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权把自己孩子们的生活放到网上吗?
2011.04.09

我有时会被批评没在博客中写作太多关于自己孩子们的内容。正因如此,某些人做出了最坏推论。沉默意味着内疚,所以我肯定是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孩子。


的确,我不怎么写作关于自己孩子,还有我和他们之间感情关系的内容。我有时会在文章里顺便提到他们,或者分享一个关于他们的小故事,但也就这么多而已。


这并非我和Erin离婚后才发生的某种新情况。我一直没怎么写作关于孩子们的事情,包括一家人同住的那些年间也是如此。


我在这种话题上保持沉默是有意为之。


这是否暗示我从来不去看孩子?这是否意味着,自从我和Erin离婚后,事情已经发展得极其糟糕?并非如此,它只意味着,我选择不去写作关于自己孩子们的内容。


虽然我由衷地赞同,养育子女是可以写作的正当话题 — 我当然认为它属于个人发展的讨论范围 — 但我依然选择在此特殊话题上保持沉默。


要想实际有效地写作关于养育子女的内容,我觉得需要分享一些和自己孩子们的私密故事,才能解释阐明那些关键要点,而这并非我想涉足的领域。我也许可以用其他某种方式写作这样的内容,但其他方式将不太匹配我的正常写作风格,所以会像发育不良一般。而且无论我分享关于养育子女的什么洞见,它都可能诱使人们猜想我的具体发现过程。


我是个成年人。我做出了清醒自主的选择,在网上分享如此多个人生活方面的内容。我使用个人故事来解释说明关键要点,从而帮助鼓励和激发人们不断成长,而且我知道这样做会有大不相同的效果。个人故事会为抽象观点赋予人性特质。但保持如此开放的分享态度,会有相应后果。我永远都无法逃脱以前分享的内容。在自己余生,我都必须过这种缺乏隐私的生活。但我是自主选择了这样去做。没人推动我,或强迫我进入这种生活。我对此毫不介意,因为它就是我的个人决定。我会负完全责任。


但我有权代表自己的孩子们做出这种选择吗?除了自己之外,我不认为自己有权代表其他任何人做这种决定。



活在公开视线下


分享一位对此并不介意的成人朋友的某个简单故事,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分享某个不会显露他人身份的故事,一般也没问题。但要分享的故事可能给某人造成相应后果,使对方身份暴露并在本质上产生永久性影响,这种情形又该如何处理?我不认为自己有权做出这种分享决定。这样做是很不公平的行为。


倘若感到要在分享的故事里涉及他人,而且这种分享可能给对方造成相应后果,我就会直接询问对方是否愿意分享。“如果我在博客里分享这件事可以吗?我认为自己的读者们会发现它很有价值。”大多数时候,被询问者对这种分享都不介意。有时他们会有所保留地同意,比如可能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有时他们也会说不。倘若对方说不,我就不会分享。


对于一些频繁出现在我生活中的人士,就像我的女友Rachelle,双方对于什么可以公开分享,什么又不能分享,已经培养出一种合理的相互理解。如果对分享特定故事怀有疑虑,我就会直接询问。之后我将尊重对方的选择。作为一名舞台演员和博客作者,Rachelle习惯了身处公开视线下,所以像我一样,她对这种事情有着相当宽容的态度。我生活里的其他人则喜欢有更多隐私,所以你不会看到我公开分享关于他们的故事。


对于和我处境相似的人们来说,这种做法就是常识。请想象如果我开始发布人们期望我能够保密的故事,会发生什么结果。很快我就不会再有众多朋友。为保持积极健康的交往关系,面对自己生活的公开层面和其他人对享有隐私的渴望,我必须小心守护这两者间的界线。这样做非常重要,因为我想让人们在我身边时感到安全和舒适。他们需要可以信任我不会将其生活的私密细节,变成一种公开展示。


若你一直在长期阅读我的博客内容,可能会认为对我非常了解,你也确实如此。但我希望你能接受一个事实,就是你对我的了解并不完整。若你和我的互动仅限于互联网,那么你将永远不能完整了解我。你对我的整体印象会出现并不自然的倾向,因为通过网络这种媒介,我生活的某些方面无法得到任何富于意义的表达。这也是我采用博客方式表达自我的结果。它可能看起来几乎具备面对面交往的亲密感,而且大家能更接近这种理想状态也十分美好,但它和面对面交往并不相同。即使对分享个人生活有非常开放的态度,我在选择要公开分享什么事情上,仍会存在缺口。而这种结果主要和尊重他人隐私权利相关。



公开生活的黑暗一面


我理解人类思维有想要填补空白的自然倾向,但若大家能不自动做出最坏推断,并捏造疯狂的无稽之谈来填补事实空白,那将是更为美好的结果。


有人已经给我发来一些博客链接,里面会八卦我和孩子们的感情关系,并捏造孩子们的生活在我和Erin离婚后是什么样子,他们肯定有多痛苦,等等内容。还有人甚至附上针对整件事情的滑稽心理分析,在虚假事实之上又堆砌各种猜测。


有人像狗仔队八卦一位王妃那样追逐我的生活是一回事。我能处理面对这种事情。但在别人家的孩子由于年幼还无法自主选择涉事程度的情况下,就对他们发表垃圾言论,那便是另一回事。其他人要惹我发火是件挺难的事情,但当有人对我的孩子们表现得像互联网恋童癖一般,那就是让我想买把霰弹猎枪带回家的事情。


考虑到已在网上看到的景象,你能责怪我不想公开分享孩子们生活的私密细节吗?很不幸,人们真会做那些烂事。但面对有人会利用我分享的任何信息,做出可能伤害我孩子的事情,我必须应对处理这种现实。我认为让所有人尽量少知道我孩子的信息,就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做法。只要我不提供弹药,那些八卦人士能做的就是猜测和编造故事,而且他们的猜测能力还挺糟(主要是因为他们想追求闹剧,事实真相却不怎么富于戏剧性 — 其实还挺平凡无奇)。大多数了解我孩子的人们都能无视这些胡乱猜测,把它们视作愚蠢和荒唐行为。但这种反应只对那些真正熟悉我孩子们的人士成立。



对孩子们产生的后果


如今孩子们的生活已经比曾经的年代更互联互通,远超我在他们这个年龄时的生活环境。有时,因此产生的同辈压力也可能非常强烈。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互联网上发生的事情甚至能迫使某个人自杀。


我女儿今年晚些时候就会开始上中学。这是同辈压力更有点儿激烈的年龄阶段。现在许多孩子在此年龄都有了手机。互联网离孩子们从不遥远。


如果你的父母在一个拥有百万读者的流行网站上,谈论关于你的大量故事,用你的生活作为他们养育子女的公开例子,探讨这方面的成败和试验,你会有何感受?而且所有信息都永久可见。你在一生中碰到的每个人都能轻松找到你父母写的有关你的内容。如今找出这种信息只需点击几下便可。谁又知道离现在十几二十年后,那些信息会有多方便找到?你的手腕电话可能瞬间就能帮你搞定此事。


你学校里的任何人,包括那些横行霸道的家伙,都可以像公开阅读一本书那样挖掘你的过往经历。假如你从未能自主决定想要分享什么,又不想分享什么,你该怎么办?如果你父母感觉在网上分享你成长阶段的私密细节毫无问题,认为这是他们可以自行决定的事情,你又该怎么办?在你长大到足够为自己做出这种决定前,你的父母可能有权力做出这种选择,但你得被迫应对相应后果。


我不相信自己可以代表孩子做出那种决定。孩子并非父母的财产。作为独立个体,对于自己想在网上分享什么,又想把什么归为隐私,孩子们应当自由决定参与其中的程度。然而,作为年幼者,他们还未长大到足以理解自身选择长期后果的年纪,所以他们并没准备好做出这种重大决定。它和在线下犯个错误后,造成的那种轻微短期的后果并不一样。这就是必须由父母决定什么才是自己孩子最佳长远福祉的情形。


面对孩子们如今在网上分享生活细节的所有强大手段,我认为他们中很多人正在制造自己可能并不喜欢的未来结果。大学招生官们会喜欢他/她在查阅你社交网站页面时看到的内容吗?通过阅读你的互联网存档内容,其他人有可能对你获得何种了解?我认为最好做法,就是假定互联网上并没有删除按钮。假定你在网上发布的任何东西都是公开、永久和能识别个人身份的。



做真实的自己,同时照看好你的孩子


没错,我的孩子们有位不同寻常的父亲。我必须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幸运的是,在我和家人生活的环境里,一个人的行为并不会对其他家庭成员造成太大影响。我们都是独立个体,能自由做出个人选择。如果我们中有人做了其余家庭成员不喜欢的事情,我们也不必担心会让整个家族7代人都蒙羞难堪。


不过,负面回应总会存在,就像我上周愚人节时开的那个玩笑。显然有人把它当成一篇严肃文章,还跟Erin抱怨此事。这种事情总会偶尔发生。大多数情况下,人们都能明白大家是可以自由做出个人选择的独立个体,我们并不能拥有或控制彼此。


在只有很少人能看到的私人家庭网站,或社交媒体页面上发布你孩子的照片,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事情。我对这种事毫无意见。但即便如此,社交网站以后又会如何处理那些数据?据说就算你删除了个人账户,那些网站也可能永久保存其中的数据。他们至少可以利用这些数据为你的孩子们创建广告形象,这样孩子们也许会在未来生活中接收到更个性化的广告,促使其购买更多并不需要的东西,因为此类广告将更具说服力。一旦那些数据被留存下来,你不能仅仅考虑今天的数据挖掘工具。你还必须考虑未来可能开发出的所有潜在工具。


我相信孩子们应当作为独立个体受到尊重。在分享行为可能对其未来产生有意义结果的生活领域,他们应当有决定自己渴望获得多少个人隐私的自由。我不认为这种选择应该强加给他们。他们还太幼小和脆弱,无法理解这些行为的长期后果。即使是十几岁的少年,在此领域可能也还没有做出周全决定的成熟度。



给孩子们一个选择


我并非说若自己分享关于他们的大量事情,孩子们的生活就会自动出现消极负面的总体结果。事情也可能变得非常积极正面。他们或许感激稍微有点名气的生活。这种结果可能给他们带来一些自己渴望追求的美好人生机会。但这种事情并非我说了算。它得由孩子们说了算。


我脑中并没有任何具体的年龄,规定孩子们多大后才足以为自己决定像这样的事情。这取决于他们的思想成熟水平。如果我女儿达到那种看起来很负责任的行为水平,她也善于理解在网上分享个人生活细节的潜在后果,那么此时对于让她自主决定,我就感到很舒适自然,无论这种事会发生在她17岁、27岁,还是其他某个年龄。当然,她在27岁时反正也有了自行决定的自由,不过我想你会同意这世上总不缺20多岁的傻孩子们。假如到那个时刻,她说自己很高兴让我分享些父女之间的私密故事,从而可能为其他父母也带来帮助,我对此毫无问题。假如她说更希望我别去分享,我也将尊重她的决定,不会分享那些信息。我还会确定她是在思维状态良好的状态下做出个人选择,而非冲动做出决定。


再次强调,我认为养育子女是完全正当的写作话题。我也确实有些感觉值得分享的洞见认识。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自然也是更私密的内容。请再给我一二十年,我们到时再看情况如何。


如果你是位对此抱有不同观点的家长,感觉应当有自由在网上发布自己孩子生活的任何内容,那么我至少会请你考虑一下,若你的父母在你成长时做出同样的事情,你是否毫不介意。假如人们在网上搜索你的名字,能轻松找到你在孩童时期怎么爱发牢骚,怎么尿湿裤子,怎么在考试中作弊,怎么在操场上被人欺负,怎么学习迟钝,怎么在学校剧目里不得不扮演背景植物等等故事,你会对此都不介意吗?


也许你对在网上发布这些孩童时期的事情毫不介意,也许你真的介意。但分享这些事情到底该谁说了算 — 是家长还是孩子?谁又该为最终的后果负起责任?


我非常爱我的孩子们,作为他们的父亲,我想看到他们幸福快乐,不只是现在,在以后的生活中也是如此。若你还没有任何会叫你“爸爸”的小家伙们,可能无法完全理解那是种什么感觉,但我对自己子女有着强烈的自然保护本能。我不想看到他们受伤害,尤其是被那些试图故意选择这么去干的人们。


养育孩子很有挑战,但也很有回报感。没有任何体验会像怀抱一个出生还不到一小时的新生儿,在他/她睁大双眼朝上看着你时,你满脸笑容地对他/她说道:“谁是你的爸爸呢?”


然后你的心头猛然一震,强烈感到从此刻开始,你的生活永远不再相同。


好吧,这就是我的养育子女经验。;)



下一篇:20110421 行动偏好

上一篇:20110404 两相睡眠试验更新内容


查看原文



全部博客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