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败Kolrami
2011.06.21

我曾学到的最强力有效的经验教训之一(而且也愿传授给你),就是一次看起来简单的个人视角转变,却能带来非常强大的生活影响。


韦恩·戴尔博士说过:“当你改变自己看待事情的方式时,你所关注的事情也将发生改变。”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这句话的意义有多深远。不过以防你没有意识到,请让我来分享一个这方面的私人故事。


自己创业的头5年间(1994-1998),我每年都在赔钱,最后把开始创业时的2万美元积蓄,变成了15万美元的债务。这相当于17万美元的净亏损,平均到每年是3.4万美元。在1999年,当自己信用欠款额度耗尽后,我终于宣布了破产。


然而从那之后的每一年,我的生意都赚到了可观利润。


所以从1994-1998年,我每年都承受着负向现金流,然后从1999年到现在(连续12年并仍在继续),我却每年享受着正向现金流。


1999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生意结果上的重大转变源自哪里?



学习如何不去赚钱


我其实能精确记得自己感到发生转变的那个具体时刻。我在个人视角上经历了一次激进彻底的改变,完全颠倒了对商业生意的看法。自己经营生意的态度和动力都发生了变化。


显然,有一些催化性的经历体验逐渐导向了这种顿悟,比如自己被房东赶出公寓和最终破产。但当各种条件适合产生这种顿悟时,实际的思维和情感转变很快就发生完毕 — 只需几分钟而已。那种感觉就像按下一个切换开关,这种转变一部分发生在脑中… 但大部分都发生在自己心里。


下面就是我在转变前后自身状态的主要差异:


在经营生意的头5年,我都专注于让生意取得成功。我追求着各种交易、金钱收入和生意项目,就像它们都是要争取获得的东西一样。我想创作出大卖的拳头产品(当时流行的是电脑游戏)。我的工作动力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要证明自己,在游戏行业中留下个人名声。我想象着自己的游戏将收获各种热情洋溢的评论,并看到它们在各家软件商店上架销售。金钱就是我的重大关注对象。自己一直会争取的交易,都是我预想能把最多金钱放进口袋,并能导向巨大成功的交易。


在过去12年的生意历程中,我则专注于获得乐趣,享受生活,并创造性地表达自我。我不再担心自己能否变得成功。我的破产已经给出大量证据,说明自己败得一塌涂地。所以我看不出继续追求令自己落入这种境地的相同优先考虑,还有任何意义。我当时把一个纸箱子用作家具,那就象征着我实现了多大程度的财务成功。由于已在追求金钱成功的游戏里彻底失败,我便决定改变规则,亲手尝试“让我们为乐趣而活”的人生游戏。



两种思维心态的故事


我开创自己游戏生意的最初动力就是去赚更多钱。在那之前几个月,我在上大学的同时,做着合同游戏程序员的兼职工作。我创作完成了一套包含4个小游戏的Windows游戏,为一家本地公司做了所有编程工作和大部分设计工作。当游戏出版时,我可以从公司每7美元的收入中获得大概1美元的程序员版税。公司其他人则对游戏的图像、音乐和部分设计工作有所贡献,他们当然也跟出版商达成了交易。但从游戏资源角度而言,这些游戏都是相当基础的类型。而且我能清楚看到的是,自己完成了不止50%的实际创造工作,假如考虑纯粹时间投入的话,很可能高达70-80%。我甚至编写了游戏的帮助文件和说明手册。


我意识到如果付出更多一点努力,并有合适人选的帮助,比如跟游戏领域的艺术家和音乐家合作,我本质上就能做到这家公司所做的事情,而且可以留下更多利润。找到可以一同共事的人才并不太难,所以我很快便动手创业。


我拥有足够的技术和设计能力,可以创作出至少和先前为别人公司创造的作品一样好的游戏。但经过数年努力后,我实际上始终没能赚到任何利润。


在经营生意的头5年,我不断寻找可以赚钱的方法。如果嗅到潜在的赚钱机会,自己就会紧追其后。我做了大量难以捉摸的交易,最终都失败而归,即使那些收到过预付款的游戏项目也是如此。


我非常非常非常辛苦地工作,有时甚至会睡在办公室。但我总是没法让金钱持续流入。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越是努力赚钱,自己失去金钱的速度就越快。与点石成金相反,我不知怎地好像拥有了点金成石的能力。


回首过去,我起初并非为了金钱去干那份合同编程工作。我就是因为热爱游戏编程才开始工作。我当时正在上大学,一位朋友给我看了份游戏编程职位的小广告。他建议我去了解一下,因为他知道我对电脑游戏很着迷,而且我俩都是接近毕业的计算机专业学生。那份兼职工作看起来就像为我准备的一个大好机会。


于是我去那家公司进行了面试。对于获得那份工作我十分自信,自己也真的不在乎对方会付我多少钱。我只是想从事游戏编程。所以当他们问我想要多少报酬时,我说道“每小时10美元”,而这种时薪在当时低得简直荒唐可笑。游戏编程可能没有其他类型编程工作的报酬水平,但即使一个仍在上学的起步程序员,其年薪也肯定不止2万美元。


那家公司马上雇用了我,我得说他们做了笔好交易。我立刻全力投入了他们指派给我的第一个项目。令他们震惊的是,我只用9天时间就做出了一款游戏的原型。于是他们把我从那个项目中抽调出来,给我指派了更具野心的工作。


有次项目经理问我每周会投入多少小时工作。那段时间是暑假,我并没有任何要上的课程。我告诉他大概有40小时,这看起来应该挺合理,因为我从周一到周五都会在办公室正常上班。但我其实说了谎。事实上我晚上回家和在周末都会继续忙于他们的游戏项目。实际而言,我很可能每周投入了60-80小时的工作时间。而那些时间都用于扎扎实实的编程工作,没有电邮沟通或其他任何分心事务。我说自己每周工作40小时,是因为不想让公司里其他程序员看起来没那么投入。我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 — 自己也想保持这种和睦氛围。


我并非为了给任何人留下深刻印象,才拿着低报酬辛苦高效地工作。我这么干就是因为对工作的纯粹热爱。我为每款游戏中的技术挑战深深着迷。除此之外自己没有其他任何想做的事情。我很可能免费都愿去干那种工作。


过了一两个月后,我想公司管理层可能是没法再忍受看我拿着如此低的报酬,干出那么高质量的工作,于是自愿给了我双倍薪水。我并未要求他们如此,但仍怀着感恩态度接受了这份好意。对于一个大学学生来说,20美元的时薪可不是小数目。


当版税收入到帐时(第二年游戏上架销售后),即使起初只要求了10美元时薪,我最后很可能在这些游戏编程工作上赚到了相当于50美元的时薪。另外当走进软件商店,看着自己创造的某样作品在上架销售,那种感觉真的酷极了。


这种事情确实美妙无比,难道不是吗?我当然是这么想的。它就是先播种再收获的经典例子。


然后在接下来5年里,我继续采用了这种美妙的行动模式,却把生意做得一败涂地。


我当时经历了一次看起来好像明智的视角转变。获得更大成功的潜在可能触动着我,我也开始看到拥有大笔金钱的迹象。那家本地游戏公司立刻又提供了另一个游戏开发项目,而我回绝了他们,以便能创办属于自己的游戏开发生意。我这样做尤其是因为自己想要赚到更多钱。


这在当时看起来就像一个很棒的想法。我仅仅是在表达美国人的创业精神嘛,对不?



被Kolrami打得落花流水


经过5年完全彻底的失败后,我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伟大计划并不管用。我的破产多半暗示了某些事情出了差错。我越是追逐金钱,它就会越快远离我,就像在朝我大喊:“你真恐怖!你真恐怖!”


于是在1999年,我终于放弃了这种追求。我也不喜欢那种生活方式。它并未创造出我想要的收入结果,单是这个理由,我就可以宣布“游戏结束”。但除此之外,那5年生活还极其令人沮丧。我尽了最大努力保持积极乐观,但看着经过数年辛苦付出的大好项目被撤销终止,只让我感到无比失望。


在自己顿悟的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决定追求金钱之时,就是所有事情走向混乱的起点。在财务上变得更有野心对获取成功并不管用。


在《星际旅行:下一代》的“巅峰表现”这一集里,军事战略家Kolrami与生化人Data在名为Strategema(谋略)的游戏中对决。舰队成员们都预想Data会取得胜利,这就像你会预想现代的对弈计算机能在棋类比赛中把你打得落花流水一般。他们充满信心地建议Data采用最迅捷的途径获取胜利,从而打击Kolrami表现出的自命不凡。然而,Kolrami不费吹灰之力便大获全胜。Data面对自己的失败震惊不已,以为他自身肯定存在某种程序缺陷,结果中止了自己的服役资格,直到他能想出自身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在此集后面的内容里,Picard舰长告诉Data,在不犯错误的情况下依然失败完全有可能。这种说法引导Data开始挑战自我对游戏本身的推论设想。他接受了Kolrami再次对决的提议,而这次他让Kolrami陷入了无穷无尽的僵局,导致Kolrami最终一脸厌恶地表示投降。舰队成员们欢庆着Data的胜利,并问他是如何做到的。


Data坦白说他并非通过争取胜利打败了Kolrami,因为那就是Kolrami预想他会采取的行动。Data上次对决走出的每步最优招数,都被Kolrami更高一筹的回击阻挡。所以在第二次对决中,Data使用了不同的策略。他绕开显而易见的取胜途径,只是为平局出招,而非试图取胜。这种做法明显让Kolrami十分沮丧,而且在理论上,它允许Data可以无限期地把比赛进行下去,从而使被对方打败变得不可能实现。


考虑到Data能比Kolrami提前搜索更多对弈招数,在比赛规则和计算机算法方面,这一集的故事可能存在某些矛盾。但把这个问题先放一边,我却从Data的教训中发现了巨大价值。它和我自身处境有着完美的类比。我感觉自己并未犯下任何严重错误,但仍一败涂地。当我回顾自己从前走出的招数时,即使它们导致了最终的失败,看起来却依然合情合理。而去琢磨自己是不是大脑思维有缺陷的做法,就像Data遇到的情形一样,证明了对我毫无帮助。


在经营生意的头5年间,我投身其中就是为了提高个人财务分数。在一定程度上,我把每次商业谈判,都看成了一次对决竞赛。如果我从一笔交易中获得更多钱,那就意味着对方只会得到更少钱。我越能成功提高自己的财务得分,就越会减少其他人这方面的分数。为了最大化自己的胜利,其他某个人就必须失败,至少会有那么一点失败。我越是努力争取胜利,就会制造出越大阻力,最后导致自己的失败。


也许某些人很擅长玩这种游戏。我却不是如此。总会有人拥有更多资源,更多时间,或更昂贵的律师。我越想争取收益,就越能感到有股相反力量把我向后推去。这导致了许多问题的产生,比如计划延误和项目取消。我可以为此责备其他人,但事实真相是,我该对造成这种现实负完全责任。


当互联网营销者把你当做一个货币符号对待时,你能觉察出来吗?你能感受到那种牵引力吗 — 觉得对方的主要动机就是从你这里获取某样东西?这种做法最终又会如何影响你跟他们的关系?



绕开明显的取胜途径


我在1999年决定不再试图赚钱,也不再试图获取成功。此前5年的失败经历说服了我,是时候去改变自己的做法。破产结果就像一记迎头响棍,告诉我最好别再像过去5年那样,又继续生活5年。我已经没了可以再消耗的信用和现金,所以必须立刻做出改变。我别无选择,只有去尝试不同的道路。


当我试图成功时,Kolrami总会现身而出将我打得落花流水。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地尝试,都永远不可能把他打败。我尝试得越努力,他给我的打击就越有力。


于是我向他的高超技能举手投降,不再试图获取胜利。我接受了让人感到讽刺的现实,我试图在财务上得到更高分数的做法,实际却令自己陷入了负分状态。那种反对力量始终要比我能够攻克的程度更加强大。


我决定在自己生意中应用Data学到的教训。与试图取胜相反,我开始为实现平局而参与生意游戏。我绕开显而易见的财务提升途径,将它视作Kolrami期望我去采用的做法。若我走出那些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招数,他就会直接将我打回原处,甚至让我得到比开始行动时更糟糕的结果。再次强调,我已有5年的亲身体验,来把这份教训钻入心底。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做法意味着,我不再试图最大化个人利益。在每次生意交往中,我选择让自己给出的,比自己获取的要更多。我总会寻求在台面上为他人留下额外价值。


例如,在1999年年中,我将发布的下款游戏只定价为9.95美元,即使自己相信19.95美元也是很有竞争力的价格。我开始免费写作文章,并花了数百小时,去做毫无报酬的志愿工作。我在自己网站上办起免费论坛,用来帮助其他游戏开发者获取成功。我在各种大会上演讲并免费组织举办圆桌会议。我使Kolrami无法反击我的招数,因为自己走出的招数并非为了竞争。


去年我放弃了自己所有文章和音频内容的版权,把它们全部贡献给公版领域。我还承诺直接放弃自己新写文章的版权(包括这一篇)。我鼓励人们为了自己的财务收益,去重新发布、翻译,和/或销售我的作品,只要他们想要如此。


与自己感觉能赚到的数目相比,我故意和有意地要获取更少的利润和收益。在创收方面,即便提高个人收入看起来像是合乎逻辑的做法,我仍会有所保留。当Kolrami期待我是为了取胜而参与游戏时,我实际上却是为达成平局而乐在其中。



为平局而玩


当我为取胜参与生意游戏时,自己却一连失败5年。我从来没有真正胜利过。即使局面看起来像是我走出了一步胜招,最终结果却总证明那是步错误做法,自己在几步之后就会被将军。


当我为了平局参与游戏时,却能连续12年实现盈利。而且自己无需像以前那样辛苦工作来让此事发生。


当你在竞争性游戏中为了取胜而玩时,就是要让其他某个人失败。如果你想最大化自己的利润或收益,就需要最大化顾客或用户付给你的钱款。你赚到的钱越多,他们得以留下的钱就越少。在开始遇到严重抵制前,你也走不出太远的路程。你试图用于打击这份抵制力量的策略和技巧越多,那份抵制力量就会变得越强大。


有多少商业生意不得不通过艰难方式学到这个教训?他们越是想从你这里获取最大数额的钱款,你就越有要抵制他们的欲望,比如通过盗版方式彻底切断他们的收入。


你最讨厌什么生意?你是否感觉那些生意就是在以你的纯粹支出为代价谋求胜利?这种情形又会如何影响你和它们的持续关系?


你最喜爱的又是什么生意?它们为何是你的最爱?


我最喜爱的商业生意之一是Google(谷歌)。我喜欢他们是因为自己觉得,和其要求的回报相比,他们给了我多得多的价值。他们为我提供了免费搜索引擎,免费电子邮箱,免费日历工具等产品。我每天都从他们的专业技术能力上获利丰厚,而且自己对此深怀感恩。我在过去多年已通过某些方式回报了他们,比如当自己在网站上放置Adsense广告服务时,便为其创造了成千上万美元的收益... 如果包括我为他们推荐而来的用户,很可能会有数百万美元。比如知道我使用Adsense服务的结果后,选择注册使用它的其他博客作者。


另一方面,在积极使用Facebook两年后,我却感到被其利用和虐待。于是我关闭了自己的私人和粉丝页面,写了多篇文章谈论为何不得不放弃使用Facebook,让自己的社交生活转入更广阔的天地。让人觉得讽刺的是,其中有篇文章还被2000多位Facebook用户点了赞。


当然,我的这些评价会持续不断地更新。Google也可能把事情搞砸,让我不得不跟Larry和Sergey(Google公司两位创始人)说再见。Facebook也可能改正自己的问题,使我重新想把Zuck(Facebook创始人)添加为朋友。但到目前为止,我的个人看法是,Google依然在同我一起友好玩耍,而Facebook仍在想要去玩我。



成为一个难解之谜


取胜到底意味着什么?成功又有何种意义?甚至追求这些理想有没有任何道理?


经由艰难的方式,我才明白:通过为了平局而玩的做法,而非为了取胜或成功而玩的做法,我们其实会更轻松容易地享受到富有满足的生活方式。


当为了平局而玩时,你会改变其他人和你交往的方式。对方可能并未在清醒意识层面理解此事,但即便如此,他们仍将以不同的行为方式对待你。


你的某些决定最初可能会让人们感到困惑,尤其是若对方习惯了应付那些为取胜而玩的商业生意,但一般情况下大家似乎都会给你积极正面的回应。一份为了平局而玩的商业生意,就像一缕新鲜空气。


当你把额外价值留在台面上,并不试图获取它时,那份价值就会滚动变成一份良好声誉,而这就是可持续性商业生意的命脉所在。


例如,通过给出如此多的免费内容,我的生意收获了大量善意推荐。每天都会出现新的推荐来源 — 被动产生而且根本不需要营销费用。


我的财务表现也令人满意。不计算从工作坊或书籍上获得的收入,单是我的博客,自开始创建以来就为我带来了超过百万美元的收入,大部分都源自合作推广和分销项目。这对我而言已是很大一笔收入,足以维持积极健康的现金流并让自己享受富有的生活方式。


我又身处什么样的经济环境?我住在内华达州,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这里有着全美最高的失业率。许多人都忙着寻找能够赚钱的方式,而他们正被Kolrami打得落花流水。他们正试图赢得一场自己无法取胜的游戏。他们在赌场赢钱的几率都比这种做法要高。


然而讽刺的是,我感觉若在收入方面付出的努力越多,自己得到的实际收入却更少。我还有许多潜在方式,可以用来赚到更多钱,有些还简单明了。例如,只需不到一个小时的工作,我就能在网站上放置Google Adsense广告,可以立即开始赚取每月至少1万美元的被动收入。而且我也曾在自己网站上这样做过几年。假如你想知道我为何放弃使用Adsense服务,可以查看这篇文章。我有意选择不用这种方式来赚钱。


现在你可能在琢磨,何种白痴会放过每月1万美元的轻松被动收入?我可以告诉你,就是被Kolrami打得屁滚尿流很多次的那种白痴。:)


你瞧... 我并非为了最大化利润或收益而经营自己的生意。当我试图这样做时,真实世界的结果,会与自己想要的结果恰恰相反。如今我会有意去做那些能在台面上留下大量价值的生意决定,而且碰都不碰那些价值。Kolrami没法看懂这些招数,所以他也无法做出有效还击。因此,我和他进行的任何潜在竞争,都将进入一种永久性的僵局状态。他没法打败我,而且从理论上来讲,我可以无限期地持续玩这场游戏。


与把我视作一个竞争对手不同,自己所在领域的同行们倾向于觉得我有点像个不解之谜。当我去年放弃自己作品的版权时,他们中的许多人对此非常好奇。从他们的视角来看,这像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情,甚至可能显得有勇无谋。一些人认为这样做非常勇敢,还有其他人直接不懂这种做法是什么意思。大多数人都不愿走入相似的道路,更喜欢保留自己作品的版权,以便能掌控它们。他们知道我是个聪明的战略思考者,但由于从最大化收益的立场来看,这种做法实在讲不通,他们并未把我视作任何类型的竞争性威胁,所以自己被这些人默认当做非威胁性的同盟对待。事实真相是,我并非任何类型的竞争性威胁,因为自己不是为了取胜来玩这个游戏。我依然是为了和Kolrami形成僵局在玩这个游戏,并且计划继续这样无限期地玩下去。


现在赚钱对我来说非常轻松容易。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超富人士,但也实现了自认为的财务自由状态。我能轻松支付自己的所有账单,也有足够收入来享受渴望的生活方式。我可以在想要工作时工作,想要休息时休息。而且我感到自己可以无限期地保持这种状态。


即使我从这份生意中已经赚到大笔金钱,我总感觉和自己现在实际赚到的相比,我本可赚到更多倍收入。但我有意避免这种成功结果,倒不是因为我抵制成功,而是因为我看出追求这种成功实际上是个陷阱。


明白自己其实可以通过赚更少钱,来赚到更多钱,对我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经验教训。我可以通过更少争取成功,来实现更大的成功。这便是在真实世界里,对自己实际管用的做法。


通向富足的道路并非能最大化前进速度的道路,而是能最小化摩擦阻力的道路。若你试图最大化前进速度,最终也会最大化摩擦阻力,导致产生过多热量。到了最后,你将燃尽自己。


如果你在前往每个目的地时,都以汽车允许的最快速度驾驶,那是最优做法吗?还是有意保留一点速度,用远低于自己汽车最大潜能的速度从容驾驶?



成功 = 可持续性


与其将成功视作某种成就、胜利或征服,我认为更智慧和有效的做法,是把成功定义为可持续性。


这种做法并非只与我们如何经营自己生活或事业相关。它也是我们相互交往和对待整个星球的现实做法。


最成功的能源公司,就是最能获取和销售地球资源的那一家吗?一份成功的感情关系,会是你从伴侣那里最大化汲取价值,令对方在一天结束时精疲力尽的那一种吗?


我很喜欢史蒂芬·柯维(《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一书作者)采用的鹅和金蛋的比喻。如果你试图通过获取尽可能多的金蛋来最大化产出,终将扼杀那只下金蛋的鹅,从而导致你的生产能力彻底崩溃。为实现长期性的可持续发展,你必须好好养护那只下金蛋的鹅。对那些金蛋的贪求,会让Kolrami乘虚而入,把你的宝鹅变成鹅肝酱。


生意游戏是无法取胜的。不管你为了取胜玩得有多努力,最终都会面临失败。即使你变成一个极端狡猾的玩家,足以践踏自己的全部对手,你也终会死去,而你临终时的财产分数也将重置为零。Kolrami总会走出那最后一招。


但若你在很大程度上忽视这个分数,去为平局而玩,而非试图取胜,Kolrami就无法打败你。只要你喜欢,便可一直玩下去。


当你寻求可持续性发展时,金钱和生意游戏就发生了转变。与为了生存和成功去努力竞争不同,你可以放松下来好好享受自己。为乐趣而玩这场游戏,将给你带来全然不同的人生体验。


当你为了乐趣,而非为取胜去玩人生游戏时,大多数人也会以相同的方式和你交往。有些玩家起初可能会对你摆出竞争姿态,不过一旦他们意识到你是为了乐趣而玩,并非试图取胜时,这些人将很快降低自己的戒备,也开始和你在同样的层次上玩这场游戏 — 大家都是为了乐趣而来。即使热爱竞争的玩家们,也能自然感到打击一个并未试图击败他们的对手,毫无荣耀可言。对抗一个毫无胜算的玩家,不会取得任何真正的胜利感。那些试图打垮毫不防备的对手的玩家,只会让他们自己看起来荒唐可笑。


我并未说你永远不会遭遇一个抱守取胜思维,总想寻求把你彻底打败的顽固人士。但当你拒绝和其产生对抗时,这种情形就将罕见得多。若你不想制造对抗,他们就更可能把你视作潜在的同盟对象。


当我试图在商业世界中取胜时,结果遭受了大量沮丧和失败经历。当我为达成平局去玩生意游戏时,反而收获了乐趣,并享受着可持续的成功生活。


如果你仍在试图取胜,也许就是时候选择放弃。Kolrami在对抗游戏里确实太厉害了。你毫无战胜他的希望。他会利用你所有的最佳招数,反过来打击你,最终让你变得比刚开始游戏时的状况更加糟糕。


说到打败Kolrami,从严格意义上讲,我并未取胜。


我只是让他自行崩溃。;)



下一篇:20110718 如何把一切事情都做错

上一篇:20110606 抚摸一只蜂鸟


查看原文



阅读相关文章:



全部博客译文