地方在于它的刻板性。多次小睡必须在相当僵化的时间安排下进行,因而各种活动不得不塞进3小时40分钟的清醒时段。我可以不时变换下小睡时间,但错过一次小睡,都可能意味着在随后几个时段感到疲惫不堪。我不喜欢它的另一个因素,就是当自己依然清醒,其他人却必须睡觉时,我所体验到的奇观隔离感。回头来看,我对自己能持续如此久的多相睡眠还感到有点惊叹,但一个月过后,它就变成了一种生活习惯。所以即便这种睡眠方式很有挑战,我那时候也已经习惯。



我的两相睡眠试验


两相睡眠有许多变化形式。我正尝试的版本看起来可能会像这样:


夜间12:30 - 早上5:00 — 核心睡眠(4.5小时)


晚上6:00 - 7:30 — 小睡一次(1.5小时)


对于核心睡眠的时间长度,我感觉还不错。自己以后可能会试着减少这个时间量,但我至少会在适应阶段坚持睡够4.5小时。我每天一般早上5点起床,所以这为我提供了在两相睡眠试验期间,保持相同起床时间的优势。而且大体上来说,自己在夜间比平时要晚睡两个小时似乎也不困难。


不过,我还不确定安排小睡的最佳时间。选择这个时间点时,我部分是基于从其他两相睡眠成功者那里学到的经验,还有一部分是基于个人日程安排。不过我愿意根据自身实际感觉对它进行或早或晚的调整。我猜可能要经过一些试验,才能了解何种时间安排对自己最合适。


基于我对两相睡眠试验的记录,适应两相睡眠显然要比适应多相睡眠轻松许多。有人描述那种感觉就像连续倒一周时差。我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应对这种情形。我已让本周的日程安排保持相当宽松,以免要处理太多预定任务,所以这周进行试验非常合适。



为何选择两相睡眠?


我的动机十分简单。我想看看能否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 既能做名早起者,也能在夜间更晚入睡。


假如自己必须两者选其一,我更愿继续做个早起者。我极爱每早破晓前便已起床的感觉。我喜欢在健身房还不拥挤时抵达那里,然后在天空依然黑暗时开车回家。我喜欢在太阳升起时享用自己的早餐果蔬汁。能够提早开始每一天让我感觉棒极了。


如果太阳升起后我还睡在床上,就会感觉懒散无力,自己工作动力也会下降。若在早上7点爬起床,我会觉得自己很晚才开始了一天生活。


但我同时住在拉斯维加斯,来到此地的人们通常每晚都想玩到10点以后。很多有趣的社交机会都要求我在日常入睡时间之后依然保持清醒。


在过去,我有时会转换到晚睡晚起模式一段时间,之后再调整回早起模式。但我并不喜欢经常这样做。有时我会谢绝那些较晚的社交活动,因为自己并不想打破睡眠安排。我知道自己在早起时感觉更好,也不想在第二天表现得睡眠不足。


我还有些喜欢去做的事情,但对于早起者来说并不实际,比如外出跳舞。Rachelle和我今年早些时候在新奥尔良有过无比美妙的跳舞时光,我们也想经历更多这种体验… 或许可以上些课程,学些不同舞蹈风格。但拉斯维加斯的舞蹈俱乐部晚上10点前都不开门,为做成此事,我必须抛弃平时的睡眠安排。


所以若个人睡眠安排能允许我既享受做名早起者,又能在夜间睡得很晚 — 而且不会打乱我的日常生活,和/或使自己感觉睡眠不足,我将非常喜欢那种安排。


两相睡眠方式看起来就像一种很有希望的候选解决方案,所以我非常兴奋去尝试这种做法,并想看看它到底效果如何。在傍晚小睡不像是太大牺牲,而且我在选择小睡的时间上还有些灵活性。我甚至可以在白天做场全天工作坊,之后小睡一下。另外,如果不方便小睡,我也可以跳过它,在第二天晚上进行长时间的单相睡眠。我永远都有脱离日程安排的自由选择,以后再处理会发生的后果。


两相睡眠的另一个好处是,你少睡一点时也能过得挺好。有些人报告说,自己在进行两相睡眠时的生活状态,要比单相睡眠时感觉好得多。我对额外获得的清醒时间不会过度关注,但我很好奇与平时相比,进行两相睡眠时会不会更精力充沛。倘若自己感觉良好,我更倾向于坚持这种睡眠方式。


两相睡眠也是我想添加到个人成长工具箱里的另一件工具。它在我人生某些阶段也许很起作用,其他时候则可能并不需要。我觉得自己目前就处在它会很起作用的生活阶段。



自律 vs. 自发性


在自律与自发性之间实现生活上的健康平衡,可能是件挺微妙棘手的事情。若你太自律,也许会变得过于刻板,错失某些美妙的成长机会。但若有太多自发性,你的生活也可能变得混乱不堪,缺乏专注,难以取得进步。自律而专注的努力付出能创造一些精彩美妙的长期回报,比如会令浪费时间的雇佣工作显得毫无必要的多个被动收入流。你需要小心平衡自律和自发性这两种因素,才能创造出充满自由与满足感的生活。


假如两相睡眠方式的确管用,自己也真的喜欢,我就能享受到两全其美的结果 — 维持一种常规且自律的睡眠安排,还能享受与朋友玩到很晚,以及外出跳舞等自发性活动。我知道对某些人来说,一直玩到午夜并不算晚,我也有过一直玩到黎明才结束的外出经历,但经常这样做不会使我感到幸福快乐。我在20岁左右时干的这类事情已足够自己回味一生。在30多岁时,我则爱上了更为自律的生活。


自律能给你享受更多自发生活的回报。当能完全掌控个人日程安排,无需干份雇佣工作时,对我而言再去自发生活就轻松容易得多。所以,若你喜欢自发生活,最好也能爱上自律生活,不然你的结局很可能是困于辛苦工作,却忙着满足他人享受更多自发生活的欲望。


身处自发状态也可以使自律生活变得更为容易。若你眼前看到的所有事情都是工作、工作,以及更多工作,那种生活并不怎么激励人心。但若你努力享受生活乐趣,做些没有事先计划的旅行,偶尔跟随感觉去生活,你将摆脱大量压力,个人生活动力也能得到提升。幸福快乐要比紧张不安更有激励效果。



已然行动


我昨天已经开始两相睡眠,目前正处于第2天。昨天我在下午小睡了一会儿,然后照计划在夜里12:30上床睡觉。自己早上5点起床时觉得有点昏昏沉沉,但还不是太糟糕。我按照日常安排过完了整个上午,并未遇到任何问题。现在接近下午1点,我仍感觉状态良好。


为让适应过程更容易些,我一直吃的几乎都是生食(当然全是纯素,就像我14多年来所做的一样),并且侧重于新鲜果蔬汁,不喝含咖啡因的饮品。今早我做了2夸脱(约为2.27升)的果蔬汁(胡萝卜-苹果-芹菜-莴苣-蒲公英-姜-柠檬),这大概提供了我当天50%的能量来源。喝果蔬汁的好处是,人体只需要很少能量进行消化,所以更不容易感觉疲劳。从以往进行多项睡眠和各种饮食试验的经历中,我知道当自己所吃大部分食物是新鲜水果、蔬菜和果蔬汁时,就不需要太多睡眠,我在白天也感觉更精力充沛。自己锻炼时的心率也更低。我想利用自己全部优势条件,来最小化睡眠不足的感受。我这周仍想完成很多事情,所以若能避免,我可不愿自己表现得像个僵尸一般。


我不打算在试验过程中每天都为此写博客,但若有某些有趣的事情值得分享,我可能会不时发布更新内容。


我还未承诺要进行任何特定天数的两相睡眠。我的首要目标是先渡过适应阶段,看看一旦身体习惯这种睡眠方式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等看到那时的状态,我会再决定是否想继续坚持一段时间。假如自己到时不喜欢,我就不会再继续下去。


祝我好运吧!



下一篇:20110404 两相睡眠试验更新内容

上一篇:20110325 创建更幸福快乐的生活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